余文生律师获释

余文生律师,3月1日,已经被南京监狱释放,现在正坐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余文生的哥哥去南京接的余文生。许艳现在在北京的一个酒店等余文生。感谢申诉律师黄汉中律师今天到达南京监狱门口接余文生。真诚感谢各界人士4年多来,对余文生律师和许艳,一直的关注与帮助🙏🙏🙏。

谢谢大家🙏🙏🙏

许艳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中国难民在泰国被抓捕面临遣返 

中国难民在泰国被抓捕面临遣返,呼吁国际关注紧急营救!!!

中国难民张伟2015年10月从中国逃亡到泰国,躲避中共当局对他的迫害。由于泰国属于亲中共的国家,2015年发生中国警方跨境在泰国绑架铜锣湾书商桂敏海,以及中国异议人士姜野飞、董广平和2名法轮功人,用直升机绑架回国。姜野飞和董广平本属于正在安置加拿大的国际难民,却被中国绑架回国,却没有泰国出境记录,轰动国际引发民主各国对泰国政府的谴责。张伟参与营救姜野飞、董广平失败后,在2016年春与黎小龙由泰国驾船逃亡澳洲庇护,台风导致逃亡失败,多人被关进移民监狱,最小的被关押者是才7个月大的还在吃奶的婴孩。黎小龙和张伟不得已只好在联合国驻泰国的难民署申请庇护并取得国际难民身份。由于他一直积极推动民主事业,参与各种反中共的活动,中共对他恨之入骨。2020年武汉肺炎冠状病毒爆发,他一直在网上揭露中国共产党邪恶势力利用生化武器杀害人类的罪证,2022年2月23日下午四点多突然接到他打电话说,在克叻府巴士车上被十多个警察抓捕,并说要把他当晚送往曼谷乌冬素警察局。我们各位难民朋友各处奔走呼吁营救张伟,试图找到他工作的老板和警方交涉担保,但是警方直接说是中国大使馆点名要抓捕他,因他一直网上很活跃指控中国制造了冠状病毒故意发动生化武器祸害人类。故此2021年12月份,中国大使馆和泰国警方开始根据2016年3月签署的《中泰警务合作备忘录》对张伟实施联合抓捕的行动计划方案,将他遣返回国受审,2022年一月滞留泰国的美国朋友接到两次泰国警方打电话问有没有认识一个叫张伟的人,他说不认识警方说的人,泰国警方说如果见到此人立即打电话告诉警察局,要抓捕叫张伟的人,送回中国。所以,无论泰国身份朋友或美国身份朋友都无法担保他。目前情况非常紧急:恳请国际各界民主人士关注,伸出援手不要让泰国政府遣返国际难民张伟先生,不要将反共人士交给中共被迫害。滞留泰国的难民十多人打电话给联合国难民署报案张伟面临紧急危险情况,联合国难民署官员登记了张伟手机号码+66 98-518-2060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分部 民主中国阵线东南亚支部 国际汉藏协会东南亚分会

2022年2月24日曼谷

供稿人 马良

责任编辑 知秋

持续全球关注防止余文生遭受“伪释放”。 

【国际人权服务社和九个人权组织敦促中国政府确保余文生律师能够离开南京监狱,与北京的家人自由团聚的联合声明】

中国律师余文生必须在3月1日获得完全的自由
在今天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中,国际人权服务社和九个人权组织敦促中国政府确保余文生律师能够离开南京监狱,与北京的家人自由团聚。联署组织还呼吁持续关注他的妻子许艳因主张余文生的权利和释放所面临的日益增长的风险和威胁。

