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公民致湖南省国安厅的公开信

湖南省国家安全厅厅长、长沙市国家安全局局长:二位好,我是中国公民谢燕益,受当事人程渊妻子施明磊女士委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三十三条之规定担任长沙国安局负责侦办、长沙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的NGO组织长沙富能程渊、刘大志、吴葛健雄颠覆国家政权涉嫌案件程渊的辩护人及其申诉控告代理人。由于该案被定性为所谓危害国家安全,作为当事人的代理人无论从法律上还是政治层面都不得不与二单位打交道。我在致函二位负责人之前,曾在百度上反复搜索查询了二位现任负责人的姓名及简历,遗憾的是不知何故?始终没有查到湖南省国安厅、长沙市国安局现任领导的相关信息。不过这并不影响我向二位传递信息申明我的一点立场,并且我也毫不怀疑,今天我们每个人的一言一行,所作出的任何选择与决定、此案的最终结果以及功过是非都会记录在历史上。

2020年6月9日、6月10日,我陪同施明磊女士专程前往长沙与办案部门依法交涉沟通并就前期办案程序方面存在的问题向检察机关以及省国安厅纪检部门进行了反映,本着尊重与信任的态度并以极大的善意及期待的心情,此前当事人家属施明磊女士、吴有水律师(吴葛健雄父亲)等以及他们聘请的律师亦曾多次前往长沙与有关方面进行相关沟通与交涉的努力,一方面迫切为亲人的安危担忧另一方面尽己所能向办案单位辩白陈冤。但令人遗憾的是,家属的努力不单受到办案单位的冷遇,而且三位当事人被采取强制措施近一年以来,家属为他们聘请的律师至今未能见到当事人,办案及关押单位长沙市国安局、湖南省安全厅看守所以当事人自己指定了律师为名公然剥夺家属委托律师的会见权及辩护权。一个刚刚成年不谙世事的孩子吴葛健雄被剥夺人身自由长期关押面临颠覆国家政权如此严重的刑事指控竟然不愿意见他那精熟法律的老爸一面?这种做法让如此一桩煞有介事的危害国家安全的“大案”情何以堪?

另外,自去年7月22日对程渊抓捕抄家开始后,其妻子施明磊女士在抓捕现场不但未能幸免于暴力对待,三岁大的女儿也遭到非法拍摄。程渊夫妇先后被以黑头套、手铐带走,施明磊女士在被审讯期间受到种种威胁恐吓,孩子至今对7月22日发生在父母身上的“灭顶之灾”心有余悸。嗣后,长沙国安局明知当事人无辜却仍对施明磊女士采取了监视居住、冻结银行账户、逼写承诺书等手段,并公然胁迫被关押中的程渊录制视频,在视频中程渊央求施明磊要照顾好孩子不要再管他的事,施明磊和孩子多次受到长沙及深圳国安骚扰。以株连、法西斯恐怖手段参与办案的人员包括长沙国安局林圣新、赵倩、张磊等人。

众所周知,程渊负责的长沙富能NGO组织一直致力于公益事业,正如程渊本人多年来的经历一样,他不过是通过NGO或作为一位专业人士积极推动参与一些弱势群体的权益保障行动、公益诉讼、信息公开、政策倡导,包括乙肝反歧视、艾滋病反歧视、残障人士反歧视、消除计划生育及户籍政策在就业、升学、社会保障等领域的非法规限反歧视行动。这些行为都是依法公开进行的,一些公益行动甚至进入到国家和地方的立法、司法以及行政程序当中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及社会效果。程渊他们的所作所为,不过是在对弱势群体、少数群体的权益关注和人道关怀,种种努力也是关乎所有公民沦为弱势处境时的底线保障问题,事关包括你我在内的每一个公民的权利、尊严及福祉。这个事业诚如那些有识之士所言:一个社会的文明程度往往取决于对弱势群体的态度。我们无须赘言程渊他们的所作所为非但无罪而且有功,只愿在此申明一个尽人皆知的法律常识:“法无禁止,私权可为,法无授权,公权不可为!”

在我与长沙市检察院控申处夏处长、公诉处黄女士、湖南省国安厅纪检组李先生、张女士以及湖南省司法厅办公室唐主任、法援中心杨主任等的接触过程中明确表示,本案的发生完全是极左思维导致的。

责任编辑 知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