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实名举报霸州南关村支委贾文慧的情况说明

本人实名举报霸州市霸州镇南关村支委贾文慧,疫情防控期间带头违反防疫政策规定,擅闯其他小区,被制止后利用村委权力之便对普通村民、以及四季花园居民进行打击报复。恳请市委相关部门重视,纪委介入调查!

本人为霸州市四季花园小区物业经理范科成,4月10日为霸州实行“一码通”政策首日。按照霸州镇下发的防疫政策规定,小区或村街居民,只允许凭借写有本小区村街信息或盖章的通行证,才能出入。但是4月10日上午,南关村支委贾文慧,手持南关村信息的通行证,欲蒙混过关进入四季花园小区,被卡点执勤人员发现。执勤人员按照防疫政策要求,拒绝其进入,贾文慧现场便大放厥词,与卡点执勤人员发生口角。

事发后,贾文慧回到南关村,利用其村支委的身份,要求南关村卡点工作人员一律禁止四季花园物业员工及小区居民进入,利用公权报私仇。造成四季花园物业2名员工当天下班后无法返家,多名在南关村附近企业工作的居民无法进出。

贾文慧的行为,其作为村支委干部,本该身体力行做好疫情防控政策,却带头违反,闯卡无果后利用职权打击报复。不仅违反了防疫政策,更在我市复工复产的关键时期造成不良影响。在此,恳请我市市委相关部门给予重视,介入调查,给予无辜群众一个说法。

责任编辑 马永涛

丁灵杰:寻求政府救济被悬赏抓捕凸显官民敌对心态

当今社会,抓捕访民好像成了政府工作人员的天然职责,为了抓捕访民可谓是不遗余力、无所不用其极。只要能抓住访民就是大功一件,能踩在访民的尸体上高迁,就更是值得弹冠相庆的事了。所以它们下手经常是稳、准、狠,只要被它们选中就很难幸免,即便侥幸逃脱,它们也会上穷碧落下黄泉的找你。

我就是被它们选中的那一个。

2020年6月3号我侥幸在子位镇政府工作人员及警方的魔爪下逃脱之后,它们就不计代价的四处寻找、打听我的下落,甚至承诺谁帮它们找到我就给奖励,就连我之前就医的地方它们都多次光顾,要求只要我给大夫电话联系或见到我就让大夫马上通知它们。我的所有亲属也都被它们问话,就在一个多月前(11月10号左右),河北省定州市警方再次到我亲属处打听我的去向。我的亲属表示,之前已经找了他们好多次了,让我不要再给亲属们联系,不要再给亲属们惹麻烦了。

这并不是我亲属的错。在强大的公权力面前他们太脆弱,脆弱到只要一句话就能让他们生不如死。这并不是危言耸听,2008年,我的二姐就因为定州市市委书记的一句话差点丢了工作。要不是她所在学校缺外语教师,校长出面协调,我姐恐怕很难回到学校。这之后我姐和姐夫都被多次训话、警告,注意前程,并要求她们做我的工作。自此我们断绝往来,否则失去生活来源对这两个只会看书写字的人来说简直就是灭顶之灾。2017年因在网站发布访民反映被强拆的视频我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抓捕后,河北方面为了阻止我弟弟为我的事奔走呼吁,竟然找到我弟媳的娘家亲戚搬弄是非,以达到孤立我的目的。

需要注意是,这次为了抓到我竟可以给帮它们抓到我的人奖励!呵呵,我不知道我的价值是多少,这笔钱谁出?我只想说的是这么多年我多次被“稳控”,稳控期间经常是几毛钱的花销都不肯给我出,百般无奈的情况下才给我买套换洗的衣服不至于让我裸着。从2008年开始我就向子位镇政府申请低保、救济,要求给我发放宅基地,让我有房住,有家回。直到现在哪样也没办下来,只能继续流浪,靠朋友们接济生活。河北省民政厅领导虽然给予了关注,但子位镇政府相关人员百般抵赖,试图以陷害我入狱的方式了解此案。对我承诺的把事解决了给它们送锦旗都无动于衷。原来不是没钱,而是钱可以为我花,却不能让我花。

