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自绝于党和人民”的方式殉道

2021年7月23日,遭中共长期迫害的著名公众知识分子李悔之(本名李立群)先生,以死抗争,昨晚服剧毒农药自杀,家人送医抢救无效,于2021年7月23日上午8时53分去世。
李悔之(本名李立群)不堪中共长期监控迫害,于7月22日留下遗书自杀身亡。李悔之是大陆著名政治异议人士,是“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多年来发表了大量批评中国政府以及共产党的文章,胡温时代曾被评为“全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影响中国百大名博主”等称号。习近平主政期间被列为“部级”维稳对像。李悔之在《我的遗书》中,详细阐明了自己以死抗争,自杀殉道的全部心路。
附:李悔之:《我的遗书》
胡、温时代开始,本人在网上发表文章,呼吁公平正义,批评诸种弊端,力推体制改革……屡屡被评为“全国百大公共知识分子”、“影响中国百大名博主”等称号。然而,自从换届后,特别是“伟大的中国梦”之后,言论空间愈来愈逼仄。到2017年“十九”大,我突然被列为“部级”维稳对像(是惠州市“唯一”——多位国保告诉我这一“荣誉”)。而且是广东惠州市和河源市两市“共管”,因我户口所在地在河源龙川县,所以我回龙川时,由河源龙川县国保负责监控。由于我极少回老家河源市龙川县,平时监控主要由惠城区国保大队负责(市国保在重要节日节出现一下)。电话受监控,我到外地,或外地朋友到惠州探访时,皆须向国保部门“说一声”(有数次外地朋友来惠州邀我吃饭受阻)。
2020年3月,本人因患脑溢血成为“二级残疾”、走路要靠拐杖辅助的情况下,我曾多次指出要求能否解解除监控,城区国保如实告知:他们会向上面汇报我的请求,至于何时能解除,他们无权作出决定。
今年6月19日下午,城区国保徐指导员带市局国保大队覃副大队长、黄教导员(女)来我家中“拜访”(估计是为建党一百周年前来),我再次提出:本人患病在身,为后患症所困,已无能力“反党”了,监控能否解除?回答仍跟去年一样!
建党100周年的前两天,即6月29日上午,市国保大队姜大队长,以及覃副大队长两人又来家访(显然是为建党一百周年再次前来),姜大说很久没看望“李老”了……我又提出何时能解除“处遇”问题,他也没正面回答此问题。
无论在国内、国外发文,我都署以真名实姓;举凡撰文内容,皆在宪法允许范围内,立足于建设性批评,素无偏激极端之言,缘何几年成为部级“维稳”对象?……去年在身患脑溢血后,我已一年半时间没有发表过任何批评性意见,但凡节日,监管却没降还升——今年“七一”前,惠州市国保大队覃副大队长及黄教导员先后主动要加我微信(之前,只有城区国保大队周副大队长和徐指导员主动加我微信),“七一”之前两次“慰问”,7月16日上午,城区国保大队周副大队长又来电“谈心”……所有这些都预示着什么可想而知。
古贤一再教导统治者:“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而今呢?执政者不是用对话的方法坐下来好好听取知识分子的意见、批评,而是动用国家专政机器,釆用胡萝卜加大棒政策,使得知识分子纷纷屈服于现实之下,无言再敢上书言事,无人敢发表异议意见,整个国家万马齐暗,庙堂之上一片佞媚阿谀声……把“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结果是把批评者、异议者关进笼子里!
我希望看到的是:执政者能心平气和坐下来听听异议人士的意见和建议,不是总看到公安机关的同志上门……伟大领袖说:“除了沙漠,凡是有人群的地方,都有左中右,一万年以后还会是这样。”——既然有左中右,怎能永远用国家机器弹压一方?总是让政治立场相左一方看不到前途和希望?贵党专政已经七十年了,“七一”讲话,让人强烈感受到的是向原教旨的大回归,上层建筑的“与时俱进”变成了“与时俱退”,让人根本看不到一点希望!难道,这就是生为中国人的不幸和悲哀???
“七一”也是一场唯物主义者的伟大盛宴,它令人想起了狄更斯名言“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能走的都去美帝大加拿去澳洲了,剩下不能走的只好“一心跟党走”了……可“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历史当然就虚无主义!……
没有人能看清前途和希望!从来没有那样绝望过!当然,有些人还坚信“天会亮的”一一因为,他们小时候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看太多了……
说了十几二十年了,不说那么多了,说了也是白说!
作为肉体上每天都饱受脑溢血后遗症折磨的人,精神上还要经受生命不堪承受之重的重压,只好“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了。
本人今日“自绝于党和人民”,于惠州市囯保执法人员无关——再次强调:自2017年以来,惠州市国 保大队、惠城区国保大队人员言行都很文明,素质都很不错,他们不过是执行上层命令例行公事而已,对本人从无不文明行为。责任在于他们的上层——他们应对我的死负责任!
我死之后,家人不要举行任何葬礼。骨灰要倒东江河,不要保留骨灰。
李悔之(李立群) 
2021年7月22

