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中国民阵抗议大游行(多图)

当地时间九月28號,多個人權機構組織抗議中共在新彊的暴行大會和大游行,旅居加拿大的民主阵线成员盛雪女士、刘兴联先生、董昕先生、張先生、趙醫生夫妻等人走在游行前列,游行從會場至中共駐加拿大大使館門前進行了抗議!整個大會和游行從中午十二點持续到下午四點。(中国人权观察 刘兴联发自加拿大)

刑期坐满 徐琳回家

有人权律师通过电话确认,徐琳先生早上已经回到广州番禺东涌家里与妻儿团聚。由广州维稳部门派人从监狱接回。徐琳曾创作《庆幸》《站在正义一边》等颂扬自由民主等普世价值的歌曲。2017年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的罪名构陷入狱3年。今天是3年刑期坐满出狱,徐琳拒绝认罪,未获任何减刑。

公民记者张展遭起诉(多图)

中国公民记者张展被上海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逮捕,案件已送检察院审查起诉。但是,张展母亲委托的律师任全牛未见到张展,就已被更换。压力之下,张母左右为难,她最担心的是女儿张展的健康。

张展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相关媒体上周报道张展在看守所绝食抗议,被强制灌食。据匿名人士提供的消息称,张展的母亲对女儿的身体状况非常担忧,并提供了张展母亲的电话录音。张母委托的任全牛律师听过录音后,确认是张展母亲的声音。

张母说,她仍然希望任全牛律师继续代理张展的案件,但现在左右为难:“现在管这个案子的律师(另一律师),她不同意(委托任全牛律师),如果我让任律师代理,她就不干,任律师是外地人,来一次(上海)又不方便,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办,只有任律师对案件有帮助,另外,戴律师(现在的律师)她现在要我给她写一个解除和任律师的委托,我一旦写了,任律师以后就没有机会(为张展辩护)了。”

张母说,为了张展的辩护权,她两晚未眠:“这事关系到张展的性命,张展要是这样长期(绝食),如果事件拖长的话,我感觉问题是严重的。”

张展父表示不便透露张展是否绝食

媒体记者就此致电张展的父亲,查询张展目前的身体状况,甚至是否在绝食,但张父对绝食两字很敏感,因为上海国保经常找他谈话:

记者:她绝食有多久了?
张展父亲:这个我不便说,我开着车,我在高速公路上。

张展母亲委托的代理律师任全牛对本台说,张展的母亲不愿和他解除委托协议:“是的,张展的母亲本意并不想解除我,但是她夹在中间,一边是戴律师,一边是国保,办案单位给她施压,她也很难选择。看她很为难我也就不再说,我会继续代理。”

由于上海有关当局不准本地律师接受外媒记者采访,外界对张展案的进展所知甚少。张展家人强烈反对把张展送去精神病医院。

据接近张家的王先生透露,上海警方发现张展有家族性精神病史,打算将其送精神病医院,但遭到张展家人的强烈反对,当局暂时放弃把张展送精神病医院,决定以“寻衅滋事罪”起诉张展。

今年2月上旬,张展离开上海,以公民记者身份前往武汉报道当地疫情,又将当地情况拍摄成视频发到境外社交媒体,期间受到便衣跟踪。她曾告诉媒体,经常有陌生人尾随其后,并拍摄她,其后被捕。

任全牛律师给本台的一份情况介绍信写道,本周三(9日)早晨,他接到上海市浦东区检察院赵性检察官的电话,问任全牛当天上午为何不去阅卷,又说“还是别来了”。任全牛说,检察官指张展的家属已经解除和他的委托协议。另外,赵检察官还说,张展已经又委托别的律师代理此案,因此与任全牛的委托程序已经结束。

张展是继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之后,第4位因在武汉报道新冠疫情而被抓的公民记者。目前,陈秋实等人仍然下落不明。

去年9月,张展曾因在上海街头举伞要求结束社会主义制度,要求共产党下台,被上海市黄浦公安分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她被羁押65天后获释,她在被拘留期间曾两度绝食抗议。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关注失联的邯郸年轻大学生

河北省邯郸市刘子康(化名)刘赫。一个学日语的19岁在读大学生,因为家境困难而缀学送外卖。看清了共产党治下的底层人民的生活状态结合自身遭遇而觉醒,懂得了共产党不除,中国人民不会过上好日子的朴素道理。进而通过有意识地在网上学习人权民主宪政等知识,使这些现代的政治文明植根于心。谋定而后动,开始在网络和现实生活中积极联络反共同仁,从事地下反共行动。
据他经常联系的朋友说,刘赫(刘子康)几乎每天下班都会出现在网络上。自2020年7月17日,每天活跃在国内外网络的刘赫(刘子康)突然消失。接着三四天依然没有动静,朋友开始拨打他的电话15033051354。电话是通了,但一直没人接听。一个星期后再次拨打他的电话,此时的电话已经处于关机状态。当朋友在8月2号再次拨打他的电话时,手机号码已经是空号。随后朋友又用其他几个方式联系,发现微信无动态,支付宝成空号,Telegram已注销,Whtasapp已注销。
这时他的朋友才感觉有些不对头,开始找附近的朋友打听他的下落,他像是从人间蒸发一样无人知道。有些人摇头不说话,有些人苦笑一下就走了,更多人直接说没有这个人。
没有这个人,难道就这样没有了?一个年轻的生命,一个励志的小青年,一个自由民主战士,难道就这样让他消失在共产党的社会里?这种消失是多么的可怕。因为谁都难说下一个消失的不是自己,所以关注刘赫(刘子康),就是关注自己。

责任编辑 马永涛

谢阳律师及程渊妻女在长沙市中院被法警围堵

通报:
9月11日上午谢阳律师陪程渊妻女去长沙市中院,找赵喆法官问询案件进展。
法官赵喆和黎军副院长仍然拒接电话,办公电话连书记员也不接,打刑庭电话称不知该案情况,要我们联系赵喆。
没有等来赵喆法官,却迎来一群法警,围堵谢阳,称不能拍照。
最后法警头头,打通赵喆电话,确认上周已开完庭。
随后,我们去了长沙中院立案庭查询窗口,查询案件进度,工作人员输入 #程渊 #刘大志 #吴葛健雄 的名字,搜索结果一片空白。该案根本没有录入系统,工作人员称她不知道,结果就是没有,就这样。

法警头头告知我们,赵喆法官让他转告说 #长沙公益仨 案是公开审理的,保障了当事人的一切权利。
荒唐啊,三问赵喆法官:
1、我下载备份了中院网站上赵喆接手该案以来的所有案件公告,没有该案的任何记录。
2、#程渊 的辩护律师 #张磊、#谢燕益 都没有上庭,这叫公开?
3、开庭没有通知家属,这叫公开?

家属们决定,从下周一到周五,#长沙公益仨 家属会每日前往长沙市中院,寻找秘密审判了长沙公益仨的 #赵喆法官 #黎军副院长,一问究竟。

提前感谢大家的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