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境界

1、民主只有个体“敌人”,没有群体“敌人”。
顽固敌视民主坚持一条道走到黑的力量只能是“个体”,不可能是一个庞大的团队和群体。无论多么冥顽不化恋权守旧的团队,当人数达到千人以上规模时,内部总会有清醒的良心人士。所以民主的“敌人”是个体而不是群体,不分青红皂白从整体上一棒子打死某个群体都是专制逻辑。
那些动不动就把“打倒……”挂在嘴上的人,就算不是“民主的敌人”,也是“专制的帮凶”。
2、民主不是平民百姓的专利。
民主虽然是“把官员装进笼子”造福平民百姓的政治体制,但民主却不是平民百姓的专利,权力人物一样有资格和条件“玩民主”,在特定条件下甚至能把民主玩得很出色。
人类世界精彩出色的民主转型,多是清醒睿智的权力人物玩出来的,而不是平民百姓的作品。
英国的民主是贵族玩出来的;
美国的民主是“议员”玩出来的;
前苏联和东欧的民主是有远见和责任心的特权官僚玩出来的;
台湾的民主就不说了,中国人懂的。
…………
3、民主不仅是政治体制,而且是生活方式。
民主的实现主要靠政治体制的变革,但民主成果的巩固却有赖多数国民生活方式的“民主化”。
俄罗斯民主的倒退就是国民缺乏“民主化生活方式”所致。
“我爱你,我知道这样做是为你好,但我得尊重对方的意愿,不能主宰对方意志,不能认为自己正确就强迫他人,甚至爱人也不可以!”
专制的主要动力就是“认为自己正确”!
4、民主实现的最好“途径”是上下“妥协互动”,但不是下层无原则地“退让乞求”。
如果统治高层出现了蒋经国、叶利钦、戈尔巴乔夫等良心英雄主动启动民主变革自然是国家人民的福祉。但如果庙堂只有卡扎菲、萨达姆之流“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死硬政客,下层民众的“乞求退让”就只能刺激魔鬼的嗜血胃口,剩下的就只有“利比亚之路”了。人民并不喜欢“利比亚之路”,但如果大大小小的卡扎菲们只习惯“用谎言暴力对付和平诉求者”,只能听见“炸弹的声音”,民众就只有为他们准备好“下水道”了。
“伟大的进了下水道”是卡扎菲们逃不掉的缩命。
5、民主不是一蹴而就的革命剧变,而是一点一滴的坚守和行动。
现代民主政治起源于英国。
英国民主政治不是“突变”和“革命”的成果,而是良心精英坚持不懈地坚守和行动,来推进一点一滴的“改良”和“变革”。
渴望民主的中国人喜欢梦想哪天一觉醒来,突然发现庙堂出了个蒋经国、叶利钦振臂一呼了;或是某个事件引发天翻地覆的剧变,就象百年前的辛亥革命一样。
真正的民主变革是“一步一个脚印”坚守出来的,而不是革命和剧变的作品。
没有踏踏实实的制度变革实践,就算再来一次辛亥革命,也一样会结出武人专制的怪胎;就算呼唤出了蒋经国叶利钦,也一样会蜕变成孙中山或普京。
6、民主不是“抱怨”,而是坚持不懈地“启蒙”和“改变”。
我们总喜欢慷慨激昂抱怨“一门心思升官发财”和“别人死绝不吭声,自己遭遇不公才嗷嗷叫”的奴性猪民,抱怨高层没有蒋经国叶利钦;很少有人以极大的耐心和毅力去启蒙蝇营狗苟的国民,通过努力抗争去推动权力阶层做出哪怕一小步有益的“改变”。
在独裁专制的政治大背景下,民主不是“抱怨”出来的,而是坚持不懈的“启蒙”和“抗争”玩出来的、人们应该用自己的良心、正义与腐败、不公说不。。。。。。
