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中共变异病毒来了!

據香港媒体報導,今日有三個在印度工作的中國人,由印度經尼泊爾返回國內,抵達重慶市時,初部檢測都是陰性, 但醫生仍有懷疑,於是幫他們進行CT電腦掃描,發現他們的肺部有病變,並確診是印度的三重變種病毒, 証明這種印度超級變種病毒,可以避過現在的檢測, 而大部份的關口都只是靠一般普通測試, 而香港及大部份的國家,不會強制入境人仕進行CT掃描,亦沒有足夠時間及資源去做。 如果估計正確、相信第五波超級病毒大爆發,即將出現在香港及全球!
自新加坡傳來的訊息:

病毒回來了
這次有更強的精力、
戰術和偽裝。
感染者不咳嗽,沒有發燒。
這次症狀是關節疼痛、無力、食慾不振。
死亡率更高,達到危急的時間更短。
有時沒有症狀…
要小心…!

該病毒株不在我們的鼻咽區域內匿居!
所以不再有嗅覺 或 味覺喪失等前驅症狀,它直接攻擊肺部,縮短了發病時間。

許多不發燒的患者,
但是 X光檢查顯示 中度胸腔肺炎!
鼻黏膜篩試常顯示 COVID19 陰性!
越來越多的假性咽喉鼻腔檢查結果。

(COVID19)這意味著病毒直接傳播到肺部,由病毒性肺炎而引起急性呼吸窘迫(缺氧)!
這解釋了為什麼它變得急性和致命得多!

發燒時可能已變成重症。

請注意:
避免到擁擠的地方
保持社交距離
戴上口罩
經常用 洗手乳或肥皂洗手
這次疫情比上一波更致命,必須小心謹慎,
不可輕忽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1206天后的父子相见

        在差5天3年整,约1091天时,许艳第一次视频探视到余文生律师。之后的三个月,每个月是否可以让探视余文生律师,存在不确定性,我一直在争取每个月获得法律规定的家属探视权。

       5月9日,是南京监狱老残监区,家属探视日。这个月,许艳带着儿子,一起去南京监狱探视余文生,这一天,是这个家庭被分离约1206天,才获得的第一次一家三口见面的日子。

        许艳在去探视前,向南京监狱表达诉求,申请亲情探视,因为,孩子还属于未成年人,而且,孩子在这3年多来,遭到了很多委屈和伤害,我非常想尽量的保护一下孩子,尽量让孩子少受到一点磨难和感受到一些温暖。非常遗憾和失望的是南京监狱没有给予亲情探视。当孩子和我一起经历了,探视前的前置程序,和我一起从外面走到探视窗口的最后一道关开门前,我听到我身边的孩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当时我无比的心痛,也为没有能力保护孩子不看到这一路极具压力和伤害性的路程而内疚和惭愧。

         我和孩子坐在1号探视窗口,等着余文生,在等待的过程中,通过比较暗的玻璃,可以看到里面附近的被探视的被关押人,我看到了一人拄着一个拐杖,一人拄着双拐,一人坐着轮椅,我看到附近的家属探视,表情都非常凝重,还有的探视后不愿意走。猜测,他们可能是违法和或许很长时间才去探视一次。

         不像我们探视,互相表示关心,又是聊天又是笑,探视结束后还互相飞吻、比心,下个月探视再来。我回家后,回想到一个细节,看到的其他被关押人探视时,穿着监狱囚犯马甲,上面还有每个人的名字,而当时余文生律师,只穿着一个类似在家里穿的秋衣,虽然和他在孩子眼中西装革履的现象差异很大,至少比穿特别明显的囚犯对孩子伤害性要小很多,如果我的感觉是对的,我对南京监狱尽量的保护与做好也表示感谢。

           余文生律师,笑着,速度比较快,甚至有点类似“蹦蹦跳跳”的来到我和孩子坐的窗口,一看比较开心。我第一眼看到余文生,当时还是有点伤心,很心痛老公,因为我看到他穿的秋衣比较旧,秋衣是紧身版的,我可以清楚的看到余文生的身体体形,体型整体比在家时小了一圈,以前,他的肩膀很宽,很正,胸肌雄厚,现在看着,瘦了,更别指望还有健康的胸肌了。

           我们一家三口拿起电话筒,我主动喊了:老公;余文生喊了声:老婆、儿子;然后,余文生让我和孩子站起来,他想看看儿子长多高了,我和儿子一比,矮了很多,当时,余文生在家时,孩子还没我高,现在已经比他爸爸高了,3年多的时间到底有多久,从孩子的成长中感触最深。

           我隔着玻璃可以看到余文生律师的右手还在颤抖,4月12日,南京医院带余文生到医院骨科检查,骨科医生说受到外伤,神经受损,给开的叫甲钴胺的药。我问余文生,右手颤抖残疾,现在感觉好点没有?还有药吗?余文生律师说:4月12日,医生开的药,吃后有作用,手感觉有点力气了,药只有12片(还是24片,我有点忘了),吃完后没有了,甲钴胺的药需要到医院,由医生开,才能买到。我问,那你现在是不是没有药了?余文生律师说:是的。我说:那你和南京监狱提出继续给予治疗,我也会继续要求帮助给你继续治疗。

          因为甲钴胺的药直接买不到,南京监狱里面可能也没有,既然上次余文生律师吃了甲钴胺的药后有点作用,在此,许艳请求南京监狱、中国司法,依法和人道的,帮助再次带余文生律师去医院治疗,让医生给再开药,维持一段时间的治疗,营救右手残疾程度。谢谢。

         我问余文生的牙齿有没有装新牙,余文生说,没有,这次,余文生和孩子的聊天过程中,一直在笑,我可以看到余文生嘴里缺了牙齿的空隙,很宽的缝隙,我很伤心,我要求南京监狱能依法和人道的帮助尽快给余文生律师安排安装新牙的问题,我也请求南京监狱,尽量帮助余文生律师安装好点的牙,因为安装上新牙,一般也不会随便更换,要维持很长时间的。

         不论是治疗右手颤抖残疾还是安装新牙的费用,如果政府可以帮助,我请求帮助,毕竟这些问题是在被关押期间出现的;如果没有经济支持,我作为余文生律师妻子,也愿意为余文生律师承担治疗右手颤抖残疾和安装新牙的费用。

      老残监区,放风时间比较少,从5月15日探视后至6月9日探视,24天,一共放风6次,平均4天放风一次,5次是30分钟,一次是50分钟,余文生律师说,他参加了5次30分钟放风,那次50分钟放风没有赶上。南京监狱老残监区,没有达到法律规定每日放风1小时的法律标准,要求南京监狱老残监区依法和人道的立即保障被关押人每日一小时的放风权。另外,老残监区没有空调,南京的夏天很热,潮湿闷热。为什么别的监区有空调?而不给老残监区安装空调?首先,从人权角度来说,对待所有被关押人员,基本设施条件应该一致,要有空调应该都有空调;其次,从人道角度来说,老年人和残疾人,不论是基本设施还是心理精神方面,应该得到政府更多照顾和人性化关怀才对。所以,许艳继续要求南京监狱,立即给余文生律师调监区;或者立即安排帮助给安装个空调。谢谢。

       余文生律师说,在他的努力争取下,让他去干活一次,但是给他安排的一个非常不重要的活,挣了一点分。他说因为他刚到南京监狱不久,在老残监区又没什么分挣,他的各方面待遇应该属于里面最低的。我要求南京监狱,打亲情电话、伙食标准、通信权、采购权、放风权等法律权利应该最低依照法律规定给予保障。

        我想说马丁.恩纳斯人权奖的事情,警察走过来,指指玻璃上的说话要求,暗示我不可以说。我告诉余文生律师,这次来探视前,几位律师留言,让转达问好,各界人士一直关注与帮助他,余文生律师笑着说:非常感谢。

        我问现在给他采买了吗?余文生律师说,前天,第一次让他采买一次,不过没什么好吃的,给他买了3样。南京监狱因为疫情好转,家属探视日已经恢复成每月都有,警察说,每个月探视日正常去探视即可。亲情电话还没有让余文生打;不给余文生笔写控告信。没什么书看,他现在只能看穿越小说。余文生律师想看字典。我问现在还感觉饿吗?余文生说:最近吃了一次鱼,就不感觉饿了;前段时间,胳膊肘和膝盖疼,最近有2次牛奶喝,就不疼了。我说:那还是因为营养不良原因。请求南京监狱,伙食继续给予保障。谢谢。

        然后,我告诉余文生律师,每个月,我都会来要求探视,6月份,我的爸爸和弟弟来看他。其他事情,下次我再和他聊。这次儿子在,你陪儿子多聊聊。余文生律师说:好。

         余文生律师和儿子对话约20分钟,余文生一直笑着说话,我往后坐,从后面看看儿子表情,儿子也在笑,双方都比较放松,余文生没有因为被关押而自卑,儿子也没有因为爸爸的现状而责怪他,双方并没有因为3年多的被分离而生疏。

          余文生律师第一句话和儿子说:儿子,学习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快乐和健康。儿子赞同、有些意外,也很开心。然后余文生又说:学习也非常重要,在你做到快乐和健康的情况下,要把知识学好,尤其是基础知识,它直接决定了你未来走的层级。孩子说:好。余文生还和孩子说:挫折是一种财富,如果走过去了,未来再大的困难都打不垮你。