回想当年我初上访时,为了不给河北添麻烦,一直用陕西的身份证在各部门登记,直到2008年河北方面介入,我虽有不满,但对子位镇领导在软禁我期间能远赴陕西事发地去进行协调处理也心存感激。怎奈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检察院罔顾事实,在给政法委的调查报告中,把强奸抢劫案歪曲为卖淫嫖娼,以达到掩盖新城区太华路派出所的罪恶行为及羞辱我的目的。我获得此报告后愤恨难平,致使问题恶化,至今冤屈未雪。

河北方面作为强行介入的第三方本应以主持正义为己任,不想却对我的上访行为连番打击压制,在数任镇领导和公安机关的的作用下我被多次拘留、劳教。然而它们的罪恶并没有就此结束,2020年两会后,子位镇政府人员在明知我没有和香港人员有任何联系,也没去过香港,亦未声援香港的情况下勾结警方试图以“香港暴乱分子”等罪由把我抓捕入狱。不仅如此,子位镇政府刘彦青等人对我支付老人的医疗费和丧葬费也指指点点,试图以此证明我并不缺钱,申请救济就是“找事”。这次我虽侥幸在它们眼皮底下逃走,却遭它们追捕至今。万般无奈我将此事公布于此,希望有关部门制止定州市公安局滥用警权的行为,严惩子位镇政府相关人员不作为、乱作为等相关责任,并督促有关部门依法解决我的诉求,以证明法制尚存,为人民服务的初心还在。

相关报道:

丁灵杰:我因维权被肆意捏造罪名的忧虑与要求

责任编辑:马永涛

2022年1月3日

张红英的血泪遗书

我,张红英,也叫梓瑛,家住;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坝口路绳金塔地段。

公诉人辛振宇及一、二审审判长陈长权、李静指使黑社会人员冒名顶替“侦查机关人员”对我抓捕、逼供, 一审无罪判刑,二审未宣判、先服刑(已出狱无判决)。

他们在看守所对我动用酷刑,逼我割脉自杀,使我将要家破人亡。

由于南昌市市政府信访局原局长黄耀华及西湖区政府原相关负责人、东湖区法院原院长雷虹、红谷滩新区原相关负责人等逼我帮他们签了168万元协议款去贪污,就杀我灭口。

同时向我当时7岁多的孩子打毒针、喂安眠药,致使我的小孩留下后遗症。

之后由于户口的原因,我的事情由红谷滩新区管理,当红谷滩区接手了我案件之后。

不久红谷滩派出所原所长李群将我母子抓到派出所凶神恶煞得瑟的说:“我是红谷滩公安分局副局长兼红谷滩派出所所长,我就是法律,我要处罚你。我们要让你的孩子受到失去母亲的报应”。

接着,李群指使黑社会人员及黑社会两牢人员绑架、非法拘禁我未成年的孩子到红谷滩格林联盟酒店,并将我放在孩子手上包里的8000元钱收缴。

然后又指使十几个人抬我到一张刑床上锁住我的双手双脚逼我吃老鼠药······

2018年9月11日,我接受了北京新京报记者采访,记者对我的遭遇十分震惊,全程录音录像3—4个小时。

我如实向媒体反映情况,因此惹怒了相关官员。

2018年10月8日我就被无端抓捕关押。

更为奇葩的是西湖区检公诉人辛振宇、西湖区法院审判长陈长权、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长李静组织一群涉嫌黑社会人员冒名顶替冒充是“公安机关人员”对我抓捕、羁押。

他们利用涉黑人员对我严刑逼供,所有的“罪证”全是伪造的。

为了达到对我判刑的目的,就连批准逮捕我的人员身份造假,逮捕令上无相关负责人签名,还伪造了一份110警情信息。

伪造的罪证,在庭审现场被我一一驳回。但是他们依然罗织着种种莫须有的罪名,定我为“寻衅滋事罪”,构陷判我2年10个月的牢狱之灾。

我身陷囹圄,直接致使我未成年在单亲家庭成长且将要高考的孩子生活没有着落,学业因此中断。

所有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故与迫害,我生不如死,度日如年。

为此,我向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从中多次叫律师转交证据材料,指出了‘公安机关人员’是冒名顶替的及一系列造假的情况,并要求公开开庭审理本案,救救我的孩子。