责任编辑 知秋

台港关系恶化? 驻港办台籍人员全数撤回

台湾方面表示,因为拒签“一中承诺书”而无法获得延签,已开始撤回其驻港办人员。民进党批中共的做法会加深台湾人对中国的不信任。台湾驻港办的业务据悉将作出相应调整。

有媒体报道台湾驻港办人员周日(6月20日)开始离港。民进党副秘书长林飞帆在其脸书专页上表示,台湾派驻在香港的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的人员,将全数撤回台湾,办事处只会留下当地雇员。林飞帆解释:“这是因为,中共和港府持续逼迫我们派驻在香港的人员签署「一中承诺书」承认「一个中国」,作为外派签证续签的政治前提,我方当然不会接受!。”

他谴责道:“今天,中共的做法,不仅让台港关系倒退,也只会加深台湾人对中国的不信任”。这位民进党的高级官员还指出,因为香港民主运动,“许多国际组织、媒体也被迫离开香港。现在,中共又想用逼台湾撤回驻馆的方式,来孤立香港人”,“我相信中共想孤立香港最终只会是孤立自己。”

责任编辑 知秋

黎智英獲共產主義受害者基金會頒年度最高榮譽自由奬 「因撐港民主陷獄」

美國「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上周五(11日)在國會山莊舉行民主女神紀念碑建碑14周年各國獻花紀念儀式,並宣佈將該會年度最高榮譽「杜魯門──列根自由奬」(Truman-Reagan Medal of Freedom)頒發給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表揚他畢生致力於香港自由民主,頑強反對共產主義及其他任何形式的暴政,以及不計代價、堅決為反抗中共獨裁統治而奮鬥。該基金會主席呼籲,國際社會必須繼續合作,用各種方式確保香港這個「自由的燈塔」,以及如黎智英般的英雄,不會成為共產主義的俘虜。

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Victims of Communism Memorial Foundation, VOCMF)周五在美國國會山莊「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前舉行紀念儀式,共有16國外交官及數十個人權組織代表參加。基金會在聲明中宣佈,將年度最高榮譽「杜魯門—列根自由奬」頒發給黎智英,是因為黎「為香港和民主奉獻了一生,堅決反對共產主義和其他形式的暴政,以及不惜代價地決心反對中共的極權行為」。(for his lifelong commitment to freedom and democracy in Hong Kong, his dogged opposition to communism and all other forms of tyranny, as well as his determination to fight the CCP’s authoritarian actions no matter the cost.)

基金會在聲明中又指,黎智英今年4月因為參與2019年的香港民主示威,被判刑14個月 (黎5月28日因被判另一項非法集結罪名成立,刑期合併後增至20個月),認為中共對於香港異見人士的殘酷打壓,讓世界知道中共不會對自由作出一絲讓步,而黎智英和很多香港人的勇敢,告訴了世界,人類對自由的渴求永遠不會停止。(The bravery of Jimmy Lai and many other citizens of Hong Kong tell us the human thirst for freedom will never die.)

美國前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隨後也在Twitter發文,讚揚黎智英是自由鬥士,並稱對於自己曾於2019年在白宮接待黎智英感到光榮。「今日,他(黎智英)因支持香港民主身陷獄中,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將最高榮譽,頒發給勇於為自由奉獻的黎智英是正確的。願神祝福黎智英。」(Today, he sits in prison for his support of Democracy in Hong Kong & @VoCommunism rightly awarded him their Highest Honor for his Courageous Commitment to Freedom. God Bless Jimmy Lai.)

