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专制的铁拳砸出我的火星

近日或将遭难,今夜着实难眠!夜深人静,想起先烈林觉民的遗作《与妻书》: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使吾勇于就死也。吾自遇汝以来,常愿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属;然遍地腥云,满街狼犬,称心快意,几家能彀?司马青衫,吾不能学太上之忘情也。语云:仁者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爱汝之心,助天下人爱其所爱,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顾汝也。汝体吾此心,于啼泣之余,亦以天下人为念,当亦乐牺牲吾身与 汝身之福利,为天下人谋永福也。汝其勿悲!——没错,吾辈卑微如蝼蚁,柔弱如风尘,但对自由的信念坚如磐石,深信——自由必至,民主必行!人总有一死,早晚而已。然,死则死矣,但唯恐生不能自由过活,反被极权专制所奴役。我以为,生而为人自当昂首挺胸的走一遭,而不应歌功颂德、唯唯诺诺、蝇营狗苟的做党奴顺民,就此苟且一生。倘如此,那还不如不活,卑躬屈膝一世,憋屈受辱一生,实不如畅化为烟,来个瞬时的自由与痛快。殉道而死,死不足惜,唯念妻儿老小无所依靠,也曾心心念念踌躇不止,但又想,如果人人做此想,那自由与民主谁来抗争?我们和后人们岂不要永远做稳奴才?做一个没有选择权,没有自由思想与言说,只能“一切行动听党指挥”的木偶、机器、臣民?不能,不能这样,我们要做我们自己的主人,要做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产权自有,堂堂正正的正常人。因此,“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人人都不想下狱,最终人人都会在监狱。我辈虽囚,甚至身死,但渴望自由民主的天然人性,定能百折不挠的推倒专制高墙,人们终将前赴后继的抗争到普世人权。来吧!让监狱的痛苦炼化我的灵魂,让专制的铁拳砸出我的火星!

——湖北省宜昌市公民石玉林。2021年3月12日夜

责任编辑 马永涛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张力枉法裁判

家住重庆市江北区五宝镇新三村18号的姜开碧、蒋祖成母子俩,多年来饱受两江新区御临河生态调节坝工程噪声折磨,身体已出现耳鸣、神经衰弱等问题。母子俩通过向重庆市生态环境局申请对调节坝造成的噪声污染进行查处,但至今未履行查处职责,噪声污染依然昼夜不息。无奈,向法院提起诉讼,重庆市一中院审判长张力判决称:两江新区御临河生态调节坝工程噪声污染是自然产生的,不属于环保部门职责,的确很可笑。此前,重庆高院和重庆市人民政府均已说明御临河生态调节坝工程噪声污染应向环保部门(生态环境局)提出。

姜开碧、蒋祖成无时无刻都在承受着噪声对身体健康带来的损害,还承受着有冤无处申,走投无路的惨痛经历。

作者 燕儿

责任编辑 马永涛

請網友繼續關注魏華松明天進入瑞麗隔離消息

  感謝網友關注魏華松先生的安慰!今天他發來消息說,明天將被送往中國瑞麗酒店進行隔離十四天。但是,他仍然害怕被共產黨以虛假染新冠病毒為由不放他出來,或者被吃不明藥物害死,那樣外界無人得知,所以,懇求網友們繼續關注他是否還在人世!

   魏華松先生說【你根本不知道缅甸法庭有多荒唐,翻译和法官联合作假。他們根本不聽我的陳訴,不按照我說的原話记录,而是把警察指控我的話当做是我的陳诉来记录。這樣我有口難辯,我自然就被定為有罪了。緬甸軍警沒收了我的包,直接說我包裡藏的毒品類別是11顆麻古。明明就是和中共一樣可惡,這純屬是警察給我栽贓捏造的,这个包至今都没还给我,起诉书除了我姓名是真實的,其他没一个真实的,连时间都不对,全是栽贓陷害我,全是假的。】

  他說【更令我難過和氣憤的是我請的律師也背叛了我,出賣了我。在苗瓦底法院,我要求法官下令把11颗麻古送去检驗,看看上面是否有我的指纹,法官说,这么多警察和旁观者看到11颗麻古是从您笔记本包里拿出来,没必要做这个检测。】他覺得緬甸法律太荒唐了,就這樣就被蒙冤關進監獄,連保釋都不可以,這絕對和共產黨有關。