在今天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中,国际人权服务社和九个人权组织敦促中国政府确保余文生律师能够离开南京监狱,与北京的家人自由团聚。联署组织还呼吁持续关注他的妻子许艳因主张余文生的权利和释放所面临的日益增长的风险和威胁。
2021年马丁·恩纳尔斯奖获得者余文生是中国人权律师界的领军人物。他参与了空气污染诉讼,主张建立宪政,并且不怕接手一些高度敏感的案件。
为此,当局于 2018 年 1 月 16 日吊销了他的法律执照。三天后,在他发表公开信呼吁宪法改革的第二天即被强行失踪。他于 2019 年 5 月 9 日被秘密审判,然而他的妻子许艳直到 2020 年 6 月才被告知他被判入狱四年。
余文生预计将于 2022 年 3 月 1 日离开江苏省的南京监狱,在被拘留 50 个月后,他即将服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刑期。早在 2019 年 5 月,联合国专家就得出结论,对他的拘留是任意的,并呼吁政府释放他。此后,一些政府和联合国专家也在呼吁释放他。
余文生必须在3月1日获得完全的自由:自由地在北京与妻儿团聚,自由地沟通交流,不受骚扰。只有持续的全球关注才能防止他遭受到“伪释放”。
国际人权服务社亚洲项目代理经理 Raphael Viana David
联署组织对余文生实际上会被软禁在家,行动和通讯受到严格限制,无法与在北京的家人团聚表示严重关切。
人权律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在出狱时都经历过这种限制,这种现象被称为“伪释放”。2019年9月,联合国专家谴责对江天勇律师的这种做法:“他所受到的惩罚是无端的,在法律上也是不正当的。”

国际人权服务社和联署组织敦促中国当局:
确保余文生能够于3月1日在北京与家人团聚,行使其自由行动和沟通交流的权利,不受监视和骚扰,他也必须能够不受限制地恢复法律工作;
停止对余文生家人的监视和骚扰;
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证在中国的所有律师,包括人权律师,能够在不受报复和限制的情况下履行其合法的职业职责。

加入我们,呼吁中国当局在 2022 年 3 月 1 日释放余文生 ! #余文生律师释放倒计时

加上您的声音。给中国驻联合国大使发送电子邮件。

名 *

姓 *

电子邮件地址 *

我们将通知您的代表
陈旭 (大使先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
阁下[收件人职位将在此处] [收件人姓名将在此处],

联署组织名单
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前线卫士(Frontline Defenders)、国际律师协会(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Human Rights Now、加拿大律师权利观察(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马丁·恩纳尔斯基金会(Martin Ennals Foundation)、29 条原则(the 29 Principles)、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律师助律师基金会(Lawyers for Lawyers)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虎吃人、年吃人和虎年吃人

秦永敏(中国民主党领袖)夫人:

亲爱的朋友们,家人们,新春快乐

虎吃人,年吃人,虎年吃人的日子到了,首先我感谢陪我一直走到现在的朋友们,健康,乐观。我知道,这是一个不值得庆祝的日子。万事俱备只欠有他。今天一早,我的锅漏了,终于它也是没有撑过最后一天。

在这一天我知道很多朋友和我一样,翘首期盼家人团圆。甚至于我还想起了唐朝的释放囚徒回家过年的经典故事。可,那是不属于我们的时代,在这个法治社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终于我们都成了那网里最老实的鱼。不跑,不跳,静等岁月安好。去年,还有很多朋友,彼此祝福,相互安慰。今年,我们已和谢同学阴阳两隔,互不打扰了。我敢说,他死不瞑目,因为他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哪怕只是一点不同。

去年的王同学还在,今年他却修行没有回来。他告别亲爱的,深爱的家人,一个人踏上了斩妖除魔的道。自此一个家庭又多了一份思念。坚定的不屈不挠的思念。

去年我还和徐同学说着未来和希望,今年她却偷偷一个人上了战场。体弱多病的她注定是黑暗势力的手下败将。可她却把自己活成了一束光,微弱的绽放在漆黑的晚上。

我看见每个人都艰难的苟活在这个世上,病入膏肓,缺衣少粮。可善良的你们并没有对我恶语相向,精神的富裕永远抵得上物质的贫瘠。不放弃,不抛弃,让我在失望中找到了希望,在绝望中变得坚强。一年一年,时光荏苒,虎年来了,又能怎样?有你们陪伴,我并不孤单。感恩有你们,感谢同在。

