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权人士何艳诉渝北区公安分局、市政府信息公开数十维权人士旁听

2020年6月29日,何艳代理的母亲晏祥菊诉重庆渝北区公安分局、市政府信息公开复议一案在渝北区法院开庭审理。重庆、上海维权公民参加旁听。
2012年11月5日,晏祥菊被绑架、殴打致胸部骨折、非法拘禁10天。报警后,渝北区分局长达8年没有对该报案依法办理。晏祥菊向渝北区分局申请公开承办人的姓名、职务、警号的信息,却未获公开。申请复议,维持。诉至法院,却遭遇不公平、不公正的审理。原告对两被告负责人未依法出庭应诉且没有合法的不能出庭的理由,而申请延期开庭审理,但本案审判长朱依德执意继续开庭审理。庭审中,审判长多次侵犯原告的合法权益。

作者 何艳

责任编辑 马记涛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许志永、丁家喜、张展、余文生等人案件的声明

  许志永、丁家喜是中国公民运动的倡导者,中国公民运动以推动中国公民社会建立为宗旨,长期不懈为改善中国人权状况而努力,主要有推动农民工受教育平权等。
       据此前公开的信息以及相关当事人的介绍,我们得知2019年12月初许志永、丁家喜等其他公民及十余位律师在厦门聚会,聚会中谈论公民社会、国内外形势、公民维权以及中国的民主等。自2019年12月26日以来,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黄志强、常玮平、许志永、李翘楚等人先后被烟台警方采取强制措施,最近传出许志永和丁家喜先后被逮捕,其他人均被取保候审的消息,在上述人士被采取强制措施期间,烟台警方拒绝向他们的辩护律师介绍案情、拒绝他们的家人、律师与当事人通信和会见。
张展是一位律师,也是一位基督徒,更是一位勇敢的公民记者,因在武汉新冠肺炎爆发期间,不顾危险深入武汉坚持报道自己所见所闻,被上海警方采取强制措施,并于最近被逮捕,其律师几经周折会见到张展,张展出于对中国司法的不信任,拒绝配合警方的非法调查,甚至于拒绝律师的辩护,彰显一名殉道者的决绝和不屈。
余文生作为一名长期从事人权工作的律师,深知解决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必须有体制的改革,因而鼓起勇气在2018年底向全国人大提起修宪建议,并因此被当局嫉恨,被北京警方抓捕后,非法指定徐州警方管辖,徐州警方完全排斥律师和家属介入,并开启了文革式的秘密审判,拖延近三年后于最近才下判决,被枉法判刑四年。
郝勁松作为知名法律人,戈觉平作为坚定的维权公民,均因為个人言论及维权行动不被当局所容,被逮捕、被判刑,他们的遭遇是现中国民间社会空间被极大普遍压缩的见证。
以上案件均发生在709事件之后,戈觉平一案更是709事件的直接延伸,对他们的打压模式处处可见709镇压模式的痕迹:指定监视居住的手段被普遍滥用;律师的辩护权利被极大压缩甚至是在此类案件完全排斥律师的介入;家属不得不独立维权,但处境也日益艰难;民间社会的围观、声援和支持日渐稀薄,法院罔顾事实枉法硬判,……。
      鉴于此,我们声明如下:
      一、言论、结社、对公权进行监督是公民与生俱来的权利,《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和中国的《宪法》均有相应条款保护公民的上述权利。上述人士的私下聚会、议论时政、如实播报所见所闻、建议修宪、公民监督等,毫无疑问是合法和正当的行为,不具有任何违法性,不应当遭受无端的打压,更不应该被抓捕、判刑。
      二、上述案件中不向律师介绍案情、不允许律师、家属与当事人通信和会见、滥用监视居住等变相剥夺了当事人获得律师帮助的权利,这些做法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和《关于律师作用的基本原则》。当局应当停止上述违法行为,切实保障当事人、家属和辩护人的各项合法权利,接受国人的监督,停止打着敏感案件的旗号继续做侵害人权的事情,并无条件释放上述人士。
  三、自709案件以来,各地司法机关对于所谓敏感案件皆违法不允许家属委托律师,剥夺当事人通信和会见权利,违法隔绝当事人和外界一切联系,不以法律的正义来评判案件,仅以征服当事人的意志为唯一目的。我们坚决反对并呼吁所有公民都应当秉持良心和对正义的追求,关注并谴责这种将司法拖入不公不义深渊的行为。
     四、民主、自由是自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后所有中国先贤和先烈们对中国社会的期盼和追求,作为发展起来追求民族复兴的中国,应当尊重和包容包括上述人士在内的所有公民表达追求自由、民主和公正的权利,尊重所有公民追求更高理想和更伟大梦想的权利。
  我们将继续关注上述案件的发展,关注所有侵害中国人权的案件。
   特此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2020年6月25日

