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系统实行严管 吕耿松生命堪忧


    日前,浙江省杭州市著名“政治犯”吕耿松的妻子汪雪娥到位于浙北湖州的长湖监狱去看望了丈夫吕耿松。发现吕耿松身体极度虚弱,精神状态极差。汪被告知,最近浙江省监狱系统对于不认罪伏法的“罪犯”实行严管。由于吕耿松是政治犯,一直不认罪,所以是严管中的重点。
    
    吕耿松曾在浙江高等公安专科学校任教,后因参与民主运动被去职,是中国民主党的创建人之一。后以自由撰稿为业。自21世纪初期以来,撰写并在网络上发表了大量宣传民主自由文章,并且不断为底层民主维权人士发声。是有名的置生死于度外的维权勇士。2007年8月24日被抄家拘捕,2008年2月5日,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已于2011年8月23日刑满释放。2014年8月13日,因“颠覆国家政权”罪再次被正式逮捕,2016年6月17日被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目前在浙江省长湖监狱服刑。
    
    这次浙江省监狱系统对于不认罪伏法的“罪犯”实行严管的措施包括:不准许每月一次的与家属通话,限制物资采买,强迫政治学习,强迫观看央视新闻联播······等等。实际上,还施加诸多不能说明的变相酷刑。现年65岁的吕耿松在监狱里本来就罹患糖尿病、高血压、心脏病、肾衰竭等重症,牙齿几乎掉光。现经种种不人道的折磨身体更加虚弱。家人担心如果状况不改变,吕耿松恐怕难以活出监狱。
    
    中共的监狱系统历来就是实施人权迫害的重器,尤其对于政治犯更加残酷无情。近年来被迫害致死的著名民运人士有刘晓波、曹顺利、彭明、杨天水,等等等等。前不久吉林省的维权人士郭宏伟又惨遭迫害致死。
    
    在此强烈呼吁国际社会紧急关注中国大陆的政治犯,关注吕耿松。
    
    吕耿松夫人汪雪娥电话:+8618069823399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南海菲律賓附近出現220艘中國漁船

綜合外媒報導,「西菲律賓海國家特遣部隊」從菲律賓海岸警衛隊接獲情資,指出中國漁船船隊3月7日在牛軛礁附近大舉集結一事發出聲明,表示這些中國漁船船隊在集結點附近沒有進行任何捕魚活動,反倒是在夜間大舉打開集魚燈。「西菲律賓海國家特遣部隊」指出,這種狀況可能涉及過度捕撈、破壞海洋環境及侵擾航行安全等相關風險。「西菲律賓海國家特遣部隊」強調,菲律賓政府將繼續監控相關情勢,並堅定守護菲律賓領海主權。

  中國在南海動作頻頻,菲律賓為因應南海情勢所成立的「西菲律賓海國家特遣部隊」昨日發出聲明,指出中國在南沙群島九章群礁的牛軛礁周邊,集結220艘大型中國漁船,大批船隊排成一列宛如「海上長城」。軍事專家呂禮詩則在臉書貼文強調,這就是中國以「民兵圍事」的海上維權手段。

  在剛剛結束的《中美阿拉斯加會談》,中方代表的強硬立場,對美方的問題給出了強硬的回擊等等的這一切,有報導認為這是講給國內的民眾聽的。筆者認為在去年的美國大選中,很多人認為美國現任總統拜登是得到中國共產黨對美國大選作弊才得以上位的,所以覺得手握拜登把柄才能使中共如此的囂張氣焰,但是從拜登上任來,似乎表現出對中共國的強硬勝過川普,讓中共國坐立不安。所以中方此次會談也是擺出強硬姿態,等待拜登政府的回應。 結合近日中方在南海菲律賓附近集結大批漁船和緬甸事件,中方也是在全方位試探美方拜登政府的底線,對此美方回應將在年內與日本將在南海東海海域聯合演習。

我們拭目以待,筆者認識中方這是在引火上身,玩火自焚,不斷在周邊挑起事端,終將引來殺身之禍。

作者:楊過

责任编辑 马永涛

强烈谴责中共对新疆维族人的种族灭绝

 在2021年2月4日,据BBC记者最新报道,日前采访了数名曾在新疆“再教育营”中被拘禁、并指称受到性侵犯和强奸的维吾尔族妇女。其中一名目前已经逃至美国的女性告诉BBC说,“每晚”都有女性被蒙面男子强奸。她还说,自己曾遭受酷刑,并三次被轮奸。

