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律师案3年多来妻子许艳第一次见面

2021年3月15日,许艳在江苏当地朋友的帮助陪伴下,第二次到达南京监狱探视余文生律师,这次,也是3年多来,许艳第一次隔着一个玻璃,见面探视余文生律师。

1、发现余文生律师的右手,在不停的颤抖,余说,除了右手不能写字,右手夹菜两筷子,就没有力气了。我问他,那你怎么吃饭,他用手比划着,是往嘴里扒拉着吃饭。右手也刷不了牙。牙齿4颗至今还没有装上。

2、许艳第一件事情就是介绍,余文生律师荣获国际2021年【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的事情,但是警察不让我说余文生律师获奖的事情,我继续说,警察威胁我说,如果再说,就掐断我们电话。

3、余文生律师说徐州市看守所对他不好的事情,警察也不让他说。

4、我问余文生,我的爸爸和弟弟想去南京监狱探视他,他愿不愿意我的爸爸和弟弟到南京监狱里看他?余文生律师说,他愿意。
我问余文生,你同意让儿子过来南京监狱探视你吗?余说:愿意,然后补充说,他很想儿子,想看看儿子长成什么样子了,很多事情有利有弊,我希望儿子能勇敢直面。

5、余文生律师关心他的爸爸妈妈的身体,担心自己看不到父母而遗憾,我告诉余文生,爸爸已经老的不认识我这个儿媳了,哥哥在照顾父母,哥哥会照顾很好的。余文生说,不知道到时爸爸还能不能认识他这个儿子?我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爸爸已经老的不认识哥哥,也一定不认识他这个儿子了。
余文生关心他的侄子有没有结婚,他说这是他唯一的一个侄子,很关心,说,如果结婚,一定要替他这个叔叔,给孩子包个大红包。我说还没有结婚,如果结婚,我会帮他给侄子包个大红包的。

6、关于余文生律师的手颤抖问题,余文生说,天气冷就颤抖的更加厉害,南京监狱带他到神经内科做了检查没有问题,应该到骨科和神经外科检查。我要求,既然神经内科没有问题,很可能手受外伤;南京相比于北京,一直的冷、阴雨、潮湿的气候相差太大,余文生身体受不了天天在阴冷、潮湿的环境,有很大关系,因为,曾经有一年春节,我和余文生在江苏过节,几天下来,他全身穿两套羽绒服、棉裤、雪地靴、帽子、厚手套、围巾围着只露两只眼睛,脸被冻的干裂,而当地江苏人,可能有人还没有穿羽绒服都可以。2000里远的距离,气候环境的差异是极其大的,它们非要把一个出生长大在北京有暖气、天气很干燥地方的人,弄到南京潮湿、阴冷、长期阴雨连绵的环境中,本身也是一种虐待。

所以,为了不让余文生的手和胳膊,彻底残废,解决方案其实有很多种,我要求也请求中国司法和有关部门及其领导,能够人道的考虑和执行:
a、立即对余文生律师进行骨科和神经外科的检查;
b、把余文生律师调回北京干燥高温的环境中;
c、南京监狱的狱室里是否可以考虑做到提高温度;
d、南京监狱多给余文生运动的机会,不要只是坐着,每天24小时直面冷空气的侵蚀;
e、南京监狱给余文生一个温水袋抱着,看能不能颤抖的症状缓解,这不是对一个人的特殊优待,是对被关押人员生病的一种治疗方案,因为看病治疗也是监狱方面应尽的法律和人道义务;
f、被动的按摩治疗方案,看是否能够缓解颤抖的症状;
g、保外就医释放余文生律师回家,家人陪他继续疗养和治疗。

7、我要求每个月探视余文生律师一次的法律权利,4月15号,我还会到达南京监狱现场要求探视余文生律师。南京监狱考虑到防护疫情需要,现在是2个月探视一次,首先我表示理解和支持疫情防护,但是,既然律师和家人可以探视,说明探视时的疫情防护工作可以做到,那就不应该剥夺家人法律规定的探视权,我要求也请求南京监狱能够从每个月,对于家人情感与亲情来说,无比珍贵的30分钟重要性;从约3年没有见,夫妻很需要每个月30分钟探视的机会;从余文生律师太长时间被打压迫害、被剥夺法律权利、被不保障法律权利,所以妻子在竭尽全力的努力要争取保障法律权利角度考虑,能依法和人道的同意我4月,及其每个月探视余文生律师的法律权利。

8、南京监狱警察希望我不要每个月都去,甚至不用2个月去一次,大概意思也是,只为30分钟的探视,路途太远太辛苦,每次来探视,只能让孩子自己一人一家;经济成本太高;它们说,你不来,南京监狱也不会对余文生酷刑,这点让放心。我的大概意思是:不放心、我会坚持每月去南京监狱要求探视、至于经济成本,我说我会降低家庭中的其他开支,每月探视开支将成为家庭主要开支。我这次探视,孩子一个人在家里就生病了,让孩子回家休息了,需要家人带到医院检查。

9、余文生律师对马丁.恩纳尔斯人权奖和国际的帮助比较关注。

10、南京监狱警察和我的师友,都提到不希望我对着余文生哭,所以,这次,第三次探视我依然做到没有哭,自己在往返的车上,有时会忍不住的默默流泪。

11、探视结束,余文生让我照顾好自己、说爱我、给我比心、竖大拇指、飞吻,我以同样方式对他做,然后我们互相再见的摆手,笑着消失在互相的视线之中。

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

                     许艳
              2021年3月19日

责任编辑 知秋

One thought on “余文生律师案3年多来妻子许艳第一次见面”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