基金會主席Andrew Bremberg致辭時表示,黎智英不惜讓自己和家人的生活面對極大風險,亦敢於發聲反對中共所犯的罪行和殘酷行為,並一直爭取香港人的自由,譴責中共在20世紀和21世紀對中國人作出的多項罪行。他指,頒獎當日,黎智英因參與2019年和2020年香港的民主運動入獄,並因一直主張言論自由和自由巿場,被中國政府視為威脅。

他又指,黎智英被囚一事,是中共意圖和有能力消滅異見人士的證據,香港人亦看到自由和生活方式正受到打壓,批評中共自香港回歸後,逐步削去香港的法治和自治,違反「一國兩制」的承諾。他呼籲國際社會必須繼續反對中共的殘酷行為,讓世界知道中共是何等不公義。

「我們一定要繼續合作,用各種方式確保香港這個自由的燈塔,以及如黎智英般的英雄,不會成為共產主義的俘虜。」(We must continue to work together, using every resource we can, to ensure that beacons of freedom like Hong Kong, and heroes like Jimmy Lai, do not fall captive to Communism.)

责任编辑 知秋

中共再施暴行大規模鎮壓江蘇南京師範大學學生!

🇺🇸The #CCP began to suppress students on a large scale.
2021.6.8. At 4 a.m., a large number of special police rushed into North China College of Nanjing Normal University, Jiangsu Province, beat up students, and used chili water for violent suppression. Many students are currently out of contact
🇫🇷Le #PCC a commencé à réprimer les étudiants à grande échelle.
À 4 heures du matin, le 6 juin 2021, un grand nombre de policiers spéciaux se sont précipités au Collège de Chine du Nord de l’Université normale de Nanjing, dans la province du Jiangsu, ont battu des étudiants et utilisé de l’eau de chili pour une répression violente. De nombreux étudiants sont actuellement hors de contact
中共开始大规模镇压学生。
2021.6.8.凌晨4時,大批特警沖進江蘇省南京師範大學中北學院,毆打學生,并且使用了辣椒水,進行暴力鎮壓。目前多名學生處於失聯狀態。 https://youtu.be/gS6r12TKd_8 来自 @YouTube
https://youtube.com/watch?v=gS6r12TKd_8&feature=share

责任编辑 知秋

2021年度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颁奖词

尹旭安、邓洪成获得 2021年度全美学自联”自由精神奖”

 
尹旭安颁奖词


今天我们把”自由精神奖”颁给尹旭安先生,是为表彰他自2007年来从维护自身权益转变为自觉投身政治变革而付出的巨大牺牲,传递外界对他狱中极度恶化健康状况的关注。

尹旭安,1974年8月出生,湖北省大冶市人,自2007年11月以来因上访维权和参与抗争而长期受当局任意拘禁、酷刑、不人道迫害,被关黑监狱不下十次,行政拘留十次,刑拘四次,判刑或劳教两次。酷刑虐待极大摧残了他的身体,患上高血压三期及多种其它疾病,但他面对高压奋不顾身毫不畏缩。

2009年,在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访华期间,曾因到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申请游行示威而被湖北当局劳教2年,并延期释放3个月。劳教期间,曾因身患高血压三期及多种其它疾病(如乙肝、胆囊炎及结石等)而多次晕倒和急救。

2012年7月-10月,曾因举报和起诉湖北省当地政府非法征用土地、起诉湖北省劳教委非法延期及非法选举等问题,而遭当局非法拘禁42天。2013年始,开始积极介入声援围观行动,如刘萍案、薛福顺事件、赵枫生案、郑州十君子案等。2015年3月因公布”湖北大冶市驻京维稳人员名单”而被以涉嫌”故意泄露国家机密”关押53天。

2015年7月因声援吴淦等709案受害者而被抓,后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6个月。此次坐牢遭狱警殴打虐待,身心伤害巨大,2018年底出狱后不久就寻求控告相关看守所、监狱而被大冶当局严密看管,2019年3月1号因欲去北京控告而被非法拘禁、行政拘留18天。

2019年六四三十周年前夕,他仍积极与各地同道聚会。2019年5月5日在厦门拍摄有8964字样的车牌并发布在推特上,2019年5月23日因此被大冶公安抓走。现已被羁押2年,虽然早在2020年1月大冶法院就已开庭审理他的寻衅滋事案,但至今仍未宣判。2020年底据他的代理律师说尹旭安在押期间多次出现病危情形并多次送医院抢救,但大冶法院拒绝他取保就医。

