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誉和责任—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

2021 年2月11日瑞士日内瓦马丁恩纳尔斯基金会将今年的马丁恩纳尔斯奖颁发给54岁的中国律师余文生。 马丁恩纳尔斯基金会表示,余文生是中国的人权律师,他因为替在709事件里被拘捕的律师辩护, 要求改革中国宪法而激怒了中国政府。

2022年5月27日余文生律师通过社交媒体再次发表获奖感言:这是一份荣誉,也是一份责任。我会珍惜这份荣誉,也会努力去承担这份责任。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出狱律师寻求容身之处

我出生在北京海淀区,成长在北京市中心西城区,1995年拆迁搬到北京近郊石景山区,现在正在北京远郊门头沟区找房租住,再往西走走,就快到河北省了,就快被挤出北京了。作为劳改释放犯,北京低端人口,又喜妻子再怀孕,总要给妻儿一个好的居住环境啊。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余文生律师感谢信

3月12号余文生律师通社交媒体发表感言:
余文生律师感谢一切关注和帮助过我的律师、公民朋友、国际人士;感谢关注和支持过我的媒体和记者朋友;感谢帮助过我的各国政府和使领馆及其官员、感谢对我关注和支持的各人权组织及其官员;感谢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感谢德法人权奖;感谢联合国;感谢我的律师;感谢我的妻子孩子。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余文生律师获释

余文生律师,3月1日,已经被南京监狱释放,现在正坐在开往北京的火车上。余文生的哥哥去南京接的余文生。许艳现在在北京的一个酒店等余文生。感谢申诉律师黄汉中律师今天到达南京监狱门口接余文生。真诚感谢各界人士4年多来,对余文生律师和许艳,一直的关注与帮助🙏🙏🙏。

谢谢大家🙏🙏🙏

许艳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持续全球关注防止余文生遭受“伪释放”。 

【国际人权服务社和九个人权组织敦促中国政府确保余文生律师能够离开南京监狱,与北京的家人自由团聚的联合声明】

中国律师余文生必须在3月1日获得完全的自由
在今天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中,国际人权服务社和九个人权组织敦促中国政府确保余文生律师能够离开南京监狱,与北京的家人自由团聚。联署组织还呼吁持续关注他的妻子许艳因主张余文生的权利和释放所面临的日益增长的风险和威胁。

在今天发表的一份联合声明中,国际人权服务社和九个人权组织敦促中国政府确保余文生律师能够离开南京监狱,与北京的家人自由团聚。联署组织还呼吁持续关注他的妻子许艳因主张余文生的权利和释放所面临的日益增长的风险和威胁。
2021年马丁·恩纳尔斯奖获得者余文生是中国人权律师界的领军人物。他参与了空气污染诉讼,主张建立宪政,并且不怕接手一些高度敏感的案件。
为此,当局于 2018 年 1 月 16 日吊销了他的法律执照。三天后,在他发表公开信呼吁宪法改革的第二天即被强行失踪。他于 2019 年 5 月 9 日被秘密审判,然而他的妻子许艳直到 2020 年 6 月才被告知他被判入狱四年。
余文生预计将于 2022 年 3 月 1 日离开江苏省的南京监狱,在被拘留 50 个月后,他即将服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刑期。早在 2019 年 5 月,联合国专家就得出结论,对他的拘留是任意的,并呼吁政府释放他。此后,一些政府和联合国专家也在呼吁释放他。
余文生必须在3月1日获得完全的自由:自由地在北京与妻儿团聚,自由地沟通交流,不受骚扰。只有持续的全球关注才能防止他遭受到“伪释放”。
国际人权服务社亚洲项目代理经理 Raphael Viana David
联署组织对余文生实际上会被软禁在家,行动和通讯受到严格限制,无法与在北京的家人团聚表示严重关切。
人权律师被以“剥夺政治权利”为由,在出狱时都经历过这种限制,这种现象被称为“伪释放”。2019年9月,联合国专家谴责对江天勇律师的这种做法:“他所受到的惩罚是无端的,在法律上也是不正当的。”