         余文生律师在人生方面、学习方面、生活方面、还给儿子很多指导和建议,也对孩子给予了很多期望、鼓励与关心,整个过程除了融洽、温馨、轻松、笑、还时而一家三口幽默的欢声笑语外,余文生把我这3年多,在教育孩子这个阶段的困惑问题,全部轻松解决了,孩子的很多困惑应该也得到了解答、指导和支持,因为孩子探视结束出来就轻松了很多,回家的路上和到家的这两天,状态比之前更加优秀了。

         我看到他们父子俩那么好,我欣慰的流泪了,当然,这种泪可能也为这个家庭以这种方式相处的不公而伤心的流泪。

          余文生问孩子想说什么,儿子说:想爸爸。余文生高兴的说:好儿子。儿子也说:爱爸爸。余文生律师从胎教就开始重视孩子,出生后,第一件事情,跑到家里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用酒精消毒外,把楼道都打扫干净,用酒精把楼道拖了地,迎接儿子回家。之后一直陪孩子一起成长,常带孩子出去玩,接送孩子上下学,所以他们父子俩关系很好。

           余文生还认真的对我表白了一段,我只记得说爱我,以后出来,会加倍加倍的对我好。我告诉他:他受苦了,他现在的处境艰难,一定要自己抗过去,我和孩子需要他。他说:他经常在夜里梦到我和儿子。

          这次探视结束,我们一家三口有些恋恋不舍,余文生律师把双手放到了玻璃上,我和孩子,一人摸一下他的一只手,隔着玻璃,摸不到!然后,我们互相飞吻、点赞,摆手再见,互相走出了视线!

          出来后,孩子开心、轻松了很多,碰到一位人士到现场帮助陪我,我让孩子先去麦当劳等我,我和朋友在现场拍了照片和视频后,我去麦当劳和孩子一起吃饭。

          吃过饭,本来我想带孩子去南京长江大桥玩玩,孩子说他去过,想直接回去,于是许艳和孩子,买了下午13:10的高铁回北京,高铁开车不到5分钟,我发现身边的儿子睡着了,这个探视过程,让孩子也辛苦了。

            探视出来后,许艳向南京监狱警察,表达了诉求,也请求上级部门和有关部门和领导,帮助依法和人道的对以下法律保障和请求帮助的诉求给予尽快解决:

1、请求南京监狱和中国司法,带余文生律师去医院,开甲钴胺的药,继续对余文生律师右手颤抖残疾给予治疗,营救右手残疾程度。请求尽快让余文生律师安装脱落的4颗牙齿。

2、请求给余文生律师调离老残监区;南京夏天很热,南京监狱其他监区有空调,而老残监区没有空调,这属于设施不平等对待、甚至是否有歧视性质?请求南京监狱给老残监区安装空调,让老残监区和其他监区具有同等设施设备条件。

3、请求给余文生律师笔,让他用左手练写字;让打亲情电话;给本字典看;保障家人正常通信权。

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

                                      许艳

                               2021年5月11日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西安强拆千年古村落

西安市已有千年历史的古村落——三兆村即将被强拆。由于赔偿安置不合理,村民联合抵制拆迁。而当地政府调动数千名黑保安进村逼迁。

陕西省西安市已有千年历史的古村落——三兆村即将被强拆。由于赔偿安置不合理,村民联合抵制拆迁。而当地政府调动数千名黑保安进村逼迁

一段数千名黑衣保安在三兆村各村口把守的视频,自5月1日起在网上热传。到5月8日,事态进一步升级,当地政府又调动了大量城管、保安,到村里每一家店铺门前驻守,阻止店家做生意,以达到逼迁的目的。

村民王先生对记者说:“保安把村围住了,影响我们正常的生活了,给村民和房客造成了很大困扰。今天(8日)强行进村,然后所有的商铺不让卖东西,让人家两天之内必须搬离,包括有一些黑社会一样的,来了特别特别的多,现在正常的生活秩序已经维持不下去了。”

三兆村位于雁塔南部杜陵塬畔,曾是蓝田、商洛一带通往长安的交通枢纽,目前有住户5000余人,是西安市最大的行政村之一。自2020年起,西安市曲江新区当局就宣布要对该村进行整村拆迁。官方说辞是拆迁旨在让城市得到更好的发展,但民间消息指当地政府相中当地的地理优势,意图将该地区建成富人区。

王先生表示,目前全村人都反对拆迁,主要原因有二,一是村里有760亩预留地不知去向,村民要求先解决此问题;二是要求就地安置,反对异地安置,但村长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签字同意拆迁,所以村民在一白布上联合签名迁。

他说,村民的安置地点无论交通还是地理位置都和现在的三兆村无法相比,周边有污水处理厂,还有一个传染病院,而且那里也要被开发成旅游区,如何安置村民?

村民赵女士也说,“大家不同意异地安置,但是他们说就近安置,但是那个地方离我们村有十几公里,我们所有的人在村里面祖祖辈辈住了这么多年,拆我们也同意,最起码你要原地安置,大家对这个地方都是有感情的,突然把我们村民挪到十公里以外的地方,大家肯定是有情绪的”,

赵女士还表示,官方的赔偿方案并不合理,具体方案是每人赔偿面积80平方米,过渡费每人700元(人民币,下同),3年内安置;如果没有安置,以当时协商的赔偿价格进行现金置换,每平方米7600元:

“我们曲江的房价是一万七到两万二…人家(邻村安置)是90平,我们是80平,人家过渡费是1200,我们是750,人家是旧地安置,我们是异地安置。它现在没有规划下来,十四运(第十四届全国运动会)之前要拆我们,直接要来拆我们。以城中村改造这个名义。”

此外,目前村民家家都是二三层楼,以出租房屋为生,搬迁后这一收入来源也会中断。

在4月22日,曾有100余名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到宝鸡市开会讨论三兆村的拆迁事宜。

赵女士透露,结果这100多人至今都没有回来,也联系不上,“村长一个人回来了。还带了很多警察”。

村民连续多日到省政府信访办、曲江街道办等相关部门上访,但是无果。村民们质疑,三兆村不属于三旧条件,不属于市政征用,不属于棚户区改造,不属于旧村改造,一个街道办事处在没有任何合法批示的情况下有没有权力将整个村拆迁?

原文链接:https://www.soundofhope.org/post/503447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许艳要求安排亲情探视

南京监狱门口等着探视的人。8:30上班,这需要等到多久才能探视到?我和孩子已经在南京监狱门口排队等35分钟了,还在排队,我要求亲情探视.

南京监狱电话打不通,我想问问能不能安排亲情探视的问题。我和孩子现在在南京监狱门口.

余文生律师的儿子已经1206天没有尽到父亲了,我不知道今天他们父子能否相见.

我要求,从保护未成年孩子,从关怀人权律师及家庭考虑,让我亲情探视,亲情探视是法律和人性化规定,余文生律师无罪,就不应该关在这里,我要求南京监狱,中国司法,不能只对人权律师和家庭打压迫害,而不给予依法和人性关怀。

请大家关注。

许艳
2021年5月9日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秦永敏案判決書全文

2018 年 7 月 25 日
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6) 鄂01刑初125号

公诉机关湖北省武汉市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秦永敏,曾用名秦锐、楚汉、栗宪民、钱朝民,男,1953年8月11日出生于湖北省武汉市,汉族,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住武汉市青山区新沟桥17街坊30门7号。1982年3月因犯反革命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1998年12月因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2010年11月29日刑满释放。因涉嫌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5年3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7日被逮捕。现羁押于武汉市第二看守所。

辩护人刘正清,广东安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蔺其磊,北京市瑞凯律师事务所律师。

武汉市人民检察院以武检公刑诉[2016]107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秦永敏犯颠覆国家政权罪,于2016年6月23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于同日立案,依法组成合议庭,分别于2017年11月2日、12月28日、2018年5月3日至4日召集公诉人、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召开庭前会议,就与审判相关的7问题了解情况,听取意见。因案件涉及国家秘密,本院于2018年5月11日至12日不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付建中、高之立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秦永敏及其辩护人刘正清、蔺其磊,鉴定人李汉林均到庭参加诉讼。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建议延期审理二次。经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延长审理期限三个月。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累计延长审理期限一年三个月。本案经合议庭评议并报请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现已审理终结。

武汉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秦永敏曾因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刑罚。2010年11月29日,秦永敏刑满释放后,出于对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和中国共产党执政地位不满,为实现“多元化的民主政治”,一方面通过敌对组织“中国民主党”成员将自己所写的《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和平宪章(草案)》《中国民运五个“一”工程规划))等文章汇编成《秦永敏论和平转型》一书在香港出版,并撰写了大量具有煽动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的目标,确定了颠覆国家政权的方针和目标、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旨在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秦永敏以“中国民主党人”及“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的名义发表声明,为“中国民主党”摇旗呐喊,以祭奠“中国民主党”已故成员的方式宣扬该组织,与“中国民主党”及其他非法组织成员交流、聚会,提出“和平转型”观点,发起网上签名活动,建立玫瑰系列QQ群、“玫瑰中国”网站,宣传煽动、扩大影响,试图发展“中国民主党”新成员,组建“中国人权观察乃非法组织,发展“玫瑰团队”成员,与境外组织勾连、获取资助。