7、民主是“共识双赢”,而不是“赢家通吃”。
民主没有群体性“敌人”,只有“共识双赢”。
民主不是“清算”和“报仇雪恨”,而是“用真相代替复仇”。
8、民主变革应该从阻力最小的地方找到突破口。
“一人一票普选”和“多党竞争”是振奋人心的,但现阶段推行的阻力太大。一开始就定下阻力太大的目标,民主变革将寸步难行。
民主变革应该先易后难,从阻力相对较小的环节寻找突破口。
中国现阶段应该追求的民主变革目标是:
用争“法治”来替代“广泛民主”;
用推动“官员财产公示”来替代“惩治贪官”。为了争取“官员财产公示法”的出台,“赦免多数制度性贪官”是平民有必要做出的让步;但对于那些无恶不作、恶贯满盈的官员必须清算。。。。。。。
用“争取新闻自由、司法独立”替代“开放党禁多党竞争;
用“争取县官直选”替代“一人一票全国普选”。
…………
等到哪天中国法治了,官员财产公示了,新闻自由了,司法独立了,县官直选了……“一人一票全国普选”和“多党竞争”的民主前景也就不远了,遇到的阻力也会比今天小十倍百倍。
9、民主不仅是精英的事,也是草民的事。
政治是“肉食者谋之”的时代早已远去,更何况“肉食者谋之”的政治体制多是青天大老爷高高在上的。“人民是大爷官员是孙子”的民主政治是草民真正当家作主的政治,所以不仅是良心精英的事,也是草民自己的事,是草民们必须努力追求的政治目标。
10、民主之路不是期待统治者“良心发现”,而是制造自下而上的理性压力敦促统治者“让步”
政治庙堂出现蒋经国之流的“良心英雄”主动启动民主变革进程只是国家社会民主转型的“偶然特例”,不具“普遍性”和“师从性”。我国的民主力量不能被动呼唤蒋经国、叶利钦;执着启蒙努力抗争,日益放大自下而上的“理性压力”,敦促统治阶层做出必要的“让步”和“变革”才能峰回路转柳暗花明。
11、民主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中华民主进程需要普罗米修斯式的良心先驱,但光靠凤毛麟角式的“先驱”无法完成中华大地的民主变革。
先驱后面必须有一支团结在“共同目标”下鱼龙混杂的民主大军。
这支大军不是“英雄骑士”,不是“完人超人”,甚至不见得都是“好人”。
无论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无论官员还是草民,无论是贪官还是清官,只要有利于中国的民主事业,都是我们团结争取的自己人。
扬长避短求同存异,各尽其长各显其能,共同努力推进中国的文明进步!
12、民主不仅是追求个人自由,更重要的是“尊重他人权利”。
民主不是“想干啥就干啥”,“他人的权力”就是你“自由的界限”。
你有批评政府的自由,但没有在公众场合大呼小叫的自由,因为当众喧哗侵犯了他人权利。专制不能批评政府,但却能在公众场合大呼小叫。
你有“说真话”的自由,但不能“诬陷”他人。专制敌视“说真话”,但鼓励“诬陷栽赃”。
你有“同性恋”的自由,但不能在公众场合随地吐痰。专制不许搞“同性恋”,但可在他人面前随地吐痰。
你有合法创造积累财富的自由,但不能非法剥夺他人财富。专制忌讳“合法致富”,但却为“非法剥夺他人财富”留下广阔空间。
你有胡思乱想的自由,但不能擅入或侵犯他人的私有空间,更不能私闯民宅。专制不能害“思想病”,但私闯民宅没什么大不了的。
…………