责任编辑 马永涛

翟岩民 声 明

 本人2016年判缓刑出狱后至今从未去过苏州,也从未有苏州公检法人员找过我。且我出狱后戈觉平才被抓,因此本人没有在戈觉平案中做过一个字的证人证言。不知道戈觉平判决书中怎么出现我的证人证言?
 当然这个国是TM的,TM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可以为所欲为。别说一个人的证言证词了!如果某些人相信苏州市公检法,那么我希望你们也要相信党和政府,相信CCTV和外交部,不要有选择性的相信!
 我被释放时专案组和我说了一句话:你已经被搞臭了,而且会越来越臭。以后你就别在这个圈里混了,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做人吧 ,我自从释放出来后,有不少人还在抹黑攻击我,被迫上央视认罪是有我个人的责任,但不是你们配合党和政府抹黑搞臭我的理由,希望你们不要助纣为虐,公道自在人心。
 另外忠告苏州公检法,你们现在可以污蔑我,你们也可以为所欲为陷害戈觉平,但你们所做的恶,将来必遭报应,父债子还!你们的后人必将感到有你们这种恶人做前辈,乃是子孙后代的奇耻大辱!!!

 声明人:  翟岩民

 2020年6月25日
责任编辑 马永涛

律师聚会被定罪“煽颠” “12.26”案丁家喜被批捕

中国人权律师丁家喜的妻子称丈夫被当局以煽颠罪拘押在边远山区
http://www.voachinese.com 作于 2020年06月25日
人权律师丁家喜的家人6月23日证实,中国山东临沂警方已正式逮捕丁家喜,罪名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将其拘押在边远山区。他的妻子正在为丈夫寻求法律援助。有关律师表示,当局处理公民运动人士的方式“小题大做”。山东警方是6月19日逮捕丁家喜的,通知书随后送交给了丁家喜的姐姐丁家兰。
丁家喜其人
丁家喜,1967年8月生,湖北省宜昌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改行当了商业律师,是中国新公民运动主要活动人士之一。2013年被当局以“非法集会罪”拘留,罪名后转为“寻衅滋事”,“聚众扰乱社会秩序”。2014年他因要求政府官员公开财产获罪,服刑3年半。
2019年12月26日,丁家喜在北京被山东警方非法抓捕后失联,直到2020年6月19日被正式逮捕。其律师年初获知丁家喜被抓罪名是涉嫌“煽颠罪”,并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不予会见”。
拘押偏远山区
警方逮捕通知书显示,丁家喜已被转到位于鲁东南山区与苏北交界的临沭县青云看守所。地图显示,临沭县百公里内只有两个机场:连云港市的白塔埠机场和临沂机场,大型民航机场则位于几百公里外的徐州。
面对偏远的拘押地,丁家喜的妻子罗胜春对美国之音说:“他们(当局)把这个看守所定在临沭县青云镇看守所,我到现在还没有在地图上找到它。这是明摆着要给律师会见家喜制造不必要的障碍,因为这个地方交通极不便利。律师一般都非常忙碌,说实在的,这样一下子难住了很多律师,用心险恶。可以看出,当局很不愿意让人会见家喜。”
罗胜春说,疫情也给请律师增加变数,目前律师外出往往还要接受核酸检查。另外,她很担心丁家喜指定居住期间是否遭受酷刑,因为她寄出的11封信件没有一封送达本人,因此需要尽快安排律师去前往会见,而当局偏偏安排的拘押地如此偏僻。罗胜春说,丁家喜的案子和山东临沭县“没有半毛钱关系!”。
公民社会事件
维权网报道,丁家喜被控煽颠罪与去年底20多名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在厦门的一次聚会有关。许志永、丁家喜等新公民运动成员聚会讨论中国公民社会的建设、以及时事政治和国际形势等问题。12月26日,丁家喜、张忠顺等4人被捕,其他人有的逃亡,其中有许志永。这就是所谓“12.26”案。
