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經歷的中國海外民運三十年—秦晋

前言(自序)

人生處處十字路,隨波逐流須自誤。求田問舍羞見劉,猛誌長懷高瞻矚。哀嘆仲永重器晚成,天生知恩點滴在心,老吾老,幼吾幼,及人之老幼。困惑猶豫之時總得冥冥之中的啟迪和引領,深深感恩上天的眷顧,因此常懷敬天畏地之心,感謝天地父母的養育呵護,一生十字路口總能被動地或主動地做出選擇得以走到今天的地步。出生是被動的;從鄉間到城鎮是被動的;自幼勤奮好學是主動的;中學畢業後下鄉務農是被動的;“鯉魚跳龍門”逃離土地是主動的;早年出洋卻是隨波逐流順其自然,而進行東西方制度的比較是主動的;去國赴澳洲是主動的,而且是一生中最重大的命運抉擇;尋找當代孫黃是青少年時期的朦朧,始於而立之年的具體實踐;三十多年來堅守中國海外民運則是一生最為重要的誌事,是主動為之。民運艱難,如精衛填海,如誇父逐日,能看到民主在中國實現是畢生的幸事,若不能,雖抱憾終生,但也無怨無悔在所不辭。

海外民運的短暫輝煌以後,就意識到了中國的政治轉型,隨著1989年天安門事件,政治機會已經遠逝。近代中國政治變化都是機會的突現而引起的連鎖反應,辛亥革命的成功源於四川保路運動,而使得武昌軍力空虛為起義提供契機。1914年薩拉熱窩街頭暗殺奧匈王子的槍聲,如同亞馬遜河上的蝴蝶展翅引起了阿拉斯加鵝毛大雪,導致了中共1949年席卷中國大陸,內因都是其中的機會和機緣巧合。對此我深信不疑。

從本世紀初起,開始意識到政治機會對中國未來政治變化的關鍵作用,遂把自己的重心逐漸轉移到中共政敵不同板塊的合縱連橫上,在無奈的困守中耐心等候政治機會的重新出現。從中看到了大中國的五大反對運動,在1999年9月一次集合抗議集會上根據實地場景冒出了“五毒俱全”的概念,用於自嘲。江澤民下榻悉尼的洲際酒店(Intercontinental Hotel),在酒店周圍有五個不同的抗議群體:民運、臺灣民進黨人的隊伍和旌旗、自由西藏雪山獅子旗、維吾爾人的月牙旗、一身黃色練功服的法輪功學員。2014年認識了以後的博導,在他的指導下寫博士論文,題目自取,理論自選。我選了“政治機會理論”,再一查,發現這個理論發源於上世紀的七十年美國社會學學者艾辛格(Peter Eisinger)教授。從那時起,就用這個理論督導自己以民運為基,運動於其他政治板塊的縱橫捭闔中的具體實踐,書中所記錄和呈現的都這三十年來的具體事件。以前是朦朧的思考,之後就是有針對性的具體運作。屈身守份以待天時,以時間換取空間,以漫長的枕戈待旦,等待天時地利人和轉向民主自由一邊,從而獲得後中共時代的政治空間。

筆者認為中國政治之變的根本在於白宮從美中關系的睡夢中徹底醒來。自1949年以來,尤其是1989年以來,白宮主人對中共的認識一直在錯誤之中,美中關系是一場龜兔賽跑,中共如龜,白宮如兔。兔子在烏龜爬到終點之前醒了,烏龜就無法贏得賽事。川普是白宮第一只醒來的兔子,可惜川普下課了。新充數的兔子拜登看似繼續倒頭又睡,促使中國政治變化的外部因素如“大河上下頓失滔滔”。

不禁回想起姜伯約事敗自刎前的仰天悲嘆:“吾一心恢復漢室,終不能成功,乃天命也!”而我已經花甲耳順之年,不禁自問尚能飯否,為中國之變恒兀兀以窮三十余年,眼見習共進入上方谷命懸一線,卻晴天霹靂驟雨傾盆,習共逃出升天,此也天命嗎?

舉頭三尺必有神明,我感恩並且敬畏神。萬潤南先生與我們視頻聊天,說到了人的三性:靈性、悟性和韌性,而且最根本的是韌性。而我心知肚明是神的大能在一直引領我,我則謹小慎微,如履薄冰,如臨深淵,不敢自誇,感知都是神的創造和旨意。不會停息,不會後退,生命不息,奮鬥不止。我相信神 耶和華與我同在,這條道路是窄門、小路,路途上坎坷、艱難、充滿誘惑,我會行在神的這條艱難道路上,直到神的應許之地。

皇天後土,實所共鑒。是為自序。

西元2021年5月10日於澳洲雪梨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