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民運向中共喊話:牛騰宇冤枉余文生無罪 

曼谷車水馬龍的市中心大馬路,騎車展示共產黨惡棍的罪行

中國民主黨、民主中國陣線、內蒙古人民黨聯手在泰國曼谷的中國大使館、市中心馬路、泰北多處舉牌或騎自行車為中國良心犯向國際呼籲,指控中國共產黨迫害人權的真相,我們用各種方式向國際社會展示被中共強判14年牢獄之災的青年牛騰宇是被冤枉的;余文生是依法為民辦案辯護的好律師,卻被中共剝奪生存權利,吊銷律師證並定罪顛覆國家政權罪抓捕迫害入獄。
  
牛騰宇冤枉惡俗維基案為何會成為震驚世界的冤案 

惡俗維基案網站是一個毫不起眼的小網站,是一群孩子用來自娛自樂的,他們實名註冊會員,根本不懂什麼是政治,更沒有涉政,卻稀里糊塗的成了政治犯。本案判決荒誕離奇,判決書寫的破綻百出、八花九裂、自相矛盾,成了法律史上的笑柄與恥辱!觸目驚心的案例更是吸引了全球人民的眼球:被抓的18名惡俗維基會員中,有的已經脫離惡俗網站四年多,有的剛加入一個月,900名會員公認的主犯顧楊陽卻被放走,把技術員牛騰宇打成主犯,重判14年!用9名未成年犯罪湊數,將24名青少年重判。專案組的種種行為突破了人們的想像極限,震驚了多國政府及國際多個人權組織,無數家知名國際媒體紛紛報導,使本案成了最具影響力的政治案件!本世紀最大冤案!縱觀整個案情,不難看出釀成此驚天冤案的主要原因如下:
  一、公安專案組立功心切,在抓不到支納維基和紅岸基金會網站涉政人員的前提下,移花接木,隨便從惡俗維基網站900名實名註冊的會員中抓了18名,充當公安部要求抓獲的網站人員,並湊了9名未成年犯罪人員。還將案子無限拔高,錯誤定為惡勢力集團犯罪! 2019年6月公安部督辦下,全國各地警方積極行動,比如武漢警方抓了本案網絡活躍分子宋旺霖、河北警方抓了韓某、上海警方抓了錢某某等。各地經過嚴格審核,認為這些人的行為根本不構成犯罪就釋放了。充分證明茂名完全是出於私利!他們成功騙取了國家集體及個人一等功、二等功……。

二、本案檢察官業務水平低下,不認真研究對待案情,錯誤批捕和認定為惡勢力集團犯罪!為掩蓋批捕錯誤,與公安勾結刻意設計出一個“秘密卷”,以此為幌子作掩護,不讓律師在內的所有人閱卷。所謂秘密卷根本不是孩子們的犯罪證據,成功蒙蔽了相關部門負責人,導致本案成為冤案!
  三、2019年7月至2020年2月,支納維基與紅岸基金會依然如故,致本案久不結案,為成功移花接木一直等到這兩網站關閉,從2019年再沒抓一名惡俗維基會員。證明本案孩子與此網站關閉沒有任何關係!在二審法官張書銘(據網曝他參與一審判決同時當二審法官)的極力掩蓋和將本案做成鐵案的鏗鏘有力的承諾下,相關領導被秘密卷與假匯報蒙蔽。
綜上所述,本案家長為什麼不斷喊冤無果,因負責結案的領導看不到秘密卷,也不能翻牆,不知道茂名公檢法聯手炮製的這起驚天冤案已在海外掀起驚濤駭浪,已經給國家及領導人造成還在持續造成嚴重形象損失!當然不知者不怪,若明知冤案引發輿情而不糾正,那將責任重大。相關信訪部門領導也會因此被追責?本案若不及時糾正,將會持續發酵,以致引發國內輿情。所以糾正本案可挽回給國家及國家領導人造成的損失,彰显中国法律的尊严及公平公正,法律不容这些自私自利者任意践踏!希望老百姓都看到真正的依法治國,于国于民百利而无一弊。余文生無罪—-

