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主党 致全体中国共产党员的春节公开信

全体中国共产党党员们:

今天是农历辛丑年春节,值此佳节,首先,中国民主党向你们拜年,祝你们新春快乐,全家安康!

同时,作为1998年在中国大陆公开申请成立,致力于中国民主宪政化的反对党——中国民主党的党员,我们也真诚地向全国的每一位共产党员喊话:

100多年前,民主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就说: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1949年前,中国共产党也曾高喊:反对一党专制,军队国家化!如果这就是你们的“不忘初心”的话,就不难发现,中国民主党的政治主张和你们的“初心”是完全一致的。两党是可以在民主的体制下公开、良性竞争,共同致力于国家的振兴和人民的福祉。然而,中国共产党却因为一党之私而镇压中国民主党。就在今天,还有无数的民主党党员身陷囹圄,中国民主党的创党领袖王炳章、秦永敏还在冰冷狭小的牢房孤独地度过,无法阖家团圆,共度佳节。

虽然,你们每天出入政府机构,都可以看到“为人民服务”五个大字,虽然你们也声称这就是每一个共产党员入党的初衷,但是,我们还是想问一问,并请每一个党员,无论您是位高权重,还是普通一员,都能给出发自内心的真实的答案:“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

你是体制内高层,你的权势会高过周永康吗?今天,有谁会倾听周的儿媳的诉求?你有红色基因,你的基因会纯过吴小晖的女儿吴邓卓吗?今天,有谁在同情他的母亲的“泣血哀告”?你是豪商巨贾,你掌控的资金会多于多家常委的朋友、“明天系”的肖建华吗?谁曾想到他会从香港“被回国”,无法亡命天涯;你是娱乐明星,你的名气可以超过连续多年春晚名角赵本山吗?今天,谁可以理解铁岭大腕的冷遇和落寞吗?或许你远离权势、名声和金钱的尘嚣,只是普通的党员,如2019年初的李文亮医生,然而,几天前周年祭日,他的名字已经成为了敏感词。

以上所举,涵盖代表了全体党员。今天的中国的确是共产党一党执政,如果真的是共产党的天下,以上这些共产党员为什么无法保护自己的基本权利,为什么无法度过平安的一生,身世却如水上浮萍,随着权斗而跌宕起伏?为什么,他们的今天,就极有可能是你们的明天?

究此根源,早在1946 年3 月30 日的共产党机关报《新华日报》就给出了答案——《一党独裁,遍地是灾》!相信每一位共产党员也早已心知肚明。

作为中国民主党人,我们也相信,中国共产党中的确有很多“不忘初心”的仁人志士。没有上世纪八十年代开明的胡耀邦、赵紫阳为代表的体制内民主改良派,中国就不可能打开门户走向世界,也可不能启动经济体制改革,不会有今天的珠海、深圳。我们相信,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员中也有独立思考、志向远大、充满历史责任感的“沉默派”。你们的沉默是因为变革时机未到、政治环境险恶,我们理解你们的沉默;我们更欣喜地看到,中国共产党员中有不畏强权、打破沉默的勇士:企业界的任志强先生屡次发声,撕破“皇帝的新装”的谎言;知识界的蔡霞教授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围着一个人转,早就不是一个政党。习近平“他就是一个黑帮老大,政党是他手里捏着的一个工具。”政界的前鸡西市副市长李传良先生,更是彻底脱离了体制,公开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加入了我们中国民主党。我们欢迎更多这样的共产党员公开站出来,更欢迎有市长、甚至省长、部长这样的体制内官员也可以公开地站出来,选择成为我们的同道,一起为中国的民主、自由、富强而努力!

自1998年至今,有数百位中国民主党人被捕判刑。刑期累计已大2000年。我们呼吁那些具体的责任人,善待在监狱、被监视的中国民主党人。我们理解你们不得不执行来自上层的命令。但是,你们完全有自由意志把枪口稍微抬高一寸,这样既不会对你有任何的伤害,也可以体现您尚未泯灭的良知。

最后,让我分别引用两段话,与各位共勉:

我们认为最重要的先决条件有三个:一是保障人民的民主自由;二是开放党 禁;三是实行地方自治。人民的自由和权利很多,但目前全国人民最迫切需 要的自由,是人身居住的自由,是集会结社的自由,是言论出版的自由。
——中国共产党《新华日报》1944年5月16日

中国民主党坚信:一切政治权力只能来自于公众、服务于公众;政府只能根 据公众的意志而产生,依照公众的意志来运作,为公众的利益服务;政府是 公众的服务者,而不是公众的支配者。
——中国民主党成立公开宣言 1998年6月25日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执笔人:郑存柱
2021年2月12日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我認同黎智英,我敬佩李柱銘


昨日文章貼出後,有網友說我吹捧黎智英,說黎智英和民主黨打壓本土派。我說沒有看過黎智英和蘋果打擊本土派的文章,這位網友特地把黎智英的一些言論轉給我,我承認我沒有看過他那些說法。

但看過黎智英那些說法後,我只能說,我基本上同意他的看法。

黎智英主要是反對鼓吹港獨,他的出發點是會影響蘋果的生存環境,這是從現實環境去考慮的問題,喊幾句港獨有多難?但生存下去才是根本。

關於港獨,我從一開始就認為是一個在現實環境下不要討論的問題,主要是沒有可行性,沒有可行性的問題,拿來討論是沒有意義的,反而增加內部的紛爭,增加對抗政權的難度,更會影響民主國家對我們支持的力度,現在即使在台灣,也很少有人討論台獨的問題。當然,你要表達自己的立場,只要顧及自己的安全,我也無權反對。