罗胜春对美国之音说,收到这个通知书肯定表明,当局又在给丁家喜强加罪名,非常让人气愤。厦门聚会与中国公民社会建设毫不冲突。
据她介绍,丁家喜和他的这些朋友的聚会,首先是一个很松散的聚会,就是朋友间的一次见面,当局抓住这个事件只是赤裸裸的一个借口,目的是想把丁家喜和许志永等人关起来。
罗胜春说:“这次会议就是公民之间的一个信息分享,分享当前国际形势,当前国内形势,大家都是你有你的观点,我有我的观点,作为一个公民,我们能为这个国家做点什么。家喜和许志永他们从来没有要推翻政权,向来倡导的就是公民社会建设,让大家做一个符合宪法规定的各项权利的堂堂正正的公民,所做的一切都是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各项法律所规定的权利,和中国的法制建设完全一致。”
厦门聚会效应
维权网说,这次厦门聚会是中共继2015年709抓捕案后,对丁家喜、许志永等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再下的一次重手,引发国际社会关注。
“中国公民运动”报道,联合国的独立专家5月曾联名发出致中共的一封质询信,称丁家喜等参加的那次厦门公民聚会遭打压,是中国异议人士被广泛打压的事件之一,中共将传唤、逮捕和强迫失踪,变成了对捍卫人权者的恐吓模式。
罗胜春等人今年1月在华盛顿会见了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美方官员对被羁押人的遭遇表示关切。
“12.26”案后,许志永逃亡期间发表“劝退书”,严厉批评习近平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以及香港反送中运动的危机处理无能,并直言“习近平先生,您让位吧”。
蝴蝶的“底层情怀”
刘建军是厦门聚会参与者张忠顺的律师,谈到因厦门聚会受到牵连者的命运时,他对美国之音说,张忠顺目前“取保候审”,已经回家,但是被告知不得接受媒体采访。丁家喜,许志永、张忠顺这些人“非常勤奋”,而非为了个人私利,否则他们“赚个几百万都是很简单的事”,他们有一种“关心底层老百姓的情怀”。
丁家喜在一次法庭上做了题为“我要做一只蝴蝶”的最后陈述,他说,为了推动官员财产公示,他们发了十万传单,制作了一百多横幅,两次上街,七千多个签名。不过,中国有官员财产公示概念的人不到一百万人,13亿人的千分之一都不到。
丁家喜说:“我的行动微不足道,我也不后悔,这是良心告知我应该做的事。我要做一个有态度、有声音的中国公民。我要做一只蝴蝶。蝴蝶不停扇动翅膀,一定会引发社会变革的飓风”。
拼业绩或“小题大做”
谈到丁家喜等公民运动人士以及厦门聚会事件,刘建军表示,不知道他们被捕的真正原因,对情况了解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我和丁家喜、许志永等都算是熟人,感觉这些人的境界都是挺高的,无论做人,还是做一个公民,他们一直希望中国共产党能够放弃独裁,允许老百姓参加国家的建设,推动宪政嘛。如果只是因为参加过(厦门)聚会,主张国家和平转型,走民主宪政,给老百姓一定民主权利,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他们没有见不得人的野心,即便有雄心,争取选票,也是光明正大的。”
刘建军说:“我感觉,中国的公检法有时候,也不是出于政绩的需要,还是其他什么原因,他们现实中小题大做是经常的。我觉得,只要有关人士不是组织暴力运动,仅仅是发发言,批评批评政府,批评一下国家领导人,都应该容忍,当局应该容忍一下。”

(图片)

端午佳节丈夫却杳无音讯 新疆张海涛妻子视频求助

今天是端午节,也是张海涛失去自由整整5年的日子,我和儿子想你!我也隔空质询:2年2个月的时间,新疆沙雅监狱为什么不允许家属会见?我们要求家属的会见权!我们要知道张海涛目前的状况!我也恳请各界、各位朋友和我一起要求这些权利!谢谢大家🙏下面有通讯地址和电话:新疆沙雅监狱的电话:0997-8402113
通信地址:新疆沙雅县15号信箱9分箱
邮编:842208