余文生被控煽動顛覆政權  余文生(1967年11月11日-)北京商務律師,曾代理多起法輪功學員辯護案件、代理「709大抓捕」多位被捕維權律師等案。

2018年1月被當局註銷律師證,並因倡議修憲改革而被當局抓捕,4月19日被當局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家屬憂心可能遭當局酷刑。 美國、德國、荷蘭等多國呼籲當局釋放余文生,國際特赦組織1月緊急呼籲營救良心犯,余文生也在列名單中。 德國總理梅克爾2018年5月24日訪問中國,曾會見餘妻。 2021年2月獲馬丁·恩納爾斯人權捍衛者獎。 
反擊709抓捕,控告公安部長
   2015年709大抓捕事件後,余文生7月30日控告中共公安部及部長,違法拘捕公民。余說「我應該是就709向當局進行反擊的第一個律師,我不能同意這種小文革式的抓捕……所以他們可能隨時再次抓捕我,而且沒有任何理由。」8月6日晚,公安撬鎖破門強入他家,當著他妻兒面前,將他背銬帶走24小時,10小時背銬,14小時正銬「變相的酷刑」
余文生被控煽動顛覆政權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在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時發表修憲公民建議書,提出刪除憲法序言等政治改革建議。隔天就被當局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家屬委任律師要會見余,都遭當局拒絕。中國民間、香港團體、台灣團體都發起活動。國際特赦組織也呼籲中共立即放人,稱余文生是一個有良知的律師,因行使言論自由權利遭當局拘留。
   妻子許豔持續奔走爭取會見,獲國際關注,包括美、德、荷蘭、瑞典等國駐北京使館均曾派員探視許豔,並呼籲中共執政當局釋放余文生。妻子許豔4月1日在家門口被當局依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帶走,數小時後獲釋。她透露,警方希望她不要發聲。許豔4月14日應約到江蘇徐州市公安分局,準備和被羈押的余文生視訊會面,但警方卻突然改口拒絕。維權律師黃沙表示,公安叫來家屬的目的之一,是讓家屬勸當事人認罪;可是公安評估許豔在外態度行為,認為她不會太配合勸余文生認罪,因此就拒絕許豔會見。 余文生被關押3個月後,4月19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妨害公務罪批捕。妻子許豔2月帶兒子準備前往香港,被當局以出境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為由拒絕通關。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希瑟·諾爾特在推特上聲援李文足,要求釋放709案相關人,包括王全璋、余文生、江天勇等人。
  2020年6月17日,據德國之聲報導,余文生被徐州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為由判刑四年,褫奪公權三年。余文生當庭提出上訴,其代表律師於8月14日成功與余文生見面並查閱法庭文件。12月13日,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021年5月9日,其妻子許艷帶同兒子到南京監獄探望,是余文生被捕後一家人首次見面。許艷表示丈夫有4隻牙齒被拔走或脫落,但至今仍未獲醫治,右手殘疾的藥物已服完,仍未獲補充。

楊源林泰國北部向共產黨挑戰“無罪釋放牛騰宇/余文生”

流亡泰國維權人士楊源林說『余文生律师的妻子许艳推特賬戶,最近更新@xuyan709·10月3日提到2021年7月20日,探視余文生律師時,他用右手試試能不能寫字,還是不可以寫字。 兩個月過去了,2021年9月16日,再次探視余文生律師時,許艷透過玻璃,依然清晰的看到余文生律師的右手在顫抖,還是不可以寫字。很快天冷了,南京也沒有暖氣,她很擔心余文生律師的右手會更加嚴重,請求南京監獄重視、改善處境、治療。掉的牙齒,至今還沒有安裝新牙。邪惡的中共把一個好端端的人禍害成殘疾人,共產黨的依法治國純屬魔鬼的謊言,被抓捕的律師個個都是按照共產黨頒布的法律為苦難的中國人做法律辯護,是好律師啊!中共肆無忌憚的抓捕迫害律師,吊銷律師證,關閉律師所,這哪是依法治國?這簡直是土匪流氓禍國殃民,如同惡魔下界吞吃人靈魂的下三濫卑鄙無恥手段禍害國家人民!』
  中國民主黨員董健先生說『牛騰宇母親從2019年8月兒子被抓捕後,所有家中銀行卡都被抄走了。2020年11月不公開審判秘密開庭,強判孩子14年,到2021年5月3日才見了一次兒子的面,還是探視時候兒子告訴牛媽銀行卡里有13萬人民幣,安慰母親讓她可以生活花費用。牛媽說家中值錢東西都被公安打劫走了,所有銀行卡全部沒有了。牛騰宇才想起來,難怪警察用酷刑折磨他,還要罰款13萬人民幣,原來黨管密碼人民財產全在共產黨手中攥著,在警察抄家後掌握了銀行卡中存款數額,所以公安罰款13萬全部把銀行卡中的錢扣完了。中國民主黨員張勇先生說,牛騰宇母親推特說@nrlxr9cWfH7hpUt『牛騰宇被非法抓走,導致我血糖飆高,從原先的空腹4.6–6.5之間到現在的空腹15.60-23.0,吃西藥無用;我聞聽兒子被冤判14年瞬間暈倒後視力障礙,還遭到威脅,二年的恐懼導致腎損傷,心臟故障。如今生活很難自理,無錢醫治,請大家幫我和茂南網警大隊索要銀行卡,電話:06682952322』張勇先生心情非常激動,怒髮衝冠地說『最基本的人道救助都不給牛媽,這還為人民服務的天下第一大黨—共產黨呢!應該叫天下第一惡棍黨!真的很為牛媽身體揪心的疼,萬一她想不開鬧出人命又成了一個可悲的悲劇,希望國際社會都伸出援助之手,來給予這個備受打擊/備受煎熬痛苦的母親一點關愛,不能讓她倒下,尤其不能倒斃在邪惡獨裁的恐怖政權下。我知道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所以我此時此刻強烈呼籲有正義感的仁人誌士來安慰安慰這位飽經風霜摧殘的母親吧!共產黨一日不亡,人民安居樂業一日無望!