公诉机关提交的证据有:1.电脑等物证。2.《秦永敏论和平转型》书籍、《中国人权观察章程》等书证。3.证人刘兴联、石玉林等人的证言。4.武汉市公安国内安全司法鉴定中心电子数据检验报告书、文件检验鉴定书等鉴定意见。5.破案及抓获经过、办案说明等材料。6.被告人秦永敏的供述。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秦永敏组织、策划、实施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以颠覆国家政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秦永敏与境外组织、个人勾结,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犯罪,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六条规定的处罚情节。秦永敏曾因危害国家安全犯罪被判刑,在刑罚执行完毕后,再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属累犯,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六条规定的处罚情节。

庭前会议期间,被告人秦永敏及其辩护人充分发表了意见;庭审过程中,经合议庭反复询问,秦永敏及其辩护人未再发表新的意见;庭审结束后,辩护人又通过司法行政部门向合议庭提交了辩护词。具体意见如下:

1.被告人秦永敏对公诉机关指控其出版书籍、发表文章、组建“中国人权观察”等事实不持异议,并表示公安机关对其本人没有非法取证,但辩称:(1)其在文章、书籍中提出的主张、观点以及组建“中国人权观察”,是公民享有的言论、出版、结社权利,并未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的暴力行为,不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2)证人刘兴联、石玉林证实秦永敏言论、主张的证言系证人个人理解,带有主观性,不应作为证据使用。(3)其接受《西联汇款》只是朋友间的守望相助。

2.被告人秦永敏的辩护人提出:(1)公安机关立案程序违法,所收集的证据均为非法证据。(2)秦永敏提出“和平转型”主张,是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自由,不是刑事犯罪。(3)如认定秦永敏的行为构成犯罪,秦永敏七次被行政拘留的时间应折抵刑期。

经审理查明:1998年,被告人秦永敏因犯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刑罚。201 0年1 1月29日,秦永敏刑满释放后,继续从事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公然在互联网上以“中国民主党人”和“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的名义发表声明,声称“立即着手恢复人权观察的工作”,叫嚣“政治反对派必将组党结社”,大肆喧嚷敌对组织“中国民主党”的“未来”。2011年初至2014年底,秦永敏撰写了一系列鼓吹“和平转型”的文章,通过境外互联网网站发布,建立玫瑰列QQ群、“玫瑰中国”网站,并利用玫瑰系列QQ群和境外网站推送其所写的12封公开信,大肆宣扬“一元化专制统治结束不可避免”等言论。秦永敏还委托他人将其所写的文章汇编成《秦永敏论和平转型》一书在香港出版,并在该书中提出了颠覆国家政权的目标、策略、方法,鼓吹组建强大的反对派和反对党,意图推翻我国宪法确立的国家基本制度。

2012年至2014年,被告人秦永敏以玫瑰系列QQ群、“玫瑰中国”网站为平台发展成员,形成以其为首且认同其主张的“玫瑰团队”,并从中物色成员组建非法组织“中国人权观察”。为扩大影响,秦永敏分别为“玫瑰团队”“玫瑰中国”网站和“中国人权观察”设计了标识。“玫瑰团队”每周一、三、五、六及周日定期在玫瑰QQ群以联席会、工作例会、讲座等形式,散布秦永敏撰写的文章,宣扬秦永敏“和平转型”主张,讨论“玫瑰中国”网站的筹备、建设和发展。为组建“中国人权观察”,秦永敏草拟组织章程,确立组织结构,设立理事会和监事会,下设理论文宣部、财务部等7个部门,秦永敏自任理事长兼第一发言人,刘兴联(另案处理)任监事长、秘书长兼第二发言人,形成了完整的组织体系。秦永敏还通过向“玫瑰团队”“中国人权观察”成员收取会费、发动捐款,与“中国民主党”境外成员王军等人勾连,接受境外人员资助等形式,募集资金共计人民币35万余元。

2012年2月,被告人秦永敏纠集“中国民主党”成员肖诗昌、“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刘逸明等人,借聚餐之名在武汉市青山区醉江月酒楼聚集。秦永敏还与李勇、蔡从富、耿彩文等多人进行同城聚集活动,借机宣扬其颠覆国家政权的主张。为笼络人心,秦永敏在境外网站发文祭奠“中国民主党”已故核心成员;制订《互助金管理(暂行)方案》,利用其募集的资金对受到法律处分的“中国民主党”成员许万平、何德普以及王芳、蔡从富等人提供资助。

2015年3月30日,公安机关将被告人秦永敏抓获。

另查明,自201 0年1 2月至201 5年1月,被告人秦永敏因在互联网上发表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制造谣言等行为,先后七次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共计69日。

认定上述事实,有公诉机关提交,并经庭审质证、认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武汉市公安局出具的破案及抓获经过证明:案件侦破及秦永敏归案的经过。

2.被告人秦永敏所写的《出狱声明》证明:2010年11月29日,秦永敏以“中国民主党人”及“中国人权观察主席”名义在网络上发表声明,宣称坚持“和平转型”方针,“决定立即着手恢复人权观察的工作”,公开叫嚣“中国政治反对派必将组党结社”“中国民主党只能属于未来”。

3.被告人秦永敏所写的《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漫谈<和平宪章>与<零八宪章>之异同》《当代中国民主转型的四个阶段和目前的形势与任务》《建设性反对派的战略机遇期》等文章证明:秦永敏在文中提出如果一开始就把改变国体、政体的要求提出来,当局不可能和我们对话;大肆宣扬政治变革、和平转型,欢迎一切有助于推动多元化民主的因素,结成广泛的统一战线,建构强大的反对派和反对党,形成领导力量,走向政治多元化,实现宪政下的多党竞争等言论。

4.《秦永敏论和平转型》一书证明:该书于2012年3月由香港五七学社出版公司出版并发行,书中收录了《当代中国民主转型的四个阶段和目前的形势与任务》《民运队伍宽容至上》等20篇文章。

5.被告人秦永敏所写的《秦永敏:祭民主党人高清明》《祭聂敏之》《秦永敏:缅怀民主党人王荣清》《秦永敏先生哀悼王东海的唁电》证明:秦永敏利用发表祭文笼络“中国民主党”成员继续从事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上述文章分别刊发于“博讯网”“独立中文笔会网”“参与网”等境外网站。

6.武汉市公安局从境外“参与网”下载的《1900位公民致*的公开信》等12封信件证明:秦永敏大肆宣扬一元化向多元化权利架构转型,推行多党制的言论。上述公开信发表后网上签名人数达1900人。

7.《中国人权观察章程》证明:“中国人权观察”分为单位会员和个人会员,其中73名为个人会员。章程规定了入会程序,即提交本人入会申请书,经理事会讨论通过,由理事会或者理事会授权的机构颁发会员证。该章程中还提出重点观察有代表性的个案。

8.《中国人权观察机构设置》证明:“中国人权观察”理事会设理事9名、理事长1名、副理事长2名、秘书长1名;理事会设理论文宣部、内务部、财务部、调查部、女权部、个案部、杂务部;监事会设监事长1名、副监事长1名、监事3名。

9.武汉市民政局《关于取缔“中国人权观察”的公告》证明:“中国人权观察”未登记,擅自以社会团体的名义进行活动,属于非法民间组织,2014年1月10日被依法取缔。

10.《玫瑰团队简介》证明:该团队以“和平转型”为目的,以“中国人权观察”作为主体开展网上聚会、讨论,鼓吹要推翻我国宪法确立的国家基本制度。

11.《玫瑰2014公司基本筹资方案》证明:秦永敏与“玫瑰团队”成员商议,在加拿大注册成立玫瑰2014公司。“中国人权观察”认购10000现金股,秦永敏认购10000现金股,“玫瑰团队”负责人认购现金股若干,“玫瑰团队”编辑和成员自愿认购。玫瑰2014公司国内出纳由秦永敏兼任,公司账户为秦永敏个人银行卡,唐爱玲兼任总会计师。

12.武汉市公安局从刘兴联电脑中提取的“中国人权观察”注册文告及名册、“玫瑰团队”简介、秦永敏所写的文章、QQ聊天记录等电子文件证明:“中国人权观察”和“玫瑰团队”的组织及运作情况;秦永敏等人依托“玫瑰团队”,宣扬“和平转型”,通过QQ群传播秦永敏所写的文章,扩大其影响。

13.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相关文件证明:“中国民主党”为敌对组织。

14.武汉市公安局出具的《工作说明》证明:肖诗昌、王军、宋书元、刘东星是敌对组织“中国民主党”成员;“独立中文笔会”成立的时间、组织形式及性质,刘逸明是该组织成员。

15.被告人秦永敏拟定的《互助金管理(暂行)方案》证明:为了给政治对话做准备,同时为给其他成员提供守望相助的物质基础,设立互助金,成立互助会,为受到法律处分的人员提供资助。