国际人权服务社和联署组织敦促中国当局:
确保余文生能够于3月1日在北京与家人团聚,行使其自由行动和沟通交流的权利,不受监视和骚扰,他也必须能够不受限制地恢复法律工作;
停止对余文生家人的监视和骚扰;
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保证在中国的所有律师,包括人权律师,能够在不受报复和限制的情况下履行其合法的职业职责。

加入我们,呼吁中国当局在 2022 年 3 月 1 日释放余文生 ! #余文生律师释放倒计时

加上您的声音。给中国驻联合国大使发送电子邮件。

名 *

姓 *

电子邮件地址 *

我们将通知您的代表
陈旭 (大使先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
阁下[收件人职位将在此处] [收件人姓名将在此处],

联署组织名单
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前线卫士(Frontline Defenders)、国际律师协会(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Human Rights Now、加拿大律师权利观察(Lawyers’ Rights Watch Canada)、 马丁·恩纳尔斯基金会(Martin Ennals Foundation)、29 条原则(the 29 Principles)、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律师助律师基金会(Lawyers for Lawyers)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来自“大监狱”的牵挂

玫瑰团队创始人秦永敏连续两年被剥夺会见权

民生观察2022年元月26日信息:中国人权观察玫瑰团队创始人秦永敏先生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3年,现关押在湖北潜江市广华监狱。由于疫情原因秦永敏先生已经整两年没有与家人见面了,今天又是小年,两年前的今天秦永敏与夫人赵素丽在潜江广华监狱会见后,已经两年了秦永敏先生没有会见到自己的家人。

在2021年11月4日人权律师蔺其磊律师受家人委托在2020年11月4日下午三点,在伍立娟女士陪同下到湖北潜江广华监狱要求会见在此服刑的秦永敏先生,因为疫情只能在大门外联系狱政科,让把材料放到门岗处他们把委托书让当事人签名后寄给蔺其磊律师,然后决定视频会见的事情,律师离开湖北潜江后多次于湖北潜江广华监狱联系都没有给予会见答复,一直说等待安排,开始还接律师的电话,最后律师多次打电话都无人接听,律师一直没有接到会见许可。

2021年12月31日年尾最后一天,伍立娟去广华监狱门口打电话狱政科,询问2020年11月4日聘请北京人权律师蔺其磊代理递交申请会见秦永敏怎么没有消息,蔺律师委托伍立娟有时间打电话询问一下广华监狱狱政科关于会见秦永敏先生的事怎么没有消息了?

伍立娟上午10点40左右到门卫询问了怎么会见被关押的人,门卫给了电话,门卫说自己打电话问,打通电话当问到是会见秦永敏先生是门口警察立刻警惕的对打电话的伍立娟开始拍照,两位警察对着伍立娟继续拍照,伍立娟也继续打电话询问情况,律师在一年前就提交了会见申请,为什么还不安排会见?狱政科接电话的女士态度很好耐心的解释问,什么时候递交的会见申请啊?伍立娟说:一年前的事了,狱政科接电话的女士继续说,没有看到会见申请啊?伍立娟说:怎么可能呢一年多了,她又说:哦!你说的时间太久了,她最后说,再等安排吧!就挂了电话。

 伍立娟挂了电话后继续与门卫警察询问,门卫警察说要到潜江司法局去申请会见,由司法局安排会见时间,司法局应该是家属视频会见的地方,律师会见应该是监狱接待会见,伍立娟准备去司法局问一下相关会见程序的,然后与律师沟通后,蔺律师说不用去司法局,司法局应该是家属去申请的地方,秦永敏亲人家属在武汉住,申请会见直接在武汉司法局都可以申请,不用来潜江司法局申请会见手续,蔺律师说需要家属再次委托律师再去申请会见。

秦永敏先生是人权观察玫瑰团队创始人,他已经由湖北当局给予了坐牢时间最长的政治犯,他在监狱坐牢时间长达26年,他是中国的曼德拉。秦永敏作为民主墙时代走过来的民主人权活动家,深刻认识到没有人权保障绝无民主可信,故于1993年发起《和平宪章》运动开始把活动重心从民主转向人权事业这是他一生追求的目标。