(责编行者)

玫瑰团队秘书长刘兴联先生被武汉市公安局以“煽颠罪”逮捕

刘兴联
刘兴联

刘兴联先生,今年60周岁,是具有伊斯兰教坚定信仰的回族,出生在陕西省西安市的一个穆斯林家庭中,其二祖父为了红色政权的建立付出了宝贵的生命。1949年后毛时代的各项残酷政治运动使刘兴联先生认识到,这些惨绝人寰的政治悲剧已经不是个别人或个别族群的个别际遇,而是整个生存在中国的所有的人人权被剥夺后的必然结果!
从此,刘兴联先生就苦苦思索,自己既然不甘心为奴,那么应当怎么去做呢?曾经是一位成功商人的刘兴联先生开始了新的人生旅途。

2012年初,刘兴联先生在一个政论群收看了武汉籍知名民主活动家秦永敏先生的讲座后,由于高度认同秦永敏先生提倡的“全民和解、良性互动、人权至上、和平转型”的政治理念,开始同秦永敏老师进行了密切联系,并通过网上认真查阅了秦永敏文集,全面了解了秦永敏先生1993年《和平宪章》(草案)和《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的公民签名活动。

从2012年底开始刘兴联先生主动承担起了签名征集人的工作,2013年初开始,刘兴联先生和秦永敏、潘露等众多同仁一起组建了玫瑰团队,也成为注册中的中国人权观察发起人之一,担任了玫瑰团队和中国人权观察的秘书长,由此开始,和众同仁一起为注册中国人权观察、改善中国大陆糟糕的人权状况进行不懈的努力。
总之,我(刘兴联)的理念是“人权至上,我愿用我的余生推动在中国建立完善的人权保障体系,唯此才无愧于自己,无愧于子孙!!!”

以下是秦永敏先生对刘兴联先生的介绍:
具有伊斯兰教坚定信仰的回族人士刘兴联先生是玫瑰团队的骄傲,他目前的家位于南海之滨的海口,不愧为本团队的南天一柱。

我们团队是一个奉行人权至上的团队,坚信无论民族、种族、宗教、性别、出身和出生,只要是人,就应该享有平等的权利和自由。因此,我们团队应该也确实具有最大的包容性。仅从信仰而论,作为一个对宇宙进化史和精神进化史有着反复思考的探索者,我本人是一个无可改易的无神论者,而我们团队里则有很多的基督徒,与此同时,已经推介过的潘露和王立新则是佛教徒,至于刘兴联,如前所述,他是一个具有伊斯兰教坚定信仰的回族人士。要是我们天天讨论宗教问题,那么,共识必然少于分歧,但是,我们却是一个人权至上的团队,大家的宗教活动各自在宗教生活里进行,团队工作中,偶尔也会开诚布公的各抒己见,但以不伤和气为度。

从刘兴联先生来说,最鲜明的思想特点就是高扬“人权至上”的旗子,他经常强调,检验一个人一个党一个政府是要真民主还是搞假民主,最好的办法就是看他或者它是否把人权放在最崇高的位置。刘兴联先生主张人权至上,也一直在身体力行,他虽然具有坚定的伊斯兰教信仰,但也尊重宗教自由,作为一个忠厚长者,他始终对一切人怀有大爱之心。

此外,刘兴联先生拥有这个时代的人最欠缺的几种优秀品质,那就是不仅心怀大业,而且安心做具体工作,不仅有饱满的热情,而且有精益求精的精神,不仅严格要求别人,而且以身作则。

因此,在玫瑰团队中,刘兴联先生享有很高的人望,是本团队最出色的义工。

2015年起,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急剧恶化, 1月9日起秦永敏先生被非法拘禁,1月19日起秦夫人赵素利女士也神秘失踪,1月30日刘兴联先生失踪一个月后至2月28日出现,5月14日刘兴联先生再次在海口家中失踪。6月23日接刘兴联家属通知:玫瑰团队、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秘书长刘兴联先生于2015年6月19日被湖北省武汉市公安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目前关押在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执笔:玫瑰团队、中国人权观察副理事长潘露(18651440884)
2015年6月24日

中国高规格接待昂山素季有何意义?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网站消息:应中国共产党邀请,缅甸政府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将率领缅甸全国民主联盟代表团,于6月10日至14日期间访华。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5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进一步介绍说,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将会见缅方代表团。据路透社消息,民盟秘书兼发言人吴年温(Nyan Win)表示,昂山素季访华期间,将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总理李克强会面。