16.《收支明细》《财务报表》等书证证明:“玫瑰团队”“中国

人权观察”以收取会费、捐款等形式获取资金人民币19万余元。“中国人权观察”从接受的资金中资助蔡从富人民币1000元、王芳人民币500元。

17.《西联汇款》银行单据等书证证明:2010年12月至2012年2月间,秦永敏先后接受王军等境外人员资助,共计折合人民币16万余元。

18.搜查笔录、扣押清单证明:2015年3月30日,武汉市公安局对秦永敏位于武汉市青山区新沟桥17街坊30门7号的住宅进行搜查,扣押秦永敏IBM台式电脑主机一台、日立台式电脑主机一台、惠普笔记本电脑一台,以及举办人登记表等资料。

19.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区分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及结案报告等书证证明:2010年12月至2015年1月,秦永敏在剥夺政治权利期间因在互联网上发表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制造谣言,先后七次被行政拘留共计69日。

20.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市法(82)刑初字第1号、(1998)武刑初字第315号刑事判决书及释放通知书证明:秦永敏因犯反革命罪于1 982年3月30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因犯颠覆国家政权罪于1998年12月22日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2010年11月29日刑满释放。

21.武汉市公安局青山区分局新沟桥街派出所出具的常住人口登记表证明了秦永敏的身份情况。

22.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5)渝一中刑初字第382号刑事判决书、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2006)渝高法刑终字第18号刑事裁定书、武汉市公安局出具的《工作说明》、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检察院起诉书、变更起诉决定书、武汉市公安局黄陂区分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重庆市大渡口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出具的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及复函等书证证明:许万平(陈贤英之夫)因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受到刑事处罚。何德普因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受到刑事处罚。王芳因伙同他人在公共场所闹事,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被以寻衅滋事罪提起公诉。蔡从富因严重扰乱经营场所秩序,被行政拘留十日。

23.证人刘兴联的证言:2013年,我参加了秦永敏发起与国家领导人对话公开信的网上签名活动,通过签名加入“玫瑰团队”。秦永敏是“玫瑰团队”的领导者,团队所有的宣言、章程、制度都是他起草制订。“玫瑰团队”经秦永敏提议,每周一召开“月季论坛”例会,主要是向群友宣传秦永敏“和平转型”的观点。每周三的家园群会议,主要是聚集人气。每周五是“中国人权观察”和“玫瑰团队”的联席会议,许多决议都是在这个会议中形成的,这是“玫瑰团队”最重要的会议。每周六是讲座,主要是将秦永敏的文章向其他QQ群转发、宣传。每周日是“玫瑰中国”网站的工作例会。201 3年12月,秦永敏提出为扩大影响注册“中国人权观察”,并在QQ群内发表征集举办人的倡议。12月底,秦永敏提议并主持召开有五六十名举办人参加的“中国人权观察”网上成立大会,表决通过了由秦永敏起草的章程,选举了理事会、监事会及理论文宣部等各部部长。秦永敏担任理事长,并兼任理论文宣部部长,我先后担任监事长、秘书长。会后我们在境外网站发布了《中国人权观察组织注册文告》,公布了成立大会选举的结果。“中国人权观察”的成员都是从“玫瑰团队”中发展,加入手续比签名活动更加复杂、严格,后来发展到140多人。秦永敏提出向会员收取会费,号召会员捐赠,并将所得款项用于“中国人权观察”注册资金和办公费用,会员直接把钱汇到秦永敏公布的银行卡上,由此筹集资金。秦永敏拟定了《互助金管理(暂行)方案》,明确互助金的主要用途是救助被逮捕的签名人。

24.证人石玉林的证言:2012年,秦永敏陆续建立了四五个亲友系列群,每个群大概有一两百人。秦永敏是玫瑰系列QQ群群主,管理员有刘兴联、潘露等人。从2013年初开始,秦永敏每周在QQ群内开办讲座,研究、探讨如何推进“和平转型”,散布他写的论“和平转型”等文章,刘兴联、潘露等人负责向其他的群进行转发。秦永敏还成立“玫瑰团队”,成员就是玫瑰系列QQ群全体成员。2013年3月起,秦永敏在境外“参与网”上连续发表了《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公开信》等文章,在全国范围征集签名,参加玫瑰系列QQ群的人员基本上都参加了签名。2013年下半年,秦永敏召开网络会议讨论注册成立“中国人权观察”,讨论章程、注册程序、注册条件、人员安排、组织架构等有关事宜,目的就是推动民间结社,推动“和平转型”进程。2013年底,秦永敏等人通过玫瑰QQ群选举确定了“中国人权观察”的组织结构,秦永敏任理事长和第一发言人,刘兴联为第二发言人,还选举了理事和各部部长。秦永敏还组织成立十人核心团队。2014年6月,秦永敏成立了“玫瑰中国”网站。

25.证人李向阳的证言:“中国人权观察”的成员是从“玫瑰团队”中选出来的。作为举办人之一,我在山东地区建立了玫瑰QQ群,吸引更多的人参与。

26.证人李勇的证言:秦永敏介绍我加入“亲友通讯群”,群里有蔡从富、耿彩文、余全红等人。秦永敏每周六都在群里开办关于“和平转型’’的讲座。2012年,我参加了武汉的同城聚集活动,主要是谈论时事热点等方面的问题。我们是想通过网上宣传扩大影响,让更多的人加入其中。

27.证人蔡从富的证言:我先后参加秦永敏等人召集的同城聚集活动十余次,聚集时谈论涉及敏感话题,秦永敏主要说的是如何和平对话、“和平转型”等话题。

28.证人万里的证言:2012年2月4日,秦永敏打电话邀请我次日下午到青山区建设八路的醉江月酒楼聚餐,参加人员有秦永敏、肖诗昌、刘逸明和倪江峰等11人,秦永敏介绍肖诗昌以前和他一起参加过“中国民主党”。在谈到当前政治局势时,秦永敏提出“要和平转型,态度上要温和”。

证人王俊、肖诗昌、夏又林的证言分别印证了证人万里所证的上述情节。

29.证人余全红的证言:秦永敏周围有一个核心圈子,有李勇、蔡从富、耿彩文等人。李勇总负责,蔡从富负责人员联络。我多次参加过他们的活动。

30.证人耿彩文的证言:我加入了秦永敏创建的玫瑰QQ群,自己还创立了200人左右的玫瑰3群。因为认同秦永敏的“和平转型”观念,我将他的相关文章在其他QQ群中进行转发。2013年,秦永敏在“玫瑰团队”QQ群里发起了“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开展政治对话,力争和平转型”的签名活动,我参与了上述签名活动。

31.证人张鄂清的证言:2013年,我加入秦永敏当群主的玫瑰亲友群。每周六秦永敏都会在群里开办“和平转型”讲座,网友在他发的文章后面发表各种评论,与他互动。

32.证人刘飞跃的证言:秦永敏出狱后将他撰写的出狱声明等材料给我,里面有“中国人权观察功恢复运作等内容。

33.武汉市公安国内安全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武公鉴(电)字[2012]035号电子证据检验报告书证明:2012年6月通过互联网境外代理网站搜索查找涉及秦永敏的相关网页信息。获取发表在“博讯新闻网”“民主中国网”“独立中文笔会网”网页上的《当代中国民主转型的四个阶段和目前的形势与任务》等文章十余篇,获取“独立中文笔会网”网页上《祭聂敏之》、获取“博讯网”上《秦永敏:祭民主党人高清明》、获取“博讯网”上《秦永敏先生哀悼王东海的唁电》等文。

34.武汉市公安国内安全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武公国物电(检)字[2014]001号电子证据检验报告书证明:在公安机关2014年1月1日扣押秦永敏RISE电脑主机中,检获命名为“申请”的文件夹,内含观察创会名录、资金证明、“中国人权观察”成立申请书、“中国人权观察”章程、捐款、机构设置、社会团体法定代表人登记表、推荐名单、对外发言注意事项等文档。并有扣押清单在案印证。

35.武汉市公安国内安全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武公国物电(检)宇[2015]24号、25号、26号电子证据检验报告书证明:从刘兴联台式电脑主机中检验出“秦永敏讲座”“2015年第二季度会议”“申请注册中国人权观察”“中国人权观察注册中第23号文告”“中国人权观察组织1” “股权证”“理事会监事会成员联系人”等相关文档。

另有多份鉴定意见在案印证;鉴定人出庭对作出鉴定意见的鉴定机构资质以及独立完成鉴定的过程作出了说明。

36.监听资料证明:秦永敏与刘东星、杨建利等人联系,就“中国民主党”海内外发展形势进行协商、探讨,共谋“民主运动”发展;秦永敏接受“中国民主党”境外成员王军、宋书元等人捐款,并用部分捐款资助何德普、许万平等人。

37.