 2015年3月20号被湖北武汉当局刑事拘留后,在关押两年多后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宣判13年,从这次入狱后他已经有六年没有与家人一起过年了,从他的人生经历算他已经有20多年没有在家里过了,正是这种大爱让所有的人格外对他佩服,他不愧是一个中国民间人权活动家。

在2020年1月17日小年日,秦永敏夫人与秦永敏哥哥在广华监狱会见了秦永敏,直至今日整整两年湖北潜江广华监狱一直以疫情为借口被拒绝会见,赵素丽在2020年10月份收到秦永敏先生寄给他的家信,秦永敏在信中告诉赵素丽说监狱还没有开始会见。

但是在2021年11月5号门口那么多人都是会见的,当时蔺其磊律师问了他们说是会见的,当时还有一个人进去会见忘记没口罩,一急之下不知道咋办,随后还是伍立娟给了他一个口罩,那个人直说感谢,感谢,伍立娟说不用谢,快进去会见吧!

2021年12月31日赵素丽发朋友圈信息以感谢所有朋友对秦永敏先生的关心,还有秦永敏先生的信息得知:

亲爱的朋友们、家人们:大家好! 跨年了,明天就是2022年,非常感谢你们又陪我度过了一年。七年了,漫长的2535天,我无时无刻不是生活在煎熬之中。我比任何人都怀念我的老公,比任何人都能感受他的痛苦。每一天我们彼此都是在度日如年,彼此思念。

 因为疫情,快两年没有会见了,这是事实。这两年里发生了什么事,大家都会记忆犹新。有的人离去了永远不会回来,有的人回来了又被匆匆的离去,有的人坚持等待着,有的人没等开始就离开了。作为秦的家属,我万分的感谢每一份理解和关怀。没有你们可能我也走不到今天,我也会绝望,也会崩溃。对于现实的无奈,我时刻要保持理性和清醒。我是一个平凡的人,只能坚持做一份平凡的事,那就是一个妻子应尽的义务。他的事已尘埃落定,在这样的社会状况下,我不奢求,也不可能会有进步。我只希望在未来的六年里,他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我能做的只有不停的给他写信,给他讲外面的变化,一点点开阔他的空间,我希望平静且能平稳的过度,争取一定的时间给他思考的机会,让他不受打扰。相信他是一个睿智的人,他每天坚持运动且身体健康。他也渴望等他自由的那一天,一切还是原来那个样子。我在经历什么,做什么,有的人理解,有的人不知道。很开心有你们一路陪伴,可在现实面前我的身后空无一人。无论如何我还要生活,每天该面对的还要面对。再坚持2212天,也许不到2212天,就会有一个不同的结果。     

在新的一年祝福所有帮助我、不放弃我的朋友们,阖家欢乐,健康幸福!

 感恩遇见:赵素利  2021.12.31

最后请湖北潜江广华监狱迅速批准会见时间,不要久拖不批,秦永敏先生已经有整整两年没有会见家人了,武汉与潜江没有疫情更没有隔离,交通方便生活方便一切井然有序,既然别人能会见,为什么秦永敏先生被剥夺会见权?会见是法律赐予给在押人员的基本权利,历史会记录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事物的。秦永敏先生已经在小监狱2500多天没有自由了,还有2200天的监狱生活时间,秦永敏您在监狱还好吗?您健康吗?身体好吗?我们在外面“大监狱”里非常牵挂您,担心您在小监狱里的一切,您是中国民主的脊梁,中国的民主有您毕生奋斗坚持的足迹,中国民主丰碑必定刻下您的名字秦永敏先生!我们肯定的不会用2200天您才能自由,可能会很快结束您的监狱生活,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希望您早点回家与家人团聚,中国的民主还需要您。请湖北省监狱厅立即释放秦永敏回家。

