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妹之智

世人皆言湘妹之辣,未闻辣妹之智。大概是久居芝兰之室而不觉其香之故罢,我身为湖湘之士,不觉其辣,反悟其智。今年8月中旬,为办夏飞堑案我和文东海律师后,肖银辉到益阳。肖约其益阳籍难友徐兆娥叙叙旧。徐闻之,即从乡下驱车赶到市区请我们吃饭,席间谈及其夫冤情之悲,维权之难,雪冤之乐。同僚赞之,我却一言不发,专挑湖南辣椒吃,辣而有味,辣助酒劲,酒辣有度,额上微汗渐出。微醉中,脑海里浮现一个辣妹之智。
徐兆娥,约莫40岁的中年妇女,一头乌黑的刘海式短发,更为直观的说酷似台湾蔡英文的发型,显得精明干练。圆圆的脸蛋白里泛红,近乎古铜色。这,我知道皮肤白皙,终日曝在阳光下干农活者多如此。
她文化程度不高,却很健谈。刑法、刑诉法的某些法律条文竟能倒背如流。虽无文采却不粗俗。是个美丽而又安份守己的良家妇女。其较丈夫年轻10余岁,丈夫欧阳跃华是个忠厚老实的农民,极少言语。然而夫妻俩恩爱有加,靠种田兼做点小卖生意维持一家的生计。日子虽过得清苦,一家四口人,却过得有滋有味。
然而,这宁静而和睦的农家生活,竟不料,一夜之间就被野蛮的计生政策戕害了。
婚后夫妻俩生有两胎孩子,按当时的计生政策属结扎对象。2007年3月14日早上,会龙山计生办主任刘赛群、副书记孙振华率领七八个人闯到徐兆娥家,挟持徐到赫山区计划生育服务站做绝育结扎手术。当时,徐兆娥正在吃饭,计生办的人不容分说就抢过徐的饭碗,要徐跟他们走。其丈夫欧阳跃华不在家,在车上徐兆娥无可奈何地哀求计生办的人,希望他们留下二个人在家里,怕丈夫回家后会出事。孙振华副书记竟口出狂言“出了事,由我负责!”。
结扎时,胎中尚有一活生生的胎儿。在中国人权是有阶级性的,被征服的人们,人权是征服者的恩赐。遑论胎儿?胎儿,不是人,是没有生命权的,处理起来就如同家畜。区别就在于家畜的物主在自由处置时,一时怜悯心起,尚有存活之机。胎儿的物主不是其生身父母,是毫无情感的国家机器。机器上的每颗螺丝是按固定的程式运转,不受情感因素的困扰。因此,文明人发明的一剂“药物”就流产了。据说此药物对母体不痛不痒,无副作用。中国的四大发明,让其族人自豪了上千年。如今又添一发明,不知让我们的后辈子孙对此第五大发明,自豪多少年。机器无情,然而,胎儿是生身父母的骨肉,父母是有情的呀!
徐兆娥,及其胎中算不得人的胎儿处置完了之后,就被机器上的那颗叫温文的螺丝钉,非常人道,非常温馨地“护送”回家。丈夫欧阳跃华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妻子就被结扎了,听计生办的人说腹中尚有一胎儿。现在胎儿也没了,于是悲从心起,怒向胆边生。在争执中,计生办的人持砖块、扫把、铁锹追打欧阳跃华,还把徐兆娥一岁多的小女孩丢到有刺的草丛中。在追打过程中,温文摔了一跤。面对此情此景,欧阳跃华左持农药,右持杀猪刀,准备同归于尽。颇有荆轲刺秦王“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去兮不复还”的悲凉和豪气。司马迁笔下的荆轲和老子“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的名言倏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只可惜温文不是秦王。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悲剧的发生,要追溯很久以前。2005年5月,也是因为生育问题,其赖以维持家庭生活的米、酒、电视机等能搬得动都被洗劫一空。诚如美国《独立宣言》所言“过去的一切经验都说明,任何苦难,只要尚能忍受,人类还是情愿忍受,也不想为申冤而……”这位忠厚老实的农民只能认命,无可奈何地忍受了。
欧阳跃华并无要杀他之意,他也知道温文不会死,也不可能死。然而,万念俱灰的欧阳,喝下农药,幸亏及时抢救。虽捡回了一条性命,却落下了终生残疾。
后面故事的推演,略有知觉的人便不言而喻。旋即欧阳跃华被拘捕了。这当然是无可厚非的,不管之前有多大的冤屈,伤人是触犯法律的。根据现行的刑诉法,在致伤程度还不能判断是否构成刑事犯罪的情况下,先行拘留控制是必须的措施。关键是在罪与非罪之间的认定是极为专业的技术,不能凭“政治正确”或个人情感判断。这个他们当然知道,毕竟不是“湖南农民运动”到“土豪劣绅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以踏上去滚一滚。”的那个年代了。形式上的程序还是要的。伤了一颗螺丝算不了什么,然而伤了一颗正在运转的螺丝就不一样,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不予惩治,怎能指挥别的螺丝运转。