尹旭安和今年另一位得奖者邓洪成一样是从自身权益被侵犯意识到社会不公,进而表达对中共专制的不满。像他们这样的愤怒和行动正是结束中共专制统治的最大动力,我们今天表彰他们,就是对人民的力量的信任和期待。

 
全美学自联
2021年6月
    __

邓洪成颁奖词

 
今天我们把”自由精神奖”颁给邓洪成先生,既是对国内反抗共产暴政的英雄的赞颂,更是对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共对践踏人权和法治的抗议。

邓洪成,1967年2月生,湖南岳阳人,曾在海口经商,目睹体制腐败黑洞而不满,致力维权改变现状促进中国民主,2013年搬至深圳从事公民运动。2016年11月被捕,后被当局作为颠覆国家政权罪集团首犯被判12年。

在2016年深圳大抓捕之前,知道邓洪成名字的民主人士并不多,基本局限于广东省。这是因为邓洪成先生和他的战友们清楚地知道中共的残酷本性,所以他们只是默默地积蓄力量。正因为他参加公共抗议活动不多,所以有些民运人士将其误认为只说不练的”口炮党。”但是民运有高潮和低潮,在目前万木肃杀的严酷政治环境下,静悄悄地进行启发民众,横向联合等工作是更加务实的。而且广交民主朋友,传播民主理念也是对于将来建立民主中国所必须的,也是不违反中国目前任何法律的。

邓洪成先生和他的朋友们还是低估了中共专政机关的邪恶性,在2016年11月他和十三位朋友包括一位探访他的亲戚都被深圳公安抓捕。由于抓捕的秘密性,很多人被释放后受到威胁不敢公开和邓洪成案的关系,所以此案到底牵连多少人被抓外界还不清楚。

责任编辑 知秋

苏晓康:八九學運偉大嗎?

这是苏晓康在6月1日“六四”32周年全球网络视屏纪念大会 上的发言的文字稿——

【按:今天參加『2021年「六四」32周年全球网络视屏纪念大会』,上去聽大家都在老調重彈,我便說了一通不一樣的、難聽的——三十年說一樣的話,太乏味了,而且,我也老了,未知還有下一回?這種網絡會議更是易碎品,隨風而逝,所以把發言文字貼在這裡。】
不,它是一次失敗的民間抗議,
而且,它跟中共的博弈,本来要赢的,最后却输掉了,
好像,屠殺發生以後,人們便失去想像力和理解力,它是可能避免的,中國人是可以不必付出這個代價的,而且也連帶全世界不必掉進全球化的陷阱⋯⋯。
所以,今天我们要问:
1、你们一定会输吗?
2、你们为什么输了?
三十年過去了,我至今聽不到八九參與者,從當年的學生領袖、知識菁英、到黨內改革派,對這場政治衝突,向歷史和人民做出負責、清晰的真相說明,更沒有看到有一個人有像樣的反思;
真相和反思的意義,第一是可以寬慰無數死者的親人,二是為討公道而釐清罪責,三是為今後的抗爭留下經驗教訓。
可是,我看到的是所有人要不就是顯示自己當年的成功,要不就是推卸責任,其做法無非是曲解歷史、掩蓋真相。
許多人的說詞,還是三十年前的,如「八九」引發了「蘇東波」、屠殺暴露了共產黨的殘暴,後一句幾乎是「兒童話語」,而如果是當年的參與者,至少也五十歲以上了吧。
先说這個失敗的後果非常嚴重:
第一、 六四亡靈至今不得昭雪,長安街血跡未乾,天安門母親至今追討公義不成;
第二、中國文明曾有的千載難逢的變革機遇被斷送,甚至中共可能的改革走向也永遠消失,中國人為此將付出的代價,幾百年後才看得清楚;
第三、在六四的血泊上,中國由一個邪惡制度主導而崛起,以全球化擊敗西方文明,對世界的影響無法估計;
第四、中國的崛起,令中華民族付出環境和道德兩大代價,幾代人都無法挽回。
說說當年的風雲人物,大部分也快要被公眾社會遺忘了:
1、廣場絕食總指揮——
柴玲:逃出中國後在普林斯頓和哈佛拿到學位,又經商致富,然後又信了基督教,可是她至今沒有對當年堅持在廣場不肯撤退做出任何合理的解釋和反省;
李錄:據稱是“不撤退”主張的最核心人物,逃出中國後,也在美國拿學位並致富,然後又回頭去幫助中共;
張伯笠:當年絕食指揮者中唯一的成年人,六四後在普林斯頓做訪問學者,後信基督教,再成為傳道人,在獲得信仰之後同樣未見其反省。
2、知識精英——
鄭義:八九年最早介入學潮的知識精英,自稱是“絕食傳授人”(這個簡單的事實,至今也模糊不清),他後來只寫為學運辯護的文字,還說“我是來打架的”,那麼他「跟鄧小平打了一架」,對長安街無辜被殺的民眾,鄧不會交代,他怎麼交待?
王軍濤,當年在廣場直接操作學運,據說是為了幫助政府平息學潮,他在出獄後到美國讀了政治學博士之後,並未見到他對自己當年的「政治學行為」及其失敗,給出一個清晰的解釋;
3、改革派——
趙紫陽:八九當年他拒絕執行戒嚴而被罷免,其後被軟禁整個後半生,並絕不檢討,光明磊落,然而,他對當年戈趙會“拋鄧”而導致情勢失控,令鄧小平大開殺戒,卻致死沒有說明真相和原委,他也絲毫沒有對民眾的歉疚,反而在自傳中流露對鄧小平的歉意。趙紫陽系統的人們,至今也只歌頌他或為他洗刷。
最後我要說明一點,八九屠殺的罪責,百分之百在中共,然而這並不能替代民間一方的真相釐清,和對失誤的反思;再看看今天的中國,我不知道大家流亡了三十年,這輩子何顏以見江東父老?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打壓無阻薪火相傳—香港“六·四”纪念馆逆风重开


