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展成首个武汉疫情中遭公开审判的公民记者,

据媒体报道,在武汉首次报告新冠疫情即将一周年之际,上海浦东新区的一家法院周一(12月28日)开庭审理中国公民记者张展“炒作疫情”案,并判其入狱4年。

这名37岁的前律师曾在今年年初武汉封城期间进入该城市,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多段视频,包括记录医院和社区等地场景的片段。今年5月,她突然停止更新视频。

随后,当局承认已对其拘捕并指控她涉嫌“寻衅滋事”。张展是武汉疫情期间涌现的公民记者中首个受到公开审判的。从2月至今,至少有三名公民记者在武汉失踪。


“寻衅滋事”

周一早上有部分人士聚集在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前表达声援, 大量安保人员在现场戒备。据法新社报道,警方试图阻止记者在法院外拍照。

法院尚未公布完整的判决书,但据此前在网络上流传、经过张展律师确认的起诉书显示,她在5月15日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事拘留,并在6月19日被同一地区的检察院批准逮捕。

检察院在起诉书中称,张展在2月3日进入武汉,多次通过微信、Twitter、YouTube等网络媒介以文字、视频等方式“发布大量虚假信息”,并接受境外媒体“自由亚洲电台”、“大纪元”的采访。

“(她)恶意炒作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受众众多,影响恶劣,”起诉书说。

这份落款日期为9月15日的起诉书称,检查院认为,张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寻衅滋事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在另一份《量刑建议书》中,检方建议判处她“四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作为一项“口袋罪”, 寻衅滋事罪常被中国官方用来打击维权的活动人士和异议人士而广受诟病。


从律师到公民记者

张展是陕西咸阳人,硕士毕业的她曾是一名律师,长期关注和参与维权活动并对中国政府持批评态度。此前,她因在中国大陆声援香港的“反逃犯条例”示威运动而遭到拘捕。

在今年2月初,她前往当时是中国新冠疫情“震中”的武汉。据“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组织报告,她随后通过社交媒体发布了多段视频,并于5月14日在武汉失踪。

在她上传至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中,病人们躺在武汉一家医院的走廊里,蓝色的氧气瓶清晰可见。在另一段视频中,她前往了据称是武汉殡仪馆的地方,记录了火葬场在夜晚轰鸣工作的场景。

张展还通过文字直言不讳地批评官方的抗疫措施不当,认为当局没有顾及底层人民的权利,掩盖了情况的严重性。

“没有有效的治疗、医疗物资分配保障、透明的信息、人权的保护,政府现在的防疫措施就是极其错误的,”她2月16日在个人推特上写道。

尽管3月后,武汉的危急情况逐渐得到缓解,但她仍在武汉街头采访居民对于住宅小区封闭式管理,以及当局开展“感恩教育”的看法。当时,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称,武汉居民应接受“感恩教育”,以感谢政府在抗疫上付出的努力。

“我感恩个屁,我感恩它……这么贵的菜,”视频中,一名受访者对她说。张展随后对镜头说,“我们成人不需要教育。为什么中国官员从来没有感恩民众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呢?”

张展被正式批捕的三个多月后,她的律师在9月9日才获准与她会面。但随后,她多次传出绝食的消息。其辩护律师之一的任全牛12月17日在社交媒体上称,“她瘦的已经‘脱相’了,几乎认不出来了。”

任全牛称,虽然辩护人认为张展绝食生命垂危,向法院提出了“取保候审与延期审理”,但法院却拒绝了这一申请。

“中国人权捍卫者”组织的研究顾问蓝宁对BBC说,张展的判决结果“令人震惊”。

“(她)判得太重了。中国政府非常坚决地要让她闭嘴,并恐吓其他试图揭露武汉事件的民众,”蓝宁说。“我担心其他也因报道疫情而被拘留的公民的命运。”


公民记者的窘境

中国对于媒体有着严格的管制,尽管在武汉新冠疫情爆发的最初几周内,当局似乎放宽了这种限制,允许媒体采访和报道一线情况,但这种“缺口”很快被填补上,媒体纷纷收到报道禁令,社交平台也设立了大量屏蔽词。

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些非专业的公民记者试图前往武汉记录所见所闻。

张展的视频经常晃动且未经过太多剪辑,有时仅持续几秒钟。在视频中,很多居民时常不理会或拒绝她的采访,还有一些人要求她不要拍摄自己的面部。在拍摄穿有执法制服的人员时,她也常被威胁不要拍摄,否则将“砸了手机”。

和张展的经历类似,至少有另外三名公民记者遭到当局拘留或失踪。

其中,25岁的前中国官方媒体主持人李泽华在今年4月再次露面。他称自己在2月下旬在武汉驾车行驶时,被警方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罪”带至派出所,在讯问后没有被处罚,但需要进行强制隔离。

另一位名为陈秋实的前律师在1月24日大年初一凌晨抵达武汉。34岁的他以公民记者的身份前往该市各大医院、殡仪馆和临时隔离病房,并在网络上发布自己录制的报道视频,称“要把疫情真相传出去”。

2月7日凌晨,陈秋实的YouTube账号上发布他母亲的视频,称儿子失联。陈秋实的好友徐晓冬当日通过网络直播称,陈秋实已经被当局以担心感染为由强制隔离,但不知实际位置。

第三名用视频记录疫情的公民记者方斌,是武汉本地的一名服装销售员。他曾前往多家武汉医院拍摄实际情况,包括在2月1日拍摄了武汉一家医院五分钟内搬运八具遗体的画面,引发外界关注。他在2月9日失踪后,至今音讯全无。

面对其他公民记者的遭遇,张展似乎明白自己面临的风险。在2月7日她发布的第一个视频中,她提到了陈秋实的失踪和方斌遭警方监视的经历。

“但作为一个关注这个国家真相的人,如果我们仅停留于悲伤之情,而不去做点什么去改变的话,我们的情绪就是廉价的,”她在视频里说道。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