我再三向看守所写了求救材料,结果二审法院审判长李静对我的案子冤屈不理不睬。

为了达到我认罪的目的,李静与看守所暗箱操作,让我受尽各种酷刑,生不如死,致使我逼迫割脉自杀。

我割脉之后,看守所上上下下人员说:“是我自己割的,与他们无关”,为此,对我不进行救治,后伤口发炎,导致手功能丧失,险些截肢,并多次逼迫绝食自杀。

期间,在看守所所长万建明与驻所检察官授意指使下,在看守所副所长徐慧珍、指导员朱金花与管教具体安排下,把我拖到办公室,牢头狱霸及死刑犯一伙人对我拳打脚踢,让我受尽非人折磨。

然后,徐慧珍、朱金花亲自上阵打我。

还有几名不知姓名的管教也打我。

再接着,就对我动用酷刑。

我全身上下戴满了那种可以使人粉身碎骨的刑具。

从下午的4点钟戴到第二天的11点。期间我疼痛难忍,就撞墙自杀,当时,我面目全非,体无完肤,徐慧珍还要逼我认罪认罚,否则不卸掉身上的刑具。

与此同时南昌市红谷滩区沙井街办以原书记陈挺为首,组织人员刻意把我判刑坐牢的信息传播给我孩子的老师与同学,致使我的孩子在学校遭受各种伤害。

我身心受到巨大创伤,精神崩溃。

我因为无端被判刑坐牢,单位社保工资也停了,小孩生活无着落,被迫流离失所。

面对强大的黑暗势力,我愿意剖心为烛、沥胆为光,我要寻找光明,寻找正义。

我交织着血泪和怒火,渴望这朗朗乾坤,正义必然战胜邪恶。

我深信,只要有人敢调查我的冤情,尊重事实,依法办案,我的冤屈必然得到申诉。

现如今,南昌市红谷滩区沙井街办新调来的领导班子,不管我冤情,也不管我的生死。

现在,我已向省高级法院申诉。但官官相护的行为还在,我看不到希望。我是狂洋中一叶小舟,任凭风高浪急,生死存亡一瞬间。

我随时随地都有性命之忧,命不久矣,我死后唯一的房屋财产全部给我无依无靠的儿子徐义卓(也叫徐昊甜)。特此嘱托。

嘱书 人:张红英
2021 年 12 月 5 日

责任编辑 马永涛

前村长卖地、涉黑,霸占村长职务,扶植儿子上位

 反映人:河北省霸州市南关村村民刘会荣。我反映南关村前村长的如下违法行为。一、非法卖地河北省霸州市南关村前村长王永平,在2009年,将300多亩村集体可耕地卖给开发商李建东,开发商建商品房出售从中赚钱。其中包括我家仅有的1.72亩可耕地,位于沿路黄金地段。我们老两口60多岁,从此我们失去了经济来源。从2009年至今,王永平组织黑社会对我们家进行各种恐吓威胁,还拘留我老两口3次,让我们签字卖地,我们没有同意。同时,12年间,村级财务情况从未公开过。 二、王永平通过暴力手段,破坏、操控村委会选举,霸占村长一职长达八年通过制造记号票,给死人、未成年人发放选票等方法,进行非法拉票。王永平为了稳固地位,在异地入党。 三、扶植儿子王帅当选村长兼村书记,继续操控村级各项事务王永平非法卖地、涉黑,暴力破坏选举等违法犯罪活动,遭到村民的不断举报。王永平不得已,于2021年4月扶植自己的儿子王帅当上了村长兼村书记。继续在村里独揽大权作威作福,并扬言:有钱有权,想整谁就整谁!王帅是其它村入党,在村书记选举前夕才调回村里。王帅仗着其父在村里的势力,在村里作威作福,做尽了坏事。村民刘会来的10辆运输卡车,每辆20余万元,共计价值200余万。王帅把卡车当废品卖给了拆车厂,最后让从犯孔亚力顶罪,入狱三年,现正在服刑期间。 四、村民反映问题的答复我6月15日前去市政府反映我家可耕地被占12年的事,见到市长,说我要求开发商李建东占我一平米地给我一平米门脸房,市长当场签字,叫镇政府领导给我解决土地问题。之后我找到包村领导,谈了几次,包村领导说:我的土地的问题,村委会不同意解决。王永平又找人给我带话威胁说:你给我下跪,问题才能解决。你影响我一阵子,我影响你一辈子。   这就是王永平和其子王帅当村长和书记的所作所为,他们就是彻头彻尾的村霸!2021.年8月24号,我去霸州市政府见到,市委吴书记,我向他反应土地,和拆迁问题,吴书记说我给你签字,让霸州镇政府领导给你解决问题,我没达到王永平要求下跪目的,所以问题没得到解决。我们地的户头是我丈夫王瑞营的名字  请上级领导为我们百姓做主。152 0336 0085