香港幾百萬反送中運動中的市民,有多少比例是支持港獨的,沒有社會調查佐證,但起碼我身邊的親友,沒有人認同這個理念。因此黎智英的那些想法,不能說脫離了社會整體意識,只能說與一些年輕人的想法略有不同。

另外有一位網友跟帖說,他支持黎智英,但他把李柱銘和民主黨罵得一錢不值。這我也不能同意。

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從大陸來,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阿燦」,香港張開雙手接納了我,我帶著一個被中共洗了三十年的腦袋,對自由﹑法治﹑人權與民主毫無認識。那些年開始討論「回歸」,是李柱銘司徒華和他們那一輩的民主運動先行者,一點點為我啟蒙了民主意識,又經過八九六四一役,全港市民一起示威籌款流淚,結果是民主黨的誕生。

從那時開始,李柱銘﹑司徒華﹑楊森﹑李永達﹑張文光﹑李卓人等這一些香港民主運動的骨幹,就一直帶領我們和中共鬥爭。其間他們也參與基本法起草,和中共打交道。那些年中共沒有那麼凶狠,他們還需要香港,凡事有商有量,而香港人也希望在憲制範圍內與中共談判,爭取香港民主﹑推動大陸政治改革的局面。

歷史是發展的,現實是變化的,中共與香港民主派都在變,從可能的合作者,變成誓不兩立的敵對關係,中間有個過程。沒有人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就看清楚中共的真面目,即使六四之後,很多人仍認為中共會隨著經濟開放慢慢向好。我們和美國歷屆總統犯的是同一個錯誤,就是我們對中共的本質認識不足。

民主黨曾經進中聯辦與中共有過私下談判,那一次可能中了「二桃殺三士」之計,造成民主派內部的裂痕。後來,在梁振英與唐英年爭特首時,當時我曾用筆名在蘋果寫過一篇文章,主張民主派把票都投給唐英年,淘汰梁振英,可惜時間太緊,民主派來不及協調,投了棄權票,結果當然是梁振英上台了。

我當然不是百分百認同李柱銘和民主黨的看法和做法,但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們的道德感和政治抱負,我對他們數十年來堅持不懈的抗爭,只有由衷的欽佩和景仰。人誰無過?知錯能改足矣。如果民主黨不是一直檢討自己,調整策略,他們能堅持到現在嗎?幾十年辛苦路豈是容易?一時衝動人人都可以,但堅持就需要足夠的理念和意志支持。

有些年輕人以為他們身為勇武派,就是犧牲最大的一群,他們就有權指責別人不夠勇敢,不夠積極,但人不是這樣的。每個人性格不同,認識問題的方法不同,處理事情的心態也不同,不能求全責備,要互相包容。

反送中運動中,勇武派貢獻很大,犧牲很多,但你能想像全香港五百萬人都是勇武派嗎?那會是一種什麼局面?你能想像全香港五百萬人都是港獨派嗎?那又會是什麼局面?沒有幾百萬和理非,光靠幾萬衝衝子,能有反送中的成果嗎?如果黎智英該排斥,李柱銘和民主黨更不堪,那我們還有多少人在?

民主不是唯我獨尊,不是我對你錯,不是你不聽我的你就有問題。民主是一個大方向,敵人在哪裡,槍口都對準他,自己人有商有量,互相尊重,那才叫民主。黎智英為香港人在坐牢,我們還不應該肯定他的精神力量,不應該支持他,那你想做什麼?你想為他的坐牢鼓掌歡呼?國安法之下,勇武派活動空間已經很小,此後的堅持要講韌性講策略,那都是和理非的路數。連和理非你都認為有問題,那我們還有什麼事好做?

我們仍舊要千方百計保護僅有的傳媒陣地蘋果日報,支持大大小小的民主網媒和自媒體,仍舊要團結一切反對獨裁的政治力量,那樣才有希望,否則我們遲早就散伙了。

我們靠什麼贏中共?不能靠武力,也不能靠大聲,我們要靠內心那種正義的理性的堅摯來戰勝他。中共有歪理,我們要出正理,中共說謊,我們要拆穿他,中共有權有武裝,我們要靠信念和團結來和他鬥長命。只要稍微用一下腦,就明白我們的處境不容許內鬥。

我很多親友都是深黃,又都挺拜登,我自己雖然挺特朗普,但我從來不和他們吵,因為吵來沒用,而且傷和氣。明白這個道理,我們也沒必要為要不要撐黎智英來吵,你不撐就請便,但你沒有權利反對別人撐,道理是不是這樣?

至於把李柱銘罵得一錢不值的那位,我想問他,李柱銘在為香港民主身水身汗在街頭率領我們與中共苦鬥的時候,你又在哪裡?現在他們這一輩都已白髮蒼蒼,神衰體弱,還每日在為民主奔走。你今日很英勇,但希望你也能像李柱銘那樣,堅持英勇三十年,能做到這樣,你就配稱像李柱銘那樣的民主鬥士,如果做不到,那你還是先想想自己好了。

日子越難越要堅持,要堅持越要團結,自去年以來,我幾乎每篇文章都在講團結,但還是有人聽不進,我只能繼續說下去,聽不聽由你。

很抱歉,我有時候看到有些年輕人的衝動和不智,總是覺得他們太不成熟,太懶於思考,我只是恨鐵不成鋼。他們沒有經過時間的考驗,以為只要敢衝敢殺就可以了,我想說,衝動是容易的事,堅持才是最難的,不管是誰,只要他為香港民主堅持三十年,我都願意追隨他!
#顏純鈎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法治已死英雄當立:黎智英必在歷史留名