另外一名来自新疆的哈萨克族女性指称,她曾被拘押在营中18个月,并且曾被强迫去脱光维族女性的衣服、给她们戴上手铐,然后把她们交给“中国男人”。齐亚乌墩(Tursunay Ziawudun)表示,2018年曾在“再教育营”被拘押9个月

美英澳反应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周三(2月3日)发表声明说:“我们因(BBC)报道深感困扰,包括其中有关针对新疆拘留营中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女性系统性强奸和性侵的第一手证词”。

“这些暴行震撼人们的良知,也必然会造成严重后果”。

英国议会巴基斯坦裔议员甘妮(Nus Ghani)表示,最新报道中的“可怕故事”再度增加了有关中国政府在新疆“暴行”的证据。她呼吁英国政府作出保证,在中国是否在新疆展开“种族灭绝”的全面司法调查结束前,不要再与中国加深“任何方面”的关系。

英国外交国务大臣亚当斯(Nigel Adams)说,政府正在“引领国际间向中国问责的努力”。亚当斯还告诉议会,“任何看过BBC报道的人都难免会因明显的恶行而感到震动与不安”。

英国政府表示将继续与欧盟和美国一起,就新疆人权问题向中国施加压力。

澳大利亚外长佩恩(Marise Payne)呼吁联合国尽快被允许前往新疆调查。

澳大利亚参议院工党参议员基钦(Kimberly Kitching)称BBC报道“记录了最可怕和令人不齿的侵犯人权事件”。

自由党参议员帕特森(James Paterson)表示,报道“理应让世界骇然”。

澳大利亚议员在接受澳洲广播公司访问时还呼吁联合谴责中国政府对“维族人权的侵犯”。

中国政府反驳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已经对BBC的上述报道作出了反驳,指责报道是“毫无依据地抹黑诋毁”。

汪文斌是在2月3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答路透社记者有关BBC报道的提问时作上述表示的。

当被问到如何评论BBC新疆“再教育营”存在针对妇女的系统性性侵与虐待时,汪文斌说:“BBC不止一次发布涉疆问题的不实报道,我们也多次作出澄清和驳斥”。

他还说:“中方迄今已经先后发布了8本涉疆白皮书,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也举办了20多场新闻发布会,以大量详实数字和事例展现了新疆地区各族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团结和谐的生活,也展示了新疆各族人民合法权益得到有效保障的事实”。

汪文斌还表示,新疆“从来就没有”所谓“再教育营”,BBC的报道“毫无事实依据”,被采访人“被证明不过是散布不实消息的演员”。

 对此,我强烈谴责中共对新疆维族人的种族灭绝,对内蒙古的文化灭绝,对香港的自由民主的践踏。中共的邪恶真的不是你们能想得到的!据消息称中共目前对新疆维族人的再教育集中营,完全就是对新疆维族人的文化,种族的灭绝,通过再教育进行洗脑,接受中共的一党专政的行为。中共对维族女性进行绝育手术,使得维族人出生减少,以及强奸孽待等,用电棍直接塞进肛门,等等的反人类的暴行,在中国完全没有最基本的人权。最近中共有加强网络媒体的审查,自媒体不能做涉及政治新闻的评论。

最后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分部民主人士呼吁国内国外的朋友,要敢于揭露中共的各种反人类的暴行,我们团结起来对抗这个邪恶的中共,早日结束中共的统治,还给14亿中国人民主自由!

作者:楊過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新聞時政發言人     王帥

2021/ 3/ 26曼谷

责任编辑 马永涛

余文生律师案3年多来妻子许艳第一次见面

2021年3月15日,许艳在江苏当地朋友的帮助陪伴下,第二次到达南京监狱探视余文生律师,这次,也是3年多来,许艳第一次隔着一个玻璃,见面探视余文生律师。

1、发现余文生律师的右手,在不停的颤抖,余说,除了右手不能写字,右手夹菜两筷子,就没有力气了。我问他,那你怎么吃饭,他用手比划着,是往嘴里扒拉着吃饭。右手也刷不了牙。牙齿4颗至今还没有装上。

2、许艳第一件事情就是介绍,余文生律师荣获国际2021年【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的事情,但是警察不让我说余文生律师获奖的事情,我继续说,警察威胁我说,如果再说,就掐断我们电话。