赵素利 敬上

2022.1.31.除夕感言

北京奥运开幕 加拿大多个城市集会抗议中国暴政 

北京冬季奥运会开幕之际,加拿大多个城市举行抗议集会活动。反对北京奥运的团体呼吁民众不要观看奥运比赛丶不要购买相关商品,并呼吁运动员做出象征希望的新月形手势或穿上支持民主的上衣,以此声援那些受到中国政府压迫的人民。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来自“大监狱”的牵挂

玫瑰团队创始人秦永敏连续两年被剥夺会见权

民生观察2022年元月26日信息:中国人权观察玫瑰团队创始人秦永敏先生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现关押在湖北潜江市广华监狱。由于疫情原因秦永敏先生已经整两年没有与家人见面了,今天又是小年,两年前的今天秦永敏与夫人赵素丽在潜江广华监狱会见后,已经两年了秦永敏先生没有会见到自己的家人。

在2021年11月4日人权律师蔺其磊律师受家人委托在2020年11月4日下午三点,在伍立娟女士陪同下到湖北潜江广华监狱要求会见在此服刑的秦永敏先生,因为疫情只能在大门外联系狱政科,让把材料放到门岗处他们把委托书让当事人签名后寄给蔺其磊律师,然后决定视频会见的事情,律师离开湖北潜江后多次于湖北潜江广华监狱联系都没有给予会见答复,一直说等待安排,开始还接律师的电话,最后律师多次打电话都无人接听,律师一直没有接到会见许可。

2021年12月31日年尾最后一天,伍立娟去广华监狱门口打电话狱政科,询问2020年11月4日聘请北京人权律师蔺其磊代理递交申请会见秦永敏怎么没有消息,蔺律师委托伍立娟有时间打电话询问一下广华监狱狱政科关于会见秦永敏先生的事怎么没有消息了?

伍立娟上午10点40左右到门卫询问了怎么会见被关押的人,门卫给了电话,门卫说自己打电话问,打通电话当问到是会见秦永敏先生是门口警察立刻警惕的对打电话的伍立娟开始拍照,两位警察对着伍立娟继续拍照,伍立娟也继续打电话询问情况,律师在一年前就提交了会见申请,为什么还不安排会见?狱政科接电话的女士态度很好耐心的解释问,什么时候递交的会见申请啊?伍立娟说:一年前的事了,狱政科接电话的女士继续说,没有看到会见申请啊?伍立娟说:怎么可能呢一年多了,她又说:哦!你说的时间太久了,她最后说,再等安排吧!就挂了电话。

 伍立娟挂了电话后继续与门卫警察询问,门卫警察说要到潜江司法局去申请会见,由司法局安排会见时间,司法局应该是家属视频会见的地方,律师会见应该是监狱接待会见,伍立娟准备去司法局问一下相关会见程序的,然后与律师沟通后,蔺律师说不用去司法局,司法局应该是家属去申请的地方,秦永敏亲人家属在武汉住,申请会见直接在武汉司法局都可以申请,不用来潜江司法局申请会见手续,蔺律师说需要家属再次委托律师再去申请会见。

秦永敏先生是人权观察玫瑰团队创始人,他已经由湖北当局给予了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他在监狱坐牢时间长达26年,他是中国的曼德拉。秦永敏作为民主墙时代走过来的民主人权活动家,深刻认识到没有人权保障绝无民主可信,故于1993年发起《和平宪章》运动开始把活动重心从民主转向人权事业这是他一生追求的目标。

 2015年3月20号被湖北武汉当局刑事拘留后,在关押两年多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宣判13年,从这次入狱后他已经有六年没有与家人一起过年了,从他的人生经历算他已经有20多年没有在家里过了,正是这种大爱让所有的人格外对他佩服,他不愧是一个中国民间人权活动家。

在2020年1月17日小年日,秦永敏夫人与秦永敏哥哥在广华监狱会见了秦永敏,直至今日整整两年湖北潜江广华监狱一直以疫情为借口被拒绝会见,赵素丽在2020年10月份收到秦永敏先生寄给他的家信,秦永敏在信中告诉赵素丽说监狱还没有开始会见。

但是在2021年11月5号门口那么多人都是会见的,当时蔺其磊律师问了他们说是会见的,当时还有一个人进去会见忘记没口罩,一急之下不知道咋办,随后还是伍立娟给了他一个口罩,那个人直说感谢,感谢,伍立娟说不用谢,快进去会见吧!