(视频)

http://www.hrwcn.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838ec626-36af-421a-a7e6-d3e1a726c165-1.mp4

看守所门前举牌 谢俊彪伸张人权

2020.6.25我和新都韩永会前往上个月被关押30天的新都区看守所,反应投诉举报看守所伙食严重不符合国家拨款标准的普遍现象。
李所长怒气冲冲的说我不是个好人,活该被关押,并带我参观了看守所厨房,狡辩伙食是达标的,挖苦说看守所不是宾馆,我声明应该保障犯罪嫌疑人最基本的权利。
另一刘姓民警态度诚恳表示委屈,说伙食是由某餐饮公司承包,看守所并未贪污克扣。
举牌、言论、举报若有罪,本人誓将犯罪进行到底……

成都双流 谢俊彪 18611975315
2020.6.25

(多图)

李怀庆被栽赃陷害遭起诉 当庭曝出幕后推手孙力军

6月10日,重庆第一中级法院审理原富华典当公司董事长李怀庆的最后一个被控罪名——“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李怀庆当庭曝出重庆落马公安局长邓恢林对他的迫害,并揭露此案的幕后推手是中共公安部原副部长孙力军。

2019年1月,李怀庆被重庆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以非法拘禁罪、诈骗罪、敲诈勒索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起诉。李怀庆本人和律师通过举证表示,前三项罪名都是公安和检察院拼凑所谓“证据”对他的栽赃陷害,“煽动颠覆罪”罗列的7条罪证则是他在微信的言论,其中5条来自私聊,2条来自群聊。

参加慈善活动谈公安部腐败 得罪孙力军被抓

李怀庆的妻子包艳告诉大纪元,李怀庆在最后一天(10日)的庭审中披露,自己此次被捕入狱的真正原因是参与了一场慈善活动,得罪了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

2017年底,他在杭州参加了“公和基金会”组织的慈善活动,期间大家谈到公安部一些部门的贪腐问题。由于与会者中有人能直接给习近平写信,大家建议将所掌握的情况用书信形式向习近平反映。

当时,被谈及的贪腐部门正是由今年4月落马的孙力军主管,他在得知这一消息后大怒,下令调查该基金会。

由于与会者大多是上市公司老总和知名学者,孙力军有所顾忌,于是将报复目标锁定在李怀庆等民营企业家身上,以起到杀一儆百的作用。

包艳转述李怀庆的证词说,“他的原话是,其实我这个是很小的一个案子,为什么(变成)这么大的规格呢,其实邓恢林幕后的人就是听孙力军指示来办我这个案子的。”而邓恢林因与孙力军同为孟建柱的人马过从甚密,成了该专案组组长。

李怀庆还披露,邓恢林曾亲自提审过他,并以嚣张狂妄的态度告诉他一个“内幕”:另一名参与该慈善活动的上海企业家也被当地公安抓捕,该人在缴纳2亿元人民币“罚款”后获释;如果李怀庆认罚2亿元,他也能被释放。

李怀庆表示自己仅经营小企业没那么多钱,邓恢林转而要求他指证所谓的“黑恶势力保护伞”,且必须是重庆市市级以上,即副部级以上的官员。

李怀庆仍然拒绝该要求,邓恢林当场翻脸,威胁要没收李所有财产并将判他15~20年刑期,否则他的公安局长就不当了。

李怀庆说,自己所有陈述都是事实,邓恢林可以上法庭和他当面对质。

包艳还透露,孙力军今年4月落马后,邓恢林十分紧张。他立即要求法院尽快开庭,并计划在5月中旬将案件审理完毕。

由于中共召开两会,特大案件被延后处理,但法院在两会结束当天就通知被告一周后开庭。许多被告的律师觉得这件事很诡异,如此仓促开庭,根本无法跟委托人交流、制定答辩计划,这是对当事人权利的损害。