作者 刘会赶

责任编辑 马永涛

2021年12月7日

中国人权观察发起人李发旺过失伤人致死

北京时间2021年10月12日晚10时许,李发旺独自去找人催讨拖欠他很久的两万元债务。由于之前债务人多次以各种借口企图赖掉欠款。这次债务人又故技重施。由是两人发生口角,李发旺情急之下挥刀捅向对方,送医后于次日凌晨2时许不治身亡。

   李发旺先生是山西介休人,退伍老兵,基督徒。中国人权观察团发起人之一,玫瑰团队成员。参与过许多围观声援,多次被传唤或拘留。如:2014年在建三江围观,被拘留。在郑州绝食抗议,声援郑州十君子,被传唤。2016年参加绝食接力,声援郭飞雄,64期间在天安门被带走,在他包里发现64条幅。李发旺先生参与诸如此类的公益活动不胜枚举。

    众所周知中国共产党对民运人士,异议人士,访民,法轮功,地下教会,维权律师等被称为新黑五类群体的迫害一向是无所不用其极的。被栽脏陷害,屈打成招,狱中被喂以不明药物,指使同监室的犯人殴打体罚等迫害手段层出不穷。笔者也曾亲身经历过。

综上原因,中国人权观察呼吁广大同仁予以密切关注李发旺案件的进展。监督中国的司法公正,使中国相关的司法部门严格依照法律,即给受害人家属一个公平正义的交待,又使李发旺受到公正的裁决。不和政治挂勾而借机对李发旺再次进行迫害。

李发旺先生

中国人权观察对外发言人 马永涛

责任编辑 马永涛

国殇日荷兰异议人士支持‘消灭中共活动’