2021年2月9日,請大家記住這個日子。

這一天是香港終審法院裁定律政司就黎智英保釋案上訴得直的日子。從這一天開始,香港的普通法死了,普通法死,香港法治死,這是一個標誌性的日子,請大家記住它。

五個終審法院大法官,究竟是絞盡腦汁也無法抗衡國安法,還是主動配合中共肢解普通法,其中內情我們可能永遠都無法得知,但黎智英已先身陷國安法羅網。

在此案審議前,林鄭特地見過張舉能,這次不尋常的見面與此次判決是否有關,可能也永遠沒有答案。五個終審庭法官,在法庭上多番質疑律政司代表,給人一種維持公義的印象,是真是假,也可能永遠沒有答案。

在此之前,我還相信香港法治只是垂危而已,尚未斷氣,我們對終審庭和部份法官還應該有信心,但今日連終審庭都向國安法低頭,而不是向基本法與人權法低頭,向人類終極的道德準則低頭,那我的判斷就是:香港法治已死,而黎智英作為香港人的英雄,從這一天起更加確立起來。

黎智英本來是不必去受這番折磨的,他大可一走了之,遠遊避秦,中國人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他選擇留下來與魔鬼纏鬥。他是天主教徒,他身上有一種基督精神,就是他要為我們眾人去揹這個十字架。

為了與香港抗爭的市民站在一起,他帶領蘋果日報同事堅守方寸之地,苦苦支撐,還要遭遇中共的毒手,以古稀之年承受非人的折磨,連帶使他的家人遭受長久的痛苦,這樣的犧牲精神,每個香港市民只有以更堅忍的意志﹑更頑強的抗爭來回報他。

在此牛年新春來臨之際,僅此祝願他好好照顧自己,食飽瞓足,養好身體,在獄中樂觀自處,看書思考,保持旺盛的精神力量,繼續引領我們往前走。

我也祝願黎智英家人,請他們節制傷感,樂觀開朗,相信幾百萬香港市民始終會和他們站在一起,以打不死的精神繼續與專制惡魔鬥下去,直到民主凱旋歸來。

我在此呼籲海外線的手足,應該把香港終審庭這次判決,更廣泛地向世界各國的政要和媒體作詳盡報道,引起更多當地人民的關注。各國應該對香港法治死亡有一個最終的判斷,不要再對中共存有任何幻想,不要再對香港人的痛苦袖手旁觀。各國政府應該統一立場,以有效的手段制裁中共,以此為黎智英討回公道。

自此日開始,黎智英已不再只是黎智英,他是我們香港人民的精神領袖,是我們的一面旗幟,是香港正義力量的代表,因此,除了李柱銘被提名諾貝爾和平獎之外,我認為黎智英也絕對有資格被提名。希望海外線的手足們多多活動,利用各種渠道,盡量奔走呼告,因為黎智英一定會在世界民主發展史上有一席位,他的精神會被載入史冊。

藉此機會,我也想提醒各位,我們的路正長,災難陸續有來,我們不要像大陸人那樣,那麼容易就被中共的殘暴手段收服。監禁黎智英就是要令我們害怕,就是要打散我們,讓我們接受他們的世界,被他們踩在腳下。我們要反其道而行之,要堅忍地活下去,記住這裡發生的一切,不要習慣中共加諸香港的鎖鏈,不要與魔鬼作交易。

我們要團結,團結才能長久,要互相包容和體諒,看大勢看主流。如果你不同意某個手足的一些看法,只要他還站在黎智英一邊,那就不是問題;如果蘋果日報有人寫了一篇你不同意的文章,只要蘋果的老闆還是黎智英,那就不是問題,犯不著去退訂。要知道,站在黎智英對面陰陰笑的那幫人,也是站在我們對面陰陰笑的那幫人,我們和這幫人不共戴天,我們不要自毀長城。

我與黎智英先生是同齡人,我與他本來沒有交集,很早以前,在一個公開場合,董橋先生介紹我和他見面,事後我主動邀請他把他的文章交天地圖書出版,他也同意了,可惜後來這次合作沒有成功。反送中運動後,我在蘋果寫了一些文章,後來有一天,黎先生親自打電話,邀請我在蘋果日報寫專欄,後來他們又邀請我每周寫兩篇社論。我以成為蘋果日報的一員而感到由衷的光榮和自豪。我和家人雖然早已不在香港,但香港永遠是我的家園,我的心始終和香港人在一起。有蘋果在,香港就還在,香港人的精神就還在。有一天香港沒有了蘋果,香港就不是香港了。

我自問不是軟弱的人,但比起黎智英還是自愧不如,易地而處,我不敢說會有同樣的意志力去承受他現在的痛苦,因此我只能說,我也要盡量自強,追隨他的腳步。雖然我們對未來保持樂觀,但我和他都未必有機會看到中共垮台的一天,不管如何,我們還是要盡自己微薄的力量,為子孫後代,爭取這一天的到來。

歷史不在習近平一邊,在黎智英一邊,在我們一邊,我堅信這一點。
#顏純鈎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民运组织在联合国大厦集会呼吁打倒中共

1月25日,美國紐約在零下4氏度,风大、非常寒冷刺骨的天氣下。由中國民主人权联盟、中國民主阵线、中國民主党全委会、纽约磐石教会、中國民主党美东党部、中华联邦党,反共正义组织参加全美联动,在纽约联合國大厦前抗议广场集会。抗议中共独裁邪恶恐怖集团全力渗透、腐蚀、分裂美國,抗议中共逮捕、镇压、迫害香港及大陆民运和维权人士。
各组织代表踊跃发言,谴责中共法西斯暴政并呼吁新当选的美國拜登政府,继续高举反CCP大旗,清算中共病毒袭击美國人民和各國人民,尽快公佈和没收中共贪官恶官在美國资产等。
参加的所有成员,在饱满的斗志和憤怒中举手齐声高呼:打倒中國共产党!消灭中國共产党!中國共产党滚出联合國!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我將歸來開放》-悼流亡作家、文學翻譯家王一樑