包艳:邓恢林虽落马 李怀庆不可能马上获释

包艳表示,在李怀庆的案件中,公检法自始至终违背程序黑整:从家属最初收到的写着荒唐的“涉嫌罪”的拘留通知书,到检察院东拼西凑罗织罪名、诱供,再到法院拒绝律师提出的大部分合理申请、阻碍亲友旁听等等。

但令她感到奇怪的是,李怀庆在第三天庭审时爆出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内幕,审判长却没有打断他的发言。“就让他说,大家都这样子听,我觉得真的很奇怪,全部就让他说完的。”包艳说。

据包艳所知,李怀庆案开庭三天,重庆市政法委、检察院以及中央巡视组都通过视频看庭审直播。

李怀庆最后对四个被控罪名全不认罪,并表示这些都是以邓恢林为主的专案组对他的迫害和污蔑。

虽然邓恢林已于6月14日被调查,但包艳对李怀庆的审判结果不抱太大希望。“因为虽然这棵大树倒掉了,但是他们这一体系的,包括重庆公安局和检察院这一块起到很坏的作用。”她说,“现在人又关了两年半,你要叫他们现在马上放是不可能的。多多少少肯定也要给他打一些罪名吧。”

包艳本人也被当局威胁不得对外媒发声,否则要以寻衅滋事罪被拘留。她说,“现在反正我也不怕了,我豁出去了,我就是事实求是地说。”

李怀庆原为重庆富华典当公司董事长。他在几年前加入了名为“环球实报”的微信群,后因拒绝举报群主与警方发生争执。此前,家人和律师一直以为他因此得罪了原重庆市公安局长邓恢林而遭报复。

2018年1月24日,中共在全国发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李怀庆于1月31日被重庆警方以“涉黑”罪名抓捕,并于2月12日被重庆江北区公安分局以“虚假诉讼罪”逮捕。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中共财政已破产 掘地三尺翻旧账

美国政治家本杰明·富兰克林有一句名言:“只有死亡和税收是不可避免的”。这句话放在美国人身上合适,但放在中国人身上更合适。这些天,中国有一个行业的人,因为被征税的问题正在焦头烂额,准备倾家荡产,这个行业就是电商,而焦头烂额的就是这些网店的店主了。

前几天,天猫、淘宝、京东等这些网店里的商家可以说彻底慌了,因为中国各地的税务部门开展了突击检查,要求天猫、淘宝、京东等一些网上平台的网店商家,按照其销售收入补税。根据报道,北京税务部门第一批已经通知了大约2000家店主,一次性按照支付宝的进账额度补税,而补税数据甚至还追溯到了2017年,基本上就是要补缴三年的税款。如果仅仅交税啊,其实也倒无所谓,可为难的是,这些店家们吹的牛皮也要上税,怎么说呢?因为开网店的店主基本上都有一个潜规则,就是自己花钱请人来买自己店里的东西,制造假的销售记录,制造一种自己的产品很好卖、很畅销、被哄抢这样一种感觉来营造人气,这个行为就叫“刷单”。在大陆,只要做过淘宝、天猫的基本都知道,可以说现在有90%以上的店主,全部都是通过“刷单”来造假销售记录,不“刷单”的店主可以说非常少,也做不到。这样就产生了一个问题,真实的销售数据和刷单之后的销售数据差别就非常之大,而现在,税务部门要求电商卖家按照“刷单”的销量来补税,这样店主们所要缴的税,就比按实际销量计算出的税额要高很多,所以这些天,网店店家补税的消息就在朋友圈以及国内的一些自媒体上刷屏热议。我看到网络上一个武汉天猫店的店主发的一个帖子,说根据支付宝的数据,三年核算出来需要补税高达多少呢?800万人民币,他“倾家荡产”也交不起,这是他的原话。