張勇/董健在中國大使館門口,向來往車輛和行人展示中共迫害人權的真相

中國民主黨       東南亞分部
民主中國陣線    東南亞支部
內蒙古人民黨    東南亞分部

作者:張勇
拍照:楊過
校稿:董健
2021年10月6日

责任编辑 知秋

泰國民運勿忘國殤

泰國沙穆巴幹Home Pro家庭裝飾材料商廈附近

黑色的五星旗:黑色代表的是中華大陸淪陷區如同黑暗中,是在共匪所統治的區域;白色五星:白色代表的是人民活在共產黨的白色恐怖之中;紅色國殤二字:代表民國38年10月1日至今共產黨的嗜血魔性從沒有改變,而是變本加厲吞噬著人民的靈魂,紅色就是中華大陸人民的血液。我們永世不忘中國共產黨就是惡魔下屆,共產黨就是用屠殺百姓的性命奪取的非法政權!     在今天疫情全球沒退燒的環境下,我們在泰國的民運人士和旅泰的異議人士及維權人士用各種方式,在不同地點舉行了紀念民國38年10月1日《中華民國國殤日》的國際活動,揭穿共產黨的暴政的實質是慘絕人寰極其邪惡的。民主中國陣線東南亞支部、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國際漢藏協會東南亞分會,聯合舉辦國殤紀念活動,揭穿共產黨的邪惡實質。
     民主黨人董健先生說【民國38年10月1日是中華大陸人民苦難血腥日子的開始,從共產黨暴力與謊言奪取政權至今,中共並沒有兌現:毛澤東承諾的共產黨成功執政了,就是大民主中國時代的降臨時刻。毛澤東的諾言至今中共並沒有兌現,以後也不打算兌現。反而對人民的管制越來越苛刻,越來越荒唐,簡直到了不堪入耳的地步。共產黨至今變本加厲的以迫害人民為榮,美曰其名的為人民服務就是掛羊頭賣狗肉。共產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其永遠紅色統治江山,達到其邪黨千秋萬代永不褪色的罪惡目的,不會給我們百姓安居樂業的自由生活。】

輝煌地區KFC西餐廳外

   民主中國陣線小武先生說【1949年10月1日以來,共產黨禍國殃民,至今仍然沒有停手對我14億同胞的迫害和壓榨。中共對西藏同胞和新疆同胞的鐵腕政策,用到了香港同胞身上。如今又開始滲透臺灣,天天軍事威脅臺灣2350萬臺胞,在武漢肺炎全球延燒高峰之際,中共到處鬧事耀武揚威,發出武統臺灣的危險信號。可見共產黨與人類無法和平共處,永遠喜歡鬥爭喜歡迫害人類為樂,足可證明中共就是個惡性腫瘤,不剷除不足以人類安居樂業/欣欣向榮!】
    蒙古網絡工程師Uri Adiya先生說【1949年10月1日中華大陸淪陷到惡魔共產黨手中,我族人與漢人遭受共產黨的殘酷迫害與鎮壓。在中國共產黨以土匪強盜的獨裁轄管著我們,七十二年過去了,我族人在共產黨慘無人道的迫害與壓制之中備受煎熬。目前中共更加出爾反爾強行剝奪我族人的母語,試圖強迫蒙古族小學用漢語代替蒙古語教授課程,徹底取消我族人母語教學,對我族人來說簡直是毀滅性的打擊,對我族人進行的乃是語言滅絕罪行。我族人強烈反對這個毀滅種族的政策,試圖用實際行動來捍衛自己的母語時,卻遭到警方逮捕和毆打、拘押。我族人更有不願受其羞辱悲憤不已,因此惡法而自殺。】
  【中共對蒙古族新政策三宗罪行:1/侵犯人權;2/破壞世界文化遺產;3/違反中國憲法。1/侵犯人權,因為我們生而平等和獨立,教育中如果缺失母語,這會導致民族的滅亡。2/破壞世界文化遺產,蒙古文在2013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中共使用殘暴的新政策踐踏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協定。3/違反憲法,該政策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自己憲法中的民族自治法。所以,中共喊的‘依法治國’簡直就是滿嘴跑火車胡說八道!】

