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阜、建三江事件屠夫个人总结

今年春节发生的曲阜薛明凯父亲死亡,和随后不久发生在建三江四律师被拘留事件,这两起事件引起大家很大愤慨和关注,两次都成立了公民声援团,两次接近2百人前去一线围观,不包括后方支援的人。两次都是随机形成的临时队伍,没有组织者,没有领袖,各自在自己能力担当范围内践行公民精神。两次公民行动有值得骄傲的地方,也存在需要重视改进的地方。做为公民声援团成员之一的我,我想从个人角度谈谈我的看法和心得,希望大家能明白我的用心,那就是以事论事,总结不足,加强共识,为今后类似的公民行动提供参考,减少不必要的错误和麻烦,使公民行动做的更好,让更多人知道常识,更多人来参与。

这两次公民行动特别在这段如此残酷抓人打压的严峻形势下,大家能够这样站出来,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总体来说大的方面基本没有出差错,但很多地方需要总结和常识普及,往往争执和分歧来自很多人不尊重常识和没有基本的认知。曲阜事件,由于当事人是民运人士,公众寄予了很大期望,最后当事人选择和他身边核心的人所做的事,让公众有很大意见,最后把这种不满情绪转移到我们这些公民围观团,这是我们没有预料的。

1:募款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这是我一贯提倡的。粮草重要性往往是决定事情是否成功的重要因素,从2009年我做邓玉娇案子时就先吃这螃蟹,首创这种杀猪模式,当时很多人不理解不认可,到现在这些形式已经成为常态,中国人对钱无比敏感,做为先行者当年所面对的口水和骂名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了,还好一路走来用一次次行动和坦荡荡赢得大家认可和支持,所以现在如果要做事,大家都能支持。这两次做为参与者帮忙呼吁募款,两次募集接近三十万,基本保障了前方勇士。募款如果没有得到传播是很难募到,募款人信誉更为重要,所以传播和募款人信誉非常关键。但这两次公民行动都是后援团帮忙募集,没有个人发起人,这样更具有公信力,而整个临时团队共同承担了信誉责任。

有些常识是需要强调,公民行动和慈善活动不同,公民行动风险极大,因涉及到动员,所以不能像慈善活动那样做。组织募款的人首先是要对行动者安全负责,捐款人也要明白与信任,要知道这种公民行动的风险,募款人本身也要面对很大风险,哪敢在粮草上动心思,那是找死,政权打手更关注你,巴不得你乱来,好有借口抓你。再说像这种临时拼凑的团队,相互间为了信任和公信力,都会有内部审核人员进行监督,因为募款人也怕口水,所以都会主动成立核心群进行各项审核与协调,所以募款人比任何人都要面对更多压力,还容易被公权力莫须有罪名收拾,这点捐款人需要明白这个常识,所以大家要有共识:那就是内部审核监督好,管钱的不参与支配,主要募款人的不参与管钱,审核监督的不参与支配和管钱。最终公布时,只公布总账和支出总账和剩余部分,细账内部核心人员掌握。不对不是捐款人和无关人员做任何解释,对外联系发布人需要指定,以免各自表述造成公众误解。募款人也要有担当,不怕口水和各种非议,把事情做好,把账目内部审核好就好,不必理会各种非议,任何人做任何事,你做的再好,也会有口水,有些人是为了质疑而质疑,就如有人故意捐五毛,目的就是为了来质疑和搅浑水,你怎么做好他都会有意见,所以行的正就不必怕那些,这是募款人和捐款人需要明白的是。

2:粮草安排

在建三江事件里,由于路途遥远,需要各种中转,于是在路费报销标准上出现分歧,是按动车标准还是普通硬座标准等等上有些分歧,比如飞机票价格比动车贵一点点,为了节省时间,就买机票,还有住宿标准等等。在曲阜事件中,在报销标准上内部也存在一些争议。因为都是临时组队前去,联系有时不够畅通,加上有的相互不认识,造成信息沟通不畅,有时聚集在一起,突然被警察抓走,行李和酒店押金有时都无法取回,信息联系都困难,因为公民行动,突发事件比较多,复杂性很多人不知道,很多事情无法预料和安排,造成个别人无法安排好。经过两次磨合和反思,我个人认为大家一定在这方面需要共识。路费按照行动者出发地到围观地往返动车标准给予报销,多出部分不予报销,节省部分归行动者。住宿和路上费用,每天按照一百五十元给予补贴。这些不需要票据,后方审核人员只需确认人员是否前去,报账金额以及是否到个人手上就可。为什么不需要票据呢?因为经过两次经验得知,由于很多人被拘、被冲散、被遣返、被各种突发事情所折腾,有些人根本无法保存票据,再说事后再寄也不可能,一些人有票据,一些人没有票据,会造成没有票据的行动者心理阴影,所以一刀切最适合。