六四32︱六四館重開首設獻花區 展李旺陽衣物 收起反送中物品 支聯會:打壓無阻薪火相傳

警方早前拒絕就明天「毋忘六四」遊行及六四維園燭光集會發出不反對通知書,支聯會提出上訴,惟昨日(30日)遭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以限聚令和疫苗接種率未如理想等理由駁回。雖然今年維園六四集會或不復再,但不少市民表明會堅持悼念。六四紀念館將於今午2時起重開,同時會舉行新年度的主題展覽—「八九民運與香港」圖片展,並設立小場區,將八九北京場景與歷年維園燭光組合,讓市民獻花悼念。支聯會今早舉行記者會及為展覽導賞。

相關新聞:六四32︱逾半數堅持悼念 34%人恐懼遭追究
支聯會常委盧偉明表示,六四紀念館重開後,破天荒設立「八九民運與香港圖片展」,將北京場景及歷年維園燭光併合出來,讓市民前來獻花悼念八九亡靈。他認為,每人有責任守護記憶,「只要今日每人多走一步,再大再廣的打壓亦阻上唔到我哋將史實傳播出去」。

盧又說,今次的展覽理應並不會產生任何法律風險,「除非我地話今日嘅香港,連講真相、講歷史、講事實都係犯法」,展品只是將市民32年來的堅持真真實實地寫出來,希望能夠透過紀念館將史實薪火相傳。

蔡耀昌:歡迎市民6.4當晚到館獻花
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指,限聚令於私人地方並不適用,而為了減輕爆疫風險,展館已使用網上預約形式開放參觀,認為展覽合情合法合理,但現時很難評估被「踢館」的風險。他舉例指,會方過去數十年都獲警方批准悼念六四集會,但基於現時的政治和法律風險,他們經商討後,認為會方今年沒法再於維園舉行集會,希望各位市民能用自己的方式悼念六四。

基於維園集會被禁,展館首次設置獻花區域,蔡耀昌歡迎市民於6月4日當晚到館獻上鮮花,開放時間延長至晚上10時,由於屆時人數可能較多,會方或需以「流水式」安排控制人潮,希望市民能體諒等候時間會較長。蔡又稱,在現在嚴峻的環境下,市民在參與活動前應再三評估自身可能要面對的風險,希望大家都能夠走得更遠和「be water」。

展館上一次開放時有同時展出與香港反送中運動有關的展品,例如示威者的頭盔等,支聯會指,會方今次將會把反送中的相關展品收起,以迎合「八九民運」的主題。蔡耀昌表示,相關決定無關政治壓力,只是支聯會向來都將平反六四作為長期核心項目,故其他展館主題均設有時限,適時轉換。

六四紀念館參觀資訊:
日期:2021年5月30日(下午2時至6時)

日期:2021年5月31日至6月6日(中午12時至下午6時)*6月4日將延至晚上10時

日期:2021年6月7日起(直至另行通知)

時間:星期二至日,中午12:00至下午6:00(逢星期一休館)

地址:九龍旺角旺角道11-13號藝旺商業大廈10字樓

網上預約:http://bit.ly/64exhibit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新一轮中共变异病毒来了!