被告人秦永敏供述:2010年11月29日,我出狱当天便发表了出狱声明。此后,我先后撰写了《论中国向宪政民主制的和平转型》系列和其他关于“和平转型”的文章。2012年3月,我委托香港的杨小炎在香港五七学社出版公司出版了《秦永敏论和平转型》一书,内容包括《当代中国民主转型的四个阶段和目前的形势与任务》《民运队伍宽容至上》等20篇文章。目的是宣传“和平转型”“宪政民主理念”。2012年,我建立了第一个QQ群“亲友通讯群”。从2012年开始,我通过举办网上讲座,征集人员组建“玫瑰团队”。2014年开始建立玫瑰系列QQ群,我组织开展了“中国人权观察”注册活动,筹备创办了“玫瑰中国”网站,作为“玫瑰团队”成员发言、交流的平台。我为“玫瑰团队”“玫瑰中国”网站和“中国人权观察”设计了标识。2014年左右,我通过“玫瑰团队”QQ群,先后在网上发表了12封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发起公开签名,征集了1900余人签名。

根据本案查明的事实、证据以及相关法律规定,针对被告人、辩护人提出的辩解理由和辩护意见,本院综合评判如下:

关于被告人秦永敏及其辩护人提出秦永敏在其文章、书籍中提出的主张、观点以及组建“中国人权观察”,是公民享有的言论、出版、结社权利;秦永敏还提出未使用暴力颠覆国家政权,不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辩解理由、辩护意见。经查:在案证据证实,秦永敏在刑满释放当日,即公然以“中国民主党人”和“中国人权观察主席”的名义发表“政治反对派必将组党结社”声明,撰写文章、出版书籍鼓吹组建强大的反对派和反对党,策划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为达到上述目标,秦永敏成立以其为首的“玫瑰团队”及非法组织“中国人权观察”,并以此为平台网罗成员,筹集资金,与境外敌对组织成员勾连,接受境外资助,为受到法律处分的人员提供资助,组织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秦永敏通过境外互联网网站散布言论,推送致国家领导人的公开信,大肆宣扬颠覆国家政权的主张,纠集“中国民主党”“独立中文笔会”成员,借就餐之名聚集,为其主张寻求共识,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秦永敏的上述行为其实质是以行使公民权利之名,掩盖其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和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目的。秦永敏辩称没有使用暴力推翻国家政权,但颠覆国家政权罪的行为表现方式并不限于暴力手段。秦永敏主观上具有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故意,客观上组织、策划、实施了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应当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其定罪处罚。秦永敏及其辩护人提出的上述辩解理由及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秦永敏提出证人刘兴联、石玉林所作的有关秦永敏言论、主张的证言系证人个人理解,带有主观性,不应作为证据使用的辩解理由。经查:证人刘兴联、石玉林是秦永敏的积极追随者,二人在秦永敏组建的“玫瑰团队”“中国人权观察”组织中均担任职务,长期参与并见证了秦永敏组织、策划、实施的一系列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其对秦永敏有关言论、主张进行的客观陈述,不是个人理解。其证言内容与相关物证、书证能够相互印证,本院对上述证人所作证言予以采信。秦永敏提出的上述辩解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秦永敏提出接受《西联汇款》只是朋友间守望相助的辩解理由。经查:《西联汇款》银行单据证实了秦永敏接受境外汇款的事实,秦永敏亦供认。监听资料及从刘兴联电脑中提取的《收支明细》《财务报表》等电子数据证明,部分境外人员与秦永敏积极联系,密谋实施颠覆活动,对秦永敏给予“慰问”“资助”。秦永敏拟定了《互助金管理(暂行)方案》,利用募集的资金对受到法律处分的人员提供经济上的帮助,其选择资助对象具有明显倾向性。秦永敏提出的上述辩解理由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秦永敏的辩护人提出公安机关立案程序违法,所收集的全案证据均为非法证据的辩护意见。经查:公安机关在工作中发现秦永敏涉嫌危害国家安全犯罪的线索后,按照管辖权限依法履行审批手续后对本案立案侦查,符合法律规定的程序。秦永敏的辩护人提出的上述辩护意见不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关于被告人秦永敏的辩护人提出秦永敏七次被行政拘留的时间应折抵刑期的辩护意见。经查:秦永敏因在互联网上发表攻击社会主义制度的文章、制造谣言,先后七次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因秦永敏受行政拘留处分的行为系本案犯罪事实的一部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秦永敏七次被行政拘留的时间应折抵刑期。秦永敏的辩护人提出的上述辩护意见成立,本院予以采纳。

本院认为,被告人秦永敏以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为目的,建立玫瑰系列QQ群、“玫瑰中国”网站,发展成员,形成以其为首的“玫瑰团队”,成立非法组织“中国人权观察”,组织、策划、实施了一系列颠覆国家政权的活动,其行为已构成颠覆国家政权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罪名准确,本院予以确认。秦永敏在颠覆国家政权犯罪活动中,起组织、策划、指挥作用,系首要分子。秦永敏与境外组织、个人相勾结,实施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依法应当从重处罚。秦永敏曾因犯反革命罪、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刑罚,在刑罚执行完毕后再犯本罪,以累犯论处,依法应当从重处罚。根据秦永敏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零五条第一款、第一百零六条、第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五十六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六条、第六十四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秦永敏犯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自201 5年3月30日起至2028年1月20日止)。

二、武汉市公安局扣押的被告人秦永敏所有的IBM台式电脑主机一台、日立台式电脑主机一台、惠普笔记本电脑一台,均系供其犯罪所用的财物,予以没收。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长 汪海燕

审 判 员 吴強

审 判 员 田炼​​​​​​​

本件与原本核对无异

法官助理 肖慎明

书 记 员 陈 晖

责任编辑 马永涛

重庆“绿叶行动”倡议者薛仁义出狱即失综

薛仁义出狱当天迎接者不见事主

重庆居民刘亚旋网上发贴,寻找刚刚出狱就不见踪迹的好友薛仁义。

薛仁义,你在哪里?
绿叶行动倡导人薛仁义先生,于2018年5月1日被以莫须有的罪名逮捕,判处三年有期徒刑!
三年来让我及他的亲朋好友们望眼欲穿,数着这难熬的3个365天一共1095天,真是翘首以盼,期待着他的归来再聚首!
仁义兄被捕前急公好义,系非常理性平和乐于助人的热心人,大家出于对仁义的朋友之情,曾相约四月三十日清晨去垫江县监狱迎他出狱,以慰相思之情,这本实属非常正常的人之常情!然而我们“执政为民”以法治国的政府却将此视为“大逆不道”的行为,加以高度防范布控限制!
本想30日去垫江的迎接者,或被禁锢在家,或被软泡硬磨限制出行,既便有幸遛到垫江监狱附近也没能逃脱他们的“法网”,而被当场抓捕。真是疏而不漏啊!
那么,薛仁义到底是个什么人?政府怎么会如此紧张,动用大量警力?答曰:薛仁义先生倡导的绿叶行动本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深得人心!其中三大诉求:
1:建立惠及全民的医保,社保制度。
2:建立食品安全体系,让国民吃上安全放心的食品。
3: 加强环境污染防治,让国民呼吸无毒无害的清影空
气, 喝上纯净清洁的水。
这些关乎国计民生百益无害的好事,怎么就令中国政府恼怒且不容呢?
我曾问过有司:仁义4月30日能出狱吗?他们是明确肯定的。但是,时至今日2021年5月1日,距离刑满出狱日期已经逾期一整天,经仁义未婚妻赵安秀女士及朋友们多方打听,仍然是音讯全无,不知所踪!
问君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仁义兄!我们分隔己经是1100多天,望穿秋水不见你的踪迹,你到底在哪里?你现在真正出狱重获自由了吗?又何时才能见到你朝思暮想的亲朋好友们?
尽快乌云密布,天空愈加黑暗,但是黎明终会到来,殷切期盼与你重逢聚首,携手迎接明天的曙光!
薛仁义先先好友—刘亚旋
2021年5月1日草作

另据重庆维权人士蔡邦英讲:2021年4月30日早上在垫江监狱大门口众多的警察,我记得其中警号为213708(5017414不详)说薜仁义早就被他哥哥和他儿子接走了,一天过去了,薛仁义至今了无音信。但经多方打听,家人至今没有得到通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薛仁义你在哪里,你重获自由了吗,大家都在找你。

相关链接:重庆警方抓接狱者,为删“残害忠良”罪证照片https://64tianwang.wordpress.com/2021/05/01/%e9%87%8d%e5%ba%86%e6%b4%be%e7%89%b9%e8%ad%a6%e6%8a%93%e5%8d%81%e5%90%8d%e6%8e%a5%e7%8b%b1%e8%80%85-%e4%b8%ba%e5%88%a0%e6%ae%8b%e5%ae%b3%e5%bf%a0%e8%89%af%e7%bd%aa%e8%af%81%e7%85%a7/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河北霸洲岔河集乡南夹河村书记 父子巨贪

尊敬的纪检委领导你们好我们是霸州市岔河集乡南夹河村村民,现我们强烈要求霸州市纪检委对我们所反映的闫月恒、闫成违法违纪事项的调查结果及答复。一,2015年固霸排水渠清淤工程。在未通过招标的情况下,私自将工程承包给自己的儿子闫成,套取贪污工程专项资金1499440.49元。二、2017 年闫月恒在天然气改造工程中,私自挪用公款 400多万元,购置未中标的万和牌天燃气壁挂炉1000台,自己谋取巨额利润 200多万元。三、闫月恒将自己经营的静雨轩戏楼替换下来的旧椅子,私自按新椅子的价格卖给村委会。以上3个问题我们没有收到纪检委的调查结论及明确答复,如不尽快给予我们答复,我们将带着这些问题材料去上级纪检部门寻求公道,反应问题。举报人刘瑞祥13363608229