3、余文生律师说徐州市看守所对他不好的事情,警察也不让他说。

4、我问余文生,我的爸爸和弟弟想去南京监狱探视他,他愿不愿意我的爸爸和弟弟到南京监狱里看他?余文生律师说,他愿意。
我问余文生,你同意让儿子过来南京监狱探视你吗?余说:愿意,然后补充说,他很想儿子,想看看儿子长成什么样子了,很多事情有利有弊,我希望儿子能勇敢直面。

5、余文生律师关心他的爸爸妈妈的身体,担心自己看不到父母而遗憾,我告诉余文生,爸爸已经老的不认识我这个儿媳了,哥哥在照顾父母,哥哥会照顾很好的。余文生说,不知道到时爸爸还能不能认识他这个儿子?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爸爸已经老的不认识哥哥,也一定不认识他这个儿子了。
余文生关心他的侄子有没有结婚,他说这是他唯一的一个侄子,很关心,说,如果结婚,一定要替他这个叔叔,给孩子包个大红包。我说还没有结婚,如果结婚,我会帮他给侄子包个大红包的。

6、关于余文生律师的手颤抖问题,余文生说,天气冷就颤抖的更加厉害,南京监狱带他到神经内科做了检查没有问题,应该到骨科和神经外科检查。我要求,既然神经内科没有问题,很可能手受外伤;南京相比于北京,一直的冷、阴雨、潮湿的气候相差太大,余文生身体受不了天天在阴冷、潮湿的环境,有很大关系,因为,曾经有一年春节,我和余文生在江苏过节,几天下来,他全身穿两套羽绒服、棉裤、雪地靴、帽子、厚手套、围巾围着只露两只眼睛,脸被冻的干裂,而当地江苏人,可能有人还没有穿羽绒服都可以。2000里远的距离,气候环境的差异是极其大的,它们非要把一个出生长大在北京有暖气、天气很干燥地方的人,弄到南京潮湿、阴冷、长期阴雨连绵的环境中,本身也是一种虐待。

所以,为了不让余文生的手和胳膊,彻底残废,解决方案其实有很多种,我要求也请求中国司法和有关部门及其领导,能够人道的考虑和执行:
a、立即对余文生律师进行骨科和神经外科的检查;
b、把余文生律师调回北京干燥高温的环境中;
c、南京监狱的狱室里是否可以考虑做到提高温度;
d、南京监狱多给余文生运动的机会,不要只是坐着,每天24小时直面冷空气的侵蚀;
e、南京监狱给余文生一个温水袋抱着,看能不能颤抖的症状缓解,这不是对一个人的特殊优待,是对被关押人员生病的一种治疗方案,因为看病治疗也是监狱方面应尽的法律和人道义务;
f、被动的按摩治疗方案,看是否能够缓解颤抖的症状;
g、保外就医释放余文生律师回家,家人陪他继续疗养和治疗。

7、我要求每个月探视余文生律师一次的法律权利,4月15号,我还会到达南京监狱现场要求探视余文生律师。南京监狱考虑到防护疫情需要,现在是2个月探视一次,首先我表示理解和支持疫情防护,但是,既然律师和家人可以探视,说明探视时的疫情防护工作可以做到,那就不应该剥夺家人法律规定的探视权,我要求也请求南京监狱能够从每个月,对于家人情感与亲情来说,无比珍贵的30分钟重要性;从约3年没有见,夫妻很需要每个月30分钟探视的机会;从余文生律师太长时间被打压迫害、被剥夺法律权利、被不保障法律权利,所以妻子在竭尽全力的努力要争取保障法律权利角度考虑,能依法和人道的同意我4月,及其每个月探视余文生律师的法律权利。

8、南京监狱警察希望我不要每个月都去,甚至不用2个月去一次,大概意思也是,只为30分钟的探视,路途太远太辛苦,每次来探视,只能让孩子自己一人一家;经济成本太高;它们说,你不来,南京监狱也不会对余文生酷刑,这点让放心。我的大概意思是:不放心、我会坚持每月去南京监狱要求探视、至于经济成本,我说我会降低家庭中的其他开支,每月探视开支将成为家庭主要开支。我这次探视,孩子一个人在家里就生病了,让孩子回家休息了,需要家人带到医院检查。

