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民申请法院撤销判决

申诉书

申诉人:黄根宝,男,身份证号321028197505250819,汉族,大专文化(自考),原中铁十局 第四工程公司徐州桥梁厂副总工程师,国家一级铁路建造师。 被告人黄根宝,对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20)苏0302 刑初39号刑事判决书不服,提

出申诉。 请求事项:

1、撤销徐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2020)苏0302 刑39号刑事判决书。 2、判决被告人黄根宝无罪。

事实和理由:

一、派出所将本人推特内容全部打出来,并让我签字,只能证明这些内容是本人所发, 并不能证明这些内容均违法,因此还不是证据。有效的证据,需要经过鉴别和法庭质证。开 庭前、开庭中,均未对证据进行梳理。

二、徐州公检法在本案中认定信息网络为公共场所,那么我是在玫瑰中国网、推特、脸 书等海外媒体发的信息。这个所谓的“公共场所”也应该是美国主权范围内的,而不是中华人 民共和国的,中国警方的取证采用的远程勘验,并没有得到美国警方同意,系非法取证,属 于无效证据。习近平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是多次重申互联网主权的,也请尊重他国主权。 指控我造成“网络公共秩序”严重混乱,也是美国的“网络公共秩序”严重混乱,与中国有什么 关系呢?再者,中国有伟大的网络防火墙,中国人是看不到我的信息的,也就是说对中国没 有什么影响:我用的是中文,而绝大多数外国人是看不懂中文的,也就是说对外也没什么影 响。且我所发内容,阅读量很小,怎么能说影响的国家形象呢?

三、关于什么是“公共场所”问题?本人认为信息网络不是公共场所,其具体依据如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条【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交通秩序罪】聚众 扰乱车站、码头、民用航空站、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 序,聚众堵塞交通或者破坏交通秩序,抗拒,阻碍国家治安管理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情 节严重的,对首要分子,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了《关于办理寻衅滋事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 问题的解释》(法释(2013)15号第五条:关于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 混乱的认定标准,对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的认定标准作了规 定,明确在车站、码头、机场、医院、商场、公园、影剧院、展览会、运动场或者 其他公共场所起哄闹事,应当根据公共场所的性质、公共活动的重要程度、公共场所的人 数、起哄闹事的时间、公共场所受影响的范围与程度等因素,综合判断是否“造成公共场 所秩序严重混乱”。

《刑法修正案(九)》在现行刑法第291 条之一中增加了一款:“编造虚假的险情、疫情、 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网络 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成严 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从以上内容可以看出,不管是《刑法》还是最高法、最高检的司法解释均对公共场所作 出了明确的规定,公共场所为实体的、有形的场所;另外根据《刑法修正案(九)》第291条 之一,我国刑法更是明确规定信息网络属于媒体,而非公共场所。而起诉书、判决书均认定 我造成“网络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并没有指控我对实体、有形的公共场所造成秩序混乱。徐 州公检法的指控是错误的,信息网络是媒体,不是公共场所,又何来“网络公共秩序”?因此 罪名不能成立。

我国刑法第三条【罪刑法定】法律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依照法律定罪处刑;法律没 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不管是《刑法》,还是最高法、最高检的司法解 释均未明文规定信息网络为公共场所,却有明文规定为媒体,因此本人寻衅滋事罪名不能成 立,

四、在派出所的讯问笔录、起诉书、庭审过程,判决书中,均未能指出本人哪些推特内 容是辱骂国家领导人的?哪些内容是虚假信息?所谓证据确凿何在?

五、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高检发研字[2006]4号《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解释工作规定》 第三条:司法解释应当以法律为依据,不得违背和超越法律规定。本人认为“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 释(2013)21号第五条“违反了此规定,本人即使利用信息网络发布了虚假的信息,也不是 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而是在信息网络这一媒体上起哄闹事。因此,并没有违反第二百九十 三条 【寻衅滋事罪】第一款第四条的规定,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 混乱的。因此,该司法解释违背和超越了《刑法》,应认定为无效。另外,从该司法解释出 台的初衷来看,我也在网络搜索到了不少法律界的专家的意见和评论,普遍认为该司法解释 的惩罚对象应该是造成实体、有形的公共场所秩序混乱的人,而不是造成网络公共秩序严重 混乱的人。因此,徐州公检法对我的指控存在严重错误。

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 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3〕21号第五条:利用信息网络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 劣,破坏社会秩序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 罪处罚。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 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依照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 一款第(四)项的规定,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六、《刑法修正案(九)》在现行刑法第291条之一中增加了一款:“编造虚假的险情、疫 情、灾情、警情,在信息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或者明知是上述虚假信息,故意在信息 网络或者其他媒体上传播,严重扰乱社会秩序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造 成严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

该补充条款对虚假信息的类型作出了具体的规定,即我国《刑法》仅对291一款规定 的5类虚假信息进行处罚,而这与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 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法释〔2013〕21号第五条,构成冲突。若 这两个规定同时存在的话,一条虚假的恐怖信息或虚假的险情、疫情、灾情、警情信息,同 时适用 291 条之一和293条第一款第四项,这是非常荒唐的。该司法解释将虚假信息内容 大化,将所有虚假信息都囊括进去,显然违背和超越了《刑法》,不符合罪行法定原则,因 此本人认为该司法解释无效。

综上所述,本人无罪。

此致 鼓楼区 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诉人:黄根宝 2022.6.12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