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洪伟死亡疑点重重 人权律师介入调查

2021年4月13日,马卫律师和谢燕益接受郭洪伟父母委托介入郭洪伟监狱意外死亡一案。

吉林省维权人士郭洪伟(身份证上的名字,也称作郭宏伟)在接受脑出血手术失败后离世。他的父母认为郭洪伟五十七岁英年早逝,死因蹊跷,疑点重重,势必要调查、追责到底,加上吉林宁江和公主岭监狱常年拖延保外就医、殴打虐待郭洪伟,公检法系统制造冤假错案,都需要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4月4日晚,郭洪伟八十五岁的父亲郭荫起收到狱警电话,要求其为郭洪伟的脑出血手术签字,手术持续到凌晨四点。4月5日晚,郭洪伟二次出血,瞳孔扩大,接受第二次手术。

值得关注的是,两次手术前,警方均拒绝家人会见郭洪伟本人。直到6日上午,家人在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后获准探望,他瘦得皮包骨头,靠呼吸机维持生命。2021年4月,郭洪伟最后的日子,由父亲郭荫起提供。

4月9日上午,郭洪伟咽气了。郭荫起并未在他身体上发现明显的伤痕,虽然目前没有实质证据证明狱方将其殴打致死,但他脑部的情况并非肉眼可见、亟需调查。“没有证据是打死的,但是我们有怀疑。病都在脑袋上。手术后的脑骨头,他们不给,拍照也不行,说是要统一处理、不能给家属。”

郭洪伟的尸体至今停在殡仪馆的冰柜内,郭荫起拒绝在真相未明之前将其下葬:

“我们不服!死因不明,不能火化,需要鉴定处理。完全是迫害死的。这么一个重症病人,高血压达到260,保外就医不允许,就是想整死你;而且转到公主岭监狱后,不让会见,也不允许打电话。死了以后入殓的时候我们想拍照,好几个狱警在那,不准拍照。”

中国人权律师谢燕益计划到吉林当地跟进调查。他告诉媒体,监狱故意伤害和失职渎职都有可能,“但是需要调查,包括是否要进行尸检、调取视频监控和病历资料。按照《刑事诉讼法》和《监狱法》,监狱有责任义务保护其身体健康,郭洪伟如果身体这么糟糕,应该获得保外就医。”

郭洪伟2015年入狱后,在松原宁江监狱长期受到虐待、殴打、被关押到小黑囚室等迫害。2020年5月,狱警卢佳讯将他关在充满过氧乙酸的禁闭室,造成他窒息和翻白眼,但是狱方收到举报后仅扣除警员一千元奖金。郭父坚持认为卢佳讯应被判刑,上告到吉林监狱管理局,至今没有答复。

直到2020年11月26日,郭洪伟才被批准转移到吉林四平公主岭监狱。今年二月中旬,他和家人通了最后一次四分钟的电话后一直杳无音信。

3月15日,狱方把郭洪伟送到省监狱(长春市)医院做保外鉴定,住院一周后又送回公主岭监狱,这期间从未允许他与家人联络。


郭荫起认为,监狱可能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这次手术的主刀医生之一是吉林国文医院的姜福成。医生曾经问警察,郭洪伟身体状况变成这样有多久了。警察表示已经两个多月,此外,郭洪伟入院之前已昏迷两个多小时。

郭洪伟八十四岁的母亲肖蕴苓在殡仪馆为儿子披上寿衣的时候仍然无法接受他的离去,她记忆中的儿子本来是两百多斤、一米七三的壮汉,从没得过大病。他入狱以后,腿也瘸了,高血压和脑梗死等病情不断恶化,现在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儿子,你放心,妈一定替你伸冤。你怎么扔下老小,不明不白地就死了?凭啥呀?我儿子生前啥错误都没犯过。凭啥陷害我儿子,一直致死?这样的话,我死的那天都合不上眼睛。”

反共人士魏華松隔離期滿被由男變女

2021年3月5日魏華松說【我可能明天过关到瑞丽酒店隔离,需要隔离14天。然后,再做一次核酸,如果沒有问题,才會釋放我回家重獲自由。我擔心最危险的就是隔离14天后的核酸检测,我在緬甸已經檢測多次都没问题,但共產黨如果要讓瑞麗那邊非说我有问题,强迫我治疗,然后把我搞死,说我死于新冠病毒。現在寫下遺書:我要求中国防疫部门解剖,而不是瑞丽防疫部门解剖我尸体,以便查明我真实死因。】因為在美國的中國人檢測核酸沒問題,可是到了機場登機回國時,綠碼變紅碼一張機票好幾萬人民幣作廢,中國政府害怕海外國人攜帶病毒,就告知駐外大使館不讓中國人回國的事屢見不鮮。柬埔寨很多中國人每天排隊到中國大使館要求回國,聽說有個人跪在大使館門口七天無人搭理,最終被其他民間組織救助在柬埔寨的生活。魏華松先覺得共產黨要不就不讓人回國,要不就打壓國內異議人士不允許出國,作為中國人實在是太淒慘了!

魏華松先生在3月12日來電說【瑞丽人民医院的医生把我性别搞成女的,我就站在她面前,她还把我填成女的】

魏華松先生害怕自己遭遇不測,所以不斷和中國民主黨/民主中國陣線保持聯繫,我們也會追踪關注他的安危,請國內同胞撥打他所提供的電話號碼:瑞麗姐告邊境派出所電話 0692-4667110  瑞麗邊防後勤處電話 0692-6682065  瑞麗邊防邊檢處電話  18306936090,確保他的安人全不被自殺或者失踪。
因為他生活在中共邪惡恐怖集團國家,處處小心謹慎唯恐遭遇不幸,才讓我方通過網絡發佈出去,引起國際關注他的生命安危!希望國際網友們再次關注魏華松先生!!!!