9、余文生律师对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和国际的帮助比较关注。

10、南京监狱警察和我的师友,都提到不希望我对着余文生哭,所以,这次,第三次探视我依然做到没有哭,自己在往返的车上,有时会忍不住的默默流泪。

11、探视结束,余文生让我照顾好自己、说爱我、给我比心、竖大拇指、飞吻,我以同样方式对他做,然后我们互相再见的摆手,笑着消失在互相的视线之中。

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

                     许艳
              2021年3月19日

责任编辑 知秋

让专制的铁拳砸出我的火星

近日或将遭难,今夜着实难眠!夜深人静,想起先烈林觉民的遗作《与妻书》: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青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 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没错,吾辈卑微如蝼蚁,柔弱如风尘,但对自由的信念坚如磐石,深信——自由必至,民主必行!人总有一死,早晚而已。然,死则死矣,但唯恐生不能自由过活,反被极权专制所奴役。我以为,生而为人自当昂首挺胸的走一遭,而不应歌功颂德、唯唯诺诺、蝇营狗苟的做党奴顺民,就此苟且一生。倘如此,那还不如不活,卑躬屈膝一世,憋屈受辱一生,实不如畅化为烟,来个瞬时的自由与痛快。殉道而死,死不足惜,唯念妻儿老小无所依靠,也曾心心念念踌躇不止,但又想,如果人人做此想,那自由与民主谁来抗争?我们和后人们岂不要永远做稳奴才?做一个没有选择权,没有自由思想与言说,只能“一切行动听党指挥”的木偶、机器、臣民?不能,不能这样,我们要做我们自己的主人,要做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产权自有,堂堂正正的正常人。因此,“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人人都不想下狱,最终人人都会在监狱。我辈虽囚,甚至身死,但渴望自由民主的天然人性,定能百折不挠的推倒专制高墙,人们终将前赴后继的抗争到普世人权。来吧!让监狱的痛苦炼化我的灵魂,让专制的铁拳砸出我的火星!

——湖北省宜昌市公民石玉林。2021年3月12日夜

责任编辑 马永涛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张力枉法裁判

家住重庆市江北区五宝镇新三村18号的姜开碧、蒋祖成母子俩,多年来饱受两江新区御临河生态调节坝工程噪声折磨,身体已出现耳鸣、神经衰弱等问题。母子俩通过向重庆市生态环境局申请对调节坝造成的噪声污染进行查处,但至今未履行查处职责,噪声污染依然昼夜不息。无奈,向法院提起诉讼,重庆市一中院审判长张力判决称:两江新区御临河生态调节坝工程噪声污染是自然产生的,不属于环保部门职责,的确很可笑。此前,重庆高院和重庆市人民政府均已说明御临河生态调节坝工程噪声污染应向环保部门(生态环境局)提出。

姜开碧、蒋祖成无时无刻都在承受着噪声对身体健康带来的损害,还承受着有冤无处申,走投无路的惨痛经历。

作者 燕儿

责任编辑 马永涛

請網友繼續關注魏華松明天進入瑞麗隔離消息

  感謝網友關注魏華松先生的安慰!今天他發來消息說,明天將被送往中國瑞麗酒店進行隔離十四天。但是,他仍然害怕被共產黨以虛假染新冠病毒為由不放他出來,或者被吃不明藥物害死,那樣外界無人得知,所以,懇求網友們繼續關注他是否還在人世!

   魏華松先生說【你根本不知道缅甸法庭有多荒唐,翻译和法官联合作假。他們根本不聽我的陳訴,不按照我說的原話记录,而是把警察指控我的話当做是我的陳诉来记录。這樣我有口難辯,我自然就被定為有罪了。緬甸軍警沒收了我的包,直接說我包裡藏的毒品類別是11顆麻古。明明就是和中共一樣可惡,這純屬是警察給我栽贓捏造的,这个包至今都没还给我,起诉书除了我姓名是真實的,其他没一个真实的,连时间都不对,全是栽贓陷害我,全是假的。】

  他說【更令我難過和氣憤的是我請的律師也背叛了我,出賣了我。在苗瓦底法院,我要求法官下令把11颗麻古送去检驗,看看上面是否有我的指纹,法官说,这么多警察和旁观者看到11颗麻古是从您笔记本包里拿出来,没必要做这个检测。】他覺得緬甸法律太荒唐了,就這樣就被蒙冤關進監獄,連保釋都不可以,這絕對和共產黨有關。

