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明的最后遗言

刘少明你算不算良心犯?一一我的遗嘱(但绝对是有案据可证的)我生于上世纪的一九五八年7月9日,八岁文革时,因叛逆在厕所里书写反动标语被戴上现行反革命分子帽子,兄弟俩与一干八十多岁的历史反革命分子,地富反坏右分子同台被批斗游行。因我兄弟二人的拖累,使父亲被降级限制使用,在小学初中校长岗位退休。(父亲四九年初参加民兵土改,五0年三月正试入伍注册中国人民解放军。)从此注定了我一生特立独行的性格至今。五十多年来,我坐牢三次三罪名: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偷越国(边)境罪,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留刑拘无数次。无悔!
为中国民主宪政早到来,为中华民族真正的崛起这是我们最后的斗争,这个斗争中我们没有敌人。这个理念是在广场纪念牌上与晓波兄弟长谈后植入我心田理念至今。中国和平转型是符合中华民族最根本利益的,台湾做到了,大陆又未偿不可?
我深知,我的这个理念在圈内遭大多数人鄙夷,嘲笑我的天真幼稚,乃至视为变节……。为了这个信念,我依然在躬身前行,我可能有负各位同仁们的期望,但我决不会负我五十多年独自躬身前行的初心。一如既往地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改革,促成和平转型。但是,未来几年内我和我的家人可能将面临巨大的变故,为此,我提前写下遗嘱。我没有英雄情怀,也没有领袖欲望,只有一颗追梦五十多年前的初心。读到此文的朋友们,请你们见证历史。谢谢![抱拳]
刘少明2021年7月16日

责任编辑 知秋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