2021年12月31日赵素丽发朋友圈信息以感谢所有朋友对秦永敏先生的关心,还有秦永敏先生的信息得知:

亲爱的朋友们、家人们:大家好! 跨年了,明天就是2022年,非常感谢你们又陪我度过了一年。七年了,漫长的2535天,我无时无刻不是生活在煎熬之中。我比任何人都怀念我的老公,比任何人都能感受他的痛苦。每一天我们彼此都是在度日如年,彼此思念。

 因为疫情,快两年没有会见了,这是事实。这两年里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会记忆犹新。有的人离去了永远不会回来,有的人回来了又被匆匆的离去,有的人坚持等待着,有的人没等开始就离开了。作为秦的家属,我万分的感谢每一份理解和关怀。没有你们可能我也走不到今天,我也会绝望,也会崩溃。对于现实的无奈,我时刻要保持理性和清醒。我是一个平凡的人,只能坚持做一份平凡的事,那就是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他的事已尘埃落定,在这样的社会状况下,我不奢求,也不可能会有进步。我只希望在未来的六年里,他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我能做的只有不停的给他写信,给他讲外面的变化,一点点开阔他的空间,我希望平静且能平稳的过度,争取一定的时间给他思考的机会,让他不受打扰。相信他是一个睿智的人,他每天坚持运动且身体健康。他也渴望等他自由的那一天,一切还是原来那个样子。我在经历什么,做什么,有的人理解,有的人不知道。很开心有你们一路陪伴,可在现实面前我的身后空无一人。无论如何我还要生活,每天该面对的还要面对。再坚持2212天,也许不到2212天,就会有一个不同的结果。     

在新的一年祝福所有帮助我、不放弃我的朋友们,阖家欢乐,健康幸福!

 感恩遇见:赵素利  2021.12.31

最后请湖北潜江广华监狱迅速批准会见时间,不要久拖不批,秦永敏先生已经有整整两年没有会见家人了,武汉与潜江没有疫情更没有隔离,交通方便生活方便一切井然有序,既然别人能会见,为什么秦永敏先生被剥夺会见权?会见是法律赐予给在押人员的基本权利,历史会记录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事物的。秦永敏先生已经在小监狱2500多天没有自由了,还有2200天的监狱生活时间,秦永敏您在监狱还好吗?您健康吗?身体好吗?我们在外面“大监狱”里非常牵挂您,担心您在小监狱里的一切,您是中国民主的脊梁,中国的民主有您毕生奋斗坚持的足迹,中国民主丰碑必定刻下您的名字秦永敏先生!我们肯定的不会用2200天您才能自由,可能会很快结束您的监狱生活,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希望您早点回家与家人团聚,中国的民主还需要您。请湖北省监狱厅立即释放秦永敏回家。