  他還說【我可能明天过关到瑞丽酒店隔离,需要隔离14天。然后,再做一次核酸,如果沒有问题,才會釋放我回家重獲自由。我擔心最危险的就是隔离14天后的核酸检测,我在緬甸已經檢測多次都没问题,但共產黨如果要讓瑞麗那邊非说我有问题,强迫我治疗,然后把我搞死,说我死于新冠病毒。現在寫下遺書:我要求中国防疫部门解剖,而不是瑞丽防疫部门解剖我尸体,以便查明我真实死因。】因為在美國的中國人檢測核酸沒問題,可是到了機場登機回國時,綠碼變紅碼一張機票好幾萬人民幣作廢,中國政府害怕海外國人攜帶病毒,就告知駐外大使館不讓中國人回國的事屢見不鮮。柬埔寨很多中國人每天排隊到中國大使館要求回國,聽說有個人跪在大使館門口七天無人搭理,最終被其他民間組織救助在柬埔寨的生活。魏華松先覺得共產黨要不就不讓人回國,要不就打壓國內異議人士不允許出國,作為中國人實在是太淒慘了!

  可見共產黨有多麼邪惡和恐怖,共產黨可以摘取法輪功學員/全能神教會信徒/西藏人/新疆人器官販賣,草菅人命塗炭生靈,也同樣使魏華松先生產生恐懼回國不寒而栗的毛骨悚然的感覺。回國在他看來如同下地獄般煎熬痛苦,可見一個國家的國民對自己祖國的絕望與恐懼感有多麼強烈。如果他被遣返回國,難免受到共產黨關押遭受酷刑折磨致死致殘。為了引起外界關注,現在他再次迫切呼籲網友繼續關注他。中國大陸網友可以撥打瑞麗防疫部門相關電話號碼,我們會公佈網上,以便得知他是否平安。

圖片提供:袋鼠

作 者:  張 勇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   東南亞分部

民 主 中 國 陣 線              東南亞支部

2021年3月5日凌晨03:11整理於東南亞

责任编辑 马永涛

魏華松在緬被中共陷害販毒坐牢 今獲取大赦以防被自殺提前公開求關注

河北唐山異議人士長期對共產黨不滿,導致在緬甸旅遊期間被中共勾結緬甸軍方栽贓誣陷魏華松藏有毒品被強制關押坐牢!

中國河北省唐山灤縣訪民魏華松先生在2020年春季去緬甸旅遊期間,被共產黨利用緬甸政府軍栽贓嫁禍給他,抓捕他之後第二天才把背包還給他,並當著他的面打開背包檢查,發現背包藏有毒品為拘押理由。這便是他懷疑的地方,我們聽後都覺得蹊蹺,為何第一天抓他的時候不打開背包檢查,也不定他的任何罪。卻把他背包收走第二天又拿過來故意在他面前檢查發現毒品在包裡,這絕對又是中共勾結緬甸親共的軍方陷害中國人的卑鄙行徑。魏華松先生關押期間一直與中國東南亞民運組織聯繫,我們想盡一切辦法奔走活動,想去探監了解情況營救他,想擔保保釋他出獄。我們積極奔走聯繫國際大赦營救魏華松先生,我們找到國際大赦地址可是疫情期間全部關閉,並且房東說已經搬家了。之後我們也嘗試聯繫緬甸果敢族華僑去探監了解情況營救擔保他出來,都因為各種原因失敗。我們心裡極其痛苦難受,因為按照緬甸的法律他可能要被關押一生,判無期徒刑。

最近緬甸在2021年2月1日發生軍變後,得到他最新的消息。他將被大赦無罪釋放,驅逐出境。他為以防不測,被共產黨再次抓捕迫害致死,他向我們發出公開信息。下面是他親口原話:

【大哥,我(魏華松,給上京訪民提供免費住宿的,護照ED0888283,身份證130223197203130056)已於2月12號獲得大赦,現在被緬甸移民局安排在緬甸木姐市的木姐華僑佛經學校一年級4班教室隔離,等雲南德宏州瑞麗邊防和德宏州瑞麗防疫部門接收,為防止在中國隔離期間,我被新冠病死,躲喵喵死,被上吊死,請大哥在推特發帖,呼籲推友給瑞麗邊防和瑞麗防疫(請大哥幫我打瑞麗114查詢瑞麗邊防和瑞麗防疫部門的電話,瑞麗區號0692)打電話關注我,另外我推特密碼可能被偷了,可能有人用我的密碼登錄推特,說我已出來,叫大家停止關注我,請大家不要相信,如我真的隔離出來了,我會手持當天報紙給大家拍照證明。 】