2021新年伊始,流亡作家、文學翻譯家王一樑於四日凌晨三時三十分在泰國病逝。

我是很早就知道他的大名,並拜讀過他主譯的哈維爾《獄中書》。2016年一樑兄新婚來香港度假,我趕去長洲島拜會他們夫婦,一見如故當即痛飲三杯,長聊數小時盡興而歸。那天印象最深的是,一樑兄聊起他在翻譯《城堡來回:哈維爾總統時期回憶錄》(To the CASTLE and Back)時,仿佛被哈維爾附體,言語自然、精確的流出,幾乎不用再作修改。之後,我們又在臺灣相見。也約好去泰國拍攝他們夫婦從事翻譯工作的情景,不料疫情爆發,終未成行。

2016年我在臺灣拍攝《在流放地》In the place of exile ,於紫藤廬召開的流亡文學座談會上,捕捉到一樑兄人生中的驚鴻一瞥,他三言兩語即道出,他對驅逐他十多年流亡的極權政府的不屑;哈維爾思想中的精髓,在極權社會裡重建「第二空間」、「第二文化」、「第二政治」的意義;以及作家的責任與「世界公民」的擔當。

2000年一樑兄因參加中國大陸民間的「中國文化復興運動」入獄二年,出獄後赴美。近20年顛沛流離的流亡生涯,並沒有擊潰一樑兄的文學志向。他是獨立中文筆會早期會員,《自由寫作》網刊的創辦者之一,自2005年至2013年期間,編輯發稿一百期,為流亡文學貢獻甚巨。 另外,一樑兄有大量的文學創作,包括:長篇小說、電影劇本、詩歌、評論文章,以及思想大家哈維爾、榮格等人的譯著。可惜的是,作為流亡作家,他在祖國是異議者,被「禁言」無法出版;在國外他是「人微言輕」,沒有商業價值,生前未能出版的文集有《亞文化啟示錄》、《朋友的智慧》、《薩波卡秋的道路》、《斯德哥爾摩裸奔記》、《我們到世界上是來玩的》等。

但我覺得,一樑兄留下來的豐富的文學遺產,他悲劇人生的印跡,即然存在下來,將來也一定會呈現在世人面前。未來,當被極權荼毒的人民重建自由文化之時,當讀到一樑兄優美的文字,沈浸於他深遂的思想中,那就是一樑兄「我將歸來開放」之際!

感謝一樑兄,對世界索取甚少,卻貢獻良多的人生!

再見了!一樑兄。

https://www.facebook.com/100006964843159/posts/1720921771483301/?d=n

王一樑於《在流放地》In the place of exile 中的字幕:

我們辦一份地下刊物,我們就很驕傲了。
so when we publish an underground magazine we feel proud.
因為我們並不直接從事政治活動。
Because we don’t engage directly in political activism.
我就辦一份地下刊物,你共產黨什麼,
It’s just a publication, nothing to do with the Party.
現在我寫哈維爾傳,
Now I write Havel’s biography
我現在發現他們的思想和我們一模一樣,
I realize their ideas and mine are merging,
第二文化、第二空間、第二政治。
second culture, second space, second politics.
共產黨你們不配管我們。
The Party cannot control me.
對不對,這就是我的思想。
Right? This is my opinion.

《我從地獄里歸來》
©️王一梁

笑是人世間最燦爛的東西
象星辰一樣遙遠而稀少

這個世界已變得那麼陌生
少年的夥伴
如果我幸運地看見一顆星
握著你的手時,我會流淚不止

當我和你見面 
我又如何說出這苦難
為了不讓你傷心
我把這一切說成是天堂

這天堂就是監獄與狗
我在這裡讀書與思想
我在這裡想象著美好的人生
每個朋友都成為最美好的人

當我歸來時
我說出的話或許會使你驚訝不已

我從地獄里歸來
帶著天堂般的笑

大陆独立制片人、导演黄闻海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从丁建强病逝看国内的“舆论”导向的本质


舆论导向,是中国的一大特色,体现了媒体的党性原则。以前也了解这个是统治国家的主要手段,但是近日丁建强病逝在国内的“舆论”喧嚣,却让我对媒体的党性有了更真切的认识——所谓的党性,除了没有人性,就是在无法翻墙不明真相的网民面前,再次编织一道弥天大谎,把唯一可以看见自由天空的井口,又蒙上一层迷纱。

没有人性,就不在这里分析了,这和当年911发生时,国人暴露丑陋本性的种种行为是同出一辙。 其实这并不是中国人的本性。古代幼儿开蒙,学的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的儒家传统。是70多年的党文化教育,在中国人的基因中移植了狼性染色体。彻底清除党文化,重新塑造华人的良善本性,这是未来中国良知教育和文化改造的巨大工程。

让人跌破眼镜的,是这次舆论导向彻头彻尾的颠倒黑白、编造离奇的谎言。国内流传最广的,竟然是医院没有对丁建强先生给予医治,而是放弃了治疗,让他等死。

今天我不去说什么民主自由的灯塔,我只谈谈美国的医疗制度和我知道的真相。早在12年前,我认识的一位没有身份的华人,在一家中餐馆做厨师,后来发现得了癌症,送往医院治疗。一个多月后去世。他一直没有合法的身份,属于逾期居留非法打工的黑户。但是,医院没有收取一分钱,一直尽心治疗,直到他离世,医院还为他安排了后事。朋友说医院的账单超过100万美元,最后应该是美国政府买单。

