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洪伟死亡疑点重重 人权律师介入调查

2021年4月13日,马卫律师和谢燕益接受郭洪伟父母委托介入郭洪伟监狱意外死亡一案。

吉林省维权人士郭洪伟(身份证上的名字,也称作郭宏伟)在接受脑出血手术失败后离世。他的父母认为郭洪伟五十七岁英年早逝,死因蹊跷,疑点重重,势必要调查、追责到底,加上吉林宁江和公主岭监狱常年拖延保外就医、殴打虐待郭洪伟,公检法系统制造冤假错案,都需要为此承担法律责任。

4月4日晚,郭洪伟八十五岁的父亲郭荫起收到狱警电话,要求其为郭洪伟的脑出血手术签字,手术持续到凌晨四点。4月5日晚,郭洪伟二次出血,瞳孔扩大,接受第二次手术。

值得关注的是,两次手术前,警方均拒绝家人会见郭洪伟本人。直到6日上午,家人在核酸检测结果出来后获准探望,他瘦得皮包骨头,靠呼吸机维持生命。2021年4月,郭洪伟最后的日子,由父亲郭荫起提供。

4月9日上午,郭洪伟咽气了。郭荫起并未在他身体上发现明显的伤痕,虽然目前没有实质证据证明狱方将其殴打致死,但他脑部的情况并非肉眼可见、亟需调查。“没有证据是打死的,但是我们有怀疑。病都在脑袋上。手术后的脑骨头,他们不给,拍照也不行,说是要统一处理、不能给家属。”

郭洪伟的尸体至今停在殡仪馆的冰柜内,郭荫起拒绝在真相未明之前将其下葬:

“我们不服!死因不明,不能火化,需要鉴定处理。完全是迫害死的。这么一个重症病人,高血压达到260,保外就医不允许,就是想整死你;而且转到公主岭监狱后,不让会见,也不允许打电话。死了以后入殓的时候我们想拍照,好几个狱警在那,不准拍照。”

中国人权律师谢燕益计划到吉林当地跟进调查。他告诉媒体,监狱故意伤害和失职渎职都有可能,“但是需要调查,包括是否要进行尸检、调取视频监控和病历资料。按照《刑事诉讼法》和《监狱法》,监狱有责任义务保护其身体健康,郭洪伟如果身体这么糟糕,应该获得保外就医。”

郭洪伟2015年入狱后,在松原宁江监狱长期受到虐待、殴打、被关押到小黑囚室等迫害。2020年5月,狱警卢佳讯将他关在充满过氧乙酸的禁闭室,造成他窒息和翻白眼,但是狱方收到举报后仅扣除警员一千元奖金。郭父坚持认为卢佳讯应被判刑,上告到吉林监狱管理局,至今没有答复。

直到2020年11月26日,郭洪伟才被批准转移到吉林四平公主岭监狱。今年二月中旬,他和家人通了最后一次四分钟的电话后一直杳无音信。

3月15日,狱方把郭洪伟送到省监狱(长春市)医院做保外鉴定,住院一周后又送回公主岭监狱,这期间从未允许他与家人联络。


郭荫起认为,监狱可能耽误了最佳治疗时机。这次手术的主刀医生之一是吉林国文医院的姜福成。医生曾经问警察,郭洪伟身体状况变成这样有多久了。警察表示已经两个多月,此外,郭洪伟入院之前已昏迷两个多小时。

郭洪伟八十四岁的母亲肖蕴苓在殡仪馆为儿子披上寿衣的时候仍然无法接受他的离去,她记忆中的儿子本来是两百多斤、一米七三的壮汉,从没得过大病。他入狱以后,腿也瘸了,高血压和脑梗死等病情不断恶化,现在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儿子,你放心,妈一定替你伸冤。你怎么扔下老小,不明不白地就死了?凭啥呀?我儿子生前啥错误都没犯过。凭啥陷害我儿子,一直致死?这样的话,我死的那天都合不上眼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