  他還說【我可能明天过关到瑞丽酒店隔离,需要隔离14天。然后,再做一次核酸,如果沒有问题,才會釋放我回家重獲自由。我擔心最危险的就是隔离14天后的核酸检测,我在緬甸已經檢測多次都没问题,但共產黨如果要讓瑞麗那邊非说我有问题,强迫我治疗,然后把我搞死,说我死于新冠病毒。現在寫下遺書:我要求中国防疫部门解剖,而不是瑞丽防疫部门解剖我尸体,以便查明我真实死因。】因為在美國的中國人檢測核酸沒問題,可是到了機場登機回國時,綠碼變紅碼一張機票好幾萬人民幣作廢,中國政府害怕海外國人攜帶病毒,就告知駐外大使館不讓中國人回國的事屢見不鮮。柬埔寨很多中國人每天排隊到中國大使館要求回國,聽說有個人跪在大使館門口七天無人搭理,最終被其他民間組織救助在柬埔寨的生活。魏華松先覺得共產黨要不就不讓人回國,要不就打壓國內異議人士不允許出國,作為中國人實在是太淒慘了!

  可見共產黨有多麼邪惡和恐怖,共產黨可以摘取法輪功學員/全能神教會信徒/西藏人/新疆人器官販賣,草菅人命塗炭生靈,也同樣使魏華松先生產生恐懼回國不寒而栗的毛骨悚然的感覺。回國在他看來如同下地獄般煎熬痛苦,可見一個國家的國民對自己祖國的絕望與恐懼感有多麼強烈。如果他被遣返回國,難免受到共產黨關押遭受酷刑折磨致死致殘。為了引起外界關注,現在他再次迫切呼籲網友繼續關注他。中國大陸網友可以撥打瑞麗防疫部門相關電話號碼,我們會公佈網上,以便得知他是否平安。

圖片提供:袋鼠

作 者:  張 勇

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   東南亞分部

民 主 中 國 陣 線              東南亞支部

2021年3月5日凌晨03:11整理於東南亞

责任编辑 马永涛

魏華松在緬被中共陷害販毒坐牢 今獲取大赦以防被自殺提前公開求關注

河北唐山異議人士長期對共產黨不滿,導致在緬甸旅遊期間被中共勾結緬甸軍方栽贓誣陷魏華松藏有毒品被強制關押坐牢!

中國河北省唐山灤縣訪民魏華松先生在2020年春季去緬甸旅遊期間,被共產黨利用緬甸政府軍栽贓嫁禍給他,抓捕他之後第二天才把背包還給他,並當著他的面打開背包檢查,發現背包藏有毒品為拘押理由。這便是他懷疑的地方,我們聽後都覺得蹊蹺,為何第一天抓他的時候不打開背包檢查,也不定他的任何罪。卻把他背包收走第二天又拿過來故意在他面前檢查發現毒品在包裡,這絕對又是中共勾結緬甸親共的軍方陷害中國人的卑鄙行徑。魏華松先生關押期間一直與中國東南亞民運組織聯繫,我們想盡一切辦法奔走活動,想去探監了解情況營救他,想擔保保釋他出獄。我們積極奔走聯繫國際大赦營救魏華松先生,我們找到國際大赦地址可是疫情期間全部關閉,並且房東說已經搬家了。之後我們也嘗試聯繫緬甸果敢族華僑去探監了解情況營救擔保他出來,都因為各種原因失敗。我們心裡極其痛苦難受,因為按照緬甸的法律他可能要被關押一生,判無期徒刑。

最近緬甸在2021年2月1日發生軍變後,得到他最新的消息。他將被大赦無罪釋放,驅逐出境。他為以防不測,被共產黨再次抓捕迫害致死,他向我們發出公開信息。下面是他親口原話:

【大哥,我(魏華松,給上京訪民提供免費住宿的,護照ED0888283,身份證130223197203130056)已於2月12號獲得大赦,現在被緬甸移民局安排在緬甸木姐市的木姐華僑佛經學校一年級4班教室隔離,等雲南德宏州瑞麗邊防和德宏州瑞麗防疫部門接收,為防止在中國隔離期間,我被新冠病死,躲喵喵死,被上吊死,請大哥在推特發帖,呼籲推友給瑞麗邊防和瑞麗防疫(請大哥幫我打瑞麗114查詢瑞麗邊防和瑞麗防疫部門的電話,瑞麗區號0692)打電話關注我,另外我推特密碼可能被偷了,可能有人用我的密碼登錄推特,說我已出來,叫大家停止關注我,請大家不要相信,如我真的隔離出來了,我會手持當天報紙給大家拍照證明。 】

