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和余文生律师哥哥在南京监狱视频探视余文生情况通报


2021年4月15日,是余文生律师,被关押约3年3个月来,第4次获得家人会见。
本来这个月是南京监狱非会见日,以防护疫情原因2个月探视一次。许艳在坚持要求南京监狱保障法律规定的家属一个月一次探视权。
许艳到达南京监狱门口,约8位警察在处理大门修理的事情。当许艳和哥哥到达南京监狱现场后,南京监狱除了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说这个月不能探视外。没有过多制造障碍,门口的警察,同意我们探视了,其中有一位是曾经探视时认识的警察。为南京监狱能去维护和保障法律规定一个月一次的家属探视权,给予肯定和表示感谢。

     我很高兴和谢谢哥哥想着尽快探视到弟弟;也感谢这次到达现场的记者;还有南京的朋友们;也谢谢所有对余文生律师案给予关注与帮助的人士。
     这次是视频探视。探视前,警察告诉我和哥哥,南京监狱,带余文生去医院做了骨科和神经外科检查,还做了甲状腺检查,说甲状腺没有问题,并且给余文生开了药。我对南京监狱做到比较快依法和人道的带到医院的做法,很高兴并深表感谢。
      我和哥哥见到余文生律师时,我从视频里看出余文生的表情有些严肃,互打招呼后,我说:今天哥哥在,我简单说几句,然后你和哥哥聊;下个月我带儿子来看你;3月31日,我见到了6个国家人权官员,德国、欧盟、美国、加拿大、英国、瑞典,官员们对你的身体情况很关心,我也把请求帮助的事项向人权官员们请求帮助了;丁家喜律师、程海律师。。。在这次我来探视你前,让我代向你问好;各界人士一直很关注你;你现在怎么样?
     然后余文生律师说:南京监狱带他到医院做了骨科和神经外科检查,骨科大夫说因为受到外伤,神经受损,给开的药叫甲钴胺。他现在被分到老年监区,里面全是65年以上、还有的缺胳膊、缺腿、坐轮椅、乙肝病人,他也没有打过乙肝疫苗。我问余文生,你是不是不喜欢在老年监区?余说,是的。他说,老年监区,表面上,干活少一些,但是,这样就挣不着公分,没有公分也就没法采买吃的,他有时看着别人有零食吃,很馋,因为虽然现在南京监狱每次吃饭时能吃饱,有时还是会感到饿,如果能采买点吃的可能会好一点。而且,老年监区没有空调,其他监区有空调,担心到夏天后情况会更加不好。所以,我请求南京监狱,能考虑把余文生律师调到普通监区。我问他为什么没有打亲情电话,他说,他已经提出申请20多天。然后,这个问题,南京监狱警察答复,可以打,希望家人能尽快收到余文生的亲情电话。
       余文生律师还说了,他刚进南京监狱时被群殴的事情,当时很多人一起踢他,当时他头被撞的有点懵,不过没有受伤。
      我听到这些后,特别诧异,非常心疼他和伤心。然后我和哥哥,说了很多关心余的话,余文生严肃的表情轻松了一些。
        余文生律师想有纸和笔,用左手练练字,但是南京监狱现在不提供纸和笔,希望南京监狱能给余文生纸和笔,让他写写字。

       余文生律师哥哥,给余文生带了一张父母的照片,警察收下了;带了敷在胳膊上,可以让身体热的膏药,没有收;录了一小段父母的视频,从探视的摄像头里让余文生看了。余文生看后说,爸都这么老了。余离开家时,当时爸爸还是身板笔直、走路精神抖擞的军人形象,现在已经变成弯腰曲背、慢慢挪步的耄耋老人。我怕余文生看到父母老了后伤心,连忙安慰他说,爸爸已经92岁了,你也别太伤心。哥哥又介绍一些照顾父母的日常生活,余文生说:哥,你辛苦了。哥哥说:小文,你现在的经历是你人生的一个劫,过去后就会好了。哥哥让余文生到时回家后,就去看父母。余文生说:好。余文生希望经常过去南京,我说,我每个月都会去要求探视。哥哥说:他也还会去。我听到哥哥这么说,很高兴和感谢。
     我和哥哥,希望余文生自己在困境中,照顾好自己身体,争取保护好右手,尽量不让残疾的问题恶化。我也说,我会继续为他维权。

       这次是余文生说话最多的一次,哥哥后来说,他可能是看到家人,说出了自己的很多委屈。探视结束前,我听着余文生介绍的很多经历,一直沉静在心疼和担心余文生处境中,完全没想到说想念之类的话,是余文生,在探视声音被关闭前,单独大声和我说:老婆,我爱你!我才恍过神来,然后也说了声:老公,我也爱你!然后,飞吻、挥手,他被走出了视频的房间。哥哥和我,和警察说出了一些改善余文生生存处境的诉求后,离开了南京监狱。
       因为,看到余文生对在老年监区不满意,和知道他的一些遭遇后,我从离开南京监狱后,一直很难过,不知所措,一夜只睡了约2个小时。
     夜里录了探视视频,第二天,向南京监狱,通过ems邮寄了住院治疗、保外就医、一月一次探视权、调监区申请书。

   后来,和朋友们一起,在南京到:中山陵、梅花山、中山植物园、紫金山天文台、玄武湖,游玩了一圈。吃了南京特色:咸水鸭、鸭血、生煎包、生煎饺、螺丝、鱼肚、臭豆腐。


    再次感谢,这次到达南京现场的记者人士和南京当地朋友的帮助,还有哥哥的帮助,所有对余文生律师案给予关注的人士。 
     请求南京监狱及有关部门和领导事项:

1、请求对提交的余文生律师案保外就医申请、住院治疗申请、一月一次探视权申请、调监区申请,给予答复并作出同意申请的决定。
2、请求下个月,许艳带孩子去探视余文生时,南京监狱能从法律和人道的角度、从保护未成年人角度出发,给予亲情探视的人道安排。
3、请求,针对余文生律师手颤抖残疾问题,在药品和治疗上,帮助持续给予治疗,挽救双手,双胳膊残疾、残废的风险。
4、请求尽快保障,余文生律师在购买、打亲情电话、有纸和笔写字、有可以看的书的法律规定的权利。
5、请求有关部门和领导,对余文生律师手怎么受的外伤和神经受损,给予调查和追责。
6、请求南京监狱监督、制止、杜绝“犯人”殴打余文生的情形的发生,并对此调查和追责。
许艳
2021年4月19日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