流亡泰國的山東維權人士楊源林先生說【10月1日國殤日,中共竊國72年內將中國人推入無盡苦難深淵的輪回苦海中。中共發動的多次血腥殘暴的政治運動,及近年來對民主人士、異議人士、維權人士等等的打壓,最能體現中共獨裁政權的邪惡。中共隱瞞武漢肺炎真實情況並到處造謠甩鍋給歐美國家、以及利用權力惡意抓捕加拿大公民,扣押人質交換孟晚舟的無恥無底綫轟動國際的流氓惡性事件,中共的邪惡與其造的孽真是罄竹難書。真心希望全世界的民主自由國家能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並團結起來共同對抗中共。】

西渡先生悲憤地說【今日,又紀國殤日:我們中國大陸被人類最卑鄙、齷齪、邪惡兇殘的恐怖血腥組織–中國共產黨,以流氓政府的黑社會形式控制了72年。共產黨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害死的同胞九千多萬;計劃生育害死的胎兒和母親上億條性命,中國共產黨就是草菅人命。這些都屬於國際社會上臭名遠揚的反人類罪行。唐山大地震、河南板橋水庫潰壩等等,這些災難中共蒙蔽中國牆內的人稱屬於天災,是自然災害,其實質屬於人為的人禍:事實就是災難預警系統已經發出,中共獨裁體制內部官僚階層卻還要等一層一層,一級一級的匯報到中共最高領導批示才能營救百姓,最終錯過最佳搶險救人的黃金機會,造成半百萬人死亡,很多縣、市的房屋土地嚴重受損!尤其是近十幾年來變本加厲打壓、迫害異議人士,導致越來越多的國民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對有宗教信仰的人和良心犯、政治犯、異議人士等,對其監視居住••••••更甚駭人聽聞的對犯人活摘器官,消聲滅蹟等等殘暴的令人髮指迫害人民罪惡累累,鐵證如山!共產黨犯下的反人類罪行,罄竹難書、數不勝數,以上例舉僅僅是冰山一角!這個反人類最大的卑鄙齷齪,邪惡兇殘的流氓恐怖組織,消滅牠是全人類的使命!】

bangna地區鄉下華僑家長和孩子自發紀念國殤

  民主人士PZH先生說【老毛一個人站起來了,全國人民都趴下了!】    維權人士瀋常富先生說【又見國殤日,何時站起來?】從簡短的字裡行間看出瀋先生的寓意很深,為自己的國家前途擔憂!    中國民主黨人張勇說【異國他鄉紀國殤,何時歸故見爹娘?中共暴行怒滿腔,齊心搗共共必亡。】

民主中國陣線        東南亞支部
中國 民主黨          東南亞分部
國際漢藏協會        東南亞分會

作者:楊過

拍照:張勇

策劃:常富

整理:董健

校對:周平

2021年10月1日

责任编辑 知秋

“觉醒”时刻的中国工人 -专访中国纪录片导演闻海

现在客居台北的中国艺术家、纪录片导演闻海跟另一位导演曾金燕联合执导关于中国女工的纪录片“喊叫与耳语”,9月2日拿下首尔国际女性电影节评审团奖。他的另一部同样关注中国工人维权抗争的纪录片“凶年之畔”也曾于2017年在十多个国家以各种不同语言放映。

闻海近日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他见证了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工”如何利用血汗铸就了中国世界经济奇迹,也见证了这些平日沉默寡言的工人,在维护自身权益时,却又那么口齿清晰、充满力量。他说,他很高兴拍到中国工人“觉醒”的时刻,但他也感慨,中国现已不容许集会游行,当时他镜头下的工人维权抗争,现在恐怕已成绝响。 

中国纪录片导演闻海从1996年开始从事创作,起初以自身经历和身旁朋友的故事为主题,大多拍摄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故事。2008年前后,他开始觉得创作受到限制,希望在主题上能够有所突破。那段时间,他在国际上参加了各种不同的电影节,当时大家都在谈论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发生变化。在2008年北京奥运,2010年上海世博会时,“中国是世界工厂”成为一个走到哪里都是焦点的话题。 

国际上对中国缔造世界经济奇迹的讨论,驱使这位从湖南来到北京发展的“北漂”艺术家,又重返他的生长地,深入了解湖南农民工的生活,进而开启他拍摄中国劳工维权运动的历程,足迹踏遍安徽、云南、江苏、广东等。 