至于公平、正义、法制精神,算个球!天性温顺的老百姓,忽悠一下不就过去了,至多委屈了他。法治啊,法治,还不是人在操作吗?终归是人治。要个程序正义还不容易?刑法规定人身伤害致轻伤就可定罪。于是乎,就有了离事发之日22天后的2007年4月5日委托单位为益阳市会龙山派出所,文号为(2007)益公赫法鉴字第252号《法医学鉴定书》,鉴定结论:“属轻伤(偏重)”。接着2007年8月27日,益阳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就出具了《益阳市初次劳动能力鉴定结论书》鉴定温文为“伤残七级”。既然有了鉴定结论,而用刀砍人又是事实。这位习惯了逆来顺受委曲求全的老实农妇,面对这两份《鉴定书》的忽悠和重压。为了求得宽恕,她茫然无助,只能于2007年10月8日在益阳市会龙山街道调解委员会的主持下与温文达成《人民调解协议书》,赔偿温文“各项损失二万元”,“欧阳跃华向温文写出书面深刻赔礼道歉书。”接受赫山法院以简易程序审理。2007年12月20日判处“欧阳跃华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二年。”
徐兆娥文化程度不高,但其本的常识,她还是懂的。她反复琢磨着《法医学鉴定书》的分析意见“……多处伤痕,但无法认定哪处为砍击所致及手术探查所为。”明明是砍一刀,怎么有多处伤痕呢?为什么3月14日受伤,26天后才报案,这期间是不是再受过伤?……,这其中是不是有猫腻?带着这些诸多疑点,去咨询法律专业人士,方知自己被这虚假的程序正义所骗。决心要为丈夫讨回公道,还丈夫一个清白。她也知道判决结果已经出来,要推翻这份判决书走正规的法律渠道,是没有你讲法理的地方。于是她就决定上访。上访是要有经济做后盾,可家里几经折腾,早已家徒四壁,况且家中还有两个孩子和致残的丈夫要她照顾。于是她就咬紧牙关向亲朋好友借点钱,做点小卖生意,维持其本的生活,稍有积蓄之后再上访。上访当然解决不了问题,但除了上访你还能做什么呢?你草民百姓一个,不上访谁理你呢?这围魏救赵的过程很重要。
从此她成了访民,踏上了慢长的洗冤之路。上访是一件极艰辛的事,不仅受生活折磨,还要遭受当局的打压和抓捕,2016年9月9日她就因进京上访被益阳地方当局拘留十天。
十余年的漫长上访,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迎来了转机。2019年8月12日她给区委书记邓正安写了一个报告,当天该书记就在报告上批示“请区法院依法处理”。第三天赫山区法院院长王伟俊批示“欧阳跃华之妻徐兆娥因不服该判决,长期向有关部门反映,现回归司法途径,应予肯定和支持。请立案庭速组织认真复查,依程序处理。”对此,我还是要给这位院长点个赞,没有官话、套话,而且很专业,直接了当,便于下面的人操作。再审程序启动之后,一审仍维持原审有罪判决,经上诉发回重审。最终还是于2021年4月28日给欧阳跃华一个无罪判决。其间,一审法院想指派律师为欧阳跃华辩护。此类案件官方早已内定,律师辩护也是走走过场而已。我想法院指派律师辩护无非是控制闹庭风险,并无多少恶意。可被骗过的人们,自然有天然的警惕心。正应验了孔子那句“民无信则国不立。”的警训。
徐兆娥虽请不起律师,却仍毅然决然拒绝官方指派的律师,自己为其丈夫上庭辩护。我看过她的《辩护词》,虽不能用专业的标准去衡量,却也写得有板有眼,句句在理。她平静地讲起2019年底,她去区委书记邓正安办公室给他送兜白菜,邓回敬她一盒茶叶。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的心头忽然冒出一个通情达理的女性。一颗白菜当然算不上行贿,一盒茶叶与一颗白菜虽不等价,也可谓是礼尚往来,同时也是一份尊重。
清末,李鸿章戏称自己是糊表匠,那个窗纸有窟窿,他就糊。今天的维稳又何尝不是这样。你温顺,他以为你好欺好骗,能忽悠过去就是政绩,在法治不能畅通社会里,不辣一点,是寻不到司法正义的。
我曾为一位访民打过官司,她明明是“会闹孩子有糖吃”作祟,找噱头,刷存在感,瞎胡闹。却要政治包装成民主斗士。体制内捞不到,就到体制外捞。别人不经意说她是访民,她不在网上骂你几天誓不休。你不为她政治包装,她就反噬你是伪类。一把鼻涕 一包眼泪,骗得善良的国际友人团团转。徐兆娥不是这样,是辣而度,有礼也有节。一个自己都经营不好的人,怎能兼顾天下,这是常识。除非是当年的流氓无产者的忽悠!其实访民并无贬义,为自己维权有何不可!个案同样可以推动社会进步。我之所以要写此文,除了她是个良家妇女之外,她不装,不给自己贴上一层美丽的政治光环。
刘正清
2021年12月8日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