中共官方这一征税行为基本上可以说是有预谋的。2019年1月1日《电商法》正式实行,将税收问题纳入了《电商法》的范畴,明确了税收的范围,纳税主体等等内容,基本上就是为现在的补税在做准备,而且这一补就是要补三年的。其实大家认真想一下,如果按照法理的原则,法不溯及既往。2019年元月份出台的电商法,凭什么要大家补2017年到2018年营业收入的税?这很荒唐的,就是不合理,但在中国,你想和政府讲理是没有地方的。这个事情出来之后,网络上就一片非议,都认为政府是在割韭菜。有的说这是韭菜熟了得开始割了,有的就说这哪是割韭菜,根本就是掘地三尺刮地皮,连韭菜的根儿都得刨掉。原来李克强总理号召大家摆摊儿,也是用心良苦,至少摆摊后不会秋后算账。当然,有人认为是中国政府国库空虚到了极致才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在苍蝇腿上割肉、在蚊子肚子里刮油这样一件蠢事,非常恶心。现在工厂倒闭裁员,失业问题恶化,这个时候大家能有个饭碗、保证不失业、不给政府添麻烦,其实就不错了,可中共政府居然还在想这种馊主意来征税,确实是非常招人恨的,那么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中国的财政状况已经到了山穷水尽、大厦将倾的地步。如果结合现在疯狂的高速公路收费,或者是违章贴罚单,以及前段时间卖头盔等事件来看,这个判断基本上是在一步一步的被验证,就是政府的财政要垮,彻底枯竭了。我们就来看一下最近中国官方公布的一些财政数据,确实,这个财政恶化的速度是在加快。今年一到五月份,全国一般公共预算的收入累计是77600多亿,同比下降多少?13.6%。就是公共预算的收入。其中前五个月,全国税收的收入是66800多亿元,同比下降了14.9%。作为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主要来源的税收收入,仅仅受到疫情加速蔓延的影响,酒店、餐饮、旅游、交通等一些服务业都是断崖式的下跌,加之国内的消费非常低迷,外贸出口被阻断,税收锐减14.9%也在情理之中。

刚才提到的的是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的情况,现在我们看一下今年前五个月的非税收收入情况。今年前五个月的非税收收入是10800多亿元,同比下降了4.9%。非税收收入,主要是指一些行政性的收费,比如说高速收费,违章罚款,可能这部份的工作比较努力,所以收费的降幅只有4.9%,比税收降幅足足少了10个百分点,算是比较好的。当然,政府收入除了税收、收费之外,还有政府性基金的预算收入,其中主要就是政府卖地收入。一到五月份,累计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是23,600多亿,同比下降了4.5%。一般公共预算的收入和政府性基金收入两块加起来了,前五个月总共是十万亿的收入。前者大约占了80%左右,这一块收入下降了13.6%; 后者占了20%左右的权重,下跌了4.5%左右,所以根据两者的权重综合起来,下跌幅度至少是10%以上。在二月份三月份,这样的跌幅都高达20%以上。五月份是有所收窄,但下跌的态势还是没有变。

