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境界

1、民主只有个体“敌人”,没有群体“敌人”。
顽固敌视民主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力量只能是“个体”,不可能是一个庞大的团队和群体。无论多么冥顽不化恋权守旧的团队,当人数达到千人以上规模时,内部总会有清醒的良心人士。所以民主的“敌人”是个体而不是群体,不分青红皂白从整体上一棒子打死某个群体都是专制逻辑。
那些动不动就把“打倒……”挂在嘴上的人,就算不是“民主的敌人”,也是“专制的帮凶”。
2、民主不是平民百姓的专利。
民主虽然是“把官员装进笼子”造福平民百姓的政治体制,但民主却不是平民百姓的专利,权力人物一样有资格和条件“玩民主”,在特定条件下甚至能把民主玩得很出色。
人类世界精彩出色的民主转型,多是清醒睿智的权力人物玩出来的,而不是平民百姓的作品。
英国的民主是贵族玩出来的;
美国的民主是“议员”玩出来的;
前苏联和东欧的民主是有远见和责任心的特权官僚玩出来的;
台湾的民主就不说了,中国人懂的。
…………
3、民主不仅是政治体制,而且是生活方式。
民主的实现主要靠政治体制的变革,但民主成果的巩固却有赖多数国民生活方式的“民主化”。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就是国民缺乏“民主化生活方式”所致。
“我爱你,我知道这样做是为你好,但我得尊重对方的意愿,不能主宰对方意志,不能认为自己正确就强迫他人,甚至爱人也不可以!”
专制的主要动力就是“认为自己正确”!
4、民主实现的最好“途径”是上下“妥协互动”,但不是下层无原则地“退让乞求”。
如果统治高层出现了蒋经国、叶利钦、戈尔巴乔夫等良心英雄主动启动民主变革自然是国家人民的福祉。但如果庙堂只有卡扎菲、萨达姆之流“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死硬政客,下层民众的“乞求退让”就只能刺激魔鬼的嗜血胃口,剩下的就只有“利比亚之路”了。人民并不喜欢“利比亚之路”,但如果大大小小的卡扎菲们只习惯“用谎言暴力对付和平诉求者”,只能听见“炸弹的声音”,民众就只有为他们准备好“下水道”了。
“伟大的进了下水道”是卡扎菲们逃不掉的缩命。
5、民主不是一蹴而就的革命剧变,而是一点一滴的坚守和行动。
现代民主政治起源于英国。
英国民主政治不是“突变”和“革命”的成果,而是良心精英坚持不懈地坚守和行动,来推进一点一滴的“改良”和“变革”。
渴望民主的中国人喜欢梦想哪天一觉醒来,突然发现庙堂出了个蒋经国、叶利钦振臂一呼了;或是某个事件引发天翻地覆的剧变,就象百年前的辛亥革命一样。
真正的民主变革是“一步一个脚印”坚守出来的,而不是革命和剧变的作品。
没有踏踏实实的制度变革实践,就算再来一次辛亥革命,也一样会结出武人专制的怪胎;就算呼唤出了蒋经国叶利钦,也一样会蜕变成孙中山或普京。
6、民主不是“抱怨”,而是坚持不懈地“启蒙”和“改变”。
我们总喜欢慷慨激昂抱怨“一门心思升官发财”和“别人死绝不吭声,自己遭遇不公才嗷嗷叫”的奴性猪民,抱怨高层没有蒋经国叶利钦;很少有人以极大的耐心和毅力去启蒙蝇营狗苟的国民,通过努力抗争去推动权力阶层做出哪怕一小步有益的“改变”。
在独裁专制的政治大背景下,民主不是“抱怨”出来的,而是坚持不懈的“启蒙”和“抗争”玩出来的、人们应该用自己的良心、正义与腐败、不公说不。。。。。。
7、民主是“共识双赢”,而不是“赢家通吃”。
民主没有群体性“敌人”,只有“共识双赢”。
民主不是“清算”和“报仇雪恨”,而是“用真相代替复仇”。
8、民主变革应该从阻力最小的地方找到突破口。
“一人一票普选”和“多党竞争”是振奋人心的,但现阶段推行的阻力太大。一开始就定下阻力太大的目标,民主变革将寸步难行。
民主变革应该先易后难,从阻力相对较小的环节寻找突破口。
中国现阶段应该追求的民主变革目标是:
用争“法治”来替代“广泛民主”;
用推动“官员财产公示”来替代“惩治贪官”。为了争取“官员财产公示法”的出台,“赦免多数制度性贪官”是平民有必要做出的让步;但对于那些无恶不作、恶贯满盈的官员必须清算。。。。。。。
用“争取新闻自由、司法独立”替代“开放党禁多党竞争;
用“争取县官直选”替代“一人一票全国普选”。
…………
等到哪天中国法治了,官员财产公示了,新闻自由了,司法独立了,县官直选了……“一人一票全国普选”和“多党竞争”的民主前景也就不远了,遇到的阻力也会比今天小十倍百倍。
9、民主不仅是精英的事,也是草民的事。
政治是“肉食者谋之”的时代早已远去,更何况“肉食者谋之”的政治体制多是青天大老爷高高在上的。“人民是大爷官员是孙子”的民主政治是草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政治,所以不仅是良心精英的事,也是草民自己的事,是草民们必须努力追求的政治目标。
10、民主之路不是期待统治者“良心发现”,而是制造自下而上的理性压力敦促统治者“让步”
政治庙堂出现蒋经国之流的“良心英雄”主动启动民主变革进程只是国家社会民主转型的“偶然特例”,不具“普遍性”和“师从性”。我国的民主力量不能被动呼唤蒋经国、叶利钦;执着启蒙努力抗争,日益放大自下而上的“理性压力”,敦促统治阶层做出必要的“让步”和“变革”才能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11、民主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中华民主进程需要普罗米修斯式的良心先驱,但光靠凤毛麟角式的“先驱”无法完成中华大地的民主变革。
先驱后面必须有一支团结在“共同目标”下鱼龙混杂的民主大军。
这支大军不是“英雄骑士”,不是“完人超人”,甚至不见得都是“好人”。
无论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无论官员还是草民,无论是贪官还是清官,只要有利于中国的民主事业,都是我们团结争取的自己人。
扬长避短求同存异,各尽其长各显其能,共同努力推进中国的文明进步!
12、民主不仅是追求个人自由,更重要的是“尊重他人权利”。
民主不是“想干啥就干啥”,“他人的权力”就是你“自由的界限”。
你有批评政府的自由,但没有在公众场合大呼小叫的自由,因为当众喧哗侵犯了他人权利。专制不能批评政府,但却能在公众场合大呼小叫。
你有“说真话”的自由,但不能“诬陷”他人。专制敌视“说真话”,但鼓励“诬陷栽赃”。
你有“同性恋”的自由,但不能在公众场合随地吐痰。专制不许搞“同性恋”,但可在他人面前随地吐痰。
你有合法创造积累财富的自由,但不能非法剥夺他人财富。专制忌讳“合法致富”,但却为“非法剥夺他人财富”留下广阔空间。
你有胡思乱想的自由,但不能擅入或侵犯他人的私有空间,更不能私闯民宅。专制不能害“思想病”,但私闯民宅没什么大不了的。
…………

(责编行者)

作者: 佐拉

佐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