圖片提供:張 勇
文字整理:王 帥
圖片修剪:楊 過




民主中國陣線東南亞支部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
2021年3月26日東南亞

责任编辑 马永涛

上海陈建芳案最新消息

2021年3月2日下午,北京张磊律师在上海市看守所会见到了陈建芳,此时距离陈建芳被抓捕差18天就两年整了。上周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通知律师可以前往会见,律师才知道陈建芳被关押在上海市看守所,此前一直无有消息。

陈建芳2019年3月20日被抓捕,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到5月23日被逮捕,后一直关押在上海市看守所。2019年9月3日,陈建芳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起诉到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她睡眠极少,完全失去了日夜和时间的概念。

陈建芳一直没有认罪,一直拒绝官方指定律师辩护。陈建芳认为自己所做所为皆是服务于上帝,要求民主宪政亦是遵照上帝关于百姓可以自己选择首领的旨意。她帮助其他受到各种打击的人申请资助,是出于对访民苦难的感同身受,希望更多人能关注访民的冤苦,她没有贪污一分钱。她说自己没有罪,她相信上帝可以帮她申冤。

她感谢所有关注和帮助她的人。

徐佩玲
2021年3月2日

耿潇男被判刑(图)

文化俠女耿瀟男被判3年徒刑。
2月9日,北京文化企業家耿瀟男,因「非法經營」的莫須有之罪名被法院判處3年徒刑。
耿瀟男曾公開為包括許章潤在內的多名公共知識份子和異議人士發聲。
去年2月,公民記者陳秋實在武漢報導武漢肺炎疫情時失聯,耿瀟男也呼籲求援,她也因此被警方警告,安全堪慮。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因诗系狱的朱虞夫悼恩师(多图)

中國民主黨人朱虞夫 :
恩师陈士良近日去世,今日落土,念恩师平生,悲不能已。口占一首以悼之:
人生在世呈一时,
穷达不堕青云志。
赖有丹青传英名,
性存姜桂介如石。

师若父兄吾子弟,
童蒙受业今古稀。
残年犹记当年恩,
音容宛在同窗里。

网络资料:2011年3月5日,浙江民主党成员、维权人士、独立中文笔会成员朱虞夫在网络发表一首小诗《是时候了》,杭州国保以此对他进行抓捕;2011年4月11日,当局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朱虞夫正式逮捕。

2012年2月10日下午,朱虞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在杭州中级法院宣判,朱虞夫被判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附:朱虞夫的小诗《是时候了》
是时候了,中国人!是时候了
广场是大家的
脚是自己的
是时候用脚去广场作出选择;
是时候了,中国人!是时候了
歌曲是大家的
喉是自己的
是时候用喉唱出心底的歌曲;
是时候了,中国人!是时候了
中国是大家的
选择是自己的
是时候用自己选择未来的中国。


责任编辑 知秋

快過春節了别忘了那些还在監獄中受難的政治犯


维权网:中国大陆1089名在押政治犯、良心犯名单索引(2021年1月31日)(第64期)

为了更方便人们查询本网统计的在押政治犯、良心犯的名单,本网每期随《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月度报告》一起发布《中国大陆在押政治犯、良心犯名单索引》。本索引将本期报告所统计的人员名单,以人员姓名拼音字母排序(A、B、C、D、E、F…..X、Y、Z)。查询者可依据姓名的第一个拼音字母,即可查询到相关人员姓名,而其简介均可在报告中查找到。
如您获知有未上名单的政治犯良心犯的境况,请随时向我们知会,联系邮箱:wqw2011@gmail.com

名单索引如下

A.

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维吾尔)、

阿布拉江·阿乌提·阿有普(Ablajan Awut Ayup)

阿尔恒•巴杂尔别克(哈萨克)、

阿里木江•依米提(维吾尔)、

阿贾贾(藏)、阿斯哈·阿孜提别克(哈)

阿提开姆•茹孜(维吾尔)、

阿旺觉尼(藏)、阿旺益西(藏)、阿吾勒别克·努尔加合蒲(哈萨克)

阿亚桑扎(藏)、

艾则孜•艾买提(维)、

安然、昂扎(藏)、

奥坎(哈萨克)、

B.

巴依木拉提·那如孜别克(哈)、巴和提古丽·吾力拜依(哈)、巴给拉·吾力拜依(哈)、巴鲁宁、

白国显、白海英、

白玛益西(藏)、

班阔吉(藏)、

边巴杰布(藏)、边彦娟、

别丽花、

包国华、包义、

鲍乃刚

卞丽潮、

别热克汗.朵兰汗(哈萨克)、别依力汗•萨合达提及其儿子(哈萨克)、

卜如梅、不列斯白克•叶尔买克巴依(哈)、

C.

蔡彩影、蔡俊平、蔡林华、蔡伟、蔡伟华

曹建山、曹进兴、曹瑞平、曹三强、

柴茂荣、柴英芝、

常玮平、

车平平、

陈呈香、陈德芳、陈迪才、陈法庆、陈庚、陈光平、陈桂荣、陈海东、陈海霞、陈开奇、陈继海、陈家鸿、陈建芳、陈剑雄、陈洁、陈杰人、陈立红、陈丽萍、陈连美、陈玫、陈敏、陈强、陈秋实、陈全秀、陈三灵、陈世贵、陈淑梅、陈树庆、陈爽、陈松艳、陈天茂(福建)、陈武权、陈西、陈贤忠、陈晓彬、陈晓梅、陈新年、陈秀花、陈秀梅、陈鹰军、陈玉花、陈泽奇、陈兆志、

程德亮、程桂靖、程桂英、程进峰、程盼云、程淑香、程西江、程学珍、程渊、

次成加材(藏)、次成加措(藏)、次成念扎(藏)、次旺(藏)、次旺嘉措(藏)、仓央嘉措(藏)、赤列(藏)、

崔斌、崔德(藏)、崔永强、

D.