货币和财政是国民经济的两个轮子,可以说是互为表里,缺一不可。而财政收入的同比数据,2019年之前都是两位数的增加,那现在不增反降,这对于之前就还不起利息的地方政府来说,完全是要命的。而这种税收收入和非税收收入同时下降的情况,在中国过去30年的历史中还没有出现过。当然,如果财政收入在下降的同时,财政支出下降得更快,那么财政状况还是可以维持下去的。所以,我们再看一下今年前五个月的财政支出有没有大幅度的下降。今年1-5月份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是90200多亿,同比下降2.9%。其中,城乡、社区、交通运输、科学技术等部分的支出,降幅是最大的,达到了两位数。而1-5月份累计,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的支出是31,800亿,同比增长了14.4%,所以两者加权算下来,那1-5月份的财政支出其实是增加了1.5%左右。今年前五个月,整体财政收入是下降了10%以上,但是开支却增加了1.5%,这完全是正在恶化的一个“剪刀差”,所以今年的财政状况可以说是非常之差。根据彭博6月7日的报导,中国财政在2020年面临着巨大困难,公共预算收支的缺口将达到7万亿。那么不管是社保基金缺口还是税收收入,非税收收入的减少以及因为疫前导致的经济刺激,公共卫生开支的增加都将成为这个缺口扩大的推动因素。缺口到底是不是7万亿,只有中国政府自己最清楚。前段时间李克强说,发行特别国债1万亿,同时财政赤字是1万亿,两万亿一起是转移给地方,支持地方经济发展和救灾工作。后来,就在全国范围内发生了财政赤字货币化的一个大讨论,其实真正的焦点就是央行要不要印钞购买国债的问题。如果财政部发行的国债直接由央行购买,基本上就回到了朱镕基上世纪90年代初,让央行独立之前的一条老路,就是央行印钞给政府花,国库等同银库。财政部缺钱就找央行印,那么没有锚,没有准线,最终就是一轮又一轮的恶性通胀。而这一次,央行还是占了上风,最终财政部没有找央行印钱来买国债,而是通过二级市场上来发行国债。中国前两批特别国债,在6月18日已经发行成功,两批国债的总面值加起来是1000亿,分别是5年期和7年期品种。它的中标利率分别是2.41%和2.71%,这个利率还是比较高的。相对于正常的二级市场国债收益率低了13个点,那么这样的国债收益率,它导致其认购量的就不是特别火爆,因为相对于中国其他的收益的品种,它的利率不算高,所以7年认购量是2.76倍,这个比央行在香港发行的离岸央票要冷淡很多,发行当天,央行还进行了短期逆回购提供流动性这样一个操作。那么在财政收入下降、支出增加的情况下发行特别国债,它是弥补资金缺口,拯救地方经济一个不得已的手段。国债的利息由中央和地方政府来共同承担,但是我们对比一下来看,日本国债比GDP的占比虽然达到了200%,但是10年期日本国债的收益率只有0.05%,这是非常低的。而中国国债占GDP占比虽然只有70%,比日本低了三分之二,但是要支付比日本高五十倍的利息才能正常运行,因为中国国债的发行利率都是2.7%,这个比起日本的0.05,高到不知哪儿去了。发行国债的利率高也成为限制中国国债发行规模化的一个瓶颈,但是,央行又不能继续降息,因为中国是个储蓄率比较高的国家。如果利率太低也没人去存钱,甚至会大量的取钱,那么银行也撑不下去。在中国政府发行国债的同时,其实地方政府也没有闲着,我们看到地方债也在加速发行。截止五月末,地方政府实际发行的专项债券21000多亿元,完成了今年提前下达新增专项债券额度的93.9%,大部分用于新、老基建工程。半年不到的时间,全年的债券发行额度全都用完了,今年极可能会继续增加额度,否则它后面的日子就过不下去了。目前,中国政府又在启动2008年时举债搞基建这样一个老招老办法,意图非常明显,就是用这种招数刺激经济。这样做目的,其实只是为了增加GDP的数字,为了GDP好看,而不是真正要去改善实体经济。同时,这样也增加了金融的风险,主要是债务违约的风险。

6月18日,中国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第12届陆家嘴金融论坛上就表示,各国已经出台的财政金融刺激措施规模可以说史无前例,但它的边际效应在逐步递减。目前来看,疫情还可能在比较长的时间内与我们生活共存,一些国家还在酝酿进一步的刺激政策,建议大家三思后行,应当为今后预留适度的空间,中国不会搞大水灌漫。但是,我们只要仔细的看一看就会发现,中国不管是货币政策还是财政政策,其大水灌漫的力度,一点都不比其他国家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一边嘴巴上说不搞大水灌漫,其实身体是非常诚实的。

那么除了超常规发行国债和地方债之外,财政见底的另外一个表现就体现在中国政府将对实体企业的救助责任开始甩锅。甩给谁?甩给银行。6月17日,中共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他要求中资银行通过引导贷款利率和债券的利率下行,来发放优惠的利率贷款,向各类企业让利1.5万亿元,就是让银行给企业来让利。那么对于中小企业的困难,中国政府没有象美国等其它一些国家,实施的实质的货币援助,而是将责任转移到与经济实体共生关系的银行身上,那么这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甩锅推卸责任行为。政府的逻辑就是实体经济不行,最终将传导到金融体系中的,希望银行通过一定程度的让利,给企业提供成本较低的贷款与企业共度时艰。根据估算提出延期还本付息,优惠利率贷款等通过政策补贴实现让利,银行还要承担的让利规模,大概是1.2万亿元。那么以2019年银行1.99万亿元的利润来计算,如果要让利1.5万亿的话,基本上就要占到银行总利润的70%,银行要减少75%的利润,这完全是要银行的命。上万亿的金融让利规模,引发了市场对银行利润收窄的担忧。所以在6月18日开盘后,沪深银行股就全线大跌,上证银行股的指数一度下跌了1.2%。这就是银行股对国常会精神的一个恐慌性反应。