中国如此高规格接待一国反对派领导人,实属罕见,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政治意义,向国际社会特别是缅甸政府传递出明确的政治信号:中国或将改变过往的政策,无条件或者有条件支持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参加即将到来的缅甸大选。中国官方意识到,无论中国是否支持昂山素季,昂山素季在缅甸的威望和形象都要远远超过任何一位军方领导人,与其僵持下去,不如改变,为未来中缅关系赢得时间和空间,这也意味着中国对外政策正向务实灵活发生转变。

实际上,中国过往数十年对缅甸军政权的支持,在国际社会乃至缅甸国内并没有得到太多认同,中国也没有在其中得到什么好处,缅甸2011年对西方世界的全面开放让中国措手不及,近期中缅边境的紧张局势与缅甸政府的强硬恣态,也让中国深为不满。

在这种背景下,中国转向支持缅甸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就显得顺理成章。早在2013年11月,昂山素季曾公开表示,她已接受具有中国官方背景的中国国际友好联络会的访华邀请,但昂山素季最后没有成行,而是在2013年12月,由昂山素季的密友、民盟发言人吴年温率领缅甸民盟代表团访华。

2014年4月,中国驻缅甸大使杨厚兰也透露,将在“适当的时机”向昂山素季发出访华邀请。当年11月,缅甸媒体传出消息,昂山素季计划2014年12月访华。但随后,昂山素季11月27日在民盟总部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其访华计划推迟。由此可见,中国在邀请昂山素季访华事宜上一直在权衡利弊得失,一旦做出决定,也意味着对缅政策的重大转向。

昂山素季不仅是缅甸反政府领导人,更是缅甸国内的一面旗帜,她的威望她的形象要远远超过缅甸掌权的政要。作为缅甸“国父”昂山将军的女儿,昂山素季15岁先后到印度和英国留学,1988年,在国外生活近30年的昂山素季回到仰光,照顾因中风而病危的母亲。时值缅甸人民发起反抗军政权的游行示威,遭到军政府的残酷镇压,两百多名无辜民众死难,在举国上下弥漫着悲愤的气氛中,缅甸人纷纷要求昂山素季站出来领导这场挑战暴政专制的民主运动。

1988年8月26日,仰光近百万群众在瑞德贡大金塔西门外广场集会。集会上,身着一袭雪白长裙的昂山素季,第一次面对民众发表演说:“作为我父亲的女儿,我不能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视若无睹。”从那一刻起,昂山素季与缅甸的命运便丝丝相扣了。尽管她并不喜欢政治,而更想当作家,“但是,我参加了,就不能半途而废。”这位外表清秀、身材单薄的女子,没有权力、没有金钱、没有官衔,却赢得了数百万缅甸人的支持和信赖。

1989年,经常把茉莉花戴在头上的昂山素季,因被控煽动骚乱遭逮捕,她拒绝以流亡换取自由,因此被军政权软禁了6年。期间,昂山素季组建的政党——“全国民主联盟”赢得了缅甸大选,按理她应该成为国家总理,但是,军政权对大选结果不予承认,并继续监禁昂山素季。

1991年,昂山素季荣获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委员会认为,“她的斗争是近几十年来在亚洲所表现出的公众勇气的最杰出的范例之一”。但她因遭软禁而无法亲自领奖,只好让儿子代为发表答词。答词中引述了昂山素季的名言:“在缅甸追求民主,是一国民众作为世界大家庭中自由与平等的成员,过一种充实全面、富有意义的生活的斗争。它是永不停止的人类努力的一部分,以此证明人的精神能够超越自然属性的瑕疵。”

2011年3月,统治了缅甸20年的丹瑞将军将权力移交给略年轻的吴登盛,缅甸的民选政府宣告成立。人们发现,这个新成立的政府里,部长几乎全部由军人占据。当时,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一名成员嘲讽道:“我看到的是,将军们正在系统地通过立法来保持权力。”