达吾提汗•达尔古色孜(哈萨克)、达日(藏)、

戴学林、

旦纯(藏)、

丹增曲卡(藏)、

邓成开、邓光英、邓桂秋、邓桂英、邓洪成、邓术梅、邓天永、邓玉林、

迪克坦开(藏)、迪娜.依根别尔德、迪娜.依根别尔德(哈)、

丁国柱、丁汉忠、丁家喜、丁菊英、丁雪梅、

董斌、董梅、董美英、董文秀、董云仙、

杜二伟、杜桂兰、杜贺先、杜金花、杜全村、杜荣、杜挺、杜晓静、杜泽洲、杜以合、

段守珍、段天俊、段学琴、

多吉扎西(藏)、多杰扎才(藏)、

E.

F.

樊钧益、樊林、

范路杰、范明兰、范士荣、范文成、范一平、范志刚、

方斌、方芳、方宗菊、

冯宝定、冯及英、冯俊苓、冯群豪、冯少勇、冯小妹、冯蕴青、丰晓燕、

付常国、付秋荣、付文花、傅炫娟、付燕飞、

G.

高光成、高国香、高洪伟、高惠仙、高继萍、高建君、高锦标、高金平、高俊、高立娟、高连红、高清秀、高文淑、高维平、高贤英、高小平、高小娓、高小雄、高智晟、

葛素芬、葛志慧、

戈觉平、

格桑梅朵(藏)、格桑秀郎(藏)、

革命(哈萨克)、革振华、

根敦伦珠(藏)、根托(藏)、根珠(藏)、

耿潇男、耿宜敏、

更敦扎巴(藏)、

宫宝美、宫文义、

公华、公丕启

巩进军、

贡嘎(藏)、贡觉尼玛(藏)、贡却才培(藏)、贡却卓玛(藏)、

龚鲭林、龚圣亮、龚月贵、

古丽米拉•艾明(维吾尔)、古丽仙•阿巴斯(维)

谷明龙、谷秀华、

官忠基、

关振林、桂敏海、

郭成茹、郭春该、郭丹霞、郭洪伟、郭宏英、郭利蓉、郭平珍、郭泉、郭秀云、郭延达、郭艳华、郭志萍、

果然

H.

哈布力(哈萨克)、哈哈尔麦.阿合曼(哈萨克)、哈里斯别克·巴班(哈)、

哈木拉提•吾甫尔(哈萨克)、

哈纳提别克•萨布尔别克(哈萨克)、

哈伊拉提别克•木合塔尔汗(哈萨克)、

海莱提•尼亚孜(维吾尔)、海米提·阿不都热合曼(维)、

郝劲松、郝明媚、

韩爱珍、韩翠玲、韩建海、韩丽、韩猛、韩雪松、韩震昆、

杭霞、

何方美、何观娇、何华、何菊英、何莲春、何萍、何林夏、何小兰、何振宇、何宗旺、

贺桂珍、贺云杰、

黑伊特、

洪桂连、洪柳、洪永忠、

候井卫、侯巧珍、

胡宝龙、胡功、胡石根、胡水英、胡湘银、胡勇、胡友刚、胡玉兰、胡占亭、胡志琴、

华秀珍、

黄彪、黄春玲、黄根吉、黄红萍、黄建民、黄金桔、黄菊秀、黄连、黄俊娟、黄琦、黄日新、黄信、黄秀兰、黄云敏、黄治萍、

I.

J.

季桂珍、季孝龙、

嵇书龙、

吉白(藏)、

吉力利•阿布都拉(哈萨克)、

贾国玺、贾艳玲、

嘉扬多吉(藏)、嘉央洛追(藏)、加尔肯别克·卡生巴依(哈)、

江兰英、江荣欣、江腾达、

姜凤丽、姜海英、姜淑娥、姜伟、姜野飞、姜志林、

蒋凤、蒋立宇、蒋雅晖、蒋亚绒、蒋湛春、

金翠香、金丽燕、金玉红、金芝、

靳付章、

景春、

鞠殿红、鞠世淼、

K.

卡地尔丁. 吐达訇、卡姆巴尔•阿穆巴尔大毛拉(维吾尔族)、

阚光英、康艳玲、

柯昌炎、

肯杰别克﹒阿纳尔别克(哈萨克)、肯杰别克•达列力(哈萨克)、

孔文涛、

邝德英、

L.

拉珍(藏)、

兰桂媛、兰立华、兰太莲、

来桂芳、赖见君、勒智多杰(藏)

雷云波、

冷凤翎、楞珠扎巴(藏)、

李佰华、李碧云、李炳新、李常秋、李常兴、李春华、李大尧、李德宽、李东军、李东哲(朝鲜族)、李钢、李广远、李贵宝、李桂华、李国爱、李国军、李国欣、李合珍、李红花、李怀庆、李卉、李家周、李建新、李江鹏、李杰、李晶、李久成、李军才、李俊华、李俊伟、李柯、李立燕、李霖、李龙全、李美化、李敏舫、李明书、李明哲、李谦、李瑞玲、李润芳、李珊珊、李绍志、李树南、李淑兰、李淑萍、李天学、李伟涛、李文波、李文德、李文明、李晓波、李新德、李行军、李雪、李艳杰、李艳秋、李燕群、李一恒、李银秀、李媛、李玉娥、李玉凤、李昱函、李月棉、李展、李振环、李振洋、李忠秀、