1949年10月1日中国共产党篡夺了中国的统治权,此后每年的10月1日被中共定为”国庆日”,然而,那些曾饱受中共迫害的,中国异议人士,却将这一日定为中国的”国殇日”,纷纷都在这一天举办各种活动,谴责中共的残暴统治,与其形成鲜明的对比。
   2021年10月1日,又是一年”国庆”到,在中国共产党第72次庆祝它们的统治之时,荷兰的中国民主党海外委员会在海牙组织了反抗中共的活动,除了民主党成员外,也有来自中国的人权捍卫者姜流勇,王俊,刘飞龙等参加了这次活动。
  继”中国国殇日”之后的10月2日,中国海外的异议人士,法轮功受害者,以及来自大陆和香港的人权捍卫者在阿姆斯特丹,再次共同举办活动,向世界揭露中共罪行,抗议中共的邪恶统治。陈忠和,金朝,姜福祯,李秋,陈艳,姜流勇,王俊,刘飞龙等参加了这两天的反共活动,表达了希望中共早日灭亡的心声!很多人在此次活动中发言,谴责中国暴行!
    2019年逃到荷兰的姜流勇先生认为: 中国共产党70多年的统治历史,就是一部罪恶史。1949年中共向世界宣称”中国共产党解放了中国人民,中国人得到了民主”,然而50年代的朝鲜战争,70年代和80年代中印战争,中越战争,甚至90年代向俄罗斯割让土地,它们从没有征求过人民的意见。不仅如此,它们对中国人民的统治,及其残暴。它们抢劫中国人民的合法财产,并残忍地迫害他们。”公私合营”,”土地改革”,”人民公社”,”大跃进”,”大食堂”,”文化大革命”,”计划生育”,”天安门屠杀学生”,”下岗”,”强拆”,”活摘器官”,这些被中国人所熟悉的词汇背后,都是无数个惨绝人寰的抢劫,杀戮故事。中共并不满足于此,它们的目标是统治世界,”解放全人类”这样的语言是写在”中国共产党党章”里的。近些年中共将它付诸于行动,它们利用的”一带一路”侵蚀世界,世界人民通过中共的”新疆集中营”,”对香港民主运动的镇压”,”对台湾的骚扰”,”对国内人权捍卫者的迫害”和”向世界释放病毒”等事件真象的揭漏,认清了中国共产党的邪恶。作为饱受中共迫害的中国人,希望结束中国共产党,还世界人民和平,安全的生活。
 

作者 七袋明珠

责任编辑 马永涛

2021年10月2日

河北霸洲访民实名揭发村支书

检举书检举人:刘贺记,男,1963年8月14日出生,住霸州市开发区堤角村。被检举人:张永辉,男(年龄不详),现任大何庄村党支部书记,住霸州市城区办大何庄村。请求事项:请依法监察调查处置移送检察机关公诉,追究张永辉非法倒卖土地使用权罪的刑事责任。事实和理由:堤角村原党支部书记李世伟在 2006 年前任职期间内,于2005年11月份,将本村村西的大坑集体土地使用权,以出租转让的方式,将该地块土地使用权租给了张永辉,并签订了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其中约定土地在积为 57 亩,期限为 30 年,共计转让费为29万元,而堤角村于2013年3月7日更换了关勇(张永辉的内弟)的党支部书记以后,在群众不知情的情况下,张永辉就将租用堤角村(大坑)土地使用权,倒卖给了亿天科技开发公司,将原约定的土地 57 亩擅自变更为 96 亩,出售资金为 1500 万元。张永辉从中牟取巨额资金高达 1500 万元。村民们得知信息后,对此不满,依法提出上访。张永辉得知信息后,又给堤角村委返回 609 万元。(此信息是在公安机关侦查检举人人身伤害案时,检举人得知)。事实上张永辉非法倒卖堤角村土地使用权,从中非法牟取暴力高达 891 万元。检举人认为,张永辉的涉案行为实属以牟利为目的,违反土地管理法规,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情节特别严重,已触犯了《刑法》第二百二十八条的有关规定,已构成非法转让倒卖土地使用权罪。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土地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二条的有关规定,应立案、追究张永辉的刑事责任。根据《监察法》第十五条,第一次第五项的有关规定,本案应属监察机关的监察范围。为此,检举人特依据《监察法》第十六条第一款、《纪检监察机关处理检举控告工作规则》第七条、第二十四条的有关规定,向监察委员会提出检举,请依法及时监察,调查处理。检举人:刘贺记电话:15132655668身份证号:132827196308140416

责任编辑 马永涛

无良开发商堵路 市民自发纠错弯 道变通途

湖北省襄阳市大修厂家属院居民的直路被开发商占用了多年,改成了条弯路。使居民出行非常不方便。居民求助了多部门无果,今天(2021年8月1日)居民齐心协力自发地打开路障,使弯路变通途。

事情经过:6年前开发商为了施工方便,不顾居民生活环境,把祖祖辈辈的路堵住了,改成了一条不能进出车辆,勉强只能走人的通道。居民反映房子建好了应该归还原路,可是无人理睬。无奈之下居民求助了襄阳市电视台记者采访了多部门报道了,路是属于大修厂居民的。