下图为举报人 村民 刘瑞祥

作者 刘瑞祥

责任编辑 马永涛

人之初 性本善

據報道:在美國當地時間周日(4月25日),華人導演趙婷(Chloe Zhao)奪得2021年奧斯卡電影像獎(The Academy Awards)最佳導演獎,成為首位獲此殊榮的亞裔女性。她執導的作品《遊牧人生》(Nomadland,《浪跡天地》/《無依之地》)亦同時奪得最佳電影。

在中國出生,曾在英國接受教育,之後在美國發展的她,在2021年頒獎季接連創造歷史——此前她已經獲得本年度金球獎(Golden Globes)最佳導演。她同時也是奧斯卡史上第一個華人女性和第二個女性最佳導演。

一個多月前,趙婷以《游牧人生》獲得金球獎最佳導演,當時不但登上微博熱搜,陸網更是洋溢舉國歡騰的氣氛。趙婷的繼母、大陸喜劇演員宋丹丹還特地發文:「你是我們家的傳奇,相信你的故事也會激勵無數中國的孩子們。」

但是面對這樣一個有利的可以宣傳的新聞,相反的中國政府幾乎封鎖了這條消息,審查人員忙著刪除或壓制社群媒體上關於奧斯卡獎的討論,切断了VPN。一些中國網友挖出她此前採訪時的言論,她被批評「辱華」。

這個要從之前說起,原本已經在大陸定檔的《游牧人生》(陸翻《無依之地》)突然撤檔。導火線是趙婷過去的訪問被挖出,當時她被問到:「為什麼會離開中國?」趙婷回答:「這都要從我成長的地方,充滿謊言的中國說起。」她更大膽表示:「很多我小時候接觸的訊息都是假的,當我到了英國學習後在了解到中國是一個這樣的地方,完全和中國學習的不一樣。」

在頒獎禮現場,趙婷在得獎致辭時說:「我最近總在想,當事情變得艱難的時候,我是怎樣堅持下去的。我想這要回溯到我小時候學到的東西。」

「我在中國長大的時候,我爸爸曾經跟我玩這個遊戲。我們會記中國的古詩詞,我們還會一起背誦,一個人說一句,再由另一個接。」

「我非常記得的一部是叫《三字經》。它的第一句就是『人之初,性本善』。這六個字對小時候的我影響是那麼大,直到今天,我仍然真心相信它。」

「哪怕有時候好像現實是相反的,我去到世界任何地方,也總是能夠在我遇見的人當中找到善。」

「所以這個獎是給有信念和勇氣堅持自己內心的善,並且無論在如何艱難的時候仍然堅守著彼此善心的每一個人。」

「這是給你們,是你們啟迪我堅持下去。」

當我看到她講出 『人之初,性本善』,這句話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會讀它,甚至在中國是一句很正常簡單的話,但是當我聽到她在這裏講出來,我激動的流下了眼淚,這是真的。我當時的心情真的很激動,中國不缺少人才,不缺少精英,我們中國人都是從小生活在一個虛偽的充滿謊言的環境,人們思維從小就被教育扭曲,被禁錮,人們是如此的冷漠自私,沒有信仰。原來在這裏我找到了共鳴,我們真的從小生活在一個虛偽的國家。

我還曾經一度懷疑我在國外了解到的一些關於中國的歷史,現在我是無比的堅信這些信息的正確。昨天我有觀看了關於六四事件的一些信息,中國政府也沒有公開,這足以證明做賊心虛。

新中國被共產黨偷走了,從六四事件後,中國就採取各種的封鎖,控制網絡信息,限制言論自由,儘管2000年加入了WTO組織,但是網絡一直都被封鎖,從這之後出生的人,都生活在一個中共營造的一個巨大謊言中,先在中國擁有全世界最多的監控攝像設備,監控限制自己的人民。同時中共也是一個極其脆弱的組織,害怕人民思想的覺醒,威脅到其統治權。但是泡沫謊言肯定有破滅的一天,然而這一天很快將到來。

我們的初心『人之初,性本善』

作者 杨过

中國民主黨東南亞分部新聞時政發言人 王帅

2021/ 4/ 27 曼谷

责任编辑 马永涛

吳靄儀親自求情陳詞中文譯本

818維園流水式集會非法集結案今日判刑,9名被告中各人被判囚8個月至18個月,當中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吳靄儀及前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和梁耀忠被判緩刑。吳靄儀早上在求情階段解僱其代表律師,並親自作求情陳詞。她陳詞後庭內掌聲四起,及後各大傳媒亦刊出其陳詞英文全文。

本台特意將全份陳詞全文翻譯,以便廣大讀者了解吳大律師振振之詞,譯文如下:

Your honour, I am grateful to your honour for allowing me to make this statement about my background and the personal conviction I have held in what I did.
法官大人,多謝閣下容許本人作出幾以下聲明,闡明自己的背景與及過去所作所為的個人信念

I was called to the bar in 1988, but my early training was not in law. I had indulgent parent is who allowed me to spend 10 years in the university in Hong Kong and then in Boston to study philosophy. There I learned about rigorous intellectual honesty in the pursuit of truth and alleviation of the suffering of mankind.
我於 1988 年獲得大律師資格,但其實我並非法律出身。我接近放縱的父母容讓我於香港大學及波士頓花上十年修讀哲學。這段時間讓我學習到追求真相,以及減輕人類痛苦的路途上所需的知識誠信。

It was a sharp change for me to switch to law in 1981 when I went to Cambridge to read for a law degree. Those were the crucial years of Sino-British negotiations over the future of Hong Kong. My generation were embroiled in finding a way to preserve Hong Kong’s freedoms and original way of life after the change of sovereignty. This was so important to all of us that, after I was called to the bar, I did not immediately start to practice, but took up an editorial post in the Ming Pao Daily News, because I accepted that it was critical to Hong Kong’s future to have a strong free press, and at that stage I had some standing as a political commentator.
1981 年,我前往劍橋大學轉為修讀法律,當時為中英聯合聲明談判的關鍵時刻,對於我自己及香港的未來都是分水嶺。我們當代正努力尋求出路,希望找出移交主權後能夠保留香港原本的生活模式及自由的方法。但我當時並沒有直接從事法律工作,反而到《明報》當一名評論員,因為覺得自己作為是時事評論員有一定影響力,而香港一定要有新聞自由。

I resumed my legal career in 1990, but in 1995 I was persuaded to stand for election in the legal functional constituency. Your honour, the legal profession, steeped in the common law tradition of civil liberty, did not believe in unequal elections, but they considered that so long as there was such a seat, they would not allow anyone to compromise the rule of law in their name. So I was elected their representative to hold that office in trust for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to use it to uphold the system under which their rights and freedoms are protected by law. I was charged with a dual mission: to do my utmost to prevent legislation that would harm the rule of law, and to safeguard the institutions that underpin the rule of law. At the top of the list was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the 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我於 1990 年重新擔任法律的工作,但於 1995 年被遊說參與立法會選舉的法律界功能組別。法官閣下,法律專業深植於普通法的公民自由傳統,並不相信不平等的選舉;但他們仍認為只要有這樣的席位,就不會容許任何人在法治之下干預法治。所以我被選為香港人的代表,利用公職捍衛保障香港人權利和自由的法律系統。因此我承擔著兩項任務赴職:竭盡所能,防止立法系統干預法治,及維護支持法治的機構及結構,而當中最重要的就是司法獨立及彰顯公義。

Those were the tasks to which I had voluntarily pledged to carry out.
It meant, first of all, working conscientiously in LegCo’s committees.
這些是我自願承諾要執行的任務。這意味著,在立法會的委員會中勤勤懇懇、一絲不苟地工作。

I served in LegCo for 18 years (including the year from July 1997 to August 1998 when I was without a seat), and for 17 of those years I sat as Chairman of the Panel of Administration of Justice and Legal Services which had oversight of policies concerning the Judiciary, judicial provisions and establishment, including the allocation of land and costs for court buildings, legal policies, legal aid, the organization of the legal profession, legal services, and legal education. Numerous issues were brought up, discussed and resolved.
我在立法會任職18年(包括從1997年7月至1998年8月我沒有席位的那一年),而其中有 17 年我畸擔任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主席。我的職責在於監督司法政策,司法規定和機構的問題,其中包括為法院大樓分配土地和費用,法律政策,法律援助,組織法律專業人士,法律服務和法律教育。 年間不少問題被提出,討論和解決。

Some of the work required search for novel dispute resolution. At the height of the heated dispute within the profession over higher rights of audience for solicitors, I put the matter before the Chief Justice and respectfully asked him to intervene so that the matter may be resolved, and seen by all to be resolved, on the public interest and not by unseemly turf fight. It was vital for the rule of law that the public continued to have confidence in the legal profession.
有些問題需要尋求新穎的解決方法。 法律界曾在有關事務律師於高級法院的出庭發言權有過激烈爭拗,我將此事提請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並恭請他介入以解決問題。法律應以公眾利益為優先考慮,而非地盤爭奪,此為令公眾持續對法律界持信心對法治至關重要。