请潜江广华监狱狱政科及时批准秦永敏先生的会见日。

 本网站继续关注报道秦永敏先生的消息,请国际人权组织关注秦永敏先生在监狱的状况,请美国总统拜登先生关注中国人权,希望秦永敏先生早点出狱。

责任编辑:知秋

哭张青

在我的住处储存着两袋中药,是飞雄留给我的。是飞雄拟带到美国给张青之用的,因装不下,飞雄执意要给我,说此药系普遍之用,有排毒,健身之功,非专为患者所用,健康人喝之有保健之功效。我不能用,我要等到张青康复之后,完整地交给她,这是飞雄对张青的一片情,一份爱。药物依旧,然而,张青再也不能用了。还是交给飞雄作为爱的见证吧!
前天(2021年1月11日),我从长沙赶赴广州,已是东方泛白,回到家中,习惯性地打开手机看外面的世界。忽传噩耗,张青昨晚在美国走了,到了人人都该去的,而且不能再回来的地方。可张青正值盛年,50刚出头,怎该轮到她呢?我茫然:上帝的灵光不是普照众生吗?天国虽然美丽,现在也不是张青去的时候,至少也要让她与心爱的丈夫道一声告别而去呀!而那些骑在人民头上靠保健药养得面赤体肥的蛀虫们,上帝啊,我的天父!牠们不配进天国,也该让牠们到该去的地方呀!减少诸如张青那样的众生在人世间的苦痛啊!
张青,我与她没有什么交集。在虚拟的世界里,偶有几次电话联系,那是飞雄正处厄运之际。第一次飞雄入狱时,我还在广州为生存而挣扎,不知世间还有郭飞雄和张青。第二次飞雄入狱,过了十余天,广州朋友才知道,大家愕然。我们的好友曾幸来曾跟我说:飞雄前些天,一个算不得清晨,天刚泛白,目送飞雄背着小包,拖着大包离开的背影,他独自流泪了。我不知道飞雄第一次入狱时,张青拖着两个幼儿去国离乡时的背影,有人见过没有?想必会比飞雄的背影更为悲凉!
为了谋食,应同道朋友之邀,去年7月,我去了长沙。中秋回广州给飞雄一个视频通话,视频中我看到飞雄的前影,他很悲伤,苍老了很多,脸上泛着皱纹,依稀看到头上的白发。我的心悲凉了,我知道飞雄很坚强,他没哭,而我的泪禁不住盈眶了。寥寥数语便结束了。前影易控制,背影却很真切,朋友看到他的背影而流泪,不知他的前影在独处时会不会流泪。所谓铁汉柔情者,面对亲情皆如此吧!
张青去国离乡之后,在异国他乡,她除了独自一人抚养两个小孩之外,为了谋生她在美国一面工作,一面进修学习。在美国取得了财会方面的硕士学位。听海外很多朋友说张青很坚强,很勇敢,也很优秀,很快就能融入美国的社会。我看过她的视频,那是在飞雄第二次入狱时,张青在美国国会,还是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发言,我记不真切了。那优美的身姿,中国女性的典雅端庄,得体的举止,一点也不亚于当年抗战最艰难时刻,宋美龄女士在美国国会的演讲。可谓艳压东施效颦者。
她是一个善解人意,通情达理的女性。飞雄第二次入狱,羁于广东英德监狱。受飞雄亲笔委托,我和张磊律师去见他。在办理会见手续时,他竟然以李金星律师正处吊牌危险之中,他要以实际行动声援,除非能让李金星律师下次也可见他为由,拒绝见我。为此,我当场对张磊发火。心想李金星是你的朋友,而我是因朋友之情,同道之义而来,搞得我如此狼狈,难道你你就顾及我的感受。不知张磊律师在会见时,跟飞雄说过没有。但我们相知已久,彼此了解。不用张磊说,他也知道我会对他发火的。果不其然,不久就收到张青发给我,飞雄写给她信。信中一整段提及我,但无一字提及那件不愉快的事。张青给我道歉,解释。其实不用解释,一切都在不言中。在某些观念和具体做法,我与飞雄发生争执,是常有的事。我们的争执是谔谔之士之言,绝非小人间的互相迎合和吹捧。我们是朋友之争,同道之气。
飞雄第二次出狱后,和他姐夫暂住我处。离开不久,在河南就失踪了。张青给我电话,对飞雄的牵挂和担忧。她是多么的渴望飞雄飞到她的身边,为她分担一点负担。毕竟已分离十余年了,孩子也需要父爱。然而,她没有埋怨,只有鼓励和期许。她知道飞雄所从事的事业是正义的。在私域中的谈话少些矫饰,更显真实,透过这些质朴的话语,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女性在我的脑里又一次倏生。