丁建强先生是最近几年才来到美国。他还在一直等待办理身份,可以说也是一个没有合法身份的人,只有临时打工的工卡。但是在他两年前发现得了肾衰竭,两个肾脏失去了95%的功能后,他也一直在接受美国医院提供的免费治疗。特别是最近半年,他需要每周三次洗肾,医院还安排了他等待肾脏移植。他虽然不是美国公民,没有绿卡,甚至还没有得到合法的身份,却和所有生活在美国的每一个人一样,得到了医院的及时治疗。这体现了美国医疗保险制度的先进,更体现了医院和医生以治病救人为神圣天职的伟大。

反观中国,到处看到听到的是,病人交不起医疗费被医院拒之门外;普通家庭因为得了重病无力医治而跳楼自杀之类的新闻。美国的医疗保险制度,其实也是中国学习和借鉴的社会制度之一。我相信今后的中国医院拒绝救治病人,病人因为无法医治而自杀的事件会最终消失。但是,这次的舆论,首先嘲笑的竟然是美国完善的医疗制度,竟然编造谎言说丁建强先生被放弃医治。如此离奇的天方夜谭,在党性的导向下,体现了“舆论”的真正的本质——无论是怎样荒诞的谎言,只要可以欺骗网民,只要可以混淆是非,就可以为党所有,就可以维护统治。

本来以为只是少数五毛的个人行为,但是事态的发展,导向就越来越露出了马脚:先是几个微博大V的以扭曲的事实对丁建强进行攻击,紧接着大量的水军在推特和微博上进行劳动密集型的谎言复制和非人性的攻击,造成“一边倒”的假象。每日头条也推波助澜,裹挟着更多国内不明真相的网友,顺从“群体效应”而参与谎言的复制和传播。一些有任务能翻墙的人,还把谣言在海外的中文网站和论坛转发。谎言经过千万次的重复,一时间,丁建强被美国放弃治疗造成死亡,就成为了中国媒体上的“真实”的新闻事件。

没有想到的是,一位生活在美国,完全了解美国的医疗福利制度的大V公知——乔木先生,也在国内的微博上酸言酸雨,以貌似公允的语言谈论丁建强先生的死亡,造成另外一种误导和假象。国内的网民会很自然地认为,网上流传的就是事实:你看,生活在美国的乔木先生也参与其中,“默认”了“舆论”所说的“放弃治疗”。乔木先生不但以自己的学识成为“公知”,更是肉身翻墙,成为近距离了解美国的“先知”,理应凭借知性的洞察和真实的观察,告诉国内网民事实和真相,这样才对得起点赞打赏的58万多的微博粉丝,更无愧古圣先贤树立的读书人的品德。这次舆论乔木先生的表现,也难怪网上有人质疑乔木身份可疑。

谎言终归是谎言,一时被欺骗的网民如果翻墙,被真相打脸后,会更加真切体会党性媒体舆论的虚假本性。不少坚定的异见人士,就是经历了这样的过程,从被欺骗,到认识真相,到更加勇敢站出来反对谎言。这大概是舆论导向所没有预料到的吧!丁建强病逝的国内舆论操作,也一定会有网友最终看到事实真相而觉醒的。这就是丁建强先生31年前在街头呐喊,一直到他病逝之前所从事的政治反对活动所追求的目标:让更多的中国人觉醒,认清谎言,和谎言所竭力维护的专制。未来的中国,一定会是民主宪政的伟大国家。哪怕只有一位被蒙蔽的网民,经过本次的丁建强病逝的舆论导向,最终识破谎言而觉醒的话,老丁死而无憾!

谨以此文悼念丁建强先生。

郑存柱 2020年12月23日凌晨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美国女专家虚报新冠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被抓


截止12月9日,美国新冠疫情累计确诊达到1559万人,累计死亡人数29.3398万人,死了这么多人,比一场战争死的人还多,可以说是尸横遍野了,但是令人奇怪的是,在新闻中你根本看不到那种悲惨世界的景象,这对于一个报忧不报喜的国家来说简直不可思议,12月7日,美国警方解开了这个谜底:数据造假,骗取补贴!

12月7日,在佛罗里达州,大批警员突袭了一个女科学家的住宅,原因是这名叫Rebekah Jones的女科学家涉嫌操纵新冠疫情数据,警员搜查了 Jones的电脑设备和相关证物,至此真相大白于天下。

按理说美国有上千万人感染了新冠病毒,那么这个国家也就基本瘫痪了,要知道美国人口才3亿多,有1559万人感染,该是多么恐怖的情景?但是老美的经济在第三季度却实现了V型反转,股市实现大幅反弹。大家都知道,股市可以说是经济的晴雨表,股市上扬,这哪里像一个经济瘫痪的国家啊?