他說【另外在帖子加上:如我被新冠病死,我要求中國防疫部門解剖,而不是瑞麗防疫部門解剖我屍體,以便查明我真實死因。 】

中 國 民 主 黨       東南亞分部

民主中國陣線       東南亞支部

作者:張勇

圖片提供:張勇

    责任编辑 马永涛                                                                                                                     2021年3月3日

重庆维权人士被地方维稳人员暴力殴打

2020年10月26日下午4点30分左右,重庆维权人士晏祥菊、何艳因自家农村土地、住房被违法强征、强拆17年,晏祥菊维权被打击报复多次遭到绑架、非法拘禁、殴打至多处骨折等问题在地方得不到解决,响应国家总理李克强2013年在两会中外记者招待会上的号召 “假如你在基层感觉不到阳光,请你到北京来,中南海的大门永远为您打开”到中南海找李克强总理,而在北京府右街被警察阻拦,查身份证后带到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在该派出所内有近5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人士。
当晚7点多钟,该派出所内的维权人士全部被带上一辆车,拉到北京市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该中心则有更多的在北京天安门、维权人士的住处等地被拦截的维权人士,晏祥菊母女被带进一个房间,房间内另有6名重庆维权人士和几十名四川、云南、海南等地的维权人士,由多名保安看守。
当晚9点40分左右,保安强行将重庆籍维权人士赶到房间门口处,然后一群不明身份人员冲进房间将8名重庆籍维权人士绑架走。晏祥菊被故意人身伤害,左手臂被持续使劲折,可能被折断。何艳的右手臂、手腕被持续使劲折,痛得钻心,不知道骨头是否被折断。后被绑架上一辆车,拉到北京市丰台区玉泉营高家场46-3号非法拘禁。非法拘禁期间,当晚接近11点,何艳被一群人围住,被一名男子暴力殴打,被打得尿失禁,后呕吐。另有一名陈姓重庆维权人士称自己也被殴打。
晏祥菊母女被非法拘禁期间,其家人数次拨打010110报案,但晏祥菊母女未见到警察出警。10月27日,何艳的家人辗转得知何艳被暴力殴打,再次拨打010110报案,当天晚上8点多钟,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玉泉营派出所的警号为040154的警察出警见到何艳,在询问何艳被非法拘禁和被殴打等情况后,未依法处理,扬长而去。
10月27日晚9点左右,晏祥菊母女被挟持上一辆车(车牌号为京AHY998),于次日晚9点左右被拉到重庆两江新区扔在路边,7名挟持人员逃离。2020年10月30日,何艳拨打010110就本人和母亲被绑架、故意人身伤害、非法拘禁、殴打进行报案。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马家楼派出所的民警用01067506713号码去电何艳,告知其不明身份人员系重庆市政府接访工作组的工作人员,其中一名是重庆市彭水县公安局的民警夏晓艳(警号224457),一名是重庆市公安局开州区分局民警张雷(警号216617),所报警情不属于绑架,并称被人身伤害、非法拘禁、殴打自行找重庆地方政府。

作者 何艳

责任编辑 马永涛

重庆访民维权信息

家住重庆市江北区五宝镇新三村的村民姜开碧、蒋祖成母子,因住房前修建的两江新区御临河生态调节坝常年使用产生噪声,严重影响正常生活和休息,而向重庆市生态环境局等相关部门投诉三年,期间重庆市生态环境局两江新区分局现场实测昼夜噪声均严重超过规定值,但至今未依法查处。
2021年2月24日,重庆维权公民雷勇、雷凤平、何艳、陈明玉、刘林、赵亮、唐云淑、杜召华、胡贵琴、郭兴梅、杨光梅、杨玲、肖真义、傅淑清、章秀芳、朱明轩、田小菊、周必君、李发文来到姜、蒋母子住所,调节坝排放的噪声严重使人感到身心不适。不知道受噪声影响的姜、蒋母子多年来是如何生活的?身体健康遭受了多大的影响?呼吁相关部门重视村民身体健康,对噪声污染立即进行查处,还村民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

何艳 来稿

责任编辑 马永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