闻海表示:“我觉得如果能够做一个这样的片子,是可以了解这样的一个(劳工)群体,因为这个群体在中国来讲有将近有两亿人,有两亿的农民工,如果再加上他们的亲戚、小孩的话,应该是将近有7、8亿的一个总量,而这些人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在中国平时的电视里面和公共媒体,好像是消失的人群,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所谓中国世界工厂的那些东西从哪里出产的,是谁在做这个东西,好像它是凭空出来的。” 

世界工厂的代价

后来在一次的机会中,闻海跟一个法国电视台合作,拍摄亚麻布料在中国制造的过程。闻海说,法国诺曼底是世界顶级的亚麻原料生产地,但原料从法国出产后就全部出口到中国江苏,经过一连串繁复的煮漂程序,才能把植物纤维做成面料。之后,最高级的亚麻面料运回法国和意大利,制成价格昂贵的高级时装,最普通的面料则留在中国,做成最简单的衬衣。

闻海说,“制造过程中使用大量化学药剂并产生大量的水污染,对环境和人体都造成很大的伤害”,“污染最严重的地方就在江苏的工厂,这个地方我也去了,这就是中国在全球化下所分配、占据到的一个位置。” 

闻海表示,中国改革开放、工业化和引进外国投资后,的确为农村开辟了一条出路,但这些从农村来的农民工,因为没有城市户口而时常被不良企业主欺负,因为企业主深知,连当地户口都没有的他们,哪里有跟资方谈判的资本。这些农民工也无法返回农村,因为农村的生活条件实在太差,根本养不起这些人。所以,他们就像一颗无声无息的螺丝钉一样,每天在流水线上做单调重复的工作,不管工时有多长、薪水领多少,只能当个顺从的“好”工人,一切只求安稳度日。 

闻海表示,几亿劳工的血汗铸就了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奇迹。在这个世界工厂里,有人在工作时受伤却无法得到赔偿,有人因组织维权活动被判刑,也有人因为代表工人跟雇主谈判而被解雇,更有人因为替工人提供法律咨询而被暴徒凶狠袭击。这些过程都被一一记录在“喊叫与耳语”和“凶年之畔”的纪录片中。 

闻海表示:“我一开始拍摄她们(女工)的时候,我觉得她们怎么这么认命,别人怎么对她们,她们就怎么尽量地承受。但是我觉得这里面的女工,她们为什么有这样的一个反抗,它实际上触及到人的一个最重要的底线,就是尊严。我觉得哪怕是一个最卑微的人,他其实内心有一个底线,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人活着的最重要的依据,所以尊严这个东西,我觉得不管是任何阶级的人都有。” 

工人维权判时判若两人 

闻海说,一位在广州番禺鞋厂的女工庆梅,因为帮同事争取保险金和养老金,被抓进看守所关了30多天,工厂领导就曾对她说,“反正你们都是农村来的人,没什么文化,你们要弄就去弄吧,看你们能够掀起多大的风浪,你们都是没有文化的人,就跟傻子一样,你们还想跟我们斗吗?”闻海表示,领导的话实在太伤女工的自尊心,让她觉得一定要跟资方据理力争,庆梅最后成为7位劳方谈判代表之一,为六、七十位女工争取到应有的权益。 

另一位主角家勇,从湖北来到广东的家具厂打工,因为组织工会被开除,后来他到NGO工作,辅导劳工关于退休金、工伤补助方面的知识,协助劳工教育培训,提供法律谘询等。 

闻海说,有一次,他跟着家勇和另两位同伴一同到医院探视因劳工维权抗争而受伤的工人时,有一位护士看到他们后马上转身走掉,闻海当时被同伴告知:“这名护士可能去报警了,你最好赶快走。”于是,闻海先行离开去办理当天宾馆住宿,没想到当他晚点再回到医院广场时,家勇和他的两名同伴已经不见踪影。闻海后来才知道他们都被警察抓走了,那两位同伴在当天晚间10点多回来,家勇则是在第二天清晨才打着赤脚狼狈归来。据家勇对闻海说,他离开派出所后被一台车载到郊区殴打,警察说跟他们没有关系,人离开派出所,就不关警察的事了。 

闻海说,这些工人平时都很木讷,但当摄影机一架起来,他们面对镜头讲述自己的罢工经历时,那种逻辑清楚、语言生动、观察细腻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我吓傻了,也非常感动,因为他们说的都是自己的生命故事。” 