请潜江广华监狱狱政科及时批准秦永敏先生的会见日。

 本网站继续关注报道秦永敏先生的消息,请国际人权组织关注秦永敏先生在监狱的状况,请美国总统拜登先生关注中国人权,希望秦永敏先生早点出狱。

责任编辑:知秋

辣妹之智

世人皆言湘妹之辣,未闻辣妹之智。大概是久居芝兰之室而不觉其香之故罢,我身为湖湘之士,不觉其辣,反悟其智。今年8月中旬,为办夏飞堑案我和文东海律师后,肖银辉到益阳。肖约其益阳籍难友徐兆娥叙叙旧。徐闻之,即从乡下驱车赶到市区请我们吃饭,席间谈及其夫冤情之悲,维权之难,雪冤之乐。同僚赞之,我却一言不发,专挑湖南辣椒吃,辣而有味,辣助酒劲,酒辣有度,额上微汗渐出。微醉中,脑海里浮现一个辣妹之智。
徐兆娥,约莫40岁的中年妇女,一头乌黑的刘海式短发,更为直观的说酷似台湾蔡英文的发型,显得精明干练。圆圆的脸蛋白里泛红,近乎古铜色。这,我知道皮肤白皙,终日曝在阳光下干农活者多如此。
她文化程度不高,却很健谈。刑法、刑诉法的某些法律条文竟能倒背如流。虽无文采却不粗俗。是个美丽而又安份守己的良家妇女。其较丈夫年轻10余岁,丈夫欧阳跃华是个忠厚老实的农民,极少言语。然而夫妻俩恩爱有加,靠种田兼做点小卖生意维持一家的生计。日子虽过得清苦,一家四口人,却过得有滋有味。
然而,这宁静而和睦的农家生活,竟不料,一夜之间就被野蛮的计生政策戕害了。
婚后夫妻俩生有两胎孩子,按当时的计生政策属结扎对象。2007年3月14日早上,会龙山计生办主任刘赛群、副书记孙振华率领七八个人闯到徐兆娥家,挟持徐到赫山区计划生育服务站做绝育结扎手术。当时,徐兆娥正在吃饭,计生办的人不容分说就抢过徐的饭碗,要徐跟他们走。其丈夫欧阳跃华不在家,在车上徐兆娥无可奈何地哀求计生办的人,希望他们留下二个人在家里,怕丈夫回家后会出事。孙振华副书记竟口出狂言“出了事,由我负责!”。
结扎时,胎中尚有一活生生的胎儿。在中国人权是有阶级性的,被征服的人们,人权是征服者的恩赐。遑论胎儿?胎儿,不是人,是没有生命权的,处理起来就如同家畜。区别就在于家畜的物主在自由处置时,一时怜悯心起,尚有存活之机。胎儿的物主不是其生身父母,是毫无情感的国家机器。机器上的每颗螺丝是按固定的程式运转,不受情感因素的困扰。因此,文明人发明的一剂“药物”就流产了。据说此药物对母体不痛不痒,无副作用。中国的四大发明,让其族人自豪了上千年。如今又添一发明,不知让我们的后辈子孙对此第五大发明,自豪多少年。机器无情,然而,胎儿是生身父母的骨肉,父母是有情的呀!
徐兆娥,及其胎中算不得人的胎儿处置完了之后,就被机器上的那颗叫温文的螺丝钉,非常人道,非常温馨地“护送”回家。丈夫欧阳跃华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妻子就被结扎了,听计生办的人说腹中尚有一胎儿。现在胎儿也没了,于是悲从心起,怒向胆边生。在争执中,计生办的人持砖块、扫把、铁锹追打欧阳跃华,还把徐兆娥一岁多的小女孩丢到有刺的草丛中。在追打过程中,温文摔了一跤。面对此情此景,欧阳跃华左持农药,右持杀猪刀,准备同归于尽。颇有荆轲刺秦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去兮不复还”的悲凉和豪气。司马迁笔下的荆轲和老子“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名言倏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只可惜温文不是秦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悲剧的发生,要追溯很久以前。2005年5月,也是因为生育问题,其赖以维持家庭生活的米、酒、电视机等能搬得动都被洗劫一空。诚如美国《独立宣言》所言“过去的一切经验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尚能忍受,人类还是情愿忍受,也不想为申冤而……”这位忠厚老实的农民只能认命,无可奈何地忍受了。
欧阳跃华并无要杀他之意,他也知道温文不会死,也不可能死。然而,万念俱灰的欧阳,喝下农药,幸亏及时抢救。虽捡回了一条性命,却落下了终生残疾。
后面故事的推演,略有知觉的人便不言而喻。旋即欧阳跃华被拘捕了。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不管之前有多大的冤屈,伤人是触犯法律的。根据现行的刑诉法,在致伤程度还不能判断是否构成刑事犯罪的情况下,先行拘留控制是必须的措施。关键是在罪与非罪之间的认定是极为专业的技术,不能凭“政治正确”或个人情感判断。这个他们当然知道,毕竟不是“湖南农民运动”到“土豪劣绅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滚一滚。”的那个年代了。形式上的程序还是要的。