利瓦伊棕、

梁春华、梁琴、梁香姣、梁子亮

廖光慧、廖杰、廖松林、廖元华、

林海英、林景萍、林丽珍、林明华、林明洁、林燕梅、林应强、林在务、

凌浩波、

刘长富、刘春静、刘达鹏、刘德明、刘飞跃、刘广、刘贵荣、刘国霞、刘海康、刘红、刘洪兰、刘家玲、刘建民、刘建霞、刘建新、刘杰、刘君、刘丽、刘美廷、刘敏杰、刘明萍、刘鹏华、刘芊、刘庆杰、刘庆良、刘庆香、刘仁秋、刘汝兰、刘瑞莲、刘若寒、刘社红、刘嗣堂、刘淑芳、刘淑亚、刘万胜、刘卫国、刘文廷、刘湘菊、刘学荣、刘艳峰、刘艳华、刘艳丽、刘尧、刘银凤、刘玉、刘玉霞、刘玉英、刘永泽、刘珍俐、刘志峰、刘中花、

柳德玉、柳秋生、柳全春、柳涛、

卢凤花、卢永良、

陆建华、陆建荣、陆祚钰、

鲁•贡确嘉措(藏)、鲁扬、

栾凝、

洛迪嘉措(藏)、洛米(藏)、洛桑慈诚(藏);洛桑次仁(藏)、洛桑丹增(藏/左贡寺高僧)、洛桑多吉、洛桑格培(藏)、洛桑嘉杨(藏)、洛桑克珠(藏)、洛桑曲达(藏)、洛桑桑杰(藏)、洛桑坦凯(藏)、洛珠(藏)、

罗保军、罗翠琴、罗桂友、罗建荣、罗丽、罗明春、罗巧俐、罗巧萍、罗让才让(藏)、罗让贡求(藏)、罗晓星、

骆雪梅、

吕耿松、吕国妹、吕先三、吕月霞、

M.

马宝玲、马凤菊、马纳普汗(哈萨克)、马庆霞、马淑芬、马义涛、马玉凤、马月琴、马智武

玛乌提•么斯尔汗(哈萨克)、

麦尔丹•赛伊塔洪(维吾尔)、

买麦提明•买吐松(哈萨克)、买买提江•阿布都拉(维吾尔)、买吾拉尼•努尔买买提(维)

曼嘎(藏)、

毛德君、毛坤、

米久平、米玛顿珠(藏)、

明经国、

孟庆素、孟宪强、孟晓东

莫伟秋、牟永霞、

穆塔力浦•伊明(维吾尔)、木拉提别克.吾麻尔(哈)、

N.

纳杂尔•叶尔江(哈萨克)、

那仁志、

南杰顿珠(藏)、

倪会仙

聂广丰、聂丽娜、

宁惠荣、

牛占华、

努尔哈因﹒木哈麦提沙尔(哈萨克)、

努尔兰(哈萨克)、

O.

欧彪峰、欧道齐、

P.

潘斌、潘培德、潘荣卿、潘彤、潘玉峰、

庞永刚、

兀亚莉、

彭石清、彭文缄、彭学英、彭宇华、

朴顺南(朝鲜族)、

普化(藏)、

卜宝玲

Q.

恰特合•达吾列提(哈)、

钱风林、钱有云

强巴格勒(藏)、强巴旺秋(藏)、

乔华荣、乔莲红、乔娜然、乔向阳

秦来宾、秦莲玉、秦艳秋、秦永敏、秦真

覃德富、覃永沛、

邱安、邱汉浓、邱林、

全世欣、

曲风荣、曲红、曲嘉唯色(藏)、曲桑嘉措(藏)。

R.

冉文芳、热杂提•热斯汗(哈萨克)、

任惠萍、任胜林、任素香、任秀兰、任秀英、任志强、

日赛(藏)、

荣春成、荣西(藏)

如凯•嘎玛桑珠(藏)

S.

萨尔克提江(哈萨克)、

赛坎•汗巴尔(哈萨克)、赛尔克•叶热克西(哈萨克)、塞力克江·阿德勒汗(哈萨克)、塞努拜尔·吐尔逊(维)

桑珠(藏)、色力克.木海(维)

沙阿呆提·巴吴顿(维)、沙部旦•沙伊合(哈萨克)、沙塔尔‧沙吾提(维)、单珊、

邵廉、

商兆香、商哲、

盛杰、

施成杰、施凤兰、施凤香、施根源、

石桂尊、石香云、石雪梅、

史桂芝、史庆秀、史兴家、史在河、

时宁瑶、时应吉、

释道果、

邵长华、邵承洛、邵重国、邵明亮、

沈红奇、沈良庆、沈雪梅、沈忠勤、司太安、

宋德满、宋桂香、宋国礼、宋孔华、宋彦群、宋宇岑、宋玉洁、宋玉芝、宋志刚、

苏东亮、苏坤、苏明霞、

宿慧娜、

隋永彦、

索南次帕(藏)索南达夫(藏)、索南公保(藏)、索南林珠(藏)、

孙大午、孙德香、孙桂昌、孙桂芳、孙建锋、孙江怡、孙金奎、孙俊、孙利、孙平、孙润桃、孙茜、孙永耀、孙占国、孙志芬、孙忠琴、孙足英

T.

