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马观花珠港澳

2014年11月29日从广州乘大巴经深圳通关香港。
深圳地接报关员介绍了深圳人口男女比例为1:8,打工妹不好找对象,工作一段时间后多数回乡成亲。深圳的出关,香港的入关人比较多。过关人员照片与本人核对,箱包通过传送带扫描,这种扫描要比铁路机场扫描更精细一些,这是检查走私的重要手段。这些程序完成,实际踏上香港土地已经是下午15:30,下摆渡车人员集合完毕,证件交导游办理入住。
在香港启程前往海洋公园已经是16时,沿途两个不重要的景点只是车游。抵达海洋公园约17时,景点旅游时间压缩为90分钟。购票,排队入场。在最主要景点海洋世界排队等候,里面的2万余种海洋生物让人大开眼界,海洋世界68厘米厚的玻璃贮水,也凝聚了多少人的智慧与工艺。从海洋世界出来后时间不多,大概看了一下周围,就等候集合了。之后去晚饭,夜走星光大道10分钟,夜游维多利亚港20分钟。这还是淡季,排队等候,众多的大陆游客就好去了很多时间。
晚上到入住宾馆进入房间已经是23时,第二天6:20集合早餐,6点就催醒。
早餐也要排队,初次去的随团游客略感奇怪;此外随团的游客伙食标准仅是吃饱,没有去过的游客这方面要有心理准备。第二天的旅游没有景点,就是首饰店、钟表店、百货店,每个店里月三小时的时间。首饰店的首饰是彩金的,工艺很精美,造型很时尚,但保值功能很差。购物少,导游不高兴,但在首饰店、钟表店这种奢侈品店里消费的游客并不多,大多数大陆游客并不富裕。晚上21时乘船去澳门。香港两日之行没有接触多少香港人,所到之处满是大陆游客。行车路过占中之处,导游片语带过。在主要景点和购物场所略空旷点的街路,法轮功张贴横幅,发放宣传材料,基督教以及其他宗教组织也在某些地点发放宣传材料,希望发展成员,扩大影响。大多数游客都没有领取,有心领取的会担心出关入关麻烦,或者回家后产生麻烦。
澳门下船后,入关由于箱包较多(有走私嫌疑)进行了单独检验。 集合后统一到宾馆房间已经是24时。次日7时集合早餐,6:30催醒,仅文字记录反应不出旅途疲倦以及睡眠的缺乏。澳门的旅游景点不大,车游,景点停留10分钟基本就可以了,澳门的购物时间压缩了一些,首饰钟表店里的时间还是较长。澳门的特色是博彩和色情,导游绘声绘色推介观看表演,却没几人响应告吹。有不是做杀人放火抢劫的坏事,看看花花世界天不会塌下来,但个人觉得绝不只是门票那些钱。澳门人口仅60万,福利好于香港,只要这种福利制度沿袭下去,澳门人对只有一个候选人的特首选举没有反应。许多退休的老人选择在珠海广州居住。澳门30多家赌场,300多家当铺,澳门购物大有学问,时间仓促,可惜没有获得购物攻略向读者传授。约16时去了澳门的威尼斯人赌场,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大厅里各式各样的赌博机器,还有荷官(赌桌发牌人)。事先换好小额零钱,比较容易赌赢,大额的恐怕是输多赢少。导游介绍的跟笑容满面赌客下注,吃定愁眉苦脸不停吸烟赌客的经验在短短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基本派不上用场。从赌场出来集合后,换成大巴走澳门珠海跨海大桥直接到珠海。澳门港币是通行货币。
进入珠海很长一段距离,有换乘摆渡车,错以为导游介绍的珠海通关最严格是虚张声势呢!由于珠海围海造田,和澳门的出关入关进入珠海拱北口岸的距离就比较长。实际通过时人确实很多,通关排队时间长于香港,看到有的游客引导一旁,有的还做了开箱检验,这是过去两次通关没见到过的。团里有的人比较有经验,香港澳门未见购物,在珠海海关的免税店里买了一些真正免税的商品,从未到珠港澳旅游的人这是一个很好的购物攻略。导游介绍珠海的男女比例为1:4,好于深圳,好于去年的东莞,欢迎男性同胞到珠海工作。晚上在珠海住下,由于连续几餐吃的不顺口,晚餐团队集体放弃,自主在珠海解决吃的就好多了。珠海没有什么旅游景点,工厂参观旅游还是为了促进消费。珠海的消费就没有被宰的感觉,毕竟许多产品就是在珠海生产,人力资本要低于港澳,导游说什么社会主义好于资本主义,不过是增加游客好感的话。
如同记流水账一样写下走马观花珠港澳 ,希望能让想去而未去过珠港澳的准备的更好,收获更多。
补充说明:银联卡、信用卡在香港、澳门是按照当天汇率换算转账的,所以不必事先兑换过多港币。香港、澳门的通行证到区县市一级的公安机关可以办理,时间大约半个月,照相办证费用大约160、170元人民币。香港的活络油很多,由于含有大陆不允许添加的药材,药效很好,购买的游客很多。11月末的香港澳门是穿半截袖的,我们离开的时候温度略有下降。
作者:郭庆军

更正与道歉

由于我个人的工作不慎,发生了以下错误。
在我们于2014.12.5公布的《1900公民致习近平的公开信:依法治国的前提是停止非法治国》一文中有云:
“C 严格精神病院收治制度,根绝以“精神病”名义关押正常公民的现象。把无辜公民关进精神病院是前苏联的传统,不幸的是前苏联成为历史后这种做法却在中国发扬光大了,《民生观察》网站对此有系统报道,北京平谷县宋再明则是最新一例,这种变相随意羁押无辜公民的做法也是对法治源头的破坏。”
其中的“宋再明”应为“宋再民”,特此更正并向宋再民先生道歉。
秦永敏
2014/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