在大多数人看来,缅甸是个很难发生改变的国家,就连缅甸的小商贩们也不例外。缅甸于1990年举行过一次全国大选,昂山素季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获得压倒性胜利,军政权一直拒不承认选举结果,导致民盟从未执政,而昂山素季在那一次大选后一直被军方监禁了20年。

2011年10月12日,昂山素季获得了自由,甚至还应邀与总统吴登盛一家共进晚餐,并成功补选为国会议员。更有意义的是,缅甸严密的网络管制消失了,报刊发文不用再提交审查,对政治、宗教出版物的审查也被取消,所有出版物无需事前审查批准即能出版。缅甸媒体称这是缅甸历史上“最伟大的一天”“对缅甸所有新闻工作者来说,也是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是登盛政府执政下一次鼓舞人心的进步。”缅甸总统吴登盛向媒体表示,缅甸改革“决不会走回头路”。

一位缅甸历史学家认为,这些改革是“之前不敢想象”的,“我们今天看到的,是半个世纪以来缅甸为追求美好未来进行的最好的改变”。缅甸以令外界惊讶的速度和力度发生转变,从一个被广泛视为“军政权高压统治”的国家,转身推行由政府主导的政治民主改革。

这场改革,是由军方内部的保守派和改革派竞争驱动,是在没有任何明显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开始发力改革。种种迹象显示,改革是从统治者内部发起的。正是由于丹瑞将权力交给曾任将军、后成为民选总统的吴登盛,缅甸才开始了这场令人瞩目的改革。直到目前,丹瑞将军为何交出权力仍然没有被完全解释,而站在吴登盛身边与他一道领导改革的前军方军官们,相对都更年轻。

缅甸的改革,被视作一场断断续续改革的延续。1993年,军政权曾启动过立宪进程,并持续10余年时间。2003年,军政权宣布实现民族和解,推进民主进程,并公布了民主路线图。2007年的国民大会虽然很快被关闭,但不到一年之后,2008年2月,缅甸公布了新宪法,并宣布选举。吴登盛当选总统,正是这次选举的结果。

探究历史不难发现,缅甸有着遥远的民主体验。甚至,在二战开始以前,摆脱了英国殖民统治的缅甸就成为东南亚最早引进议会制度的国家。外界很难知晓这些因素中到底是哪些促成了缅甸的变革。但可以确定的是,缅甸已经没有什么退路。如果这场改革失败,取而代之的不会是一场完美的革命,而是会回到过去的恐怖岁月。

(责编:伊秋水)