后方募集粮草的人一定要有一个原则,那就是对前方的人信任,后方粮草一定要及时先往前方送,人到粮草到,人未到粮草也可先到,宁愿先多支付,事后剩余再收回,还没行动先把路费等等先于报销,以免冲散拘捕时,找不到人。很多行动者,由于长期参与各种公民运动,工作都丢失,经济上不是很宽裕,所以尽量不要叫他们垫钱。前方的人代收到粮草,分配的人需要做好帐,必须要注明钱的去向,审核人员要能查的到每笔帐去向。内部的事情和意见内部消化,不能付诸于公众,因为会模糊公共事件本身焦点,让一些有心人利用。

募款时,要随时准备备用账号,以免募款账号被限制,要充分利用新网络各种工具,比如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等。后方的人要根据实际募款进度,控制好人数和围观时间点,不能造成有的人报了,有的人报不了,或者断粮等等窘境,宁愿多募些,因为突发事情太多,必须做好足够准备。公民行动每次募款,专款专用,不要留到下次。行动完如有剩余,可以捐给这次行动的受难者或者良心犯。

3:行动

公民行动在群体性行动时,不能有个人英雄主义,需要团队包容精神,需要有大局观,因为都是五湖四海的人,有的相互不了解,个性不同,需要多包涵。对公共事件需要有基本的判断与认知,虽然是临时拼凑的团队,但也需要基本的协同和沟通,大方向需要一致,如有大部分人行动共识,个人需遵守和服从。前方的行动者最好需要几个核心有经验的人协调和沟通,前方的更需要和后方的人保持协调和沟通。每次公共事件,需要几个核心的人,必须要建立交流沟通平台,有核心协调和财务监督的群,有半开放的群,有全开放的群,有信息传播的群。核心的群也就是临时指挥协调中心,负责内部和外部沟通,这个群需要安全的网络平台,不能使用国内的工具。后方的人需要统计、了解、协调前方人员动态、联系方式、信息发布、资金安排等等。前方的人需要把前面的各种消息各种情况汇总到后方来统一发布。信息发布一定要谨慎,绝对不能发布虚假信息,更不能夸大和造谣,最好有一个专门收集发布的人,以他发布的信息为准,这样媒体采访时更有公信力和传播力。前方行动者也需要用一些安全工具和行者者之间保持联系。要尊重受害者的意愿和选择,不能绑架他们意愿,悲观看结果,乐观做事。

4:后话

每次公民行动事件,总有个别人做事让人很无语,这是很正常,因为一群来自各个群体和五湖四海的人,加上个人认知和性格,所以很难避免,我们尽量避免诛心论,公共事件,一两个人或一两件事不完美属于正常,你无法要求保证每个人都是道德完人,每件事都符合每个人审美观,所以不要去苛求。参与了,付出了时间、精力、承担了风险已经很了不起了,有些没有常识的人认为去围观能有名利捞,我倒希望你们前去围观看看,做公民行动是吃力不讨好的事,不做玩玩嘴皮子就是完人,做了就要面对各种扯蛋的口水,所以参与者需要健康的心态,和基本的承受能力,不要抱需要别人感恩的心态来做事,你要明白我们在救赎自己。

我们无法一下子改变这操蛋国家,但至少我们在最黑暗时我们付出了努力,相互给予了温暖,让那些无助者不孤单,我们在以后可以骄傲的对我们后代讲,我参与了那些事,我出钱了,我出力了,我行动了,我没有冷漠过!

屠夫在此感谢这两次事件的参与者,感谢你们包容和信任,也感谢公众支持信任我们公民声援团,有你们我们不敢懈怠!我们一起在黑暗中守望黎明!

超级低俗屠夫(吴淦)

2014/7/5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