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博士:不要指望共產黨改變

2021年7月1日上午8点,中共百年黨慶在天安門舉行,中共七常委及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以及胡錦濤、溫家寶等一眾中共退休高層到場,但未見江澤民朱鎔基和羅幹。

中共為慶祝這百年黨慶可謂無所不用其極。戒备森严的北京,除封閉天安门广场、禁止無人機等飛行物,也禁止放飛鴿子等鳥類;當地民眾購買刀具也實施管製,在管製區域內的一帶強製關店,甚至民眾禁開火做飯,當天連北京的公園都推遲開門甚至關閉。如此頂級的安保措施,但北京卻不敢舉行大閱兵。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博士認為,這是因為中共視中國老百姓為敵人的,是害怕老百姓:“所以說才會出現這種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中共)才會做出這種舉措出來,這就說明它內心確實是很恐慌的。它也不知道今天熬得過,明天是否熬得過,它自己不知道。但是呢,它還要壯著膽子,要為自己大肆慶祝一番。中共根本就沒有自己的那個所謂的自信,只有一個蠻橫。”

秦晉說:“不要指望共產黨改變,只有共產黨不存在了,最真實的對共產黨的描述才可能在中國得到傳播。” “中共在這百年裏,對整個中國社會,對世界的傷害是罄竹難書的。作為中共本身自我描述的時候,它絕對不會用所謂的揭露事實真相來報導自己的,哪怕是邪惡的、罪惡的,它都說成正面的。因為是中共自己為自己塗脂抹粉,它肯定用最好的語言來標榜自己。”

秦晉進一步表示,在海外社會,雖然不受共產黨的完全控製,但中共最近三十年來對西方國家政界、學界、媒體進行滲透,政客商界唯利是图,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聽任中共的宣傳,令世界处于危境而不知。

秦晋表示:“指望中共改变向善,无异于缘木求鱼,与虎谋皮。美国为首的西方,无论是政界、还是学界、以及媒介,长期以来一直以近乎白痴的心态,镜中花水中月地期待中共在经济发展后走上自我完善遵从普世价值的道路。 其实中共在获得经济大发展的机会以后更加变本加厉地推行专制政治的治国模式,更加有效地奴役境内百姓,并且通过一带一路向外扩张,通过细润无声的渗透腐蚀西方民主制度的肌体。”

秦晋认为,美国民主党多年来对中共的“助力”,使中共得以壮大并胆敢对全球叫板:“尤其是美国民主党行政当局为中共的发展、壮大、席卷整个中国做出过最为杰出的努力和贡献,又为中共的崛起推波助澜。在中共壮大和稳固产生助力的还有英、德、法、加等国的自由主义左派政府。如果说中共构成对世界重大威胁的军功章上均分功劳的话,以上国家和政治领袖们都应该与中共一起分享如此殊荣。”

中共病毒(新冠肺炎,Covid-19)能够迅速肆虐全球,秦晋指,这是与西方邪恶势力沆瀣一气密不可分的:“中共运用病毒有效改变世界局面,取得如此赫赫战果,都与西方傻白甜甚至是邪恶的互助、沆瀣一气密不可分。现在总算接受病毒的起源来自武汉病毒所,黑暗也被部分揭示,病毒是美中两国的科学家合作成果,有福奇,有达撒克。”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邪恶是怎样结成的?习近平推诿美国不是空穴来风,脏活中共做,分赃一起来。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危险。”秦晋最后说。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我所經歷的中國海外民運三十年—秦晋

前言(自序)

