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澳洲新移民的心里话:中国,别怪我恨你!

移民来到澳洲快三年了,我越来越感觉到这里的政府才是真正地为人民服务,而且服务到了极致!说句实话,三年了,我没赚什么钱,但我从来没遇到过一件让我窝心的事,也没遇到过一个让我难堪过的人,更别说骂人、打架、偷盗等犯罪了(我不是说澳洲没有犯罪)

咱们在国内拼命赚钱为了什么?老婆,孩子,父母,大家的健康。真正为了满足自己私有欲望的人很少。但到了澳洲,我发现这些东西政府都已经替我做好了,我需要做的就是照顾好自己就行了。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我没有动力了。医疗全部免费,孩子上学全部免费,上大学可以贷款,找到工资在一定数额以上的工作以后才用还贷款。
生孩子国家奖励3000元,孩子每月的补贴够付我的600平米房子的租金,或少加一点就可以付购房贷款了。老婆每月领到的养育孩子的补贴和孩子拿到的差不多,而我因为有一个5岁以下的孩子,政府给我很大的税收补助,将近五分之四不用交纳。
我家的后门从来不锁,任何人都可以从后门进到我家里,当然就可以拿走任何东西,但从来没有。你的钱包丢了,就会有人打电话给你(如果他能找到你的电话的话),你会发现里面的硬币还在里面。

无论多么拥挤的场合,从来不会有人碰到你,更不会挤你(观看世界杯比赛除外),再急也会去排队,所以总会有人问你:你是这个队伍的最后一个吗?永远不会有开车加塞的情况,也总会有人给你让车让你去加塞。永远不会堵车,但高峰期你会发现车速会慢得出奇。没有交通警察,只有那一明一灭的红绿灯,没有人会无视交通灯的存在。所有的汽车都会给行人和自行车让路,包括在小路上闲庭信步的小鸟。
周末,几乎每一个购物中心的停车场都会人满为患,很多人会开车在停车场转圈找位置,或等别人离开,但,你会发现离大门最近的几个残疾人和母婴停车位却空着没有人停。
买车的费用为车牌费每年500元,仅此而已!没有养路费,没有购置费。当然肯定是要保险的,我的车全保每年不到500元(当然和车的高级程度有关)。没有过桥费,收费站是不存在的(城市隧道除外,一年也不走一次,还可以绕行)。
永远听不到大声喧哗,无论是饭店,车站,商场或酒吧(体育场除外)。凡是带屋顶的地方全部禁烟,离儿童游乐设施50米之内禁烟。我儿子在路边随意向公共汽车招了一下手,会引来车里几个人和他招手示意。
注册一个公司75元,三年的注册费,然后就可以营业了。没有注册资金,也没有经营范围。没有工商,也没有税务,更没有什么城管大队。年底,自己填表自己报税,没有人管你,如果你不想报,没问题,当然查到你,你这一辈子就别想轻松了。

这里人均年收入大概50000澳元,每周大概为1000澳元。一个DVD为40元,液晶平板32″电视2000元,SONY的摄像机800-1300元,NIKON的专业数码相机D50,800元,意大利3+2真皮沙发1800元,IBM手提电脑2000元,收费电视所有频道加一起大概40个,每月100元,全新的韩国现代车,起价13000元,本田雅阁3.0,40000元,BMW318,50000元,保时捷20万,一般级别的的游艇60000元,两个城市之间的飞机票一般为100-200元,飞回中国的机票为700-1200元,飞到美国的机票为1500-2500元,一个600平方的土地,上面盖着一套150-250左右面积的平房,大概要30万(看地理位置)。
我无意去比较中国和澳洲的好与坏,两个国家国情差距很大,几乎没有可比性。但在这里我得到了很多以前想都想不到的待遇(完全和金钱无关),而且许多东西可能是我在中国要努力一辈子才能得到的。这是一个只有富人没有穷人的社会!富人住10万平方的大庄园,穷人住 500平方的小平房;富人开100万的宾力,穷人开15000元的韩国车;富人可以有几个自己的私人别墅,穷人在假期的时候可以花一点钱去租一个同样风景秀丽的海边别墅;富人可以有一个像航空母舰那样的游艇,穷人可以很轻松地分期买一个足够全家人一起出海的游艇。
重要的是你从来就不可能一眼分辨出你面前的这个人是富人还是穷人。他一样的遵守交通规则,一样的照章纳税,一样的被警察抄牌罚款,一样的为了找一个停车位在停车场转来转去,一样的不会在公共场所抽烟大声喧哗,一样的光着脚在家门口的人行道上走来走去。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文告 (第十八号)

