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根宝:写给腐败的”先富“们

在中国,或者更进一步说在全世界,都认为腐败是个坏东西。即使正在腐败着的官员、企业家,自己也都这样认为,觉得自己是在干坏事,觉得抬不起头来…… 腐败,就真的都是坏的吗?我不妨给大家举两个例子。你到政府去办事,花点钱便很快办成了……若是不让收贿了,其消极怠工,你跑上十天半个月也不一定能办成,哪个好?你想生二胎,公事公办要交十多万罚款,想点法子、开个后门两三万解决问题了……当你不得不面对一个罪恶的专制制度时,还是“腐败”点好!除非你面对的是一个运行良好的民主制度,如美英法、日韩台湾等,你才能堂堂正正、理直气状地让政府当你的仆人!

一、什么是腐败?

腐败的一般定义是运用公共权力谋取私人利益的行为。广义指行为主体为其特殊利益而滥用职权。主要产生原因:人民权利薄弱,简单的说即因为人民无权,专制统治者剥夺了人民应有的权利。腐败,是专制统治的不治之症。腐败,是专制国的通病,它从专制统治诞生的那一刻起便如影随形。因为人类对自由的追求和向往,是天生的、无可遏制的。如果说权力对应权利的话,腐败便是它的影子。不受制衡、监督的权力,是导致腐败的主要原因。腐败无处不在,它瓦解了专制,让专制统治弱化、失去效率。

腐败,从本质上来说是对”自由“的赎买,因为专制体制禁锢了人的自由。不管是行贿者还是受贿者,都对瓦解专制体制做出了贡献,都是英雄!而行贿者,不管是民企老板,还是国企老总,都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财富英雄!只有制造和维护这个体制的,才是这个社会的败类,理应送他们上历史的审判台。当然了,这里面有些受贿者,与这个体制的制造与维护者的身份存在重叠,他们是好与坏集于一身。大家也都可以看到,正是这帮腐败官员能够出政债!也可以这么说,中国经济发展离不开这些腐败官员,因为他们将“自由”私下卖给了个别人或组织,让一部分人先自由了,发展了经济,从而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刘志军,中国高铁之父,这十来年来高铁的高速发展可以说离不开他。赖昌星,走私石油,对国内高油价是一个反击,对打破两桶油的垄断不正是一个有益的尝试吗?

二、腐败与自由的关系

在专制体制下,由于政府控制一切,人民没有自由,生产效率低下。专制统治剥夺人的自由,而行贿则是对自由的赎买。腐败,腐蚀的是极权专制制度。没有腐败,经济怎能繁荣?鉴于此,我把自由与腐败的关系作了以下四种分类:

无自由无腐败:毛时代,专制统治严酷,社会生产凋零,财富极少,腐败规模亦小(几乎是只有伟大领袖一人可以腐败),想大范围腐败是不可能的。腐败只停留在多吃多占上,但性质严重,人民饿死。没有腐败的专制,只能导致极端贫困。

无自由有腐败:邓江胡时代,专制统治松动,腐败随之兴起,因为人民对自由,特别是经济自由的渴望是无可遏止的,对自由的赎买也就愈演愈烈。在这个阶段,通过对自由的赎买(腐败交易),让一小部分人和组织先”自由“起来了,社会是非常不平等的,社会生产开始繁荣起来。有腐败的专制,经济开始得到发展。

少自由少腐败:此阶段专制统治逐渐被消解,政府权力在资本的力量强大起来后,不得不大量退出市场、社会,这是斗争的结果。人民有了一定的自由,赎买交易必然減少。专制制度式微,资本具备了推翻专制的能力,经济市场化水平已经很高了。这就为过渡到民主体制准备好了经济和社会基础。

有自由无腐败:专制统治崩溃,民主制度建立,人民有了完全的自由,腐败凋零。

专制统治禁锢了人的自由,也就禁锢了人的创造力,没有自由就没有经济的跨越式发展!没有自由,日本韩国台湾,便不能成功跨越“中等收入国家陷阱”!分田到户,地还是那么多,一点都没增加,却立马解决了全中国人的吃饭问题!奥秘在于给了农民自由。允许经商,一下子城乡市场便繁荣起来,再也不用排队、计划了,奥秘还在于自由。东亚四小龙经济高速增长的秘密,还在于自由的释放,专制政府放松了它的统治,变得开明了,而不是威权政府的所谓“政府主导”、高效率或是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

从本质上来说,专制政府便是一个超级收费公司,雁过拔毛是它的本性。它总是在不断创收,不断寻找新的收费理由,设置新的“收费站”,不断束缚人民的自由。专制政府习惯于制定比较严厉、甚至苛刻的标准,这个过程不就是设置新的”收费站“的过程吗?比如说在瘦肉精问题上,在工程技术标准上,由于没有争论,那些专家在不知不觉中成了专制统治的帮凶。瘦肉精的标准据说比美国严格得多,因为没有争论,没有抗争,专家、编制组们为了推卸责任,便倾向于制定比较严厉的标准,而企业大都无法实施,便给了监督部门寻租空间。