人生處處十字路,隨波逐流須自誤。求田問舍羞見劉,猛誌長懷高瞻矚。哀嘆仲永重器晚成,天生知恩點滴在心,老吾老,幼吾幼,及人之老幼。困惑猶豫之時總得冥冥之中的啟迪和引領,深深感恩上天的眷顧,因此常懷敬天畏地之心,感謝天地父母的養育呵護,一生十字路口總能被動地或主動地做出選擇得以走到今天的地步。出生是被動的;從鄉間到城鎮是被動的;自幼勤奮好學是主動的;中學畢業後下鄉務農是被動的;“鯉魚跳龍門”逃離土地是主動的;早年出洋卻是隨波逐流順其自然,而進行東西方制度的比較是主動的;去國赴澳洲是主動的,而且是一生中最重大的命運抉擇;尋找當代孫黃是青少年時期的朦朧,始於而立之年的具體實踐;三十多年來堅守中國海外民運則是一生最為重要的誌事,是主動為之。民運艱難,如精衛填海,如誇父逐日,能看到民主在中國實現是畢生的幸事,若不能,雖抱憾終生,但也無怨無悔在所不辭。

海外民運的短暫輝煌以後,就意識到了中國的政治轉型,隨著1989年天安門事件,政治機會已經遠逝。近代中國政治變化都是機會的突現而引起的連鎖反應,辛亥革命的成功源於四川保路運動,而使得武昌軍力空虛為起義提供契機。1914年薩拉熱窩街頭暗殺奧匈王子的槍聲,如同亞馬遜河上的蝴蝶展翅引起了阿拉斯加鵝毛大雪,導致了中共1949年席卷中國大陸,內因都是其中的機會和機緣巧合。對此我深信不疑。

從本世紀初起,開始意識到政治機會對中國未來政治變化的關鍵作用,遂把自己的重心逐漸轉移到中共政敵不同板塊的合縱連橫上,在無奈的困守中耐心等候政治機會的重新出現。從中看到了大中國的五大反對運動,在1999年9月一次集合抗議集會上根據實地場景冒出了“五毒俱全”的概念,用於自嘲。江澤民下榻悉尼的洲際酒店(Intercontinental Hotel),在酒店周圍有五個不同的抗議群體:民運、臺灣民進黨人的隊伍和旌旗、自由西藏雪山獅子旗、維吾爾人的月牙旗、一身黃色練功服的法輪功學員。2014年認識了以後的博導,在他的指導下寫博士論文,題目自取,理論自選。我選了“政治機會理論”,再一查,發現這個理論發源於上世紀的七十年美國社會學學者艾辛格(Peter Eisinger)教授。從那時起,就用這個理論督導自己以民運為基,運動於其他政治板塊的縱橫捭闔中的具體實踐,書中所記錄和呈現的都這三十年來的具體事件。以前是朦朧的思考,之後就是有針對性的具體運作。屈身守份以待天時,以時間換取空間,以漫長的枕戈待旦,等待天時地利人和轉向民主自由一邊,從而獲得後中共時代的政治空間。

筆者認為中國政治之變的根本在於白宮從美中關系的睡夢中徹底醒來。自1949年以來,尤其是1989年以來,白宮主人對中共的認識一直在錯誤之中,美中關系是一場龜兔賽跑,中共如龜,白宮如兔。兔子在烏龜爬到終點之前醒了,烏龜就無法贏得賽事。川普是白宮第一只醒來的兔子,可惜川普下課了。新充數的兔子拜登看似繼續倒頭又睡,促使中國政治變化的外部因素如“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不禁回想起姜伯約事敗自刎前的仰天悲嘆:“吾一心恢復漢室,終不能成功,乃天命也!”而我已經花甲耳順之年,不禁自問尚能飯否,為中國之變恒兀兀以窮三十余年,眼見習共進入上方谷命懸一線,卻晴天霹靂驟雨傾盆,習共逃出升天,此也天命嗎?

舉頭三尺必有神明,我感恩並且敬畏神。萬潤南先生與我們視頻聊天,說到了人的三性:靈性、悟性和韌性,而且最根本的是韌性。而我心知肚明是神的大能在一直引領我,我則謹小慎微,如履薄冰,如臨深淵,不敢自誇,感知都是神的創造和旨意。不會停息,不會後退,生命不息,奮鬥不止。我相信神 耶和華與我同在,這條道路是窄門、小路,路途上坎坷、艱難、充滿誘惑,我會行在神的這條艱難道路上,直到神的應許之地。

皇天後土,實所共鑒。是為自序。

西元2021年5月10日於澳洲雪梨

民阵主席秦晋揭露中共百年庆典真实意图

记者问题:

請給一段 北京在7.1天安門搞大型活動,除了100年本身原因外,還有什麼其他意圖?