之后,一年多时间里,我与飞雄没有任何联系。前年的年底,一位同道朋友要暂住我处。为此就得简单装修一下房子,在忙乱中,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来不及接听就挂了。凭经验,我判断是飞雄的电话。回拨过去,果然是他。深夜接他到我处。第二天与当局交涉。忙乱中抽空陪其在广州寻医问药,许多医生是他的朋友,也是我极熟的朋友。医生朋友悄悄地对我说:“事已至此,已无回天之力,飞雄太过执着了。”我知道飞雄是在花冤枉钱,但我不忍心打断飞雄对妻的爱意和愧疚。
去年元月22日,飞雄从武汉办理护照回广州。第二天我陪他到美国驻广州领事馆办理签证手续,办完之后,他特兴奋。在妻病期间,他不喝酒。回到家中,我俩以水代酒。然而,对这个政治集团从其发家到现在,我就有一个清醒的认识。故心中颇为忐忑,这杯盛满希望的水杯,从我手中滑落,溅出朵朵小白花。为了飞雄那荒唐的梦添上一点真实的色彩,我很想借此锋利如狼齿的玻璃屑,刺破手指,让白花变粉红花。然而,为了张青,我不能。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可现实也有例外。我知道:阴,飞雄能躲过阴鸷的毒蛇;阳,却未必躲得过豺狼的利齿。因为我们不是抵御豺狼的狮子。狼吃羊的时候首先也很文明,会编造美丽动听的理由,但理屈词穷也阻挡不了其露齿的凶残。
果然,第二天我和赵鸿伟送飞雄去广州白云机场,经上海转飞美国。在上海机场飞雄被扣了。这是预料中的事,没有什么悬念。
在飞雄失踪期间,为了圆飞雄的梦,我和赵鸿伟、笑蜀尽量低调处理。商量如何能使双方都有台阶,打破此僵局。我说:“现在可能还是一个台阶的问题。”机智的笑蜀马上接过话题说:“要不,由我出面向管我的国宝提出,让张青回国治疗。”大家担心没经飞雄同意,就擅自主张,会遭飞雄责难。我说:“我们是飞雄的好友,出发点是为他好,在联系不上他的情况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到时他有责难,我们三人承担,且这只是一个设想而已,当局未必会同意嘞!”
后给在美护理张青的茂平姐一个视频电话。茂平把对飞雄的一腔怨气向我倾诉。我知道这是一时的气话,就安慰她说:“张青为你杨家付出了很多,有怨气往你弟发泄就是了,张青现处病危之中,千万不要当着张青的面发泄。”后我给张青一个电话,寥寥几句安慰话,就挂了。我不想打扰病中的张青。
飞雄与我们的善意和低调,不仅圆不了飞雄的梦,反遭非议。去年11月下旬,我陪飞雄到河南寻医问药期间。就有一学者捎话给飞雄说:“网上有人说飞雄是被广州国宝失踪性保护。”我俩一笑了之。对此等中伤,飞雄不屑理睬。
斯人已去,我还要何话可说呢?悲愤只能压在心底,董卓虽恶,蔡邕仅为其死叹一声而杀头。想必一个王朝到了末世皆如此。张青不是董卓,我作为飞雄之友,为其亡妻写篇悼文,大概不致如此吧!除非,末世再现!
去年12月底,回广州与朋友喝闷酒。醉酒中,东海来电,我竟失态至哭了。前些天惜别东海时,他提及此事,我圆了个谎。机智的东海当然知道,笑了笑。想必东海定能知道我心中的苦楚。我哭张青,也哭飞雄、唐吉田之女、刘士辉、汪艳芳……。也哭我自己。想必未来的那一天,也会有人哭我。我这样想着,耳边忽然传来欧洲那句古老的哲言“莫斯科不相信眼泪”。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牠们有牠们自己的类,我们有我们的自己人。我们的泪只能向我们的自己人发泄。千万记住:对兽类而言,一朝为贼,终生是寇;羊的泪感化不了饿疯了的狼。
昨晚朋友请我喝酒,余下半瓶带回家继续喝,借着酒劲,写下此文。文中提及的人和事,不知会不会给他们带来伤害。来不及征求他们意见了。若瞻前顾后,患得患失,此文我就写不下了,也发不出了。还是让这灿烂的血花,为这沉闷的冬天添一点异彩吧!让后世记住!
网传飞雄的女儿西西对其父颇有怨言,也借此让西西从另一面去理解飞雄。别的无话可说,一切听天由命。
  刘正清
2022年1月13日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丁灵杰:寻求政府救济被悬赏抓捕凸显官民敌对心态