但是堵路有人,修路没有人。照片所示为居民们用自己的力量搬离了石凳。不再走弯路了,感谢襄阳电视台今日播报给力,同时也感谢广大市民的呼声找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

现在的问题是,只要下雨了路面就会被淹没,路面也有多处损坏。居民们希望政府部门重视,反映的问题得到及时解决。
在进出门口希望交管部门出口马上护栏打开个消防通道口方便进入小区,人行道不能走机动车和救护车消防车。为了小区上千户居民的安全。


另外提醒一下,市民们对跳广场舞的意见很大,严重的噪音没有人管。影响了居民生活。都是市民,请自觉遵守

作者 当事人来稿

2021年8月1号

责任编辑 马永涛

民主党人顾万久致联合国的一封信

联合国安理会:
联合国各理事国:

我的人权遭到严重破坏

(真实经历/中国民主党人顾万久)

我是顾万久,土生土长的中国人。

由于我爱国爱民,所以参了军,进入了保家卫国的行列。

由于我爱国爱民,所以当公务员期间不贪污腐败。

由于我爱国爱民,所以,我从来不违法犯罪。

由于爱国爱民,所以,我揭露和鞭笞了中国大陆的所有蛀虫和硕鼠。

由于我是读书人,我不想造反。但是,我必须坚持揭露和批判各类腐败堕落糜烂的祸国殃民的犯罪群体。

于是,我写了数千篇揭露和批判各种罪行的文章和诗歌,其中在境外的各种中文网站上发表了数百篇揭露和批判三千多万犯罪的贪官污吏,同时也揭露和批判了何其多也的犯罪奸商们和犯罪的黑恶势力。

然后,就被重庆市公检法系统里的贪官污吏们污蔑和陷害制造冤案而关进监狱三年。

进而牠们勾结原人社部,重庆人社局,重庆市巴南区税务局等里面的贪官污吏们,抢劫干净我的退休养老金。并变相抢劫了我的冰箱,空调,电视机,家具,家电等等,甚至连我备用的房租钱,大米,油盐酱醋,水电气费钱,……等等,都被贪官污吏们抢劫干净。

你说,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活?

从我的遭遇结局来仔细看,牠们为了自己能继续贪污腐败犯罪,连底线都没有。牠们为了自己能继续贪污腐败犯罪,连基本人性没有,基本的道德底线没有,基本的良心没有,基本的良知没有,基本的道德底线没有,基本的信仰没有,……

一言以蔽之,牠们为了自己能继续贪污腐败犯罪,就严重破坏我的基本人权。

请教各位,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活?

受害人:顾万久
2021年8月1日于成都市。

责任编辑 马永涛

泰國民運紀念香港元朗7.21恐怖襲擊反送中集會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民主中國陣線東南亞支部在泰國疫情嚴重期間,冒險發起紀念香港反送中運動活動。由於疫情很多人不方便參與我們的活動,我們在中國大使館、聯合國難民署門前展示標語【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拉橫幅、舉牌【七二一港警勾結黑社會襲擊港民】揭露中共統治香港的後果,以及讓泰國人了解中共在香港犯下的種種罪行!

元朗721恐怖襲擊事件,又稱「元朗暴力事件」、「元朗恐怖襲擊」、「元朗黑夜」、「721西鐵元朗站事件」、「元朗白衣人事件」、「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事件」或稱之為「七二一事件」,是指2019年7月21日「獨立調查、捍衛法治、守護真相、重申五大訴求」遊行的當晚及翌日凌晨發生在香港新界元朗區的暴力襲擊事件。
  在事件中,大批穿著白衫部分有鄉事及黑社會背景的人士在有預謀下,手持武器在雞地及港鐵元朗站無差別隨機襲擊途人和列車乘客,導致多人受傷血流披面。有女性指被襲擊時遭到非禮、也有消防處救護員為傷者急救時也遭遇白衣人襲擊。事件至少有45人受傷,當中包括孕婦,有1人危殆,5人重傷。襲擊翌日亦因有傳聞指黑社會和白衣人將再次發動襲擊,促使元朗及鄰近的屯門的商店和設施紛紛休業和提前關閉,市面冷清。
    襲擊發生之前,有中聯辦官員要求元朗鄉紳驅趕示威者;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更被發現稱讚施襲者。雖然香港政府譴責港島和元朗的暴力事件,但譴責力度則後者不及前者。港府又拒絕歸類元朗襲擊為暴動,被批評企圖淡化事件和歪曲事實。至於警方的角色受到極大爭議。有警員在襲擊期間拒絕即時出動制止白衣人,事後與白衣人溝通甚至搭肩,又稱不見有人持械。民間直指白衣施襲者有預謀且無差別襲擊平民,意圖製造恐慌,因此可定義為恐怖襲擊。民主派更加斥責警方早已知情、包庇白衣人、勾結和協調黑社會,藉此打擊反送中運動。