我的回答:

中共百年大型活动,庆祝中共问世百年,对中共本身的确是一件大事,“富贵不还乡,锦衣夜里行”。意图很容易解释,就是做给中国民众看的。现在中共国际环境空前恶化,更需要在中国民众面前显摆显摆,给中国民众打气,达到蒙骗中国民众的政治效果。哪怕已经是四面楚歌,危如累卵,中共还是需要表现得固若金汤。实情是中共正走在奔向覆灭的黑路上,周边鬼火点点,为给自己壮胆,还得不停地大声叫唤。对外部有作用吗?应该没有了。习共饮鸩止渴,搞出一个武汉大瘟疫,流行全世界,暂时缓解了有所觉醒的川普行政当局对中共的反制和打击。但是也让全世界遭受重创。世界也许会痛定思痛,问责北京,那就是前面提到的饮鸩止渴。所以这个百年大典不会得到世界的看好,世界的主流会侧目北京,毕竟对中共的邪恶性和危险性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了。当然也不排除持自由主义思想理念的世界政治领袖人物的低能和无知,疮疤还没有完全好就忘了疼,再当一次东郭先生也是有可能的。

责任编辑 知秋

2021年度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颁奖词

尹旭安、邓洪成获得 2021年度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

 
尹旭安颁奖词


今天我们把”自由精神奖”颁给尹旭安先生,是为表彰他自2007年来从维护自身权益转变为自觉投身政治变革而付出的巨大牺牲,传递外界对他狱中极度恶化健康状况的关注。

尹旭安,1974年8月出生,湖北省大冶市人,自2007年11月以来因上访维权和参与抗争而长期受当局任意拘禁、酷刑、不人道迫害,被关黑监狱不下十次,行政拘留十次,刑拘四次,判刑或劳教两次。酷刑虐待极大摧残了他的身体,患上高血压三期及多种其它疾病,但他面对高压奋不顾身毫不畏缩。

2009年,在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访华期间,曾因到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申请游行示威而被湖北当局劳教2年,并延期释放3个月。劳教期间,曾因身患高血压三期及多种其它疾病(如乙肝、胆囊炎及结石等)而多次晕倒和急救。

2012年7月-10月,曾因举报和起诉湖北省当地政府非法征用土地、起诉湖北省劳教委非法延期及非法选举等问题,而遭当局非法拘禁42天。2013年始,开始积极介入声援围观行动,如刘萍案、薛福顺事件、赵枫生案、郑州十君子案等。2015年3月因公布”湖北大冶市驻京维稳人员名单”而被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机密”关押53天。

2015年7月因声援吴淦等709案受害者而被抓,后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6个月。此次坐牢遭狱警殴打虐待,身心伤害巨大,2018年底出狱后不久就寻求控告相关看守所、监狱而被大冶当局严密看管,2019年3月1号因欲去北京控告而被非法拘禁、行政拘留18天。

2019年六四三十周年前夕,他仍积极与各地同道聚会。2019年5月5日在厦门拍摄有8964字样的车牌并发布在推特上,2019年5月23日因此被大冶公安抓走。现已被羁押2年,虽然早在2020年1月大冶法院就已开庭审理他的寻衅滋事案,但至今仍未宣判。2020年底据他的代理律师说尹旭安在押期间多次出现病危情形并多次送医院抢救,但大冶法院拒绝他取保就医。

尹旭安和今年另一位得奖者邓洪成一样是从自身权益被侵犯意识到社会不公,进而表达对中共专制的不满。像他们这样的愤怒和行动正是结束中共专制统治的最大动力,我们今天表彰他们,就是对人民的力量的信任和期待。

 
全美学自联
2021年6月
    __

邓洪成颁奖词

 
今天我们把”自由精神奖”颁给邓洪成先生,既是对国内反抗共产暴政的英雄的赞颂,更是对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对践踏人权和法治的抗议。