據香港媒体報導,今日有三個在印度工作的中國人,由印度經尼泊爾返回國內,抵達重慶市時,初部檢測都是陰性, 但醫生仍有懷疑,於是幫他們進行CT電腦掃描,發現他們的肺部有病變,並確診是印度的三重變種病毒, 証明這種印度超級變種病毒,可以避過現在的檢測, 而大部份的關口都只是靠一般普通測試, 而香港及大部份的國家,不會強制入境人仕進行CT掃描,亦沒有足夠時間及資源去做。 如果估計正確、相信第五波超級病毒大爆發,即將出現在香港及全球!
自新加坡傳來的訊息:

病毒回來了
這次有更強的精力、
戰術和偽裝。
感染者不咳嗽,沒有發燒。
這次症狀是關節疼痛、無力、食慾不振。
死亡率更高,達到危急的時間更短。
有時沒有症狀…
要小心…!

該病毒株不在我們的鼻咽區域內匿居!
所以不再有嗅覺 或 味覺喪失等前驅症狀,它直接攻擊肺部,縮短了發病時間。

許多不發燒的患者,
但是 X光檢查顯示 中度胸腔肺炎!
鼻黏膜篩試常顯示 COVID19 陰性!
越來越多的假性咽喉鼻腔檢查結果。

(COVID19)這意味著病毒直接傳播到肺部,由病毒性肺炎而引起急性呼吸窘迫(缺氧)!
這解釋了為什麼它變得急性和致命得多!

發燒時可能已變成重症。

請注意:
避免到擁擠的地方
保持社交距離
戴上口罩
經常用 洗手乳或肥皂洗手
這次疫情比上一波更致命,必須小心謹慎,
不可輕忽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西安强拆千年古村落

西安市已有千年历史的古村落——三兆村即将被强拆。由于赔偿安置不合理,村民联合抵制拆迁。而当地政府调动数千名黑保安进村逼迁。

陕西省西安市已有千年历史的古村落——三兆村即将被强拆。由于赔偿安置不合理,村民联合抵制拆迁。而当地政府调动数千名黑保安进村逼迁

一段数千名黑衣保安在三兆村各村口把守的视频,自5月1日起在网上热传。到5月8日,事态进一步升级,当地政府又调动了大量城管、保安,到村里每一家店铺门前驻守,阻止店家做生意,以达到逼迁的目的。

村民王先生对记者说:“保安把村围住了,影响我们正常的生活了,给村民和房客造成了很大困扰。今天(8日)强行进村,然后所有的商铺不让卖东西,让人家两天之内必须搬离,包括有一些黑社会一样的,来了特别特别的多,现在正常的生活秩序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三兆村位于雁塔南部杜陵塬畔,曾是蓝田、商洛一带通往长安的交通枢纽,目前有住户5000余人,是西安市最大的行政村之一。自2020年起,西安市曲江新区当局就宣布要对该村进行整村拆迁。官方说辞是拆迁旨在让城市得到更好的发展,但民间消息指当地政府相中当地的地理优势,意图将该地区建成富人区。

王先生表示,目前全村人都反对拆迁,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村里有760亩预留地不知去向,村民要求先解决此问题;二是要求就地安置,反对异地安置,但村长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签字同意拆迁,所以村民在一白布上联合签名迁。

他说,村民的安置地点无论交通还是地理位置都和现在的三兆村无法相比,周边有污水处理厂,还有一个传染病院,而且那里也要被开发成旅游区,如何安置村民?