伤了一颗螺丝算不了什么,然而伤了一颗正在运转的螺丝就不一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不予惩治,怎能指挥别的螺丝运转。至于公平、正义、法制精神,算个球!天性温顺的老百姓,忽悠一下不就过去了,至多委屈了他。法治啊,法治,还不是人在操作吗?终归是人治。要个程序正义还不容易?刑法规定人身伤害致轻伤就可定罪。于是乎,就有了离事发之日22天后的2007年4月5日委托单位为益阳市会龙山派出所,文号为(2007)益公赫法鉴字第252号《法医学鉴定书》,鉴定结论:“属轻伤(偏重)”。接着2007年8月27日,益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就出具了《益阳市初次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鉴定温文为“伤残七级”。既然有了鉴定结论,而用刀砍人又是事实。这位习惯了逆来顺受委曲求全的老实农妇,面对这两份《鉴定书》的忽悠和重压。为了求得宽恕,她茫然无助,只能于2007年10月8日在益阳市会龙山街道调解委员会的主持下与温文达成《人民调解协议书》,赔偿温文“各项损失二万元”,“欧阳跃华向温文写出书面深刻赔礼道歉书。”接受赫山法院以简易程序审理。2007年12月20日判处“欧阳跃华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徐兆娥文化程度不高,但其本的常识,她还是懂的。她反复琢磨着《法医学鉴定书》的分析意见“……多处伤痕,但无法认定哪处为砍击所致及手术探查所为。”明明是砍一刀,怎么有多处伤痕呢?为什么3月14日受伤,26天后才报案,这期间是不是再受过伤?……,这其中是不是有猫腻?带着这些诸多疑点,去咨询法律专业人士,方知自己被这虚假的程序正义所骗。决心要为丈夫讨回公道,还丈夫一个清白。她也知道判决结果已经出来,要推翻这份判决书走正规的法律渠道,是没有你讲法理的地方。于是她就决定上访。上访是要有经济做后盾,可家里几经折腾,早已家徒四壁,况且家中还有两个孩子和致残的丈夫要她照顾。于是她就咬紧牙关向亲朋好友借点钱,做点小卖生意,维持其本的生活,稍有积蓄之后再上访。上访当然解决不了问题,但除了上访你还能做什么呢?你草民百姓一个,不上访谁理你呢?这围魏救赵的过程很重要。
从此她成了访民,踏上了慢长的洗冤之路。上访是一件极艰辛的事,不仅受生活折磨,还要遭受当局的打压和抓捕,2016年9月9日她就因进京上访被益阳地方当局拘留十天。
十余年的漫长上访,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迎来了转机。2019年8月12日她给区委书记邓正安写了一个报告,当天该书记就在报告上批示“请区法院依法处理”。第三天赫山区法院院长王伟俊批示“欧阳跃华之妻徐兆娥因不服该判决,长期向有关部门反映,现回归司法途径,应予肯定和支持。请立案庭速组织认真复查,依程序处理。”对此,我还是要给这位院长点个赞,没有官话、套话,而且很专业,直接了当,便于下面的人操作。再审程序启动之后,一审仍维持原审有罪判决,经上诉发回重审。最终还是于2021年4月28日给欧阳跃华一个无罪判决。其间,一审法院想指派律师为欧阳跃华辩护。此类案件官方早已内定,律师辩护也是走走过场而已。我想法院指派律师辩护无非是控制闹庭风险,并无多少恶意。可被骗过的人们,自然有天然的警惕心。正应验了孔子那句“民无信则国不立。”的警训。
徐兆娥虽请不起律师,却仍毅然决然拒绝官方指派的律师,自己为其丈夫上庭辩护。我看过她的《辩护词》,虽不能用专业的标准去衡量,却也写得有板有眼,句句在理。她平静地讲起2019年底,她去区委书记邓正安办公室给他送兜白菜,邓回敬她一盒茶叶。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的心头忽然冒出一个通情达理的女性。一颗白菜当然算不上行贿,一盒茶叶与一颗白菜虽不等价,也可谓是礼尚往来,同时也是一份尊重。
清末,李鸿章戏称自己是糊表匠,那个窗纸有窟窿,他就糊。今天的维稳又何尝不是这样。你温顺,他以为你好欺好骗,能忽悠过去就是政绩,在法治不能畅通社会里,不辣一点,是寻不到司法正义的。
我曾为一位访民打过官司,她明明是“会闹孩子有糖吃”作祟,找噱头,刷存在感,瞎胡闹。却要政治包装成民主斗士。体制内捞不到,就到体制外捞。别人不经意说她是访民,她不在网上骂你几天誓不休。你不为她政治包装,她就反噬你是伪类。一把鼻涕 一包眼泪,骗得善良的国际友人团团转。徐兆娥不是这样,是辣而度,有礼也有节。一个自己都经营不好的人,怎能兼顾天下,这是常识。除非是当年的流氓无产者的忽悠!其实访民并无贬义,为自己维权有何不可!个案同样可以推动社会进步。我之所以要写此文,除了她是个良家妇女之外,她不装,不给自己贴上一层美丽的政治光环。
刘正清
2021年12月8日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关于郭飞雄先生、唐吉田律师失踪的声明