闻海说:“这些工人当他维护自身权利的时候,和他们介入到一个公共行动中间的时候,跟他作为一个完完全是一个(劳动)工具、一个生产线上的工人,是完全不一样的,就是他的那个面貌,他说话的方式,他与人沟通的一个方式都不一样。比如说,他与工人沟通的能力,那些工友居然很信任他,被他说动了,而且大家一块行动,最后他们争取到了他们应该有的一些权益。他们被老板开除了以后,有些就是被苛扣工资,但是他们通过这样的一个集体行动,团结起来,迫使那些以前根本看不上他们的老板,一同坐在一个平台上面去谈判,最后老板答应把一些应该属于他们的东西又归还给他们。”

劳工开始觉醒 

闻海表示,这些人都是因为自身权益曾经受到损害,或接受过NGO咨询服务,而变得更关注劳工权益,愿意为了自己也为同事挺身而出,但挺身而出的结果却常常是遭到资方打压、被解雇,甚至上了黑名单,再找下一份工作时到处碰钉子。他们开始自问:我原本是好好的员工,为什么做了一些正义的事,却要被这样对待?我为什么要承受这样的一个人生? 

闻海说,他看到的是劳工的“觉醒”,他很高兴能够记录下中国劳工“觉醒”的时刻,但他也感慨这些中国工人纪录片可能会成为“绝唱”,因为就在他2015年10月结束拍摄工作后,当年12月就发生多起维护劳工权益的NGO被打压的事件。闻海说,中国2017年起实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使得NGO的生存更加困难,劳工组织几乎都解散掉了。不过,闻海深信,这种来自社会最底层、出于人性的“觉醒”时刻,终究会为中国社会带来改变。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请发表 请转发 请联署

2021年9月8日,香港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与常委梁锦威、邓岳君及陈多伟被港警国安处非法逮捕。中共香港当局给支联会扣上“外国代理人”的帽子,要求支联会在限期内提交资料。支联会9月5日发布声明表示不会向港警提交资料,并于7日到警察总部递交信件,否认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并拒绝按照国安处的要求提交资料和相关证明,因此,遭到专制卫道士、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的疯狂抓捕。

2021年4月16日,支联会主席李卓人以“未经批准集结罪”被判刑14个月,副主席何俊仁以“组织及参与非法集会罪”判刑12个月,缓刑两年。至此,支联会所有副主席以上的带头人以及大部分常委都被捕。

自2020年6月30日香港实施国安法以来,已经有143人被拘捕,其中有64人未能获得保释。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等7位民主派人士已被关押超过200天。民主派人士谭得志已被非法关押超过一年。香港理大学生吕世瑜已被非法关押接近一年。

中共喉舌香港大公报、中共驻港机构中联办同港警沆瀣一气,污蔑支联会是外国代理人。中联办还杀气腾腾咆哮道,支联会解体“已是政治事实”,走向灭亡只是时间问题,并胡说支联会借民主之名,行反中乱港之实。

身为大律师的邹幸彤女士质疑警方犯了法律错误,违反自然公义原则。面临被逮捕,她勇敢地说,“我想同香港人讲,要继续抗争。不要屈服于无理强权之下,不要屈服于每日要讲大话(假话)、卑躬屈膝的生活。尽可能在自己的空间下,顺从自己的良知而活。”她还表示,“即使放弃抗争,不见得政权就会放过你,一些已解散的团体仍然被穷追猛打,唯一能依靠的是自己的力量和外界的关注,继续做对的事。” 邹幸彤是秋瑾式的女中豪杰。

可悲可叹的是,秋瑾因反对满清专制于1907年被杀害,114年后,邹幸彤因反对共产专制而入狱。一百多年过去,中国人依然受专制政权的奴役蹂躏,而且在习近平独裁统治下中国政治急剧倒退,这真是历史大悲剧!

2021年8月25日,中共喉舌香港文汇网恬不知耻地列举了所谓香港支联会六大罪行。中共的抹黑和打压,从反面证明了支联会是一个伟大的组织,英勇的团体,为反抗中共专制暴政,为反对六四大屠杀,为揭露中共的特权腐败和恐怖罪行,为推进中国的人权民主法治公正,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支联会的义举“黄雀行动”救援了大约800名被中共追捕的民运人士。在通缉令中遭到搜捕的23名学生领袖中有15人获得营救。这是时代的绝唱。支联会每年在香港维园举办的六四烛光悼念集会,以及之前星期日的纪念六四大游行,都是全球最大规模的六四纪念活动。支联会还长期支持中国内地民运人士和海外民运组织,并且每年举办探讨中国国情讲座,香港和中国大陆两地关系座谈会,清明节献花、民主长跑、巡迴各区宣传、中秋民主灯火行动、爱心寄天安门母亲、年宵摊位等活动。2014年,支联会筹办的六四纪念馆正式开幕。2021年6月3日纪念馆在中共压力下被迫关闭。从2021年8月4日起,支联会创建的网上“六四记忆·人权博物馆”正式开放。支联会的纲领及所作所为代表了中国的正义良知和发展方向。支联会功德圆满,永垂青史!

