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团队2015年新年献词

玫瑰团队2015年元旦献词

全民共建人权至上的社会规范体系 执笔人:秦永敏

值此新的一年到来之际,作为以建构人权保障体系为宗旨的松散公民群体,玫瑰团队特在此向全体中国人致以人权至上的敬礼,预祝每一个中国人的人权都能得到他人尤其是政府的充分尊重!

过去的一年里,中国的执政集团正式提出了“依法治国”主张,对此我们深表赞赏,因为这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必由之路,也是我们的一贯主张。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日前在美国一个论坛上表示,中美是全球经济伙伴,但引领世界的是美国,中国没有想法、也没有能力挑战美国地位。汪洋表示,美国已经主导了体系和规则,中国愿意加入这个体系,也尊重这个规则,希望从中发挥建设性作用。我们认为,这应该是代表执政集团对全世界做出的正式表态,也是其“依法治国”理念合乎逻辑的延伸。

这样,我们玫瑰团队的宗旨就和执政集团“依法治国”、尊重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和国际规则的崭新执政理念不谋而合。因为二战后美国主导的国际体系,就是以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为指导的规范体系,这个规范体系正是以保护人权为宗旨。因此,我们殷切希望和执政集团良性互动,共建人权至上的法治国家——当代法治国家只能是全民共建的结果。

长期以来,执政集团关于人治、党治和法治的争论,在国家、社会、公民付出了极大的代价之后,终于有了必须“依法治国”的结论,这是值得庆贺的。但是,就2014年本身而言,执政当局基本没有改变不依法治国甚至非法治国的局面。例如,因言治罪现象比比皆是,对公民行使基本权利照样任意抓捕,官府继续在强占农田强拆民房,工人依法维权还是被非法镇压,对异议人士的非法监控、跟踪、限制人身自由的状况则更加严重。

尤其要指出的是,甚至对长期非法治国的周永康之流的制裁,也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并没有对其十几年来指挥全部司法部门非法执法的罪恶行径进行清算和改正,各级政法部门继续执行着周永康掌权时那一套逆法治而行的方针政策。显然,以这种方式处理周永康问题只能导致历史循环而不会带来历史进步。我们要求,首先要依法保障周永康的基本人权,包括言论自由权、充分辩护权、程序公正权以及公平审判权。只有从审理当权时非法治国的周永康一伙开始全面落实依法办事原则并充分保障其人权,2015年的中国才可能开始走向依法治国。

在此我们要指出,今天的中国早已经脱离了计划经济,以实现理想为目标的计划经济乌托邦也不可能再卷土重来,而改革开放带来的一切进步不过是“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回到市场经济时代。历史证明,就经济生活形式而言,利益个人化的私有制才是人类进步的唯一方向。相应的,由此必然带来社会政治多元化发展。因此,就算中国只剩了八千万共产党人,利益争夺带来的阶级、阶层分化也不可避免,要想这种争夺不至于像王立军和薄熙来之间、以及其他一些人和周永康、徐才厚、令计划之间一样,以令每个人随时随地面临生死存亡的方式进行,出路只能是建立普遍保障人权的法治制度。

应该指出,当今中国的国家元首习近平主席,就是每个人随时随地面临生死存亡的“文革”的幸存者,“文革”中每一个高官都被整到了,很多都整死了,毛泽东是唯一没有挨整的人,但是他死后他老婆江青还是替他被整死了。必须强调的是,今日中国,“文革”虽然绝不可能再发生,但是,贫富矛盾激化、官民矛盾激化、官官矛盾激化,以及经济危机、金融危机、环境危机带来的社会矛盾总爆发,却已经进入倒计时。因此,如果执政集团缺乏足够的明智和决断能力,那么,比“文革”更严峻百倍的“人相食”局面在不久后发生,包括大量高官在内的中国人因此成为牺牲品,应该说绝非危言耸耳。

显然,从当前来说,要摆脱这种在中国历史上绵延了几千年的革命循环局面,应该说是亡羊补牢犹未为晚,也只需要执政当局能言行一致。那就是,痛下决心真正按照汪洋在美国的表态,无论在国际国内都加入美国主导的体系和规则,以保障人权为目标,严格实行“依法治国”。只要执政当局能首先严禁地方当局非法治国,严禁非法镇压公民,然后切实按照自己签署的联合国各人权公约办事,兑现“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宪法承诺,把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作为硬性法律加以实施,那么,中国向政治现代化的华丽转型是完全办得到的。

如前所述,“依法治国”也罢,加入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也罢,无非是建设人权至上的社会规范体系的问题。对于集权国家来说,首要的问题是统治集团必须率先守法,率先尊重人权。台湾经验告诉我们,这里的第一步就是必须开放言论自由。对统治者来说,极其痛苦的是要经得起民间的骂声,经得起民间的批评,尤其是经得起民间对统治集团历史和现行恶行的揭露。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当局如果经不起这一切,那就只能在镇压民间的骂声、批评、揭露中苟延残踹,并最终走向社会矛盾全面大爆发。

当局需要做的第二步,就是给政治反对派以空间,并且以政治反对派为共建社会规范体系的合作伙伴。政治反对派是社会转型的序化力量,离开了强有力的政治反对派在平等规则基础上的公平竞争,社会转型必然会无序化,其结果对当局来说,也就是一元化统治拖到尽头后,再面对大动荡大混乱大清算。当局要想软着陆,就必须容许政治反对派成长起来,以形成两种或多种政治力量之间的有效制约,从而使社会得以确立能够适应剧烈变化的动态平衡机制。

可以断言,只要当局能做到以上两点,就能掌握和平转型的历史的主动权。当然,在这种情况下,政治反对派自身的问题就突出出来。我们早已指出,和平转型不仅需要当局学会容忍建设性政治反对派, 也需要我们善于做建设性政治反对派。固然,中国转型的严重滞后,已经导致问题堆积如山积重难返,但是,这也正是考验我们是否具有驾驭历史车轮的宏大气魄和非凡能力的时候。须知,只要能合法化,那么,在避免大流血方面建设性政治反对派就负有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树立一切恩怨给和平转型让路的战略方针,不要再过度纠缠历史的恩怨,而要用“第一次宽恕”来作为历史拐点的润滑剂,以零点方案作为历史的新起点。在此基础上,当然要给现代史上的各种受害群体以合理的补偿,要在适当的时候沥青全部历史的真相。

为此,我们要再次重申,我们玫瑰团队的宗旨是“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我们玫瑰团队的首要任务是在中国建构全面的人权保障体系。我们还要庄严宣布,我们玫瑰团队的方针,是“驱除恐惧,合法抗争,指明前途,导向光明”。我们坚信,实现全民和解、实现朝野双赢、完成和平转型还大有希望。我们再次呼吁当局兑现“依法治国”新政纲,兑现宪法“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的规定。我们更期待政治反对派大联合,拿出驾驭历史的宏大气魄,和当局共同承担起和平转型的历史使命。

我们衷心期盼,2015年不是社会矛盾激化乃至大爆发之年,而是全民和解元年。当然,如前所述,这首先取决于当局是否有魄力开放言禁和给政治反对派以空间。据此,我们再次向当局重申我们的一贯主张:我给你一个历史的台阶,你给我一个对话的平台,让我们共同创造历史!

值此新旧交替之际,我们激情满怀,心潮澎拜,不仅准备迎接新的更加严峻的挑战,更对全民和解、和平转型充满信心,借此机会,玫瑰团队向包括执政集团在内的全体中国人再次发出呼吁,让我们一起来建设人权至上的社会规范体系!
2015 元旦

作者: 佐拉

佐拉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