知名维权人士郭飞雄(杨茂东)先生于2021年12月5日再度被强迫失踪。根据其失踪前最后发出的信息“我又被抓了”,我们相信郭飞雄先生此次仍是被广东公安非法控制。1月28日,广东公安(在上海公安协助下)曾对郭飞雄先生非法控制至9月。
2021年12月10日,知名人权律师唐吉田先生失联,鉴于他2020年同一天被北京、吉林两地公安联手控制的旧例,我们有理由相信他此次仍是被北京或吉林公安控制。
郭飞雄先生是因急需赴美陪护身患晚期肠癌的妻子却被禁止出境、不得已而公开发声。同样,唐吉田律师因急需前往日本陪护重病而失去意识八个月的女儿,闯关被阻后被迫上访,并接受国际媒体采访。郭、唐二人的共同遭遇均被多家国际媒体持续报道。   
郭飞雄先生、唐吉田律师的这些举动完全是人性、亲情的自然流露,温和、理性、合法,却仍然不为公安所容忍,国际社会的持续关注更被某些官方人士视为有损大国颜面,这正是他们被强迫失踪的直接原因。
郭飞雄先生长期依法参与维权活动,努力使纸上的宪法化为真实的宪政,却两度被强加刑罚共十一年;唐吉田律师长期为各界人士提供法律帮助,力求推动法治进程,却两次被行政拘留和酷刑折磨,身体饱受摧残。
即便郭飞雄先生、唐吉田律师背负上述“污迹”、一直被视为“敌对势力”,但他们作为个体公民依国际法和国内法所享有的国际旅行权利不能以任何理由被剥夺,尤其是在他们的亲人病危之际,更绝不应以禁止他们出境的方式加重他们的身心痛苦。人道是当今各国政府对国民应承担的基本责任,禁止他们二位出境显然违背基本人道,并严重损害中国的国际形象。为禁止郭飞雄先生、唐吉田律师争取出境、继续发声而对他们实施强迫失踪之法外控制,更会使中国已严重受损的国际形象雪上加霜。中国毕竟不可脱离国际社会、无视国际观瞻、完全自行其是。始作俑者理当深思!
我们期待郭飞雄先生、唐吉田律师尽快恢复自由,期待他们能尽快获准出境!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2021年12月23日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