邓洪成,1967年2月生,湖南岳阳人,曾在海口经商,目睹体制腐败黑洞而不满,致力维权改变现状促进中国民主,2013年搬至深圳从事公民运动。2016年11月被捕,后被当局作为颠覆国家政权罪集团首犯被判12年。

在2016年深圳大抓捕之前,知道邓洪成名字的民主人士并不多,基本局限于广东省。这是因为邓洪成先生和他的战友们清楚地知道中共的残酷本性,所以他们只是默默地积蓄力量。正因为他参加公共抗议活动不多,所以有些民运人士将其误认为只说不练的”口炮党。”但是民运有高潮和低潮,在目前万木肃杀的严酷政治环境下,静悄悄地进行启发民众,横向联合等工作是更加务实的。而且广交民主朋友,传播民主理念也是对于将来建立民主中国所必须的,也是不违反中国目前任何法律的。

邓洪成先生和他的朋友们还是低估了中共专政机关的邪恶性,在2016年11月他和十三位朋友包括一位探访他的亲戚都被深圳公安抓捕。由于抓捕的秘密性,很多人被释放后受到威胁不敢公开和邓洪成案的关系,所以此案到底牵连多少人被抓外界还不清楚。

责任编辑 知秋

苏晓康:八九學運偉大嗎?

这是苏晓康在6月1日“六四”32周年全球网络视屏纪念大会 上的发言的文字稿——

【按:今天參加『2021年「六四」32周年全球网络视屏纪念大会』,上去聽大家都在老調重彈,我便說了一通不一樣的、難聽的——三十年說一樣的話,太乏味了,而且,我也老了,未知還有下一回?這種網絡會議更是易碎品,隨風而逝,所以把發言文字貼在這裡。】
不,它是一次失敗的民間抗議,
而且,它跟中共的博弈,本来要赢的,最后却输掉了,
好像,屠殺發生以後,人們便失去想像力和理解力,它是可能避免的,中國人是可以不必付出這個代價的,而且也連帶全世界不必掉進全球化的陷阱⋯⋯。
所以,今天我们要问:
1、你们一定会输吗?
2、你们为什么输了?
三十年過去了,我至今聽不到八九參與者,從當年的學生領袖、知識菁英、到黨內改革派,對這場政治衝突,向歷史和人民做出負責、清晰的真相說明,更沒有看到有一個人有像樣的反思;
真相和反思的意義,第一是可以寬慰無數死者的親人,二是為討公道而釐清罪責,三是為今後的抗爭留下經驗教訓。
可是,我看到的是所有人要不就是顯示自己當年的成功,要不就是推卸責任,其做法無非是曲解歷史、掩蓋真相。
許多人的說詞,還是三十年前的,如「八九」引發了「蘇東波」、屠殺暴露了共產黨的殘暴,後一句幾乎是「兒童話語」,而如果是當年的參與者,至少也五十歲以上了吧。
先说這個失敗的後果非常嚴重:
第一、 六四亡靈至今不得昭雪,長安街血跡未乾,天安門母親至今追討公義不成;
第二、中國文明曾有的千載難逢的變革機遇被斷送,甚至中共可能的改革走向也永遠消失,中國人為此將付出的代價,幾百年後才看得清楚;
第三、在六四的血泊上,中國由一個邪惡制度主導而崛起,以全球化擊敗西方文明,對世界的影響無法估計;
第四、中國的崛起,令中華民族付出環境和道德兩大代價,幾代人都無法挽回。
說說當年的風雲人物,大部分也快要被公眾社會遺忘了:
1、廣場絕食總指揮——
柴玲:逃出中國後在普林斯頓和哈佛拿到學位,又經商致富,然後又信了基督教,可是她至今沒有對當年堅持在廣場不肯撤退做出任何合理的解釋和反省;
李錄:據稱是“不撤退”主張的最核心人物,逃出中國後,也在美國拿學位並致富,然後又回頭去幫助中共;
張伯笠:當年絕食指揮者中唯一的成年人,六四後在普林斯頓做訪問學者,後信基督教,再成為傳道人,在獲得信仰之後同樣未見其反省。
2、知識精英——
鄭義:八九年最早介入學潮的知識精英,自稱是“絕食傳授人”(這個簡單的事實,至今也模糊不清),他後來只寫為學運辯護的文字,還說“我是來打架的”,那麼他「跟鄧小平打了一架」,對長安街無辜被殺的民眾,鄧不會交代,他怎麼交待?
王軍濤,當年在廣場直接操作學運,據說是為了幫助政府平息學潮,他在出獄後到美國讀了政治學博士之後,並未見到他對自己當年的「政治學行為」及其失敗,給出一個清晰的解釋;
3、改革派——
趙紫陽:八九當年他拒絕執行戒嚴而被罷免,其後被軟禁整個後半生,並絕不檢討,光明磊落,然而,他對當年戈趙會“拋鄧”而導致情勢失控,令鄧小平大開殺戒,卻致死沒有說明真相和原委,他也絲毫沒有對民眾的歉疚,反而在自傳中流露對鄧小平的歉意。趙紫陽系統的人們,至今也只歌頌他或為他洗刷。
最後我要說明一點,八九屠殺的罪責,百分之百在中共,然而這並不能替代民間一方的真相釐清,和對失誤的反思;再看看今天的中國,我不知道大家流亡了三十年,這輩子何顏以見江東父老?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建筑商勾结法官迫使民营学校倒闭