他說【另外在帖子加上:如我被新冠病死,我要求中國防疫部門解剖,而不是瑞麗防疫部門解剖我屍體,以便查明我真實死因。 】

中 國 民 主 黨       東南亞分部

民主中國陣線       東南亞支部

作者:張勇

圖片提供:張勇

    责任编辑 马永涛                                                                                                                     2021年3月3日

重庆维权人士被地方维稳人员暴力殴打

2020年10月26日下午4点30分左右,重庆维权人士晏祥菊、何艳因自家农村土地、住房被违法强征、强拆17年,晏祥菊维权被打击报复多次遭到绑架、非法拘禁、殴打至多处骨折等问题在地方得不到解决,响应国家总理李克强2013年在两会中外记者招待会上的号召 “假如你在基层感觉不到阳光,请你到北京来,中南海的大门永远为您打开”到中南海找李克强总理,而在北京府右街被警察阻拦,查身份证后带到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府右街派出所。在该派出所内有近50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维权人士。
当晚7点多钟,该派出所内的维权人士全部被带上一辆车,拉到北京市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该中心则有更多的在北京天安门、维权人士的住处等地被拦截的维权人士,晏祥菊母女被带进一个房间,房间内另有6名重庆维权人士和几十名四川、云南、海南等地的维权人士,由多名保安看守。
当晚9点40分左右,保安强行将重庆籍维权人士赶到房间门口处,然后一群不明身份人员冲进房间将8名重庆籍维权人士绑架走。晏祥菊被故意人身伤害,左手臂被持续使劲折,可能被折断。何艳的右手臂、手腕被持续使劲折,痛得钻心,不知道骨头是否被折断。后被绑架上一辆车,拉到北京市丰台区玉泉营高家场46-3号非法拘禁。非法拘禁期间,当晚接近11点,何艳被一群人围住,被一名男子暴力殴打,被打得尿失禁,后呕吐。另有一名陈姓重庆维权人士称自己也被殴打。
晏祥菊母女被非法拘禁期间,其家人数次拨打010110报案,但晏祥菊母女未见到警察出警。10月27日,何艳的家人辗转得知何艳被暴力殴打,再次拨打010110报案,当天晚上8点多钟,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玉泉营派出所的警号为040154的警察出警见到何艳,在询问何艳被非法拘禁和被殴打等情况后,未依法处理,扬长而去。
10月27日晚9点左右,晏祥菊母女被挟持上一辆车(车牌号为京AHY998),于次日晚9点左右被拉到重庆两江新区扔在路边,7名挟持人员逃离。2020年10月30日,何艳拨打010110就本人和母亲被绑架、故意人身伤害、非法拘禁、殴打进行报案。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马家楼派出所的民警用01067506713号码去电何艳,告知其不明身份人员系重庆市政府接访工作组的工作人员,其中一名是重庆市彭水县公安局的民警夏晓艳(警号224457),一名是重庆市公安局开州区分局民警张雷(警号216617),所报警情不属于绑架,并称被人身伤害、非法拘禁、殴打自行找重庆地方政府。

作者 何艳

责任编辑 马永涛

重庆访民维权信息

家住重庆市江北区五宝镇新三村的村民姜开碧、蒋祖成母子,因住房前修建的两江新区御临河生态调节坝常年使用产生噪声,严重影响正常生活和休息,而向重庆市生态环境局等相关部门投诉三年,期间重庆市生态环境局两江新区分局现场实测昼夜噪声均严重超过规定值,但至今未依法查处。
2021年2月24日,重庆维权公民雷勇、雷凤平、何艳、陈明玉、刘林、赵亮、唐云淑、杜召华、胡贵琴、郭兴梅、杨光梅、杨玲、肖真义、傅淑清、章秀芳、朱明轩、田小菊、周必君、李发文来到姜、蒋母子住所,调节坝排放的噪声严重使人感到身心不适。不知道受噪声影响的姜、蒋母子多年来是如何生活的?身体健康遭受了多大的影响?呼吁相关部门重视村民身体健康,对噪声污染立即进行查处,还村民一个正常的生活环境!

何艳 来稿

责任编辑 马永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