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燕益律师亲述被绑架经过

谢燕益律师6月13日向媒体披露,他昨日在郭洪伟父母廉租房处看材料,遭到四平警方破门而入,强行押回北京。郭洪伟是吉林维权人士,今年4月在监狱服刑期间意外死亡

他表示,受郭洪伟父母委托,介入郭洪伟在监狱意外死亡的案件,本想依法按照程序调查他的死因,结果处处受到阻碍和掣肘,有关方面都没有给予配合。“我4月14日、15日的时候和马卫律师去过一次,我们到监狱,到监狱(管理)局,以及负责公主岭监狱的检察院,他们都没有给予查看相关的证据,包括视频、病例档案,离他死亡已经2个多月了,家属的心情可想而知,郭洪伟的二老双亲都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他们也想追查真相,在真相和事实的基础上,看看怎么来依法处理这个事。”

谢律师披露,他介入此案后,遭到他所在的北京密云当地国保施压。共同代理该案的天津的马卫律师也被当地司法局找去谈话施压,以至日前的吉林之行未能成行。

此前,郭洪伟的父亲郭荫起也曾对《大纪元》表示,由于当局的打压,很多律师不敢接这个案子。

谢律师独自来到吉林四平市后,郭洪伟父母提供了不少证据、案卷材料,包括郭洪伟在服刑期间和他这个案件一审、二审整个过程中的相关资料,还有他的申诉材料。

“我正在郭洪伟父母的廉租房里看这些材料,吉林四平的警察,大概有几十名警察破门而入,不由分说把我控制之后带到派出所,他们还把郭洪伟的相关证据材料扣押了,没有给任何手续,并且不远千里把我押送回北京密云,然后交给密云的警察,就这样搞。”谢律师说:“我认为这是严重违法了,滥用职权违法行为,完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没有执法的手续,对我是传唤,还是调查,没有给我任何手续,包括搜查我住的郭洪伟父母的房子,还把证据材料抢走了,对我携带的行李箱、我的包,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搜查手续,就是胡来,非常恶劣”。

据《维权网》昨日消息,郭洪伟父亲郭荫起当晚去给谢律师送饭时,发现谢律师不在廉租房里,屋子里的材料被翻的乱七八糟,谢律师的行李也不在廉租房里,郭荫起立刻打电话联系谢燕益律师,电话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郭荫起说,当天下午三点多,谢律师在微信上呼过他,因为老人外出打印材料,老人出门不知道开手机流量,没有接到呼叫,直至晚上五点多,老人才发现手机有谢律师的呼叫。

谢律师告诉记者,他被四五个人送到高铁上,这些人形影不离地跟他坐在一起。到了北京,被吉林公安的警车直接送到密云,“我看这些人也是长期住在北京,不知道搞什么名堂,密云区这边公安局派出所的人又跟他们对接,把我押送回家。那意思就是不能让我在四平,或者是吉林”,“他们这么处理也是超过了我的想象,到现在我也没想明白这个事,为什么要这么搞,谁要这么搞的?”

“损害别人的权利就是损害我们自己的权利,践踏别人的尊严就是践踏我们自己的尊严”,昨天一路上,谢律师善意地提醒、劝告这些警察,“你们任何事情的取舍和选择,你们要考虑清楚,不要以为你们就是在伤害我。侵害我你们觉得无所顾忌,或者侵害任何一个你们的控制对象,滥用权力,包括郭洪伟的父母,实际上你们也是在伤害自己,伤害咱们的子孙后代的福祉和利益,你们要想清楚。”

谢律师还警告这些警察,不要心存侥幸,“这样做恶、欺压百姓,胡来的话,对你自己不好,我还是想让他们有个醒悟,有个认识,违法的事情什么都敢做还行,这一定会有历史责任、法律责任的。我给他们举周永康这些人的例子。”

据谢律师透露,昨天参与整个事件的警察中,有一个是铁东公安分局平南派出所的王悦(音),警号是302336,还有一个警察警号是302115,他们带队的应该有个局长或是副局长姓钟,“这个过程背后还有哪些部门、哪些人参与,这也是一个线索吧”,谢律师表示。

据悉,郭洪伟1964年5月16日出生于吉林省四平市,原是吉林省抚松县松江河一名发电厂职工。因举报龙潭区检察院官员许文贵及其亲友开虚假住院票据、侵占国家利益,遭打击报复,于2005年被诬陷挪用公款判刑五年。服刑期间遭受“小鬼剃头”、“死人床”等酷刑折磨,导致瘫痪。

出狱后郭洪伟不畏打压,持续伸冤上访,并曾祭拜抗暴者杨佳、声援香港民主运动。2012年初,经吉林省政府相关部门集体开会研究,以信访救助金形式,由公安给予郭宏伟33万元补偿。2014年5月郭宏伟在北京被捕,随后被地方政府构陷,以“敲诈勒索罪”和“寻衅滋事罪”判刑13年。他的老母亲肖蕴苓因陪同照顾病重的儿子郭宏伟进京,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6年,2019年保外就医。妹妹郭宏英因对其母肖蕴芩和其兄郭洪伟被重判不服,坚持申诉,2019年被当局先以“殴打他人”为由行政拘留,拘留结束后又改为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并遭批捕判刑5年,目前被关押在长春女子监狱。

郭洪伟一审、二审的代理律师黄汉中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郭洪伟案件是一场彻头彻尾的政治迫害、耸人听闻的大冤案,甚至2018年还被央视当作一个家族式勒索当地政府的“反面典型”,简直是贼喊捉贼。

黄汉中说:“所谓三十多万的敲诈勒索,一个严重的高血压患者,连自己站立起来走路都不行,敲诈有五千多干警的公安局,这不是笑话吗?他(郭洪伟)认为被判五年是冤案,可以通过司法申诉解决,但是他长期以来向吉林几级法院走访,他们以各种理由不让郭洪伟复制案卷。”

郭洪伟在松原监狱经常遭到狱方的虐待,被关小号、打药。在郭荫起夫妇不断要求下。郭洪伟于2020年11月被转到公主岭监狱。

今年4月4日,郭荫起夫妇突然接到郭洪伟病危的通知,4月9日,郭洪伟死亡。

谢燕益律师今日对本台表示,“这些案件本身,坊间都是有很多质疑的,这些咱们姑且不论,毕竟今天他这个人死了,不要说政府,不要说有关方面、公权部门,你就是我们每个公民都有责任,你自己的同胞同类,就这么死亡了,在监狱里面,那我们是不是要问一问,我们是不是要了解了解,考察考察?那他家属有这个诉求,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谢律师认为,这个死亡的真相必须得有个交待,否则郭洪伟可以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那任何一个公民都可能成为下一个郭洪伟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