塔多坚参(藏)、塔西甫拉提·特依拜(维)

谭昌蓉、谭春荣、谭凤江、谭海燕、谭顺碧、

汤道芳、汤艳兰、

唐健群、唐立飞、唐兆星、

陶波、陶玉华、

田宝昌、田利、田世胜、田淑兰、田淑学、田先桂、田晓平、田旭、田野、田玉琴、

佟恒飙、佟跃亮、

图丹(藏)、

涂爱莲、

庹万学、

拖合塔尔汗•拖列吾汗(哈萨克族)、

U.

V.

W.

宛芳、

万金莲、万筱萍、

王宝山、王斌、王炳章、王传煌、王传英、王翠兰、王大勇、王登朝、王广学、王国华、王国廷、王海、王海超、王海芹、王颢达、王洪霞、王红霞、王家芳、王健、王建、王建华、王敬琳、王静哲、王聚才、王菊香、王军平、王君洲、王莉、王立芳、王利芹、王丽志、王琳琳、王路路、王美玲、王明全、王默、王齐花、王清、王秋兰、王秋萍、王瑞玲、王尚杰、王淑波、王淑范、王淑华、王淑敏、王淑蓉、王素芳、王素娟、王素平、王田、王威、王玮、王卫真、王文卿、王西爱、王亚利、王怡、王艺霖、王永生、王永兴、王喻平、王玉荣、王岳来、王月霞、王云杰、王藏、王展、王振霞、王忠明、王自成、王子明、王尊建、

旺堆(藏)、旺青(藏)、

汪宝玉、汪黎明、汪信全、

魏小妹、魏续旺、魏永汉、魏月星、魏在强、

韦亚妮、

文举平、文英、

温雨飞、

翁逸标、

武存仙、武桂琴、武桂芝、武全

吴碧林、吴朝琪、吴芳、吴淦、吴莺香、吴娟(辽宁)、吴俊萍、吴立杰、吴葛健雄、吴伟明、吴文章、吴向洋、吴旭钦、吴泽衡、吴志群、

乌木别提•卡斯木(哈萨克)、

X.

夏桂华、夏霖、夏中志

向德斌、

项本子、项丽杰、项逢选

肖传雄、肖敏成、肖永芬、肖玉霞、

谢长发、谢建新、谢清、谢热扎提.阿海(哈萨克)、谢文飞、

解正义、

新杰恩斯汗•巴格达(哈萨克)

邢文香、

熊成霞、熊红伟、熊继伟

徐斌、徐福明、徐桂兰、徐桂贤、徐桂芝、徐昆、徐丽娟、徐绍琼、徐秀娟、徐雪丽、徐中惠

许传梅、许传香、许凤梅、许高瑞、许光利、许红卫、许秀芬、许秀云、许章清、许志永、

薛仁义、

Y.

牙里坤.肉孜(维吾尔)、

闫春凤、阎荣杰、闫卫宾、闫喜华、

颜韶燕、

杨波、杨成云、杨桂芳、杨宏、杨华、杨金凤、杨金霞、杨锦贞、杨靖波、杨立才、杨丽威、杨丽艳、杨秋仁、杨秋雨、杨荣霞、杨雄、杨玉兴、杨兆存、杨智雄、

姚爱英、姚桂珍、姚怀英、姚文田、

叶尔波里(哈萨克)、叶尔江.胡阿西(哈)、叶尔灭克•木思林(哈萨克)

耶尔肯别克•达列力(哈萨克)、

伊力哈木•土赫提(维吾尔)、伊克帕·阿萨特(维吾尔)、

依司马伊利. 斯迪克(维吾尔)、

益西曲珍(藏)、

易文君、

尹峰、尹国志、尹兰华、尹旭安、殷宝合、应国芳、

于春香、于桂荣、于雷、于向家、于新永、于云峰、

余凤连、余光河、余建凤、余江帆、余浚聪、余荣新、余绍萍、余文生、

虞松四、玉杰(藏)、玉山江•吉力力(维吾尔)、

袁明珠、袁玉芹、袁志强、

岳长友、

Z.

赞查(藏)、

臧中美、

泽让旦真(藏)、

曾春智、曾浩、曾又梅、曾志远、

扎西达杰(藏)、扎西顿珠(藏)、扎西杰(藏)、扎西曲英(藏)、

翟国兴、翟亚男、翟永池、

詹传云、展中香、

战玉彩、

张爱丽、张宝成、张朝、张成武、张春蕾、张迪、张冬宁、张凤兰、张桂芝、张国兵、张海涛、张华、张慧岩、张贾龙、张荆州、张筠、张君、张君琴、张亢、张莉、张立娟、张立君、张莉敏、张乃君、张鹏柱、张勤、张勤(河北)、张清香、张仁光、张三曼、张少杰、张淑琴、张水兰、张素华、张树德、张顺新、张涛、张廷福、张文斌、张文涛、张五洲、张希明、张霞、张小麦(原名陈煜)、张小平、张绪民、张雪春、张雪莲、张艳华、张永宝、张玉明、张元华、张展、张珍华、张正廷、张志江、章军

赵帮海、赵晨宇、赵春侠、赵鄂川、赵根法、赵广军、赵桂春、赵国江、赵海军、赵海通、赵怀国、赵军、赵俊香、赵丽英、赵林、赵林(河北)、赵美华、赵明堂、赵仁霞、赵任远、赵文静、赵熙茹、赵兴有、赵秀娟、赵颜华、