老美真是一个奇特的国家,别的国家都把新冠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往少了报,这个国家却往多了报,别人都是“报喜不报忧”,他们却是“报忧不报喜”,并且检测公布新冠数据的竟然交给一家私营公司,而不是什么国企。

其实一直有人和我一样,对美国新冠疫情的数据持怀疑态度,但却很少有媒体和自媒体发文对此进行质疑,美国的左媒更是巴不得数字攀升,这样也好让老川因此而赶紧滚蛋。

当疫情和政治掺和在一起,产生变态的数字就不难理解了。现在美帝警方经过深入调查,才开始逮捕操纵新冠疫情数据的涉案人员,于是那天文数字的谜底才开始被捅破。

这次大选美国因疫情而死亡20多万人,是老川的第一大罪状,民主党就想借助这次疫情来绊倒老川,但是现在通过警方的逮捕使得真相大白了。老川不是不怀疑这疫情数据,如果不怀疑就不会派警方暗中调查了,只不过老川是想让真相再飞一会儿,因为各州和各市,不断因为疫情而向国会和联邦政府索要更多的财政救助拨款,已经让他感到有些蹊跷。

记得当时民主党派的纽约市长白思豪和州长库默联手向白宫施压,不断要求增加财政拨款,要求拨付更多医疗物资。为此老川急得焦头烂额,不得不向世界各国求援,普京派他的世界上第一大运输机给美帝运送去大量的医疗物资,老川那叫一个感激涕零。纽约市也确实得到了比其他城市多得多的救援资金和救援物资,这也可以说是为民主党竞选造势抹黑老川立下了汗马功劳。不能不说,疫情里面有政治!老川一介商人,哪懂得这些?但是生活教训了老川,使得他变得比较聪明起来了,他,开始懂得厚黑学了。

美国新冠疫情数据虚高,到底有多少水分?相信随着 Jones的被逮捕,谜底会不断被揭开。Jones绝不会是唯一的一个个例,相信还会有人不断被逮捕。在金钱面前,无论哪国人都不会经受住贪欲的考验,没有监督,谁都经不住诱惑。

那些为美国新冠感染死亡人数巨多而兴高采烈的没有人味的蛆类可以说白高兴了一场,原来数据是假的。文澜认为,无论哪国人都是人,都是个体的生命,没有任何理由为别人的灾难而欢呼,那是卑鄙小人的心态。

只有让人性的光照进黑暗的世界,方能使人懂得救赎才是世界上最大的善。

文/张文澜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中国异议人士温起峰被台湾遣返后遭大陆警方逮捕羁押

四年前偷渡至金门的中国异议人士温起锋,近日被台湾政府遣返中国后,传出遭中国警方逮捕。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26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经由内政部联审会议多次审议,在考量法规与当事人的意愿后,协助其回到中国。邱垂正接受美媒采访时回应指出,不清楚温起锋后续行踪。

温起锋2016年6月偷渡到金门,并在4个月后遭海巡署逮捕,服完数月非法入境的刑期后,以“收容替代”的方式滞台,在此期间曾提出庇护申请。大陆委员会副主委兼发言人邱垂正2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温起锋非法入境以来,曾向内政部移民署提出政治考量专案长期居留申请,内政部与相关主管机关多次召开审查会议,认为温起锋未符合政治考量专案长期居留的要件,温起锋迄今也未能提出足够符合要件的事实证明。

台湾针对非法入境的涉案人,通常会先收押至收容所,后续依法释放出所的人须依“收容替代处分”,每天回移民署专勤队报到、配合电话查访等。邱垂正指出,温起锋多次未按时向移民署报到,且未遵守相关收容替代规定,违反台湾法令,当事人多次表达,若无法取得居留资格,盼望早日返回中国。内政部综合考量涉案情势与尊重当事人意愿下,协助其返回中国大陆。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温起锋父亲26日受访时表示,温起锋告诉他,5日被台湾政府遣送回福建,并在当地隔离14天。19日晚间温起锋隔离完毕被送到江西宁都派出所,温父接获通知于20日前往该处领受儿子个人皮箱与行李时,见到温起锋被上铐送往宁都看守所,后续便无音讯。

温父曾询问儿子被拘留原因,他指出“(警方)说他偷渡去台湾,散布好多谣言、撕毁国旗、去美国领事馆申请政治庇护。”

邱垂正受访时也指出,台湾政府曾协助温起锋向多国洽询庇护但都遭拒绝,温起峰也多次表明在台湾无法取得身分,不能工作,想回中国的意愿。同时他也表示,对于温父指出儿子被捕的消息不知情,并呼吁中国要尊重温起锋在中该有的人权。

温起峰赴台前中国护照已遭中国当局注销,滞台逾四年,一开始入境金门后在当地租屋,并在当地各大景点留影上传网路后遭逮捕,其意图在台寻求政治庇护,不过碍于台湾难民法并未健全,在台非法入境人士难以获得“难民”身分,因此同时期盼能透过台湾政府协助转往第三国获得庇护资格。据悉,温起峰赴台前已曾赴泰国、欧洲寻求政治庇护,但皆被拒绝。

温起峰在台期间,曾抗议中国政府在六四天安门事件暴力镇压学生,以及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他曾于今年六月四号在台湾总统府前焚烧中国五星旗,最近在台公开的行动是在11月3日向美国在台协会提出庇护申请,之前他曾向自由亚洲电台透露,在台期间,其父亲持续受到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他返回中国。

台湾难民法未完备

目前台湾难民法尚未通过,因此台湾政治庇护并无法定程序可以依循,许多赴台寻求庇护的人士都有赖民间团体与人士协助担保或其他相关事宜。

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曾为中国滞台人士提供担保,他向德国之声解释台湾政府面临的矛盾,他表示:“在《国家安全法》或《移民法》的框架下,一个没有合法文件却尝试入境的个人属于非法入境,或俗称的偷渡者,台湾政府应该予以遣送回出发地;但是另一方面, 台湾又早已签署了联合国的两公约-‘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相当于同意了国际法上的‘不遣返’原则 ”,因此长年下来台湾政府机关与民间逐渐形成惯例,透过民间人士担保,个案才能离开收容所,在台湾生活。

据台湾《就业服务法》规定雇主可以聘雇获准居留的“难民”,但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指出,由于难民法未过,因此没有政府机制判定“难民”的身分。

