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瓶看起来不起眼,实则大有学问。

疫苗不是普通液体,装在玻璃瓶里,有几个基本的要求,如清洁卫生、耐低温、抗磨损、气密性好、不能产生化学反应……

其中,不能产生化学反应,最为关键。疫苗是化学制剂,一旦与玻璃瓶发生化学反应,就会被污染,产生安全隐患。

这个时候,就要看玻璃的“耐水性”:

耐水性能越高,与药物发生反应的风险就越小,玻璃瓶的质量就越好。

按耐水性由低到高,药用玻璃可分为:钠钙玻璃、低硼硅玻璃与中硼硅玻璃。

疫苗瓶,用的就是“耐水性”级别最高的中硼硅玻璃。

虽然中硼硅玻璃的主要成分,就是普普通通的石英砂(二氧化硅),但是,制备工艺却不普通。

中硼硅玻璃的含硼量大于10%、氧化铝含量接近7%,这一特性,导致在熔化过程中,面临着粘度大、熔化温度较高等问题。

同时,中硼硅玻璃的气泡含量、化学均匀性、温度均匀性都比普通玻璃要求高很多。

正因为技术门槛较高,中性硼硅玻璃长期被德国肖特、美国康宁、日本NEG三大企业垄断。

中性硼硅玻璃三大生产商

中国打破垄断

从1950年代起,中国开始引进国外技术,生产中硼硅玻璃,却不顺利。

1987年,原国家医药管理局所属宝鸡药用玻璃厂耗资近亿元,从美国康宁引进一套完整的生产设备和技术,所产高精度一级中硼硅玻管生产稳定,质量达到国际同类水平,但运行7年后全面停产。

2009年,华北地区一家大型国企投资上马中硼硅玻管工程,未能坚持,黯然下马。

国产化之路受挫,中硼硅玻璃一度只能依赖进口,受制于人。

好消息是,中硼硅玻璃技术难题已被中国企业攻克。

沧州四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采用冷顶式全电熔维洛法生产的中性硼硅玻璃管,产品填补了国内空白,打破了进口垄断。

公开资料显示,四星玻璃拥有四座中性硼硅玻璃窑炉、12条拉管生产线,年产3万吨中性硼硅玻璃管。

位于安徽蚌埠的中国建材凯盛科技集团已建成国内首条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年产5000吨中硼硅药用玻璃生产线。

虽然中国企业打破了中硼硅玻璃的国外垄断,但生产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仍有差距,质量不稳定,无法完全满足市场需求。

当前,中国大部分的中硼硅玻璃还是要依赖进口。

疫苗瓶升级

针对疫苗瓶短缺的问题,中国疫苗行业协会明确表示:

中国疫苗瓶年产量至少可达80亿支以上,完全能够满足新冠疫苗的生产需求。

这就有点奇怪了。

中国大部分的中硼硅玻璃依赖进口,为什么还能生产80亿支疫苗瓶?

全球都在担心疫苗瓶短缺,为什么中国信心满满?

原因很简单,全球范围内短缺的疫苗瓶,与中国能生产的80亿支疫苗瓶,不是一回事。

说得再直接点,中国的疫苗瓶,用的材料不是中硼硅玻璃。

统计数据显示,中国90%以上的药用玻璃瓶,还在使用低硼硅玻璃。

主要原因有两点:

一是用不起。

德国肖特生产的中硼硅玻璃管价格约为27000元/吨,国内产商生产的低硼硅玻璃管价格约为7000元/吨。

1吨就差2万块,使用低硼硅玻璃,能省不少钱。

二是用不上。

2010年之前,中国中硼硅玻璃尚未实现国产化,想大规模使用,也用不上。

事实上,中国中硼硅玻璃的国产化一路坎坷,有技术的原因,更有市场的原因。

欧美已强制要求所有注射用制剂、血液和血液制剂(生物制剂)使用中性硼硅药用玻璃作包装材料。

中国没有这方面的要求,导致国内需求增长缓慢,国产中性硼硅玻璃市场推广举步维艰。

市场打不开,技术迭代与更新就无从谈起。

现在看,中国已掌握生产中硼硅玻璃的技术,具备大规模国产化的条件;中国的经济水平,也能够承受中硼硅玻璃的成本。

是时候,强制推行中硼硅玻璃了。

正如上文所述,与中硼硅玻璃相比,低硼硅玻璃的稳定性要差很多。

如果用低硼硅玻璃瓶来装新冠疫苗,有可能发生化学反应,污染疫苗。

这不是在救人,而是在害人。

中国新冠疫苗研发走在世界前列,千万不要被小小玻璃瓶拖了后腿。

责任编辑 马永涛 摘自《荷兰微生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