..强烈控诉哈尔滨中级法院与承建商狼狈为奸导致民营北辰学校倒闭…
 
 
本人孙举明,系哈尔滨市原北辰学校法人代表
身份证:230102195405082811
    联系电话:13074538001
  
    1993年,本人自筹资金3000万建立集小学、初中、高中为一体的符合国家教委标准的民营学校–哈尔滨市北辰学校。学校的管理模式和良好的运作受到广泛好评,也因此小有名气。然而,令本人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北辰学校会由于一个不法承建商的介入而导致破产,倒闭。
  
    1997年5月,由黑龙江省千秋建筑工程公司为学校承建宿舍楼。双方约定:同年8月25日完工。可直到第二年也没有完工。于是本人将该公司告上法庭。经过哈尔滨中级法院调解后作出:该公司保证1998年6月15日前完工;本人验收合格后于同年9月15日承付工程款。
  
    毫无疑问,如果法院能够一直依法支持自己所作出的调解决定的话,那么,事情也就有了善终。但令人遗憾的是,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执行法官周志杰却开始了与承建商狼狈为奸,从事着与其工作宗旨完全相反的勾当–
  
    不久后,该公司在没有履行完工的情况下就要求本人付工程款190万元。更为荒唐的是: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居然受理了该公司这种恶人告状的不法行为,而对该公司拒不履行完工职责却讳莫如深,并加紧进入执行程序:一时间,学校的600余学生和150多名教职员工在执行法官周志杰的淫威、逼迫和驱赶下,纷纷成鸟兽散。就这样,一所好端端的民营学校被迫停止运作而倒闭。本人也从此踏上遥遥上访路。
  
    这无疑是狼狈为奸的结果!也无疑是违法犯罪的事实!对此,中国法制报在1999年7月1日发表了一篇题为《如此执法不应该》的文章,揭露了这起案件的黑恶行径。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执行局也曾在2003年8月21日作出《关于黑龙江省千秋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申请执行哈尔滨市北辰学校欠款一案执行中存在的问题的处理意见和建议的报告》,确认对北辰学校的强制执行有九条违法行为,但至今未予纠正。
  
    本人曾先后多次向全国人大、最高法院、省市人大、省委纠风办、省高法及哈尔滨市中级法院等投诉,但至今却毫无结果。
  
    无庸置疑,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周志杰法官的这种作为是执法犯法!是知法犯法!甚至是犯罪行为!为此,本人强烈要求严厉查处!还北辰学校和本人一个公道!
  
    控诉人:孙举明
  
    2021.3.16日

责任编辑 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