面对台湾法律的关卡,该类人士也有透过台湾政府协助转介到第三国家,成功获得庇护的例子,包含在近四年内有王睿、黄燕、颜伯钧、刘兴联等中国异议人士。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美国总统大选与共产党的兴亡

北京時間2020年10月29日,美國大選還有不到一周。近日,有媒体記者就美國大選對中國和澳大利亞的影響,採訪了悉尼大學社會學博士、「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他認爲,這次美國大選不僅關係到美國的未來,也將影響世界的格局,特別是對北京來說,生死攸關。如果川普連任,將進一步對抗中共,甚至解決中共強權,推動中國民主化進程。

悉尼大學社會學博士秦晉:「這次大選的結果,如果川普贏,那麼世界就會安全,對澳洲來說也是安全的。如果說是拜登贏的話呢,中共就贏了,中共就安全了。」

悉尼大學社會學博士秦晉:「美國的兩黨,民主黨和共和黨對待中共的態度已經取得和很高的共識了, 他們都認識到上當了,吃虧吃大了。但是由於拜登勝的話呢,很顯然,拜登完全會放中共一碼的。 」

秦晉認爲,川普不講求政治正確,能打碎固化的政治格局。如果連任,他可能和臺灣建交。

悉尼大學社會學博士秦晉:「只有他能夠打碎現在已經固化的國際格局,他可以在中東有他的作爲,跟所有的前任(總統)都是不一樣的舉措。我希望他獲得連任以後,他這個強勢會繼續擴大下去,對臺灣就有這麼大的利好,對北京真是末日的來臨。」

秦晉還認爲,川普連任後的對外工作重點將是對抗中共。如果能解決中共問題,川普比肩里根,完成歷史性使命。

悉尼大學社會學博士秦晉:「(對內)抽乾華盛頓沼澤,來解決內部問題,使得美國那個政治走向迴歸傳統。對外呢,我覺得他第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對付北京,因爲北京現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威脅。」

秦晉表示,中共對美國大選的影響長期而隱祕,過去幾十年中共滲透了美國社會,控制了主流媒體和高科技公司。

川普要面對的不僅是民主黨和左媒,還有整個世界的左派勢力。

秦晉從事民運活動三十多年,也希望川普能幫助推動中國民主化進程。

悉尼大學社會學博士秦晉:「我感覺到他(川普)可能就是上帝派下來,幫助我們中國人揹走這個中共專制主義大山的人。」

他相信,是神派川普來拯救苦難的中國人,川普連任後將給中國帶來最大的政治變化。

悉尼大學社會學博士秦晉:「我們中國政治變化的第一推動力,也是上帝。上帝派人來拯救苦難的中國人,川普完全可能是這麼一個人。我滿心希望地川普能獲得連任,獲得連任,他就能夠可以給我們中國帶來最大的政治變化。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十月一日紀國殤 罪魁禍首共產黨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民主中國陣線東南亞分部、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東南亞分部、國際漢藏協會東南亞分會十月一日聯合舉辦國殤紀念活動。

國殤之所以叫國殤不叫國慶:在西方反華勢力共產黨用暴力和謊言奪權中國政權後,中華大陸人民就開始進入水深火熱之中,期盼能夠早日擺脫共匪的綁架控制,能夠進入民主自由的高品質生活,但是中共卻遙遙無期不給人民選票來進行民選政府,變本加厲迫害異議人士,迫害宗教信仰,抓捕神職人員,拆毀寺廟和教堂以及十字架,建立新疆集中營剝奪伊斯蘭教信仰,迫害台灣同胞,軍事威脅台灣同胞,活摘犯人器官等等。在中共肆掠百姓利益時變相說“為人民服務”這種不知羞恥話,強盜流氓共產黨也能不要臉大言不慚的胡說八道。為了使更多東南亞華僑不再被共產黨蒙蔽,我們決定在國殤日到華人社區和有華語授課的大專院校,擺渡碼頭,以及華人集散地的商場門口舉辦揭穿共產黨的邪惡實質的活動。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主席說:“歷數中共建政以來的殺人歷史。1950鎮壓反革命運動,殺死70萬人。土地改革運動,殺死450萬人,村村流血,戶戶鬥爭。大躍進及大饑荒,殺死的以及餓死的就有4000萬人。文化大革命,殺死700萬人。天安門六四事件,據不完全統計殺死2000人,美國對八九年天安門六四事件中死亡數字統計10353人。中共總是把黨和國混淆在一起,其實牠只不過是建立的一個政權。談國慶好像是一個國家的慶典,其實是牠建立一個政權的慶典,中共竊用了「國慶」這樣一個名字。一個國家的慶典,是因為一個國家給人民帶來了福祉。是一個好的政權,人民才可以去慶它。但是一個政權如果給人民帶來的淨是災難,那麼它定的這個日子確實應該作為一個國家的國殤日。他說,又因為這政權以謊言、暴政,不斷抹去真相與記憶,國人恰應以此日紀念,去不斷提醒傳播真相與記憶。”


民主中國陣線東南亞分部主席表示:“「十一」叫國殤日比較準確,因為10月1號這一天確實是給中國人民帶來了災難。對中國人民來說,不是建了一個新中國,而是建了一個倒退的、邪惡的政權。首先從政權的角度看,這一天是中華民國滅亡,確實是國殤。中華民國的成立,建立了一個民主的政權。民國時期中國基本上實現了多黨制、民主選舉、言論自由,人們可以自由地辦報紙、遊行示威、自由結社,包括共產黨這樣的極端組織都可以成立,也沒有把它取締。國民黨的民主和自由就是多點少點的問題,共產黨是有和無的問題,根本就沒有自由民主。從思想文化方面,1949年也被認為是一個標誌,是一個國殤日,中華文化之殤。49年以後思想文化方面就開始了封閉,百家爭鳴沒有了,人們以言獲罪,一直到現在沒有改變。”