当今社会,抓捕访民好像成了政府工作人员的天然职责,为了抓捕访民可谓是不遗余力、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抓住访民就是大功一件,能踩在访民的尸体上高迁,就更是值得弹冠相庆的事了。所以它们下手经常是稳、准、狠,只要被它们选中就很难幸免,即便侥幸逃脱,它们也会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找你。

我就是被它们选中的那一个。

2020年6月3号我侥幸在子位镇政府工作人员及警方的魔爪下逃脱之后,它们就不计代价的四处寻找、打听我的下落,甚至承诺谁帮它们找到我就给奖励,就连我之前就医的地方它们都多次光顾,要求只要我给大夫电话联系或见到我就让大夫马上通知它们。我的所有亲属也都被它们问话,就在一个多月前(11月10号左右),河北省定州市警方再次到我亲属处打听我的去向。我的亲属表示,之前已经找了他们好多次了,让我不要再给亲属们联系,不要再给亲属们惹麻烦了。

这并不是我亲属的错。在强大的公权力面前他们太脆弱,脆弱到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他们生不如死。这并不是危言耸听,2008年,我的二姐就因为定州市市委书记的一句话差点丢了工作。要不是她所在学校缺外语教师,校长出面协调,我姐恐怕很难回到学校。这之后我姐和姐夫都被多次训话、警告,注意前程,并要求她们做我的工作。自此我们断绝往来,否则失去生活来源对这两个只会看书写字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2017年因在网站发布访民反映被强拆的视频我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抓捕后,河北方面为了阻止我弟弟为我的事奔走呼吁,竟然找到我弟媳的娘家亲戚搬弄是非,以达到孤立我的目的。

需要注意是,这次为了抓到我竟可以给帮它们抓到我的人奖励!呵呵,我不知道我的价值是多少,这笔钱谁出?我只想说的是这么多年我多次被“稳控”,稳控期间经常是几毛钱的花销都不肯给我出,百般无奈的情况下才给我买套换洗的衣服不至于让我裸着。从2008年开始我就向子位镇政府申请低保、救济,要求给我发放宅基地,让我有房住,有家回。直到现在哪样也没办下来,只能继续流浪,靠朋友们接济生活。河北省民政厅领导虽然给予了关注,但子位镇政府相关人员百般抵赖,试图以陷害我入狱的方式了解此案。对我承诺的把事解决了给它们送锦旗都无动于衷。原来不是没钱,而是钱可以为我花,却不能让我花。

回想当年我初上访时,为了不给河北添麻烦,一直用陕西的身份证在各部门登记,直到2008年河北方面介入,我虽有不满,但对子位镇领导在软禁我期间能远赴陕西事发地去进行协调处理也心存感激。怎奈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检察院罔顾事实,在给政法委的调查报告中,把强奸抢劫案歪曲为卖淫嫖娼,以达到掩盖新城区太华路派出所的罪恶行为及羞辱我的目的。我获得此报告后愤恨难平,致使问题恶化,至今冤屈未雪。

河北方面作为强行介入的第三方本应以主持正义为己任,不想却对我的上访行为连番打击压制,在数任镇领导和公安机关的的作用下我被多次拘留、劳教。然而它们的罪恶并没有就此结束,2020年两会后,子位镇政府人员在明知我没有和香港人员有任何联系,也没去过香港,亦未声援香港的情况下勾结警方试图以“香港暴乱分子”等罪由把我抓捕入狱。不仅如此,子位镇政府刘彦青等人对我支付老人的医疗费和丧葬费也指指点点,试图以此证明我并不缺钱,申请救济就是“找事”。这次我虽侥幸在它们眼皮底下逃走,却遭它们追捕至今。万般无奈我将此事公布于此,希望有关部门制止定州市公安局滥用警权的行为,严惩子位镇政府相关人员不作为、乱作为等相关责任,并督促有关部门依法解决我的诉求,以证明法制尚存,为人民服务的初心还在。

相关报道:

丁灵杰:我因维权被肆意捏造罪名的忧虑与要求

责任编辑:马永涛

2022年1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