三、腐败与公平正义

在专制统治之下,本来就没有公平正义,有的只是统治。人民之所以痛恨腐败,是因为部分人通过金钱的赎买,让一部分人先“自由”起来了,进而造成了机会上的不平等,拉开了贫富差距。这是老百姓最深刻、最直接的心灵体会。而对于专制体制剥夺了所有人的自由这一点,反而感悟不深,大家都一样嘛。

没有得到自由的人,不是痛恨剥夺他们自由的人,而是痛恨外面的人,特别是那些通过赎买获得了自由的人,好像大家都没有自由就是最公平的。这就是当今中国很多人的心态,由此他们怀念起耄时代的平等,我说你是对的,没错。但那种平等,是奴隶之间的平等,是犯人之间的平等,那是大家都被剥夺了一切之后的平等。从这个意义上说,奴隶社会是最平等的,当然了那是奴隶之间的比较,千万别与奴隶主相比较啊!

腐败,确实不能给专制社会带来公平正义,但它却给专制体制下的一部分人带来了最为宝贵的自由,带来了造成专制瓦解的可能,自由才是人类的最终目的。是“腐败”救了中国,创造了中国经济奇迹:你想想,在一个专制的中国,人民普遍没有自由,要想发展经济,要想挣钱,怎么办?唯有行贿!要是在民主国家,你还需要这样吗?我们本来就有自由啊,还需要去拿钱买自由吗?要是没有腐败,你能办成什么事?经济还怎么能发展?腐败,腐蚀掉的是专制的壁垒!腐败,也是它腐败出了中国速度!专制国家要想发展经济,唯有靠腐败,因为腐败能腐败出自由!否则,在这样的国家,你将寸步难行!奥,腐败,我要为您高歌,我要给你赞美!向冒着坐牢风险行贿的中国创业英雄们致敬!你们才是中国当代最可爱的人!

现在中国问题的关键是少数人通过他们手中所掌握的资源,通过向专制政府的官员”赎买“的方式获得了别人所没有的自由,甚至比在民主制度之下可无偿获得的更大的自由,从而先富起来了,这对别人是不公平的。但是不是通过反腐,就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了呢?的确,反腐可以让那些没有自由的大多数们解”恨“,情绪得到发泄!我要强调的是,反腐,非但不能给专制国家带来公平正义,反而阻止了人们对“自由”的赎买,导致官员消极怠工,加剧了社会危机。在不改变体制的情况下,反腐对政权来说是致命的,也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在他成功的那一刻,也是经济崩溃之时。因此从短期来说,反腐应与简政放权配套实施,方能减轻对经济的影响。从中长期来说,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彻底铲除滋生腐败的土壤——专制与公有制。 我们现在所要努力的便是,要求政府开放革新,把自由还给每一个公民,建立起真正的民主制度,让人们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竞争。

四、如何根治腐败?

通过上面的分析不难发现,腐败是与专制制度相伴随的。要想根治腐败,绝不可以简单的用反腐的办法来进行,也不仅仅是要消灭公有制与极权专制制度(拆旧房子),更重要的是建立起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自由民主制度(建新房子),把自由真正还给人民。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实质是一部分人先拥有了自由,致富的自由。但他们富起来之后,那些渴望也富起来的大多数人,不是渴望也能够打破枷锁,而是对“先富”们义愤填膺,认为是他们豪夺了社会财富,这是不公平的。一旦社会动荡,可能就是一场新的剥夺富人的革命。在这样的情况下,先富们充满了恐惧,一部分已选择了逃离……而真正的有识之士,必然选择能够保护私有产权不被剥夺的宪政民主制度的构建!因为只有民主制度才能真正让资本说话,让人民的选票说话,不仅要让权力实现制衡,也要实现选票与资本之间的制衡。而专制则不会,它既不想让人民拥有选票,也想要牢牢控制资本,谁也不能随便讲话。专制统治者总是告诉人民,说资本主义是金钱民主。那我要告诉“先富”们,他们说的不错,你们是要一个能金钱可以说话的制度,还是要一个像现在说没收你的资产就没收你的资产,金钱不能说话的制度呢?还是要让底层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呢?你们还要像现在这样成天战战兢兢的过日子吗? ??

中国大陆经济发展到今天,可以说已经达到一个瓶颈,也是几乎所有中等收入国家所必需面对的一个问题。那就是能否走出“中等收入国家陷阱”?这将是中共政权的生死线。日韩台之所以成功实现跨越,是因为政治转型比较成功;而东南亚国家如菲律宾、马来西亚及拉美地区等政治转型滞后的国家和地区,则陷入了长期的政治经济动荡之中,不能自拔。 中国大陆要想成功走出“中等收入国家陷阱”,药方依然是政治民主化,彻底给人民以自由,彻底给人民松绑,人的创造力也才能得到充分发挥!这才是上上之策!

2015.10.29

作者: 佐拉

佐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