其实中国商业银行自身的问题也很多。近期银行发生挤兑的事件,就说明中国银行资产质量恶化,面临着客户信贷违约逾期等一些风险。如果在这个时候,按照李克强让银行向企业让利1.5万亿这样的计划,那么银行的问题可能就会集中爆发,金融危机可能马上就到了。所以这又是李克强地摊经济后的一个昏招。那么现在的情况是,中国财政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管是税收还是非税收的收入都在大幅度下降,而开支还在增加。不管是发行国债、地方债还是要银行为实体企业让利这样一些办法,几乎都可以说走到了极限,没有任何办法。所以才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对电商的小店主征税,追缴三年的税款,这完全就是一个末路疯狂的行为,这毕竟是在蚊子腿上割肉,就算全部都收上来也捞不了几个钱,对于中国财政也是杯水车薪。那么地摊经济熄火了,现在要把这些规模不小的电商就业人员都整垮的话,那么中国的失业问题可能会更加严重,火上浇油。现在违约潮、断供潮可能随时都会加速,那么中国的各种社会问题都会到来。

这让我就想起了2016年看到的一则新闻。当年全国招募的公务员中,税务相关的公务员就占了60%多,我就知道以后肯定要加强收税。这批人培养了3、4年,现在终于派上用场了,来查你的电商税,而房产税也正在征收的路上,所以说中国政府确实是“眼光超前”,知道这些如狼似虎的税务人员迟早会派上用场,所以在3、4年前就开始找了。按理说,现在经济不景气,那么最应该压缩的其实就是公务员,这些人的“三公”消费有多高啊!他们消耗财政资金是最多最疯狂的一个群体,这些人最应该被裁员精简,这才是压缩财政开支、为财政减负的一个好办法,但现在的情况是,公务员还在扩招。去年11月举行笔试的2020年度的国考,计划招录是2.4万人,相比于上年度1.45万人的招聘计划来说,增加了70%。从省考来看,目前已经启动了2020年公务员招录的省份,比如江苏、上海、北京,他们的招录规模都比去年有大幅度增加。今年,山东招录公务员的规模从3047名增加到了7360名,翻倍都不止,而福建计划招录的是3724人,也比去年的2471人多,增幅达到了50%。此外,尚未正式启动公务员招录的,象湖北省已经明确2020年公务员招录计划也要增加20% ,选调生的招录计划增加50%。

大家知道,湖北这一次财政亏损非常严重,在全国所有的省份是垫底的,在这种情况下还扩招20%,选调生扩招50%。大家看看,财政在大幅度恶化,这样山穷水尽的时候,中央政府和地方省政府居然还在大规模扩招公务员,大家觉得主要招的都是一些什么岗位的公务员?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觉得首先招的应该是税务人员,帮助政府掘地三尺来敛财、捞钱、征税。其次,就是招聘维稳、警察人员来帮助维持社会的稳定,用暴力维持治安。那么,财权和暴力可以说是政府最后必须的两个工具,这事关他们政权的稳定。

前段时间,这个政权让77个国家暂时停止还债,而就在前几天,习近平又免除了非洲国家今年到期的所有债务,“宁赠友邦,不予家奴”,这就是他们七十年来一贯的策略。自己的民众在大饥荒中饿死几千万,他们也会将粮食搜刮走,去支援国外的老朋友,这才是他们的本性,才符合他们的党性,所以要收刮网店电商三年的税收而免除七十多个国家的外债,他们一直都是这么干的。所以,如果指望中国政府最后会压缩开支、节流减员过苦日子的想法都是幻想,就算财政破产了,政府也会变本加厉捞钱,加固税务和暴力机器,掘地三尺,挖掘民脂民膏来维持政权的稳定。经济越萧条,税务会越重,民众受到的盘剥和压力会越来越大!你不服你想反抗,对不起,招了那么多的公务人员、警察,它们可以对付你打压你。所以我认为,改革开放40年来最黑暗的一段时间才刚刚开始。生活在中国的朋友们都要做好准备!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