花夫人图源告别启事

海内外至爱亲朋、故交新友: 花夫人已被全网封杀。 520日以来,花夫人各网络平台帐号均阵亡:五个QQ主号、几十个加盟QQ群、19个微信号,10个微信公众平台、网易新浪腾讯三网站不断转世的微博和博客接连集体殉情!以至于花夫人和成千上万名网友失联。甚至才玩三天的易信也被监控,首发新图即被秒杀!日前更有多名资深读者在微博和微信转播花夫人图说,帐号立即挂了!花夫人深感愧疚。 几年来花夫人情寄网海图说天下,纯属自娱自乐公益分享,赢来无数拥趸不离不弃一路相伴,甚为感动!13年7月图说上了央视新闻联播和某大V一起被不点名批评,花夫人就做了检查和完善,顶住有些图友的误解,甚至诽谤和中伤,自我净化自我幽禁,与爱相伴专注图说,力求客观公正理性地记录、呈现当下真实的社会现实,分享资讯传播常识! 随着花夫人作品在海内外广泛流传,对花夫人的“监管和打压”越发令人发指!试问一个弱女子自娱自乐的公益图说到底有多大威力?!甚至因此传唤多名花粉,警告花粉:花夫人是“政治敏感”人物,必须保持距离,不得传播花夫人图说!有花粉被逼迫当场删除花夫人好友,退出花夫人各群。 花夫人在15年3月12日发布的“我的自白书”中告知天下:我22岁加入民革,23岁起担任了十多年区市两级政协委员,后来广州工作辞去家乡公职和社会兼职。工作以来,曾被评为优秀党员,优秀政协委员,江苏广东省市两级优秀老师,杰出志愿者……也许是这些特殊的经历,让我时刻铭记中共与民主党派合作的十六字方针“长期共存、互相监督、肝胆相照、荣辱与共”,时刻履行“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职能。……终身致力于做一名真正的“知识分子”,特立独行桀骜不驯,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做力所能及的事情,做可以做的事情,不媚上不欺下,平视众生。……我坚信自己无罪,也坚信做中共诤友是我的天职和荣耀!——试问,花夫人的这些想法和做法何错之有? 据说6月1日起网警正式高调上线执法,“净化”网络环境,花夫人举双手“赞同”,因为花夫人一贯坚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不翻墙不传谣,采编素材均来自于国内各大网络平台,有“正义之剑”为花夫人把关图说素材,岂不是好事?!怎料,这把“剑”首当其冲居然挥舞砍向了花夫人!悲也!痛也!试问:“网络删帖封号”的依据是什么?我不入地狱谁入? 由此花夫人痛定思痛,挥泪阉割,斩断“爱生活爱上网爱图源”的难舍情丝,即日起停止继续发布“花夫人作品:图说天下和图源世界”日志;也敬告“宝宝们”请你们停止对“花夫人拥趸”的骚扰和围剿,他们只不过是在网络转播了我的图说作品,有些只不过赠送了自己的账号给我玩耍,我和他们均无深交,更无线下晤谈饭醉,所有关于花夫人图说的事宜,均由花夫人本人负全责!当然,如若“宝宝们”因此打碎花夫人自食其力的饭碗,花夫人即使不甘又能奈何?! 花夫人工作以来一直在学校从事教育教学管理工作,并任十多年的专职心理咨询师、在高校教授心理学相关课程;08年就考取了国家二级心理咨询(目前最高级),写过心理学方面的专著并在业内获奖,是广东省高校第一位以“心理咨询师”身份荣获 “红棉奖”的老师;参加过汶川地震心理援助,是某公益团队心理专家组成员,曾被评为杰出志愿者。 鉴于此,未雨绸缪,总要吃饭!花夫人打算利用专业素养敬业精神开设新的网络平台,定名为:女心理咨询师。本平台主题为:心理学与生活,发布花夫人原创文字作品、连载花夫人由武汉大学出版社和暨南大学出版社公开发行的书稿和心理学方面的资讯和常识等等。期待各位友友捧场,守望相助,不离不弃! “真爱自由诗意”一直是花夫人追求的品质生活,花开千寻,花谢何方?谁解花语?花痴梦圆! 再见,图说天下!再见,图源世界!再见,图源花夫人!再见,友友们! 从今请叫我“华夫人”——女心理咨询师!我的真实身份! 图源花夫人 (华夫人:女心理咨询师) 写于2015年6月7日广州天河陋室 (责编行者,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顾志坚先生的最后一星期(二)

