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艳向巴西媒体书面详述余文生律师遭受酷刑细节


许艳向巴西媒体Nexo讲述了丈夫余文生律师遭受的逮捕和酷刑,以及中国对民主和异议的限制。
许艳从2003年开始与余文生结婚。她的丈夫是一位中国律师,他的一生致力于在世界上最封闭的政权之一中捍卫人权,因此赢得了国际认可。 文生从事了捍卫积极分子,抗议者,宗教团体和其他被中国共产党视为异议人士的团体的职业生涯。
2018年,文生公开提出了修改《中国宪法》的提议,他在其中主张在中国扩大政治开放度。 第二天,他在带孩子上学时被捕。
从那以后,文生的妻子几乎没有关于他的任何信息。 在2月23日以书面形式给予Nexo的采访中,她说丈夫自2018年1月以来一直被单独关押,在那里他“遭受酷刑”,与外界几乎没有任何接触。
中国政府则拒绝批评和指责,称其谴责是人权组织对“法治”盛行的国家提倡的“政治操纵”和“事实歪曲”的结果。 该论点于2020年7月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提出,是对诸如许艳之类的抱怨的回应,并已在多个国际论坛上重复。
在丈夫被捕后,许艳自己开始学习法律,并获得了必要的认证以倡导。
在这次采访中,她讲述了在一个审查通讯并限制访问互联网,追捕和逮捕异见人士而又不屈服于国际压力的国家里工作和当兵的感觉。 她还描述了民主和人权行动主义在中国得以维持的狭小空间,并谈到了巴西政府在增加变革压力方面可以发挥的作用。

记者:你丈夫为什么被捕?
许艳:2015年,中国政府对人权律师进行了大规模镇压,称为“镇压709”(数字是指发生日期:当年9月9日,即当年9月9日),以大规模逮捕为标志。 当时,余文生曾为他的几名被拘留者担任辩护律师,特别是著名的律师王全璋(于2015年被捕,并于2020年4月获释),尽管他非常清楚这代表了很高的风险。
他在保护宪法所保障的基本权利的斗争中也一直处于最前沿,这是他被捕的主要原因。 在担任人权律师期间,他为宗教自由和信仰的若干案件辩护:从法轮功(中国的精神和道德潮流)到基督徒。 他还对国际媒体进行了采访。
2018年1月16日,他的律师执照被取消。 但这并没有阻止他。 2018年1月18日,文生撰写了一项修改宪法的提案。 他还提议对政治体系进行改革,这已成为其消亡的主要原因之一。 第二天,2018年1月19日,他在带我们儿子上学时被十几名警察拘留。 文生是强迫失踪的受害者。 在“指定地点的住宅监视”下,他完全失踪了几个月,仅在一年后的2019年2月被检察官正式起诉。
2019年5月,我获悉文生在几天前的一次秘密审判中受到审判,没有任何公开信息或通知我或律师。 2020年8月,我从该州获悉,自2018年1月以来,文生一直处于完全隔离的状态。
自2018年1月以来,他一直被任意拘留,遭受酷刑,被剥夺了任何基本程序权利和保障,这些权利和保障在中国法律中得到部分保障。
记者:今天中国的人权状况如何?
许艳:这种情况已经变得越来越糟,越来越残酷。 律师和人权维护者不能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 任何说话的人都会使他们必不可少的合法执照面临风险。 没有此许可证的人有被监禁的风险。
文生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他被监禁在南京,离他的家北京1045公里。 我必须进行大约2100公里的往返旅行,而且要花很多钱,才能才能去看望他30分钟,而如果我被授权的话。 由于他遭受的酷刑和虐待,长期营养不良以及拘留所缺乏暖气,他的右手被压伤,无用。 他非常颤抖,无法写字。 他首先用左手针对自己的信念写了上诉书。 他的四颗牙齿掉了出来,还没有一个得到治疗。
他白天和晚上坐在“老虎椅”上,甚至不知道有多少,直到他对时间不了解,以至于无法分辨是上午,中午还是晚上。 大约半年了,他饿了,没有足够的食物。 他睡在地板上,不准读书,不喝热水(在中国人中很普遍),即使在冬天也要洗冷水。
并非只有律师和人权捍卫者冒着丧失自由的风险。 我们,被拘留的律师和辩护人的家庭成员,也被警察传唤,甚至被拘留,仅仅是因为要求我们亲人的权利,并受到法律保障。