The expansion of legal aid’s supplementary scheme, assistance for unrepresented litigants, more user-friendly and helpful free community legal advice were among other examples for which extra effort had to be made to find solutions. Often there were setbacks. In 2002, when Audrey Eu SC was also in LegCo, we worked in partnership with NGOs on a proposal for a community legal services center, to give people timely and useful legal advice. Although it was rejected by the government at the time, in due course the idea bore fruit elsewhere.
擴大法律援助的補充計劃,為無律師代表的訴訟人提供援助,更人性化的免費社區法律諮詢等,都是以新穎方法處理問題的例子。路途上自然會有各種的挫折;2002 年,余若薇資深大律師同在立法會共事時,我們與非政府組織合作,提出了建立社區法律服務中心,以便為市民提供及時而有用的法律諮詢。即使當時遭到政府拒絕,但這個建議最終仍能夠在他處結出碩果。

I had found that, frequently, tact, diligence and patience were what was needed. But at other times, when a fundamental value was violated, strong statements and response were required. In June 1999, in the wake of the Court of Final Appeal’s landmark decision on the right of abode in Ng Ka Ling, the NPCSC issued its first interpretation of the Basic Law to overturn the court’s decision. This shook the world’s faith in the power of final adjudication of the court. In protest, on 30 June, I and over 600 members of the legal profession went on a silent march, and stood in quiet respect and in solidarity in front of the CFA building then on Battery Path, to mark our unswerving support for the court in that critical hour, so that the community may not be demoralized.
我發現很多時候,都需要機智、勤奮和耐心。 但當基本價值或原則受到衝擊甚至被違反,就需要強而有力的聲明和回應。 1999 年 6 月,終審法院就吳嘉玲的居留權作出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裁決後,全國人大常委會就對《基本法》進行第一次釋法,並推翻法院的裁決。 這動搖了世界對法院終審判決權的信念。 6 月 30 日,我和 600 多位法律專業人士發起靜默遊行,在終審法院前以前向法庭表示敬意和聲援,以表示我們對法院的堅定支持,從而令到社會不因此灰心。

Your honour, the task in the defence of the rule of law also meant commitment to the process of law-making. I devoted a great deal of my time to vetting bills. It is recorded that I had worked in 155 bills committees. It is vital to the rule of law that the laws passed by the legislature are sound, rights-based, and measure up to the highest standards. For, judges are bound to apply the law as it is, not as what they would wish it to be. Lawyers are in a better position than most to know how a piece of legislation would work – or would not work – when it comes to be tested in the courts. In this I worked closely with the profession to whom I will always be grateful. We did our best to see to it that rights were not inadvertently or unnecessarily compromised. The law should give protection to rights, not take them away, especially in Hong Kong, where structural democracy is still absent. The people relied on the law to protect them, and the courts are the ultimate arbiter of the law. We are mindful that when the court applies a law which takes away fundamental rights, the confidence in the courts and judicial independence is shaken, even though the fault lies in the law, not with the judge who applies it, and that would strike at the foundation of our rule of law.
法官閣下,捍衛法治的任務意味著對立法過程要有承擔。我花了很多時間來審查議案據記錄,我曾在 155 個法案委員會工作。立法機關通過的法律要健全,要基於權利,要達到最高標準-這對法治至關重要。皆因法官必須按原樣法律,而非按他們的希望。律師比平常人比較容易明白一項法律在法庭上到底能不能經發揮作用。在這方面,我將永遠感激與我緊密合作的同行。我們竭盡所能,以確保權利不會被無意或不必要地損害。法律應該保障權利,而不是剝奪權利,尤其是在缺乏系統性民主的香港。人民曾依靠法律保護他們,而終審法院是法律的最終仲裁者。我們知道當法院執行剝奪基本權利的法律時,即使是法律的過錯而非法官的過失,市民對法院和司法獨立的信心也會動搖。

Your honour, the importance of that duty was driven home to me by the words of a distinguished judge – Associate Justice Anthony Kennedy of the United States Supreme Court as he then was – when he came to Hong Kong at the invitation of the then Chief Justice Andrew Li to give a speech to the Judiciary and the legal profession on 8 February, 1999. He was deeply moved by the challenges lying ahead of us, and the important role of an independent Judiciary. He submitted: “One requisite for judicial independence is that judges have the jurisdiction, the right, and the official capacity to decide all matters, susceptible to judicial resolution, that are necessary to ensure liberty and human freedom If a judiciary does not have jurisdiction to this extent, then the members of the bar and the members of the larger society must continue to press to expand the jurisdiction. This is vital, because if the bar and the society seem indifferent to a too-narrow judicial charter, there is a risk that the judiciary will in fact or perception aid and abet a larger scheme to deprive persons of their liberty.”
法官閣下,我的職責的重要性是由一位傑出的法官-時任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Anthony Kennedy的話奠基的,當時他是應時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的邀請來香港,於1999年2月8日向司法機構和法律界發表演說。Kennedy大法官為我們面臨的挑戰以及司法獨立的重要性動容。他指「司法獨立的一個必要條件是,法官擁有司法權、權利和官方權威,決定所有容易受到司法解決的事項,這些是確保自由和人的自由所必需的,如果司法機關在這種程度上沒有司法管轄權,所由大律師和社會的大部分成員必須繼續施加壓力以擴大管轄範圍,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如果大律師和社會對過於狹窄的司法漠不關心,司法機構則有機會事實上或觀感上助紂為虐,協助或鼓勵一個剝奪人身自由的詭計。」

Those were strong words, your honour, but I recognized their authority, and I had ever taken them as marking the ultimate loyalty a barrister owes to judicial independence. Your honour knows that there is no disrespect, to say that the defence of judicial independence is not for the benefit of judges themselves, but so that they can be in a position fearlessly to uphold the rule of law.
雖然措詞強硬,但法官閣下,我認同當中的權威性,且視之為任何一個大律師忠於司法獨立的最高承諾。法官閣下知道,捍衛司法獨立不是為了法官,而是為了容許他們可以無畏無懼、公平公正地捍衛法治這個說法,並沒有絲毫不尊重。

The defence of the rule of law is a two-way street. I believed that the representative of the legal profession in LegCo has a duty also to listen, to consult and explain the law to the community: to alert people to their rights and obligations, to clarify what is obscure, to reduce bewilderment, to invite them to voice their concerns and point out errors, to address those concerns with sincerity, and represent them forcefully to the government; and where their needs cannot be addressed through the law, to work with them towards other solutions.
捍衛法治是一條雙向道。我相信自己作為立法會的法律界代表,有義務聆聽、諮詢並向大眾解釋法律:提醒他們的權利和限制、為不清楚處作澄清、減少困惑、邀請他們就關注之處發聲並指出謬誤,並真誠地解決這些問題,再代表他們強而有力地向政府提出。而當他們的需求不能透過法律表達,則和他們一起尋求其他解決方法。

One of the ways for me to keep in touch with the public was by writing articles to the local press, in plain language accessible to the general reader. For everyone ought to understand the law under which he lives. Throughout those years, and even up to pow, I have never abandoned that exercise. Less frequently, I publish academic articles and contributions to academic forums, particularly on matters in need of law reform.
多年以來至今,我都視在本地報章撰寫文章,以廣大讀者能明白的顯淺文字,為保持與大眾接觸的方法,且不曾停止。因為每個人都應該明自他們生活於何種的法律之下。我亦不時在學術論壇發表學術文章,特別就著需要法律改革的問題上更然。

Your honour, working with the government in LegCo had impressed upon me, that the rule of law is not just about the law, but equally about governance. For laws are made for the “peace, order and good governance of Hong Kong”. Laws that protect rights tend to win the people’s trust in their government, and trust facilitates good governance. So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have the duty to speak up to the government of the day: to advise and counsel, to admonish and to warn, constantly: do our laws take rights seriously? The law is not perfect and lawyers know more than anyone else how imperfect the law is. So why should people respect and obey the law? There are, of course, many answers, but the answer I gave myself is this: we can ask people to obey the law if it is the best approximation to justice. Which implies that we are duty bound to listen to criticisms of the law, and make sincere efforts to make the law better, and correct mistakes as much as possible. Justice is the soul of the law without which the rule of law descends to the level of rule by force, even if it is force by majority.
法官閣下,在立法會中和政府的共事令我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法治不僅與法律有關,而且與治理同樣重要。因法律是為了「香港的和平、秩序及良好管治」而制定,故保護權利的法律往往能為政府贏得人民信任,而信任能有助政府管治。故此當選代表有責任向當今的政府表達意見,包括提供諮詢、建議、告誡和警告:我們的法律有否尊重權利?法律並不完美,而律師比任何人都更清楚知道法律有多不完美。那為何人們要尊重並遵守法律呢?當然可以有許多答案,但是我給予的自答是:如果該法律和公義無限接近,我們可以要求人們服從法律。但這同時意味著我們有責任聆聽對法律的批評,並真誠地作出努力完善法律,並儘可能糾正錯誤。公義是法律的靈魂,沒有公義,就算有多數人支持,法治只會淪為暴政。