郑明辉、郑旭飞、郑艳梅、

钟国权、钟华、钟兴秀、钟义芳、

仲周(藏)、

周嫦兰、周翠萍、周海燕、周金莲、周糢珍、周娜、周启良、周绍山、周世峰、周维林、周显蓉、周向阳、周兴、周妍、周玉香、周远志、周育琴、周再强、

朱承志、朱纯荣、朱凤英、朱桂贞、朱海燕、朱惠来、朱家彩、朱培忍、朱素荣、朱雪英、朱兆水、

祝亚、

珠扎(藏)、珠玛别克•穆汗(哈萨克)、

庄金莲、庄友布、

子肃、邹华兰、

左洪涛、



郭飞雄:致中国最高领导人紧急呼吁书

习近平主席、李克强总理、栗战书委员长

诸位公仆: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杨茂东,笔名郭飞雄,一个致力于推动中国宪政变革的自由理想者和人权工作者。当此人道危情突如其来、我的自救努力却遭致命阻挠之际,我不得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规定的公民的申诉权利,公开向你们陈情并呼吁紧急干预。

  事情是这样的:我的妻子张青2009年迁至美国,现居马里兰州。今年1月9日刚刚做完结肠癌伴肝转移开腹切除大手术,按照医院安排,马上需要进行持续24周的化疗,风险极大,生命高危。我必须立即赶赴美国,尽全力照护,帮她渡过人生最危险、最艰难的关口。妻子的遭际令我痛彻心肺,每延迟一天于我都是精神酷刑。诸位公仆亦为人夫,想必亦有常人共情同理之心,应该能够想象和体谅我的这份锥心之痛。

   我对诸位公仆的天良人性一直抱有期待。为此,我曾在第一时间,公开吁请你们伸出援手,让我赴美照料我最尊敬、最亲爱的妻子,坊间于此已多有报道。但令我猝不及防的是,我出国照看爱妻之行竟遭少数公安部官员下令的惨无人道的拦截——昨天中午,广州市公安局一处两位国保当面告知我:我的出国之行,广东省公安厅和广州市公安局是同意的,他们不想做有违人道的事。但公安部回复说不批准。如果我自己买好票到机场出国,公安部会下达命令给他们,让他们把我从机场截住。

   这不是说说,是动真格的。我所住的楼下已经布下了公安部便衣,其中就有我出狱之后数日对我紧紧跟踪者。今天上午,我买好了1月28日即明天下午4点50分广州飞往美国华盛顿的机票,果然遭遇预告中的“人为操作”:下午2点28分,订票机构携程公司突然把我的广州飞上海的机票改签到第二天即1月29日,这样我将不得不错过明天即1月28日晚上海飞往华盛顿的航班。如此恣意践踏法律、恣意撕毁商业契约之举居然发生在诸位领导人一再承诺要建立“法治国家、法治社会”的今日中国,公安部官员一手遮天就可以用超越法律的特权或暴力威胁指令任一商业机构进行严重违法作业,甚至在公民个人人命关天之际横加阻挠,真令人震惊、更令人万分悲愤!

  我的妻子日夜盼望我的到来,我却无法及时赶到她的身边,心中愧疚之至、惨伤之至。我们虽长期天各一方,但夫妻恩爱,相互尊重,一生结伴,万载恩情。她为我付出了一切,今天是轮到我为她付出一切的时候了。我将克服一切艰险,跨越一切刀山火海,在所不惜。如果我在2021年1月28日晚无法顺利登上上海至华盛顿的预定航班,我将即时进行无限期绝食。

   没有任何不义之人能够拦得住我,这无须未来验证,我的奋斗史尤其我的铁窗史已足以证明。但即便如此,我仍不愿放弃对诸位公仆共情同理之心的期待。为了生命,为了至爱,同时也为了中国的文明仁爱形象,我以一个中国公民的身份,谨此向诸位公仆再次发出紧急呼吁:请依法履职,立即紧急干预,撤销公安部少数违法乱纪的官员的相关指令,排除一切阻力,让我顺利成行,立即赴美照护重病妻子,一天也不要耽误,决不再人为制造任何人道悲剧。否则,没有人是孤岛,今天发生在我身上的一切残无人道的遭遇,所有人都可能遭遇到,包括你、我、他,以及我们的子孙后代。这点可谓史不乏例,请诸位公仆深长思之。

  祝诸位公仆在新的一年,在人权法治事业上,为中国十数亿主权的公民做出实实在在的贡献!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杨茂东

                                           2021年1月27日于忧心如焚中
责任编辑 马永涛

中国异议人士温起峰被台湾遣返后遭大陆警方逮捕羁押

四年前偷渡至金门的中国异议人士温起锋,近日被台湾政府遣返中国后,传出遭中国警方逮捕。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26日在记者会上表示,经由内政部联审会议多次审议,在考量法规与当事人的意愿后,协助其回到中国。邱垂正接受美媒采访时回应指出,不清楚温起锋后续行踪。

温起锋2016年6月偷渡到金门,并在4个月后遭海巡署逮捕,服完数月非法入境的刑期后,以“收容替代”的方式滞台,在此期间曾提出庇护申请。大陆委员会副主委兼发言人邱垂正2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指出,温起锋非法入境以来,曾向内政部移民署提出政治考量专案长期居留申请,内政部与相关主管机关多次召开审查会议,认为温起锋未符合政治考量专案长期居留的要件,温起锋迄今也未能提出足够符合要件的事实证明。

台湾针对非法入境的涉案人,通常会先收押至收容所,后续依法释放出所的人须依“收容替代处分”,每天回移民署专勤队报到、配合电话查访等。邱垂正指出,温起锋多次未按时向移民署报到,且未遵守相关收容替代规定,违反台湾法令,当事人多次表达,若无法取得居留资格,盼望早日返回中国。内政部综合考量涉案情势与尊重当事人意愿下,协助其返回中国大陆。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温起锋父亲26日受访时表示,温起锋告诉他,5日被台湾政府遣送回福建,并在当地隔离14天。19日晚间温起锋隔离完毕被送到江西宁都派出所,温父接获通知于20日前往该处领受儿子个人皮箱与行李时,见到温起锋被上铐送往宁都看守所,后续便无音讯。