我们强烈抗议中共打压港支联和香港民主派!我们要求中共立即释放被捕的港支联负责人和一切民主人士!

黑天鹅已经在天安门出现,自由民主的风暴即将来临!我们正告中共当局,不要把坏事做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逆历史潮流而动,绝没有好下场!中国一定会民主化,无论有多少毛泽东和习近平这样的大螳螂拼命蛮干,制造多少灾难,阻止不了历史车轮滚滚向前!

我们呼吁关注中国和平进步, 促进中国自由民主的团体和个人,积极参与联署!

中国共和党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民主中国阵线
全德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

联络人:
费良勇 电邮:fei@fdc64.de
座机: +49/911-223820
手机:+49/179-2028873

彭小明 电邮:pengxiaoming57@gmail.com
座机:+49/2241-9756 417

郭 坚 电邮:guojian@web.de
电话:+49/176-7011 3000

2021年9月8日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人禍大於天災 中共苛於猛虎

針對7月20日河南鄭州爆發的大水,秦晉博士認為,雖是天災,但中共掩蓋真相,造成無數民眾傷亡,更是人禍

7月20日河南鄭州爆發大水,死傷無數,是天災,而人禍更大。中國官方統計死亡人數為三百多人,聲稱是五千年一遇的大水。而民間估算和自媒體報道高達近兩萬人死亡。根據中國境內勇敢者所傳遞的水災真相,在鄭州有堆放大量水淹致死而無法火化的屍體(具體數字是19577具),雖然真實性目前尚無法確認,但有其他省份殯葬服務馳援鄭州可以佐證非官方報道的真實性。

人類固然無法阻擋天災,但是天災發生之時,卻由於人禍而加大天災,造成雙重災害,這是中共統治下的一個基本特色。本次河南鄭州的災害,就是人禍遠遠大於自然。

政府在災害發生時候的不作為,掩蓋真相,官員之間相互推諉,為保住官位不敢越雷池一步採取果斷措施救災,等待上級的指令,上級再層層上報等待一尊的最後決策和指令。而此時的一尊卻在西藏拉薩,西藏此時此刻在一尊的心目中大於鄭州千萬民眾的生命安危。更令人髮指的是由於人為的炸壩和泄洪,京廣路隧道和地鐵內水位在短時間內突然上漲,造成無數民眾的死亡。這不是天災,是十足的人禍。

官方公布鄭州大水死亡人數和民間披露的死亡人數相距有天壤之別,哪個數字靠近真實?中共官方說謊造假成性,毋庸置疑。民間估計雖有可能接近事實,但畢竟確證困難。中共71年惡政荼毒人民,上個世紀60年代的三年饑荒,餓死民眾無數,官方一直隱瞞真相和記錄,民間估計高達八千萬,國際社會和學術界上通常接受數目是四千五百萬。真實的數字只有在後共時代才能展示。

中國人是可悲的,也很可憐。他們中很大部分得了斯德哥爾摩症,被綁架了一輩子,卻從中得到了快感。鄭州大災以後,官方第一時間的行動是封鎖災難現場,掩蓋災後的悲慘可怕的狀態。西方媒體現場採訪,卻被民眾包圍,惡言相向,甚至動粗搶奪記者的器材,就是為了不讓西方「抹黑」中共政府。

這一幕就像西方使節指出中國皇宮的太監制度太不人道,而急於反駁西方使節的卻是被閹割的太監,「這是陛下的恩賜,奴才們心甘情願。你怎可詆毀我大清國律,干涉我大清內政?」更有御用學者提出滑稽可笑的指控,稱鄭州水災是中國敵對國家——美國對中國進行的氣象武器的攻擊。

世界上現存兩種制度的競爭,中共專制和美國為首的西方的民主制度的競爭。前者逐漸占據上風,變得越來越具有攻擊性,而後者也逐漸失去優勢轉而進入防禦,原因是世界領導人,尤其是美國總統們的幼稚和無知,一迷失了方向,二向殘忍的中國獨裁者俯首稱臣。

目前是中共高科技極權專制,通過使用從西方獲得的高科技向西方發起進攻,而西方的民主制度在與中共競爭時很明顯地處於弱勢地位,在與中共對抗的時候卻不懂「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現代化高科技支持的中國專制對中國民眾有足夠的震懾力而使得政權得以穩固,另一方面是中共自1989年以來對民眾強化意識形態的灌輸,效果甚佳,中國出現了年輕的占人口比例很大部分的「粉紅」擁護者,因而使得政權得到強化。