记者:您如何与中国以外的世界联系? 您在打电话,发送电子邮件和下单方面受到限制吗? 您可以使用社交网络吗?
许艳:我仍然认为自己很幸运,自从文生被捕以来,他的案子从一开始就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帮助。 在过去的三年中,我几乎每天都在为丈夫的权利而努力,并在中国政府非常残酷和镇压的环境中捍卫自己的权利,我的坚持和努力得到了国际社会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民的支持。社会各界:政府,国际媒体,国际官员,人权组织。
不过,我的电话经常被打成两半。 电子邮件密码被盗或交换。 我主要使用国际社交网络,因为在国家网络中限制很大:在文生被捕之前,他在微博,微信,他的个人博客和所有其他帐户上的个人资料都被删除了。 在国家网络中,没有有关他在过去20年中辩护的案件的信息,也没有审查与文生有关的任何信息。 我无法使用他的名字或我的名字在许多网页上注册。
在中国,我只使用微信,该微信已被永久禁止多次。 当我能够再次注册时,就很难发布任何有关人权的信息,因为只有当我用汉字(余文生)或罗马字母(yuwensheng)写下他的名字时,该出版物才会被阻止,或者即使我在照片上写下他的名字。 然后,我要做的是在他的名字中间添加一个图标,但这增加了我的出版物中被检查的单词的数量。
他被捕后,我决定开始争取释放他。 尽管遭到了无情的骚扰,但我不再是我以前的脆弱者。 今年,我参加了全国律师考试,追随他的脚步。
中国是一个快速发展的世界大国,旨在与美国抗衡。 在中国内部如何看待? 那一刻如何反映在中国公民的生活中?
徐岩人们不觉得自己有很多钱,他们努力工作。 律师家庭很可能属于中上阶层,但他们也没有特别的优势。 许多人有普通房屋,许多房租,他们的生活水平很普通。
但是,与美国相比,最大的不同在于言论自由,法治,人权和普遍价值观念。 你无法比较。 许多人羡慕和钦佩民主,进步和文明的国家。 我们仍然需要为此奋斗。
记者:中国内部是否存在政治分歧的空间?
许艳:那里有空间。 大多数律师和人权捍卫者面临严厉的镇压,但其中一些人仍然设法继续工作,接受了这样做带来的高风险。
中国仍然声称自己是“依法治国”的国家,因此我觉得政府仍然有压力要遵守法律本身,并保证这些法律和《宪法》规定的所有合法权利。 这是人权律师的斗争:行使法律保障的权利,但受到当局的压制,试图促进真正的法治。
中国是联合国的一部分。 我们必须要求中国遵守并执行它已经批准的国际条约,以履行联合国会员国所要求的义务。 我们的处境非常严峻,但是在其他国家和国际社会的支持下,仍然可以有希望。
记者:太太。 您是否相信巴西可以在中国的人权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许艳:巴西在帮助解决人权问题方面可以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巴西是一个大国,可以发挥更大,更有用的作用。
巴西可以支持针对中国人权状况的国际努力,特别是在人权理事会和其他类似场合。 大约50名联合国人权专家呼吁国际社会建立对中国的监督机制:巴西应支持这一多边倡议。 此外,巴西可以要求高级专员提供有关中国局势的信息:这非常重要。
必须支持人权捍卫者,保持外交官与家人之间的联系,定期跟踪局势,在双边讨论中提出案子,并公开表示声援。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