温父曾询问儿子被拘留原因,他指出“(警方)说他偷渡去台湾,散布好多谣言、撕毁国旗、去美国领事馆申请政治庇护。”

邱垂正受访时也指出,台湾政府曾协助温起锋向多国洽询庇护但都遭拒绝,温起峰也多次表明在台湾无法取得身分,不能工作,想回中国的意愿。同时他也表示,对于温父指出儿子被捕的消息不知情,并呼吁中国要尊重温起锋在中该有的人权。

温起峰赴台前中国护照已遭中国当局注销,滞台逾四年,一开始入境金门后在当地租屋,并在当地各大景点留影上传网路后遭逮捕,其意图在台寻求政治庇护,不过碍于台湾难民法并未健全,在台非法入境人士难以获得“难民”身分,因此同时期盼能透过台湾政府协助转往第三国获得庇护资格。据悉,温起峰赴台前已曾赴泰国、欧洲寻求政治庇护,但皆被拒绝。

温起峰在台期间,曾抗议中国政府在六四天安门事件暴力镇压学生,以及声援香港反送中运动,他曾于今年六月四号在台湾总统府前焚烧中国五星旗,最近在台公开的行动是在11月3日向美国在台协会提出庇护申请,之前他曾向自由亚洲电台透露,在台期间,其父亲持续受到中国政府施压,要求他返回中国。

台湾难民法未完备

目前台湾难民法尚未通过,因此台湾政治庇护并无法定程序可以依循,许多赴台寻求庇护的人士都有赖民间团体与人士协助担保或其他相关事宜。

华人民主书院董事主席曾建元曾为中国滞台人士提供担保,他向德国之声解释台湾政府面临的矛盾,他表示:“在《国家安全法》或《移民法》的框架下,一个没有合法文件却尝试入境的个人属于非法入境,或俗称的偷渡者,台湾政府应该予以遣送回出发地;但是另一方面, 台湾又早已签署了联合国的两公约-‘公民与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及‘经济社会文化权利国际公约’,相当于同意了国际法上的‘不遣返’原则 ”,因此长年下来台湾政府机关与民间逐渐形成惯例,透过民间人士担保,个案才能离开收容所,在台湾生活。

据台湾《就业服务法》规定雇主可以聘雇获准居留的“难民”,但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邱伊翎指出,由于难民法未过,因此没有政府机制判定“难民”的身分。

面对台湾法律的关卡,该类人士也有透过台湾政府协助转介到第三国家,成功获得庇护的例子,包含在近四年内有王睿、黄燕、颜伯钧、刘兴联等中国异议人士。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孙大午被抓的感言

作为真正民族精英的孙大午,他成功地在中共国河北省保定市徐水县塑造了一个利于中华民族生存的地方经济民国,也给当地民众带来了不少的福祉,这是中共流氓当局为了利益集团继续盘剥人民根本做不来或是不愿意做的事情,同时也曝光了中共儿孙们继续作威作福、不把中共祖宗的信仰和承诺当成什么事、仍在沿袭着中国历史一来欺压百姓、讹诈百姓、蹂躏百姓的罪恶,揭穿了中共更加无耻掠夺民脂民膏的卑劣行径。

孙大午,欲用自己的微薄之力,来改变他能改变的一小块社会不公,虽然相当成功,也彰显出他的为民思想,更暴露出中共的丑恶,但是,他改变不了他也会随时被中共匪徒宰割的命运,更是中共儿孙们最讨厌的人物。他的行为,不比河南那位在境外建党后来被诱捕的张某人影响力弱,甚至超过了郭文贵。

不仅是这些,若孙大午继续扩大或经营下去,很有可能能取代中共下面一些喽啰的势力,事实上,真有可能。最起码,已经动到了当地黑恶势力的奶酪,使他们很是恼火与不安。更何况,孙大午很得民心,这也是当权者最不愿意看到的倾象。所以,他不得不被打压,或者说被抓捕,因为他已经明显与当地喽啰对垒,仿佛中了“身正不怕影子歪”的流毒,或中了“不与恶人为伍”的短视。倘若他会面对现实,能够打着共党魔旗,与喽啰们翩翩起舞,一起喝大酒,吹牛皮,黑皮白瓤的经营,他也不会坐牢,甚至是给中共喽啰贴金而自己能够生存下来。当然,还要入党,建立党委、支部等。

孙大午的经济王国,没有接受共匪领导,犯了中共大忌,因此,他坐牢是理所当然的事,就像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没有与魔鬼共婵娟真的成不了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大局。孙大午就是中国民族的耶稣基督徒。

最近,河南有个张姓在境外组建了中国民主共和党,自封总统,结果被骗到国内抓捕了,判了13年徒刑。这位东郭先生虽然有做总统的欲望,却没有做总统的机会,甚至是没有在政坛角逐的基本能力。可以这么说,那个所谓的境外间谍势力无非就是中共特务机关自导自演的骗局,主要目的就是引诱张总统到中共魔爪够到的地方来,方便抓捕。

孙大午虽然没有做长官的意图,但他所建立的民主王国已经能够诱发更多的民主思想的人在国内做更正确的事,他的行为比起张某人赤裸裸地建党组团给中共匪徒更有杀伤力,这是独裁者最最恐惧的,所以中共黑恶势力中的喽啰也就随意找个名目把他抓捕起来。

在中共国境内,不管是谁,在中共魔爪下,都有做罪犯的可能性,因为魔鬼说你犯罪你就是犯罪,至于法律条文,也是他们自己制定自己解读,自己执行,别人无权使用更无权监督。所以,笔者从来就不相信有哪个人权律师能够在中共魔爪下,能为蒙受冤屈的人平反昭雪。