2015年4月17(星期五)——倒数第六天 一大早醒来已经是9点一刻,洗漱完之后胡乱吃了一些蛋糕,到了医院已经是上午10点,邱蓓大姐和顾嫂在花钱租来的椅子上做了一夜,很是疲劳,辛苦他们了,得知下午3点有人出院,志坚可以住进正式病房,有了一丝安慰,尽管这是陈瑜努力的结果。可怜的急诊室二楼的楼梯上、过道上、走廊上全是病号,我在伶悯他们的同时也顺便问候了一下天朝的医疗保障制度,到处都是排长队的收费窗口,就是病房病床极度紧缺,医疗人员严重不够。据说这家医院(上海长海医院)是全国最好的肝胆专科医院之一,也是华东地区最好的肝胆医院。这样的名声也就意味着,很多外地病人把大量时间和精力花费在来回奔波的求医路上。天朝政治体制不改革,中国的医疗体制永远是死结,无药可救! 在这漫长的等待志坚住院过程中我还是有其他收获的,在闲逛中我居然找到了两处比较舒服的输液处,一处是师级及以上军人输液区,配置了地毯、豪华沙发等装备;一处是团级及以下军人输液区,配置不如师级输液处,但是也比普通病号的输液处宽敞舒适很多。看到这里,我有感而发,谁说咱们天朝的医疗卫生资源不够,在一个特权横行的专制社会,就连生病输液也分成三六九等,普通人紧张的原因只不过特权阶层多吃多占罢了,君不见多少“老革命”长期占据高干病房,还倒卖奇缺药品。对于官媒老说中国实现全面免费医疗保障制度不现实,因为中国人口太多。我倒要反问一句,你们收税收费的时候,大把数钱的时候,怎么不嫌人口多?其实,高干病房如何豪华奢侈无法证明你们的无耻嘴脸,让那么多病患在耗尽家财后无助痛苦的死去才是你们的滔天罪行。党国,你们已经无需向我证明你们有多么的无耻下作,多轨的医疗保障制度继续作恶只不过又给你们多了一份耻辱。 终于等到了下午16点,顾嫂终于去办住院手续了,我们一行四人把志坚搬到了长海医院急诊科三楼一区的10病床上,在搬到志坚的时候,我依稀可以看见志坚腹部的静脉曲张,巨大的肿瘤几乎抢走了所有支撑生命的营养物质,跟两个半月之前相比,此刻志坚身上已经骨瘦如柴,臀部和后背也因为长期卧床而长满疥疮,我们几个人费了好大劲才把志坚安顿好。宋宁生大哥也要踏上回程,志坚买了200斤赣橙送给了昆明的兄弟们,以表谢意。住院后不久,医生开了病危通知单,志坚已经长期滴水不能进了,消化道出血很严重。邱蓓大姐也已经40多个小时没有合眼,回去休息了。 这晚,我就在医院过道的推床上将就了一夜。这夜,志坚觉得很难受,老是无法入眠,要求护士能打安眠针,顾嫂被他折腾的也没有休息好,迷迷糊糊的过了一夜。 (责编行者)

台湾数百学生撑黄伞悼『六四』

在台湾,学生发起数百人撑黄伞悼『六四』廿六周年,前六四领袖吾尔开希吁十三亿中国人民持续高喊「我不怕你」,让中国共产党崩溃。

周四晚间在台北自由广场的「重返天安门、撑伞悼六四」会场,矗立巨幅天安门广场影像背板,与自由广场对望,前天安门学运领袖王丹、吾尔开希等人,就在斗大的毛泽东像前发表谈话,产生时空错置的效果。数百名与会者撑起黄伞、默哀五分钟,悼念廿六年前冤 死在中国政权枪杆下的亡魂,也呼应去年争自由、争民主的香港雨伞运动。

中国流亡作家余杰致词指出,此时此刻,中国政权继续把天安门母亲囚禁在家中,那些前去探望天安门母亲的朋友们,刚回到家里就被秘密警察约谈,秘密警察马上把窃听到的谈话,播放给他们听,用种方式恐吓要跟天安门母亲相濡以沫的中国公民。所以天安门母亲丁子霖愤怒的谴责说:「杀了你的亲人,不给任何交待,你要公道,没有,只有迫害和监控,封住你的嘴,而且愈演愈烈。」

余杰强调:「这样的暴行,我们可以看出习近平政权的蛮横、丑陋、野蛮,一个肆意屠杀自己公民的政权,台湾朋友能够相信他们所说的『两岸一家亲』的谎言吗?」余杰提到,去年他在同一地点参加完六四纪念晚会后,彻夜难眠,写下诗歌,要送给每一位拒绝遗忘的朋友:

