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同黎智英,我敬佩李柱銘


昨日文章貼出後,有網友說我吹捧黎智英,說黎智英和民主黨打壓本土派。我說沒有看過黎智英和蘋果打擊本土派的文章,這位網友特地把黎智英的一些言論轉給我,我承認我沒有看過他那些說法。

但看過黎智英那些說法後,我只能說,我基本上同意他的看法。

黎智英主要是反對鼓吹港獨,他的出發點是會影響蘋果的生存環境,這是從現實環境去考慮的問題,喊幾句港獨有多難?但生存下去才是根本。

關於港獨,我從一開始就認為是一個在現實環境下不要討論的問題,主要是沒有可行性,沒有可行性的問題,拿來討論是沒有意義的,反而增加內部的紛爭,增加對抗政權的難度,更會影響民主國家對我們支持的力度,現在即使在台灣,也很少有人討論台獨的問題。當然,你要表達自己的立場,只要顧及自己的安全,我也無權反對。

香港幾百萬反送中運動中的市民,有多少比例是支持港獨的,沒有社會調查佐證,但起碼我身邊的親友,沒有人認同這個理念。因此黎智英的那些想法,不能說脫離了社會整體意識,只能說與一些年輕人的想法略有不同。

另外有一位網友跟帖說,他支持黎智英,但他把李柱銘和民主黨罵得一錢不值。這我也不能同意。

上世紀八十年代我從大陸來,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阿燦」,香港張開雙手接納了我,我帶著一個被中共洗了三十年的腦袋,對自由﹑法治﹑人權與民主毫無認識。那些年開始討論「回歸」,是李柱銘司徒華和他們那一輩的民主運動先行者,一點點為我啟蒙了民主意識,又經過八九六四一役,全港市民一起示威籌款流淚,結果是民主黨的誕生。

從那時開始,李柱銘﹑司徒華﹑楊森﹑李永達﹑張文光﹑李卓人等這一些香港民主運動的骨幹,就一直帶領我們和中共鬥爭。其間他們也參與基本法起草,和中共打交道。那些年中共沒有那麼凶狠,他們還需要香港,凡事有商有量,而香港人也希望在憲制範圍內與中共談判,爭取香港民主﹑推動大陸政治改革的局面。

歷史是發展的,現實是變化的,中共與香港民主派都在變,從可能的合作者,變成誓不兩立的敵對關係,中間有個過程。沒有人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就看清楚中共的真面目,即使六四之後,很多人仍認為中共會隨著經濟開放慢慢向好。我們和美國歷屆總統犯的是同一個錯誤,就是我們對中共的本質認識不足。

民主黨曾經進中聯辦與中共有過私下談判,那一次可能中了「二桃殺三士」之計,造成民主派內部的裂痕。後來,在梁振英與唐英年爭特首時,當時我曾用筆名在蘋果寫過一篇文章,主張民主派把票都投給唐英年,淘汰梁振英,可惜時間太緊,民主派來不及協調,投了棄權票,結果當然是梁振英上台了。

我當然不是百分百認同李柱銘和民主黨的看法和做法,但我從來沒有懷疑過他們的道德感和政治抱負,我對他們數十年來堅持不懈的抗爭,只有由衷的欽佩和景仰。人誰無過?知錯能改足矣。如果民主黨不是一直檢討自己,調整策略,他們能堅持到現在嗎?幾十年辛苦路豈是容易?一時衝動人人都可以,但堅持就需要足夠的理念和意志支持。

有些年輕人以為他們身為勇武派,就是犧牲最大的一群,他們就有權指責別人不夠勇敢,不夠積極,但人不是這樣的。每個人性格不同,認識問題的方法不同,處理事情的心態也不同,不能求全責備,要互相包容。

反送中運動中,勇武派貢獻很大,犧牲很多,但你能想像全香港五百萬人都是勇武派嗎?那會是一種什麼局面?你能想像全香港五百萬人都是港獨派嗎?那又會是什麼局面?沒有幾百萬和理非,光靠幾萬衝衝子,能有反送中的成果嗎?如果黎智英該排斥,李柱銘和民主黨更不堪,那我們還有多少人在?

民主不是唯我獨尊,不是我對你錯,不是你不聽我的你就有問題。民主是一個大方向,敵人在哪裡,槍口都對準他,自己人有商有量,互相尊重,那才叫民主。黎智英為香港人在坐牢,我們還不應該肯定他的精神力量,不應該支持他,那你想做什麼?你想為他的坐牢鼓掌歡呼?國安法之下,勇武派活動空間已經很小,此後的堅持要講韌性講策略,那都是和理非的路數。連和理非你都認為有問題,那我們還有什麼事好做?

我們仍舊要千方百計保護僅有的傳媒陣地蘋果日報,支持大大小小的民主網媒和自媒體,仍舊要團結一切反對獨裁的政治力量,那樣才有希望,否則我們遲早就散伙了。

我們靠什麼贏中共?不能靠武力,也不能靠大聲,我們要靠內心那種正義的理性的堅摯來戰勝他。中共有歪理,我們要出正理,中共說謊,我們要拆穿他,中共有權有武裝,我們要靠信念和團結來和他鬥長命。只要稍微用一下腦,就明白我們的處境不容許內鬥。

我很多親友都是深黃,又都挺拜登,我自己雖然挺特朗普,但我從來不和他們吵,因為吵來沒用,而且傷和氣。明白這個道理,我們也沒必要為要不要撐黎智英來吵,你不撐就請便,但你沒有權利反對別人撐,道理是不是這樣?

至於把李柱銘罵得一錢不值的那位,我想問他,李柱銘在為香港民主身水身汗在街頭率領我們與中共苦鬥的時候,你又在哪裡?現在他們這一輩都已白髮蒼蒼,神衰體弱,還每日在為民主奔走。你今日很英勇,但希望你也能像李柱銘那樣,堅持英勇三十年,能做到這樣,你就配稱像李柱銘那樣的民主鬥士,如果做不到,那你還是先想想自己好了。

日子越難越要堅持,要堅持越要團結,自去年以來,我幾乎每篇文章都在講團結,但還是有人聽不進,我只能繼續說下去,聽不聽由你。

很抱歉,我有時候看到有些年輕人的衝動和不智,總是覺得他們太不成熟,太懶於思考,我只是恨鐵不成鋼。他們沒有經過時間的考驗,以為只要敢衝敢殺就可以了,我想說,衝動是容易的事,堅持才是最難的,不管是誰,只要他為香港民主堅持三十年,我都願意追隨他!
#顏純鈎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