笔者与孙大午联系过,本想与他探讨一些更加切合实际的问题,但是,不在一个档位上,也就得不到回应。也就只能作罢。但是,孙大午的做法和成就,是值得鄙人学习的,毕竟他也算个成功人物,并能作为中国未来事业发展的标杆,已经给与国内民主人士一个实际提示,更是很值得中共借鉴也更利于华族的进步与高智化的标杆。只不过,中共已经被利益集团绑架着了,他们为了继续盘剥百姓,强奸人民,不会这么选择罢了。

历来,笔者不赞成没有结果的努力,不管干什么,首先要切合实际,并能在客观实际中,做些必要的调整。比如,孙大午在对民主社会发展上确实做得很好,可是,他忽视了,共产党这伙杀人越货的匪徒,还在掌握国家权力,不与它共舞,总想脱离它的管控,在自己没有任何武力保护的前提下,都是不成熟的行为。如果披上中共的合法外衣,仍能继续造福于一方,扩大民主影响,有何不可呢?虽然我们都厌恶中共的流氓嘴脸,邪恶行径,但是,在改变不了之前,就应该想到的是如何推动它前进而不激怒它让它醒过来噬咬我们。

至于从根本上消除中共的势力,那是另个战线上的事情,而在国内,在邪恶势力还能作恶的前提下,首先要保存下来自己的势力,并能按照自己的方向走下去,不受到中共匪徒的骚扰,才是最大智慧。

是说,在海外,大家完全可以旗帜鲜明地与共匪决战,但在国内,就必须掩下身形,做能做的事,这是为了更可行的发展。

眼下,孙大午身陷囹圄,的确是中共这个邪恶组织做孽,可是,孙大午为了事业发展,坚定自己的信仰,就应该暂时屈服于邪恶势力的魔掌之下,因为被邪恶势力打掉了,更没有影响力了。

笔者不反对在中共魔爪够不到的地方,旗帜鲜明地对垒,也更支持民主在国内成功地着床。关键是,中国的民主事业,直到今天,无影无踪,这是为什么?不值得我们民主人士认真反省吗?想来思去,还是我们形成不了规模,在没有起步的时候,就想去实现目标,或者是推翻中共政权,这种幼稚的思考与行为,有害无益。

而在国内,要想影响更多的人进入民主阵营,首先要有孙大午建造的经济民国,才能更有实效地推进。而孙大午先生,仅仅着眼当地,没有扶植更多的同信仰并能依葫芦画瓢的同仁在中国大地多些开花结果,就是一大遗憾。

[03:24, 2020年11月15日] 张麟: 特别是,能够让更多的民主人士专心做一些符合民主事业的事,更是孙大午做不到的事情。再则,中共最害怕的不是在街头上喊口号的民主人士,也不害怕在网络上大骂中共无耻的人,它们最害怕的是孙大午般的具有经济实力,能够影响一方的对立者。

目前,民主阵营里,有不少的人总想做一番大事业,但由于不具备大智慧而只能蹉跎岁月,无任何进展。甚至连郭文贵的影响力都没有,怎么能影响整个华族向民主阵营靠拢呢?更不要说在国内扶植更多的孙大午似的的民营企业家这种经济基础人了。

历史以来,真正能改变历史的不是文人墨客,也不是憨头憨脑的莽夫,而是具有超常政治智慧的人,这种人如果能在当下诞生,能够指引更多的思想者朝着一个方向走,并能培养出符合民主利益的行动者,那么敲响中共独裁者的丧钟已经不是什么神话了。

看过济公传电视剧的人们很多,但真正能看出眉道的又有几个?济公原本就是一个为穷人抱不平的人物,他肯定是没有势力的文人杜撰出来的和尚,他专门与邪恶权势作对,是一个反道而行的人物,也是弱势者在现实社会里,无法与权势者抗衡,无奈用心臆的形式弄出这么一个人物。若在客观现实里,要是在当下,济公肯定是个囚徒。因为权势阶层决不允许这样的人出现。

孙大午就是这样的人物,他基本是与权势阶层反着走,岂能被权势阶层容下?他不做囚徒,权势阶层中人,谁都不会同意,否则,破坏了丛林规则,权势群体利益定会受损。

还有一个现象,川普打压中国,为什么中国尚有这么多的中国人希望川普当选?道理很简单,首先说明一点,川普打压的不是中国,而是中共利益集团,老百姓以及许多社会精英还有利益集团中寝食难安的群体,都枕戈待旦地希望川普能给中共国民众一个能让中共倒下的条件,因为中国已经被中共完全绑架了,民众深受其害着。

就是孙大午这样的民营企业家,也很希望川普当选,因为川普的所作所为,已经符合中国人民的利益,川普政府的每次与中共对垒,都是给与中共最有效的杀伤,让中共死得更快。能让偌大的中国,早日实现公平公正,让恶人早日被押到审判台接受审判。

作者 詹临

责任编辑 马永涛

房东配合警察做局诬陷七旬老人

七旬老人董继勤被抓走了,请大家关注!

今天上午10:30分,朝阳区常阳派出所的警察以董继勤殴打他人被带走。

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早晨8:40分来敲门,先是冒充居委会的人自称是来发清洁桶的,后来又自称是房东大喊大叫的威胁老董。9点钟左右,来了三个自称是警察的人来敲门,因为警察不出示证件,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没开门。

后来打110报警,派出所一个女警官确认后开门。10:30分,一个年轻的男警察诬陷老董殴打他人口头传唤带走。

倪玉兰 2020.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