村民赵女士也说,“大家不同意异地安置,但是他们说就近安置,但是那个地方离我们村有十几公里,我们所有的人在村里面祖祖辈辈住了这么多年,拆我们也同意,最起码你要原地安置,大家对这个地方都是有感情的,突然把我们村民挪到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大家肯定是有情绪的”,

赵女士还表示,官方的赔偿方案并不合理,具体方案是每人赔偿面积80平方米,过渡费每人700元(人民币,下同),3年内安置;如果没有安置,以当时协商的赔偿价格进行现金置换,每平方米7600元:

“我们曲江的房价是一万七到两万二…人家(邻村安置)是90平,我们是80平,人家过渡费是1200,我们是750,人家是旧地安置,我们是异地安置。它现在没有规划下来,十四运(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之前要拆我们,直接要来拆我们。以城中村改造这个名义。”

此外,目前村民家家都是二三层楼,以出租房屋为生,搬迁后这一收入来源也会中断。

在4月22日,曾有100余名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到宝鸡市开会讨论三兆村的拆迁事宜。

赵女士透露,结果这100多人至今都没有回来,也联系不上,“村长一个人回来了。还带了很多警察”。

村民连续多日到省政府信访办、曲江街道办等相关部门上访,但是无果。村民们质疑,三兆村不属于三旧条件,不属于市政征用,不属于棚户区改造,不属于旧村改造,一个街道办事处在没有任何合法批示的情况下有没有权力将整个村拆迁?

原文链接: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03447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重庆“绿叶行动”倡议者薛仁义出狱即失综

薛仁义出狱当天迎接者不见事主

重庆居民刘亚旋网上发贴,寻找刚刚出狱就不见踪迹的好友薛仁义。

薛仁义,你在哪里?
绿叶行动倡导人薛仁义先生,于2018年5月1日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三年来让我及他的亲朋好友们望眼欲穿,数着这难熬的3个365天一共1095天,真是翘首以盼,期待着他的归来再聚首!
仁义兄被捕前急公好义,系非常理性平和乐于助人的热心人,大家出于对仁义的朋友之情,曾相约四月三十日清晨去垫江县监狱迎他出狱,以慰相思之情,这本实属非常正常的人之常情!然而我们“执政为民”以法治国的政府却将此视为“大逆不道”的行为,加以高度防范布控限制!
本想30日去垫江的迎接者,或被禁锢在家,或被软泡硬磨限制出行,既便有幸遛到垫江监狱附近也没能逃脱他们的“法网”,而被当场抓捕。真是疏而不漏啊!
那么,薛仁义到底是个什么人?政府怎么会如此紧张,动用大量警力?答曰:薛仁义先生倡导的绿叶行动本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深得人心!其中三大诉求:
1:建立惠及全民的医保,社保制度。
2:建立食品安全体系,让国民吃上安全放心的食品。
3: 加强环境污染防治,让国民呼吸无毒无害的清影空
气, 喝上纯净清洁的水。
这些关乎国计民生百益无害的好事,怎么就令中国政府恼怒且不容呢?
我曾问过有司:仁义4月30日能出狱吗?他们是明确肯定的。但是,时至今日2021年5月1日,距离刑满出狱日期已经逾期一整天,经仁义未婚妻赵安秀女士及朋友们多方打听,仍然是音讯全无,不知所踪!
问君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仁义兄!我们分隔己经是1100多天,望穿秋水不见你的踪迹,你到底在哪里?你现在真正出狱重获自由了吗?又何时才能见到你朝思暮想的亲朋好友们?
尽快乌云密布,天空愈加黑暗,但是黎明终会到来,殷切期盼与你重逢聚首,携手迎接明天的曙光!
薛仁义先先好友—刘亚旋
2021年5月1日草作

另据重庆维权人士蔡邦英讲:2021年4月30日早上在垫江监狱大门口众多的警察,我记得其中警号为213708(5017414不详)说薜仁义早就被他哥哥和他儿子接走了,一天过去了,薛仁义至今了无音信。但经多方打听,家人至今没有得到通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薛仁义你在哪里,你重获自由了吗,大家都在找你。

相关链接:重庆警方抓接狱者,为删“残害忠良”罪证照片https://64tianwang.wordpress.com/2021/05/01/%e9%87%8d%e5%ba%86%e6%b4%be%e7%89%b9%e8%ad%a6%e6%8a%93%e5%8d%81%e5%90%8d%e6%8e%a5%e7%8b%b1%e8%80%85-%e4%b8%ba%e5%88%a0%e6%ae%8b%e5%ae%b3%e5%bf%a0%e8%89%af%e7%bd%aa%e8%af%81%e7%85%a7/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