这一座广场

以自由命名

野百合像飞鸟一般盛开

那一座广场

以皇帝和元首的名字命名

子弹像爆竹一样四处飞溅

今夜,我来到这一座广场

哀悼那一座广场上的死者

黑衣飘飘的人们,放飞白色的鸽子

而在那一座广场

面目狰狞的警察和没有表情的监视器

不给母亲留下一个小小的角落

从这座广场到那座广场有多远

从自由到暴政就有多远

吾尔开希致词时说,历史会怎样记载天安门之后的这二十六年?共产党的血腥镇压当然会被记载,但历 史同时会记得很多人名,包括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维权人士高智晟、陈光诚、浦志强、胡佳、许志永、刘晓波,和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地下教会、维吾尔人,及一 百多名在烈火中涅盘的西藏人民,还有指出「国王没穿衣服」的记者高瑜。

吾尔开希说,历史在这二十六年之中所记载的每一个勇敢的人,和当年天安门广场的学生,都有一个共通性,就是「我们不怕」!吾尔开希说:「不害怕是一个有效的可选项,只要我们今天重复地对共产党重复地说出简单的四个字『我不怕你』,我们每一次地讲出这四个声音,强大的共产党,就会缩小一点点,十三亿次,重复地『我不怕你』,就会让这个政府,在空气之中,宛如一个随风飘逝的气泡,啪然崩溃。」

吾尔开希还说:「高瑜告诉我们,共产党最害怕的是『言辞』,那我们今天就用『言辞』来纪念六四,今天的言辞是『永不忘记、永不放弃』。

王丹则在台上朗读一封三个小时之前,北京九零后青年的来信,开头写着:「今天是二零一五年六月四日,我去了天安门,我的大学老师在第一节课上提到,不知是巧合,还是苍天有眼,几乎每年到六四前后,都会下雨,那是苍天在流泪。」

这名北京学生信中写着,坐着地铁往天安门途中,他挂着耳机,放着「自由花」、「历史的伤口」、「走向共和」、「血染的风釆」、「最后一枪」等歌曲,天安门人非常多,安检非常严,他排队十五分钟才完成安检。

王丹继续念着这封信说:「我站在地砖上,望着人民英雄纪念碑,想着这里,曾经是屠杀发生过的地方,鲜血染红了地砖,呼啸而过的子弹,心里便不由地沉重了起来,默默地走到纪念碑前,照了相,然后在碑前鞠躬,心里想着那首(屈原的)国殇:『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亦兮为鬼雄。』」

这位学生结语写着,抬头看着眼前的国旗,想起在国旗杆旁边被射杀的学生,他双手合十默默为死难者 祈祷,希望他们在天堂、如果有天堂的话,能够平安喜乐,也但愿中国的未来,能如今天北京的天气,风雨过后终见阳光。王丹说,这些年来,很多人问他,为什么 二十六年来,他仍对中国的民主抱有希望,这封「北京来信」就是他的答案。

弟弟在六四事件躲过一劫的美国加图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夏业良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一方面感到很激动,另外感到台湾作为华人世界中一个坚守民主信念的地方,是一个真正自由的地方,在这里能够聚集民主的力量。」夏业良说,六四大屠杀二十六年后,而且台北还下着小雨,仍有这么多人为中国的自由、民主奋斗,他为此感到高兴。

主办单位、台湾学生促进中国民主化工作会召集人、香港在台学生郭豫谦强调:「二十六年前发生过的事情,二十六年后差点就要发生,当年、今日,其实都是一群学生,对着同一个政权、要求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民主。」郭豫谦说:「从这个角度来看,六四从来就没有结束过,它只是以不同的面貌、用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地方,不停地发生,六四对我们这一代来说,它不只是一件历史事件,它更是一个实际进行中的民主抗争。」他认为「六四精神」已经传承。

责任编辑 罗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