关于(注册中)中国人权观察理事长秦永敏先生被失去联络的声明
5月18日上午,我们收到如下网络信息 【MZ孤独苍狼:MZ鉴湖女侠—王喜凤: 10:01:13 我是秦永敏的前妻王喜凤。秦老师刚刚被武汉市的两名国宝带走,原因不明。他们说是可能带走一会,也可能是中午被吃饭。不过事情可能远远不是我看到的那样简单 有什么新的情况我会及时告知大家的。请大家关注!谢谢!】
另据本社团人士耿彩文于5月18日19:00点整给刘兴联电话提供消息称、武汉当地数位好友在多次拨打秦永敏先生本人手机和秦夫人赵素利女士手机始终无人接听的情况下、前往秦永敏先生家去探望时,发现秦先生家中无人,而且拨打秦、赵两人手机,始终处于无人接听状态。
综上所述、经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多方核实,确认秦永敏先生及夫人已于5月18日早10点许和大家失去联络。本社团全体同仁在此郑重声明:我们严重关注秦永敏先生和赵素莉女士的安危以及事态进一步的发展!并强烈谴责这种非法剥夺、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侵犯公民合法权利的违背宪法行为。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郑重声明、保留对此种违法行为依法进行追究的权利!同时也非常感谢社会各界对此事的严重关切!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秘书长:刘兴联

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文告(第十七号)

中国人权观察永远不会参与政治活动
秦永敏
中国人权观察由我初创于1998年,16年过去,去(2013)年12月开始重建,同年底我去北京注册被阻拦,今年3月25日,副理事长张家瑞率毛善春、马永涛前往北京民政部社团管理大厅注册,工作人员以“没有部级挂靠单位的证明”和“必要的手续不全”为由没有受理。

但是,这并不妨碍我们已经在合法化的道路上挺近,也就是说,从2013年开始,中国人权观察已经进入注册阶段。

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中国人权观察反复声明,在当前阶段,中国人权观察除了进行申请注册之外,没有也不会进行任何社会活动。

这里还要指出,至于政治活动,由人权组织的定性所决定,中国人权观察永远也不会参加。

因为人权和政治是本质上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人权只是给全社会每一个人提供最低限度的人身保障和社会政治保障,政治则是公民参与支配社会的进取活动。

相应的,人权组织只是从事保护人权活动的组织,而不能越俎代庖进入力图支配社会的政治领域。

当然,人权和政治也有交集,政治权利就属于人权的范畴,但是,政治权利作为权利只涉及形式,而不涉及内容,因此,它和政治本身还是有区别。

值得指出的是,对于极权国家来说,任何人权问题都是政治问题。这里的原因也不在于人权本身,而在于专制统治蛮横的干预全部社会生活,常常把一切社会经济文化甚至科学问题都政治化了——比如苏联批摩尔根的遗传学说,毛泽东批马寅初的人口论。但是,这是极权政治带来的问题,而不是人权本身的问题。因此,极权国家动辄称民主国家对其人权问题的指责是“干涉内政”,或者指责为“把人权问题政治化”,这也不是人权的问题,而是专制统治自己的问题。

需要说明,近段时间,海内外一些政治团体在联合开展活动的时候,一再希望中国人权观察参加联名,对此,中国人权观察秘书长刘兴联已经公开做了表态,重申了中国人权观察除了进行申请注册之外,没有也不会进行任何社会活动的原则。

这里,我要再次强调指出,就政治活动而言,不仅是今天,无论什么时候,中国人权观察永远也不会参加,这不是一个现实策略考量,而是一个根本原则。

道理很简单, 人权组织不是政治组织,而是以联合国人权原则为依据从事人权保护的组织,它的目的是全面的保护每一个人的基本人权,而不管当事人有着何种政治态度,也不管政治活动具有什么性质。

当然,包括六四事件以及和它关联的事件在内,对于政治事件中侵犯人权的问题,和任何人权组织一样,中国人权观察都会高度关注,坚决反对,严厉谴责,但是,这种态度只是针对人权问题,而不是从政治上进行评议。

那么,中国人权观察作为人权组织,它究竟要为中国社会做什么工作?

在此,我再次重申,中国人权观察的任务主要是全面保护所有的中国人以及在中国的人的基本人权。

为此,它首先是针对制度、法律、政府以及政府工作人员侵犯人权的问题,其次是是针对一切社会强者侵犯人权的问题。

为达此目的,它致力于在中国建立全面的人权保障体系,这就需要和全体人权力量一道,首先使制度和法律能真正保护人权,其次使政府从人权问题之源变为保护人权的主要责任方。

因此,虽然监督、揭露、反对政府和政府工作人员侵犯人权是中国人权观察的日常工作,与此同时,以保护人权为原则和政府合作,也是中国人权观察的工作需要。

(注册中)中国人权观察理事长:秦永敏
2014/5/15 8: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