In the course of this trial, your honour’s attention was drawn to a debate on the POO in LegCo on 21 December 2000. In that debate, I pointed out the defects existing in its provisions. They were defects which had long troubled the legal profession, I warned the government that we must seriously consider reform if we were to avoid the law being disobeyed in desperation. Someone in a panel discussion had raised the issue of civil disobedience and the Secretary for Security had called it a threat. But it need not be taken as a threat, but should act as warning or reminder, I urged the government not to shut out rational discussion for reform, because by its recalcitrance, the government was in danger of creating the very conditions which made civil disobedience inevitable and justifiable: something which none of us wished to see.
我望法官閣下能關注2000年12月21號,立法會就《公安條例》所作的辯論。當時我指出條例中存在許多缺陷。這些缺陷長期以來都困擾著法律界,而我亦警告政府,若要避免法律因人民的絕望而被違反,就必須認真考慮著手改革。委員會上曾有人提出公民抗命,當時保安局局長稱之為一種威脅。 然而它不應被視為威脅,而應作為一種警告或提醒。我敦促政府不要封殺就改革所進行合理的討論,但因為由於其頑固不化,政府創出公民抗命所不可避免和正當的條件——但這非我們中任何一人所望看到的。

Those years in LegCo had repercussions for me for life because, your honour, defending the rule of law means we ourselves must take rights seriously, and that is a lifelong endeavor.
擔任立法會議員工作的日子影響我一生,因為捍衛法治意味著我們需要更認真看待我們的權利,而這是窮其一生的責任。

There is no right so precious to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as the freedom of expression and the freedom of peaceful assembly. Not only is the freedom to speak the truth the core of human dignity, it is also the last safety valve in a democratic society, as remarked by our illustrious judges repeatedly. Respecting those rights is also part and parcel of defending the rule of law.
對香港人來說,沒有權利比言論自由和集會自由珍貴。言論自由不僅是人類尊嚴的核心,同時為民主社會的最後一道安全閥門,正如我們的一些優秀法官多次重申,尊重這些權利是捍衛法治的一部份。

I had learned that the rule of law not only has to be defended in court, or in LegCo, but also in the streets and in the community. Your honour, I had spoken countless times in LegCo. But I also realize that it is not good enough for me to make speeches in beautiful words and measured dignity in the precincts of the Legislative Council, shielded by the privilege of absolute freedom of speech and debate, and immunity from legal action. When the people, in the last resort, had to give collective expression to their anguish and urge the government to respond, protected only by their expectation that the government will respect their rights, I must be prepared to stand with them, stand by them and stand up for them. Otherwise, all my pledges and promises would be just empty words.
我被教曉法治不僅要在法庭內、或立法會捍衛法治,同時要在街道上及社會上捍衛。法官閣下,我在立法會發言過無數次,但我發現在絕對的言論和辯論自由,以及免於法律訴訟的特權保護罩下,在立法會範圍內以優美之言詞和端莊尊嚴作出演講是絕不足夠的。 當人民去到最後關頭,只憑著政府會尊重他們的權利作保護,要以集體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憤怒並敦促政府回應,我不得不裝備自己與他們站在一起,站於一起,並為他們站出來。否則我所作過的承諾都只會淪為空談。

Your honour, the Hong Kong people is a peace-loving and well-disciplined people. Their resolute self-restraint even in highly emotional situations has been proved time and again. In the critical hours of the handover between 30 June and I July 1997, the great event passed without a hitch. In the march of half a million on 1 July 2003, not a single pane of glass was broken, Even in 2019, when over I million marched on 9 June, and over 2 million marched on 16 June. The pence and good order of the massive crowds astonished and won the admiration of the world.
法官閣下,香港人是一群愛好和平和自律的人民。他們已多次證明即使在氣氛緊張的場合,仍能保持高度克制。香港主權交接的緊要時刻時一切順利;2003年50萬人上街,街上一塊玻璃也沒破碎;甚至在2019年,當6月9日100萬人上街、之後200萬人走上街頭,大眾的和平及良好秩序都震驚全球,並換來世界的欽佩。

And in the incident of the present trial, this was demonstrated again. By the estimation of the organizers, over 1.7 million participated in the day’s event. But whatever the exact figure, the huge and dense crowds in and around the venue, the resolute patience with which the crowds waited in the pouring rain, were captured in undisputed footages preserved for all posterity. The number and the perseverance spoke volumes for the intensity of the feelings in the community, and yet the self-restraint was for all to see. It is not disputed even by the prosecution that the event was entirely peaceful and orderly, without any untoward event. The crowd had kept faith with the organizers who enjoined them to be “peaceful, rational and non-violent”. At such times we cannot be seen to abandon the people but must stand side by side with them, in the hope that peace may prevail.
而這種情況在是次審訊的事件中再次被證明。 據主辨者估算,當日超過170萬人參加活動。 無論實際數字多寡,傾盆大雨中,在維園內外以堅韌耐心等待的巨大而密集的人群,都毫無爭議地被保留在傳世的鏡頭中。人數和忍耐代表了社會情緒的高漲,但人民的自我約束亦是眾所皆知的。 是案中控方亦沒有爭議,該事件是完全和平有序的,沒有任何不幸的事情發生。 參與群眾與主辦方都保持著「和平、理性、非暴力」的信念。故至此我們不能被視為拋棄人民,反而必須與人民並肩站在一起,希望和平能夠戰勝一切。

The positive effect of the peacefulness of that demonstration was acknowledged by the CE, Mrs Carrie Lam 2 days later, remarking that it would facilitate dialogue between government and the public. In the event, the dialogue on that occasion did not continue for long, but it was a step in the right direction. I believe we should nurture hope, and continue, as Justice Kennedy urged upon the legal profession gathered together in that distinguished company: You must speak reason to your litigants. You must speak justice to society. You must speak truth to power.
林鄭月娥在2日後便表示,是次示威的和平有序能促進人民和政府的對話,變相承認此和平有序之示威的正面效應。雖然該對話未有持續太長,但始終是朝正確的方向的一步。正如大法官Kennedy向一群法律專才所作的呼籲:「必須向訴訟人說理由、必須向社會說公義、必須向權力說真相」,我認為我們需要繼續培育希望。

Your honour, I came late to the law, I have grown old in the service of the rule of law, I understand Sir Thomas More is the patron saint of the legal profession, He was tried for treason because he would not bend the law to the King’s will. His famous last words were well authenticated. I beg to slightly adapt and adopt them: I stand the law’s good servant but the people’s first. For the law must serve the people, not the people the law.
法官閣下,雖然我的法律生涯較遲開始,但我是在獻身法律之下成長至老的,亦明白到 Sir Thomas More 之所以被譽為法律聖徒的原因;他不願意為皇帝屈曲法律,因此被判叛國。他的終言有多人印證過;我亦希望自己微略修改之下,能夠以此為格言:我是法律的僕人,但首先是人們的僕人;因為法律侍奉人民,而非人民侍奉法律。

Your honour, please permit me to thank my counsel. Their tireless dedication and excellence have made me proud to be a member of the bar.
This is my statement. Thank you, your honour.
法官閣下,請容許我感謝我的代表大律師。他們孜孜不倦的奉獻令同樣作為大律師的我感到自豪。
以上是我的陳詞,有勞法官閣下。

Dated the 16th Day of April, 2021
2021年4月16日。

文/Mc, N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

人权律师被不明身份人士蓄意伤害

陈科云律师伤情及执业简历:
广州陈科云律师4.20晚上在自己居住的广汕一路302号龙洞林机厂住宅小区被不明身份人员打伤的伤情报告:
4.20晚上九点五十七分,陈科云律师被120送去天河区龙洞医院,做了各项检查后,医生要求办理入院。但住院部医生检查眼睛后,说眼睛受伤严重,需转至上级法院。21日凌晨一点左右,到南方医院挂眼科急诊,医生检查后,告知眼球充血太严重,无法看清晶状体,角膜等有没有受损,并且也没有床位,无法办理入院。随后转到天河岗顶的中山附属三院,急诊眼科医生要求入院治疗,但办手续时,发现也没有床位,加之没有核酸检测,无法安排入院。因此,检查上药后,要求白天再去复诊,并办理入院。同时,因陈科云身体多处淤血,并胸腹疼痛,医生要求做普外科ct检查,检查结果为右侧第8肋骨前段骨折,右侧第9肋、左侧第3、5肋骨皮质欠规整。普外医生包扎好身体上的伤口后,要求白天再去骨科,心脑外科门诊检查。目前尚在候诊中…

陈科云律师多年来热心公益,心向民主,关注人权法治进步,承办多宗人权案件。

2013年为杨霆剑煽颠案辩护、为刘远东扰乱社会秩序案辩护(南都事件首犯);2014年为王爱忠、孙涛、谢文飞等寻衅滋事案辩护;2015年为赤壁五君子"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告袁兵辩护,同年为煽颠案被告x王黙辩护;2015年为寻衅滋事案被告人黄永祥辩护;2015年爆出轰动国内外珠海华藏教案,陈科云律师担任第三被告赵x的辩护人;2017年担任轰动国内外的桃江四中肺结核传染事件律师团的召集人,並因承办该案而被广东找借口注销律师证(桃江传染病事件被评为2018年度中国十大人权法治事件);2012一2018年,陈律师为若干大法弟子300条案件辩护。
今年年初以来,有关方面多次要求陈科云律师搬离天河,陈律师断然拒绝。

陈律师于2021年04月20日21时25分向广州市公安局110报警服务台的报警(警情编号:4401002021042021033702876)已受理,并已分派至相关单位处理。现处警单位广东省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区分局龙洞派出所(电话:020-87028656)。

陈科云律师联系手机:13902260189

责任编辑 知秋 转自网络