中國民主黨大陸秘密黨員董健先生說:“在2019年7月21日的香港返送中運動「五大訴求」的當晚及翌日凌晨,大批穿著白衫有黑社會背景的人士在有預謀,有組織的情況下,手持武器在雞地及港鐵元朗站無差別攻擊途人及列車乘客,導致多人受傷。此次襲擊是在香港警察預先知曉,包庇及縱容下發生,亦是這場示威活動的其中之一個轉捩點。該次警黑勾結的暴力事件亦加速了香港的法治淪陷。即使如今香港的核心價值:言論自由 已逐漸消失,但真相是永遠不會被遺忘,亦不能被篡改。香港元朗襲擊成為示威運動其中一個轉捩點,催化多場大型示威。市民對警隊失去信任,加劇警民衝突。以及後來香港警方和林鄭月娥政府更加改變論調,聲稱襲擊是返送中與支持送中的兩派衝突,是由示威者所引發的導火索,使香港市民傷痛的心雪上加霜。後又拘捕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質疑是竄改歷史。際此兩週年,讓我們一同紀念並向邪惡的港共政權說不!”
  中國民主黨大陸秘密黨員張勇先生說【香港记协在声明中指出,新闻自由、出版自由乃一个国际城市赖以成功的重要基石,香港记协要求政府不要屡以“国家安全”之名拘捕新闻从业员,为业界带来白色恐怖,并切实解释过往一直合法进行、理应受到《基本法》保障的新闻及出版工作,到底如何能够触犯国安法。声明强调,今日是新闻界风雨飘摇的时刻,呼吁各同业继续谨守岗位。截至目前,包括林文宗在内,已有13 名与壹传媒有关的人士被当局以国安法罪名拘捕,涉及黎智英父子以及壹传媒现任或已离职的高层人员。其中,黎智英和壹传媒行政总裁张剑虹、《苹果日报》总编辑罗伟光被落案起诉违反国安法,需要还押。壹传媒营运总裁周达权、高层黄伟强等则被控欺诈罪,获得法庭保释。该案其余 8 人暂未被当局提出控告。1997年之前黎智英從大陸逃亡到香港,在香港自由環境下創業成為壹傳媒的老闆。共產黨如同魔鬼進了香港,又製造出新的難民,令香港人到處逃亡庇護,事實證明共產黨的魔爪伸向哪兒,哪兒就會民不聊生生靈塗炭。我們要向中共說不!】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民主中國陣線東南亞支部稱【泰國疫情也是因為中共去年明知道人傳人,卻故意隱瞞疫情,瘋狂從全球搶購醫療防疫物資,之後反過來大獻噁心再把各國捐贈給中國的物資,假扮好心援助各國防疫物資做好人,接著又推出疫苗外交,政治操縱打壓台灣。全球疫情害死幾百萬人,至今仍然沒結束,這全是中共對人類的禍害。】

我們為泰國人民獻上虔誠的祈禱:願平安度過疫情艱困時期,早日恢復一切正常生活!
中 國 民 主 黨           東南亞分部
民 主 中 國 陣 線        東南亞支部

作 者:  楊 過

责任编辑 马永涛

2021年7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