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東南亞分部負責人說:“中國曆朝歷代都是中國的傳統文化佔統治地位,在思想文化方面是自由的,從春秋戰國時期的百家爭鳴,到儒、釋、道交相輝映,文化興盛,基本上保持一種開放的心態,像焚書坑儒、文字獄是很短暫的時期,不是主流。中國兼容了佛教,成為中華文化的一部份。「共產黨就沒有這種寬博的心態,它獨尊馬列,是西方文化中最垃圾的東西,就是魔教中的一支。打擊傳統文化,批林批孔,三教齊滅,把佛教、道教改頭換面變成他們的工具,不當工具的全部打成邪教。人家鼓勵向善怎麼成了邪呢?中共鼓勵殺人、階級鬥爭、鎮反怎麼成了正呢?完全顛倒是非。在經濟體制上,也從原來基本自由的經濟轉向了專制的計劃經濟。1949年以前基本上經濟是自由的,1949年以後完成封閉起來了。從經濟方面看,也是國殤。在中國古代,從有文字記載的周朝,「井田制」就有私田,土地私有化一直維持到民國時期。「到了共產黨這裏,土地沒收了。以前商人都是可以做買賣的,自由市場以物易物、換成貨幣,哪有城管、執照啊。經濟上實行公有制,工廠都是共產黨辦,原來的私營企業一開始公私合營,後來沒收。土地一說是集體化,實際上全部是共產黨所有。這是歷史的倒退,更不用說1949年以後,共產黨殺死、餓死上億人,慶甚麼?這些人的後代讓他們慶國慶等於是在羞辱他們,在辱罵他們。”

國際漢藏協會東南亞分會主席說:“希望国际社会和藏人权利组织呼吁各国政府采取行动,谴责并阻止中共在西藏对藏人实施的强迫劳动计划,称这是对藏人人权的践踏。中国当局以“脱贫”为由,在西藏实施所谓的农牧民“转移就业”的政策,有计划、有组织、有系统地大规模对藏人农牧民进行集中、封闭、半军事化的培训,其做法与此前国际社会关注并谴责的新疆“再教育营”的政策如出一辙。西藏和新疆独立研究人员郑国恩(Adrian Zenz)9月22日在华盛顿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网站上刊登了一份西藏自治区政府要求农牧民接受培训,并被迫接受强迫劳动的研究报告。西藏自治区2019年和2020年开始借鉴新疆模式,对藏区“剩余劳动力”进行大规模系统化的“军事化的培训”。报告举例说,昌都地区2016年成立了45个职业培训基地,目的是改造“落后思想”,接受劳动纪律、法律和汉语培训。中国国营媒体刊登的照片显示,昌都地区的军事化职业培训接受武警教官的监督,受训藏人身穿迷彩服。山南地区同时也开始半军事化管理的职业培训。中国政府应该向国际社会开放新疆和西藏,评估那里的实际状况。如果那里的状况好的话,诚信可靠的专家们会给出如实的说法。因为,我认为,这是中国政府让外界验证他们说法的最佳途径。这种国际关注和压力,可以鼓励中国做正确的事情。践踏人权的最大问题是,信息封锁,暗中操作。任何事情,如果能透明,真相就能大白。”

泰國政法大學和朱拉隆功大學的學生說:“因為「台灣女孩」爭議引發中泰大戰,事源暱稱「Bright」的泰國演員奇瓦雷(Vachirawit Chiva-aree)因出演BL劇《因為我們天生一對》而廣受中泰台等地追捧,他早前於Twitter轉載四張風景照,而該照片作者將香港與日本並列為國家,引起大陸網民不滿,其後Bright刪文並道歉。然而大陸網民未有因此罷休,更翻查出Bright女友Nnevvy兩年前於Instagram留言。Bright稱讚女友穿衣服好看,像個「中國女孩」,Nnevvy則回覆稱自己風格是「台灣女孩」。在「港獨」及「台獨」兩大帽子下,Bright及Nnevvy迅即成為眾矢之的,「#泰國辱華」之標籤被推上微博熱搜,《因為我們天生一對》更在豆瓣慘遭劣評。對於大陸網民咒罵其母親及文化,我們泰國人更加以無厘頭式回應,用幽默將對方招數悉數化解,跟小粉紅因香港跟日本並列、「台灣女孩」等小事而上升至「港獨」或「台獨」層次,不惜要翻牆討伐「辱華勢力」之做法,簡直是雲泥之別。正如我們曾經指出,不少中國人都有一種民族主義,特別在有關領土、香港對中國的認同等問題上,他們相當有意見,但健康的確愛國者應該思考,如何有效讓世界傾聽來自中國真正的聲音。當小粉紅群體與牆外文化生態落差極大,在長期牆內之巨大同溫層下,小粉紅自以為理直氣壯,結果還得冒著違法的風險翻牆上外網,與我們泰國人進行網絡大辯論,卻弄巧成拙,甚至淪為笑柄。”

維權人士楊源林說:“當前中國國內層出不斷出現食品安全的問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官商勾結謀取非法利益,政府部門充當非法利益的保護傘。然而各種假冒偽劣等問題產品佈滿各大街頭小巷。政府不僅沒有依法查處,而是利用公權力打壓、迫害發現問題的維權人士,這跟所謂宣傳的依法治國背道而馳,害人終害己。那些利用公權力迫害、構陷好人的官員你們終將會被送到歷史的審判台上得到人民的審判!”。 (民主中國陣線東南亞分部 王帥 楊過 2020年10月1日泰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