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廷抨擊外交策略 澳洲政治家掀起巨瀾 

前總理基廷(Paul Keating)11月10日在全國新聞記者俱樂部(National Press Club)接受該主席勞拉·廷格爾(Laura Tingle)訪問並發表談話。基廷不喜歡看到中國被遏制,他一個多月前就質疑澳英美聯盟(AUKUS)的價值以及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購買核動力潛艇的決定。這次是卯足了勁,借這個澳洲最富盛名的媒體平臺,基廷對於莫里森政府與北京關係發生惡化持強烈批評態度,批評澳洲做錯了,澳洲付出的代價過大。基廷還批評澳洲、印度、日本、美國等四國聯盟(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簡稱QUAD)的局限很大,而印度和日本只是追求各自的外交政策和戰略目標。他還捎帶批評了他自己的工黨,說澳洲兩個主要政黨都迷失了方向。

總理莫里森不失時機給予回擊:「我們在印太地區採取強硬立場以維護澳洲利益,我們在地區內與盟友們通力合作,不僅是美國,還有印度、日本和其他東協國家。如何維護自身的利益,澳洲必須堅強,澳洲必須挺身而出。」這次回應,莫里森就批評基廷是不合時宜的,也知道在工黨內總有人會同情中共。而在AUKUS成立之時基廷發出批評聲音的時候,莫里森還只是禮貌地說基廷作爲前總理可以有他的想法,但是本屆政府有自己的考量。

工黨領袖安東尼·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持支持莫里森政府對中國立場和態度,但也不忘夾帶批評莫里森。對於基廷在猛烈抨擊莫里森的同時也捎帶上批評他,出於禮貌和情面,他沒有直接批評基廷。但是明確表達了他不同意基廷對澳洲現在面臨的戰略環境的評估。他認爲,事實是中國已經變了,中國變得咄咄逼人,澳洲堅持自己的價值原則是對的。反而是中國對澳洲貿易合同的拒絕履行讓澳洲企業蒙受巨大損失。

國防部長達頓(Peter Dutton)則也入列抨擊前總理基廷對中國關係的評論,他以揶揄嘲笑的口吻稱「基廷同志是前親愛的領導人和大綏靖主義者」,他又再唱衰澳洲了,他還在過去看黑白電影的時代,對當今的時事他不知道他在説些什麼,連工黨領袖都不好意思直接懟他了,真希望他以後就不要再說了。言下之意就是不要再自取其辱了,而成爲澳洲兩邊政治的嘲笑對象。

與達頓同框出鏡接受訪談的工黨副領袖李察·馬爾斯(Richard Marles)也只能尷尬地顧左右言其他,不直接回答基廷的觀點是否正確,只是說基廷是一位了不起的偉大領袖,他當然有權利做如此表述。但是工黨清楚地知道中國在國際上咄咄逼人的姿態,工黨對此非常也是憂心仲仲,爲了澳洲國家利益,工黨一樣會應對中國。在南海問題上和其他有關中國問題上,工黨一樣堅持澳洲的立場和原則。但是又不失時機地轉而批評莫里森。

主持人不依不饒地問馬爾斯是否同意基廷的觀點是錯的,馬爾斯被逼無奈,但還是不説基廷是錯的,只是說他與基廷的看法不一樣。達頓抓住時機敦促馬爾斯直接批評基廷,「Calling him out,安東尼沒有批評基廷,你現在也不直接批評基廷,基廷就如同一匹脫繮野馬(the guy is out of control),這直接損害我們的國家。如果你們對澳洲國家安全問題是認真的,(你們)工黨應該譴責他」。

在基廷看來,中國的崛起是完全合理的,中國不是要在全球稱霸,而是要改革國際秩序。在一個已經不由美國主導的時代,澳洲仍然指望著老朋友英國和美國,面對強大的中國去挑戰是失敗的、不自量力的,澳洲因此為與中共交惡付出了代價。他相信習近平的自我展現是一個全球化和多邊主義的倡導者。對待中共,基廷只用耳朵聽,不用眼睛看,更不過腦子想。這是整個西方左翼的通病,無法更正,也無法根除。

澳洲知名記者史丹·格蘭特(Stan Grant)不認爲基廷為中國的專制主義辯護,認爲他只是一個現實主義者,努力將中國的影響力納入全球政治秩序中。格蘭特眼拙了,基廷是個徹頭徹尾的中共專制主義的辯護者。澳洲政治左右兩邊,左邊的大都離開政壇後成了中共的辯護者,只有女總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沒有參加這個中共辯護大合唱,其他的有一個算一個,都是中共辯護者。基廷親善中共有其思想根源、歷史根源和政黨傾向。戰後的澳洲長期是保守主義思想理念政黨執政,一直到了上個世紀70年代初,工黨領袖惠特蘭(Gough Whitlam)在工黨長期在野長達四分之一世紀以後才首度執政,外交上立刻轉而承認北京,放棄臺北。在他之後又有了多達四位工黨總理:霍克(Bob Hawke)、基廷、陸克文(Kevin Rudd)、吉拉德。在這些工黨總理中唯有吉拉德退出政壇後保持政治低調,其餘都在國際社會,尤其是與中共關係中發揮政治餘熱。霍克2019年5月離世,基廷和陸克文還都發揮著與澳洲現政府對中共策略不一致政治作用。基廷這次高調為習近平和中共説項,效果不能算好,非但遭受莫里森政府的回擊,也不受他自己所在的工黨待見,在澳洲屬於裡外都不是人,當然可以令習近平中共感覺到了一絲快意和欣慰。

基廷希望讓中國參與,但不要中國主導國際格局,這是完全的異想天開,對中共的無知。無獨有偶,白宮對美中關係重磅表態:不再尋求改變中國。實際是美國曾經有過不切實際一廂情願地改變中國的思想,但又無法行之有效。現在索性放棄原有的無效方案,代之以對中共的徹底放任。美國這一新政策呼應了基廷,是巧合還是默契?如果基廷的思路得到實施,結果必然是中國不但參與,而且是主導國際格局。

基廷認爲中國已經具有重塑世界的影響力,世界即將進入「後美國時代」,一個美國力量被嚴重削弱的新世界。這是基廷的表述,應該說也是他的預期。其實事實遠非如此。中國根本無力主導世界,儘管習近平非常如此想念。如果後美國時代的出現,不在於世界格局演變中的外部影響和作用,而是美國內部政治走向所決定。2020年大選民主黨入主白宮,掌控美國參衆兩院,整個政治傾向是向著社會主義發展,沿著南非、委內瑞拉道路繼續前行。此一時勢頭維持不變,美國一定會迅速衰落,後美國時代很快就會到來,美國未來一片灰暗,世界也一起走向灰暗。

美國有無自我修復能力和力量?從最近的州一級選舉看到了一絲希望,紅潮洶湧而來,深藍州翻紅初見端倪。最終的答案則是2022年的中期大選,看鹿死誰手能一錘定音美國未來政治走勢。民主黨繼續執掌牛耳,則美國繼續走向衰落,後美國時代一定來臨。那麼只要中國政局繼續在習近平和他的「之江新軍」掌握中,中國有可能猛虎出柙,與民主黨美國共治世界。

澳洲聯邦大選在即。現政府獲得連任,澳洲現在的對中共抵禦態勢保持不變;若艾班尼斯獲勝,澳洲現時的外交政策會發生一定程度的變化,基廷、陸克文等都會有機會影響他們曾經主政過的澳洲工黨政府。離大選還有一段時日,雙方都在磨刀霍霍,奮力衝刺。結果如何,再分析研判。

文:秦晋

本站独家报道
责任编辑 知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