中共躲過了1989年世界共產主義全面崩潰的災劫,得益於布什對鄧小平的一廂情願支持。更為不可思議的是,中共得到了西方的有力支持,使得中國實現了經濟騰飛,軍力增強。譜寫了現代版的「農夫與蛇」。

中共的初衷就是要將它的政治統治模式向全世界推廣,毛澤東有此壯志豪情,但是他的「馬上得天下馬上治天下」的治國方式將中國帶到了經濟崩潰的邊緣。鄧小平相對務實,對內經濟改革,對外門戶開放,改變了中國的走向,他的策略是韜光養晦,等待時機。到了習近平時期,中共開始對世界處處強硬,妄圖按照中共的要求改變世界格局。

中國民眾再悲催,也將無可奈何中共。中共存世,對中國是荼毒,對世界也是危害。「慶父不死,魯難未已」。要改變中共,最為關鍵的是西方的覺醒。只有保守主義執政理念者才能剷除邪惡中共拯救世界,而自由主義執政理念者只會與中共同流合污,一起把世界帶向黑暗深淵。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博士:不要指望共產黨改變

2021年7月1日上午8点,中共百年黨慶在天安門舉行,中共七常委及國家副主席王岐山,以及胡錦濤、溫家寶等一眾中共退休高層到場,但未見江澤民朱鎔基和羅幹。

中共為慶祝這百年黨慶可謂無所不用其極。戒备森严的北京,除封閉天安门广场、禁止無人機等飛行物,也禁止放飛鴿子等鳥類;當地民眾購買刀具也實施管製,在管製區域內的一帶強製關店,甚至民眾禁開火做飯,當天連北京的公園都推遲開門甚至關閉。如此頂級的安保措施,但北京卻不敢舉行大閱兵。

民主中國陣線主席秦晉博士認為,這是因為中共視中國老百姓為敵人的,是害怕老百姓:“所以說才會出現這種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中共)才會做出這種舉措出來,這就說明它內心確實是很恐慌的。它也不知道今天熬得過,明天是否熬得過,它自己不知道。但是呢,它還要壯著膽子,要為自己大肆慶祝一番。中共根本就沒有自己的那個所謂的自信,只有一個蠻橫。”

秦晉說:“不要指望共產黨改變,只有共產黨不存在了,最真實的對共產黨的描述才可能在中國得到傳播。” “中共在這百年裏,對整個中國社會,對世界的傷害是罄竹難書的。作為中共本身自我描述的時候,它絕對不會用所謂的揭露事實真相來報導自己的,哪怕是邪惡的、罪惡的,它都說成正面的。因為是中共自己為自己塗脂抹粉,它肯定用最好的語言來標榜自己。”

秦晉進一步表示,在海外社會,雖然不受共產黨的完全控製,但中共最近三十年來對西方國家政界、學界、媒體進行滲透,政客商界唯利是图,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聽任中共的宣傳,令世界处于危境而不知。

秦晋表示:“指望中共改变向善,无异于缘木求鱼,与虎谋皮。美国为首的西方,无论是政界、还是学界、以及媒介,长期以来一直以近乎白痴的心态,镜中花水中月地期待中共在经济发展后走上自我完善遵从普世价值的道路。 其实中共在获得经济大发展的机会以后更加变本加厉地推行专制政治的治国模式,更加有效地奴役境内百姓,并且通过一带一路向外扩张,通过细润无声的渗透腐蚀西方民主制度的肌体。”

秦晋认为,美国民主党多年来对中共的“助力”,使中共得以壮大并胆敢对全球叫板:“尤其是美国民主党行政当局为中共的发展、壮大、席卷整个中国做出过最为杰出的努力和贡献,又为中共的崛起推波助澜。在中共壮大和稳固产生助力的还有英、德、法、加等国的自由主义左派政府。如果说中共构成对世界重大威胁的军功章上均分功劳的话,以上国家和政治领袖们都应该与中共一起分享如此殊荣。”

中共病毒(新冠肺炎,Covid-19)能够迅速肆虐全球,秦晋指,这是与西方邪恶势力沆瀣一气密不可分的:“中共运用病毒有效改变世界局面,取得如此赫赫战果,都与西方傻白甜甚至是邪恶的互助、沆瀣一气密不可分。现在总算接受病毒的起源来自武汉病毒所,黑暗也被部分揭示,病毒是美中两国的科学家合作成果,有福奇,有达撒克。”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邪恶是怎样结成的?习近平推诿美国不是空穴来风,脏活中共做,分赃一起来。这个世界就是如此的危险。”秦晋最后说。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